紅魚王臉色大變,「不對啊,青魚王好像請來了幫手啊!我們還是趕緊逃跑吧!」紅魚王吃驚道。

黑魚王眼珠轉動,他不甘心失敗,「我們不能這逃走了!我們聯手擊殺青魚王,形勢或許得到轉變!」黑魚王看到不遠的青魚王。

紅魚王點頭道:「好吧,我們試試看,如果不行,我們就逃走吧!」

黑魚王和紅魚王立即朝著青魚王過去,「青魚王,你這個卑鄙傢伙,竟敢偷襲我們!」黑魚王罵道。

「哈哈,黑魚王,你比我卑鄙多了,竟敢安插水母王在我身邊,欺騙了我這麼多年,我正好要找你算賬呢!」青魚王手裡的魚骨刺發出耀眼光,隨即空間波動,黑魚王四周海水迅速凍結。

「哼,你是怎麼發現這事情的?」黑魚王十分驚訝,他手中出現一根黑色魚骨刺,對著四周的凍結海水點了一下,嘩啦啦!那些凍結海水立即破裂開。

「青魚王,你這隻老狐狸,竟然請外人幫忙,你違反我們海域的規則!」紅魚王手中的紅色魚骨刺對著青魚王惡狠狠地刺向,青魚王的四周空間立即被封鎖了。

青魚王臉色大變,他對付黑魚王都十分費力,再加上紅魚王的話,那自己就危險,他急忙向江帆求救:「江兄弟,黑魚王和紅魚王就在這裡!」青魚王喊道。

江帆看到了青魚王被黑魚王和紅魚王纏住了,立即對著金甲蠻蟲和四大綠劍變異神獸道:「你們去幫助青魚王!」

五大變異神獸立即朝著黑魚王和紅魚王沖了過去,「哦,它們是變異神獸!」紅魚王驚呼道。

「我們趕緊逃吧!」黑魚王露出恐懼之色,他知道憑自己和紅魚王的實力,根本無法抗衡五大變異神獸的。

黑魚王和紅魚王丟下青魚王轉身就逃,「哼,想逃!」青魚王嘴巴張開,吐出一張青色王,那是時間水網,覆蓋面積是四周十米。

時間水網從空而降,黑魚王和紅魚王被時間水網罩住了,黑魚王大驚,他知道青魚王時間水網的厲害,手中的黑色魚骨刺化成一束光直奔青色時間水網。

哧!時間水網顫抖一下,裂開一個口子,黑魚王如同一條黑魚似的哧溜一下鑽出了時間水網。緊接著黑魚王後面,紅魚王也鑽了出去,他們出去之後,身體水箭似的朝著遠處逃逸。

突然一頭紫色的變異神獸十八隻腳一齊划動,身體就像發射魚雷一樣,瞬間就攆上了黑魚王和紅魚王。

「你們逃不掉的!空間鎖定!」金甲蠻蟲身子翻騰起來,它越到黑魚王和紅魚王的上空。

隨著空間波動,黑魚王和紅魚王四周的空間被鎖定了,他們被囚禁在空間之中,無法動彈。緊接著金甲蠻蟲翻身而下,它使出空間撕裂,咔嚓一聲,黑魚王和黑魚王渾身神獸的鱗片碎裂開。

黑魚王和紅魚王慘叫一聲,渾身被抓得血淋淋的,「可惡!老子和你拼了!」黑魚王怒喝一聲,他的身體上出現了黑色的魚刺,人頭上長出了一根劍一樣的魚骨。

黑魚王雙手結印,他四周的海水沸騰起來,「怒海狂沙!」黑魚王大吼一聲,海水形成漩渦,海底的沙石卷了起來,四周一片昏暗。


空間波動,發出吱吱聲音,隨著吸力增大,四周空間朝著金甲蠻蟲擠兌過來,如同搓衣服一樣。

金甲蠻蟲當即使出絕對零度空間,紫光泛起,金甲蠻蟲被紫色光罩包裹,那擠兌的空間被紫色光罩阻擋了。

黑魚王一臉失望,自己最厲害的空間技能就這樣輕易被這頭變異神獸破解了,他徹底膽寒了,逃跑吧!黑魚王轉身就逃,他再看紅魚王,早就跳出很遠了。

不由罵道:「我靠,紅魚王,你他媽丟下老子一個人抵抗,你卻逃走!」

突然上面傳來聲音:「你們是不是滬市了我們四大神獸的存在哦!」四大綠劍龍變異神獸出現在黑魚王上面。

黑魚王大驚,四大綠劍龍神獸同時張開嘴,吐出白色寒冰之氣,海水迅速凍結。黑魚王奮力逃竄,但是凍結速度太快了,他逃避不及,被凍結了,保持著逃跑姿勢,就像一尊冰雕。

緊接著四大綠劍龍變異神獸的第三隻眼睛同時睜開,一道白光射出,白紅光所到之處冰凍被切割成無數的小塊。

嘩啦啦的一聲,黑魚王的身體變成了無數的小塊,海水瞬間染紅,海水裡漂浮著血肉,一塊紫色的元神晶石掉落出來。

其中一頭綠劍龍變異神獸叼住來了那塊紫色的元神晶石,「主人需要這個,等會交給主人!」其中一頭綠劍龍變異神獸道。

紅魚王看到黑魚王被殺死,他嚇得魂飛天外,正逃竄的時候,突然砰的一聲,頭上挨了重重的一下,身體飛了出去,他差點沒暈倒了。

紅魚王抬頭一看是金甲蠻蟲攻擊了自己,他不禁大怒,手裡紅色魚骨刺對著金甲蠻蟲刺了過去。金甲蠻蟲根本不躲閃,「呵呵,就你這傻帽還想和我斗,老子虐死你!」金甲蠻蟲使出空間撕裂。

海水咆哮起來,空間顫動,紅魚王只見眼前紫光閃動,身上一陣劇痛,身上的鱗片碎裂,血肉模糊。他的身上出現數百道抓痕,他慘叫一聲,掉頭就逃。

金甲蠻蟲望著紅魚王逃走,「嘿嘿,先讓你怕跑一段距離,然後我再追趕你!」金甲蠻蟲咧嘴笑道。

等到紅魚王逃出了五百米的時候,金甲蠻蟲立即喊道:「我來了!」嗖的一聲,就像水箭一樣射了出去,眨眼間就到了紅魚王背後。

紅魚王扭頭看到金甲蠻蟲就自己背後,嚇得驚呼起來,砰的一聲,紅魚王被打得飛了出去。接著金甲蠻蟲對著紅魚王發動了一系列攻擊,把紅魚王打出海面,飛到空中。

來幾張月票頂頂吧! 金甲蠻蟲展開透明翅膀飛上天空,一個側轉盤旋而下,對著正在下墜的紅魚王揮動十八隻爪子,空間撕裂!

這次金甲蠻蟲使出全力,嘶嘶!紅魚王被撕成碎片,血肉掉落大海之中,紫色的元神晶石脫落出來。金甲蠻蟲立即伸出爪子抓住紫色元神晶石,「嘿嘿,這個就送給主人了!」金甲蠻蟲笑道。

一個多小時后,戰鬥結束了,江帆、納甲土屍、青魚王、佳麗等人回到了青魚宮大殿,眾人坐下之後,青魚王微笑站了起來,對著江帆抱拳拱手道:「多謝江兄弟幫忙除去了黑魚王和紅魚王!」

江帆微笑擺手道:「青魚王,不必客氣,你孫女是傻蛋的女人了,那我們也算自己人了。」

青魚王臉上露出喜色,「既然您把在下當成自己人,在下決定把金色鼎送給您了!」隨即他一揮手,佳麗抱著一座金色的鼎走到江帆身邊。

江帆愣了一下,「呃,青魚王,我幫助你可不是為了這金色鼎!你拿回去吧!」江帆擺手道。

「江兄弟,這金色鼎留在我這裡遲早就是禍害,再說我也無法看懂這金色鼎有什麼用處,還是送給您吧,您也許能夠破解其中秘密!」青魚王一臉誠懇道。

江帆望著佳麗手中的金色鼎,他感覺到這金色鼎裡面散發出強大能量,那是一隻九足的金色鼎,上面的文字竟然是符文!

江帆吃了一驚,這符文十分眼熟,好像在什麼地方看到過,突然江帆的元神空間裡面的那本天書閃光了,天書上的符文出現在江帆眼前。

江帆立即意識到這金色鼎的符文竟然和天書的符文十分相似!這樣太不可思議了!江帆立即接過佳麗手中的金色鼎,對著青魚王微笑道:「好吧,這金色鼎我就收下了!」

青魚王十分高興,「噢,金色鼎終於脫手了,我也心安了,接下來就是給佳麗和傻蛋舉辦婚禮了!」青魚王喜悅道。

一旁的納甲土屍大嘴咧開笑道:「哦,我要做新郎了!太好了!」雙眼冒光,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看到納甲土屍這副德性,江帆不禁搖頭道:「你這樣子哪像做新郎!我看像做財狼!」

眾人忍不住笑了,納甲土屍皮本來就厚,呵呵笑道:「主人說的對,小的就是財狼!佳麗就是母老虎,我們是狼配虎!」

佳麗瞪了納甲土屍一眼,嬌嗔道:「傻蛋,你胡說什麼呀!」

兩日後,青魚宮舉行了納甲土屍和海魚人佳麗的婚禮,那場面十分熱鬧,載歌載舞,一連狂歡了兩天才結束。

艾妮格也被邀請參加了納甲土屍的婚禮,大船上的那些水手和劉老頭就在海面上等候江帆等人,江帆等人在青魚宮呆了半個多月,才離開青魚宮,繼續航海,尋找神秘小島。

臨走的時候,青魚王告訴江帆,這神東海海域附近不止他們這些海魚人族,他們只算小的部落,前面還有更大的部落,讓江帆一路上小心。

大船繼續在神東海航行,江帆進入了符咒世界,他拿出金色鼎,最近一直在研究這金色鼎。金色鼎的表面上都是扭曲的符文,手摸上符文,可以感覺到很明顯的凹凸感。

金色鼎的裡面也有許多符文,裡面如同漩渦,手放入后可以感覺到一股很強大能量在涌動。青魚王說過,這金色鼎裡面十分奇特,只要把物品放入後會無緣無故地消失不見。

江帆也做了多次試驗,除了人手外,其他的物品只要放入金色鼎之中,大約十秒鐘左右,鼎裡面泛起金色光,那物品立即消失不見。

無論江帆如何尋找都無法找到消失的物品,奇怪的是沒有感覺到空間波動,那些物品到底是如何消失的呢?

為此江帆還做了另外實驗,那就是把動物放入金色鼎中,看看會不會消失不見。當他把一條小的海魚放入金色鼎中,怪異的事情發生了,那條海魚竟然變成金色,比原來更加活蹦亂跳。

發現這件事情后,江帆繼續做實驗,他把一條受重傷快要死的海魚放入金色鼎中,結果那條海魚傷勢立即復原,而且比原來更加鮮活。

「這金色鼎真是太神奇了!究竟是來自什麼地方的呢?」江帆驚訝道,他可以確定,這金色鼎絕對不是神界的神人煉製的,因為神界除了自己,沒有修鍊符咒的人了。

而且金色鼎上的符文竟然和天書之中的符文十分相似,難道煉製鼎的人和煉製天書的人是同一個人?如果是的話,那就是和那兩條長眉毛的老頭有關係了!

要想破解這金色鼎的秘密,就必須破解鼎上的那些符文,可是這些符文,沒有一個是認識的,江帆犯愁了。

「還是問問哪個長眉毛的老頭吧!」江帆想到這裡立即開展召喚:「喂,老頭,好久沒有看到你了,我好想你呢!」

江帆一連喊了三聲,天眼穴屏幕上出現了兩條長眉毛的老頭,「呵呵,小子,你是真的想見我,還是有問題問我啊?」兩條長眉毛的老頭笑道。

「嘿嘿,什麼都瞞不過你,實話告訴你吧,我得到了一個金色鼎,鼎上的符文和天書的符文很相似,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江帆微笑道。


「哦,那金色的鼎的符文和天書符文相似,讓我看看!」兩條長眉毛老頭驚訝道。

江帆舉起手中的金色鼎,天眼穴屏幕上出現了金色鼎的圖案,兩條長眉毛老者看到金色鼎后,他吃了一驚,「這金色鼎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兩條長眉毛老者驚訝道。

「好像是在神東海海底一座宮殿得到。」江帆回答道,他心中十分納悶,在他眼裡兩條長眉毛老頭簡直是神通人物,沒有什麼是不知道的,看樣子他不知道這金色的鼎。

那老條長眉毛老頭看穿江帆的心思,「呵呵,小子你以為我什麼都知道啊!在茫茫的浩瀚宇宙中,有些事情我還是無從知曉的。那本天書其實不是我煉製的,是很多年前,我偶然得到的,我破解天書後,對天書做了些註解,你手裡的金色鼎應該和天書同為一物,這金色鼎比天書更加深奧!」

江帆頓時愣住了,他一直以為天書就是這老頭煉製的,沒想到天書竟然是他偶然得到的,自己手裡的金色鼎竟然比天書還要深奧!

親愛讀者,游魚新書《江山美人榜》已經出爐,建議您等待更新的時候,不妨去看新書,歡迎大家去的閱讀,收藏,打賞!謝謝! 「呃,老頭,雖然我不知道你在什麼界,但是你肯定很高,難道你是領悟天書後到達那個神秘的界的?」江帆猜測道。

那老頭掛在口頭語就是說等他一起下棋,難道他那個地方只有他一個人?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呢?江帆是疑惑地望著兩條長眉毛的老者。

「呵呵,天機不可泄露!等你到達虛無境界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我一人真是太寂寞了,你早點上來陪我吧!」兩條眉長毛老頭神秘笑道。

「呃,你老是這麼神秘,等我上去之後,我要找你麻煩!」江帆滿臉不悅道。

「呵呵,你來吧,你帶著你的女人和孩子上來,我這裡就熱鬧了!」老條長眉毛老頭笑道。

「行了,我不和你扯淡了,你還沒說我如何破解這金色鼎的奧秘呢!」江帆搖頭道。

「呃,我也不知道如何破解,你可以用意念進入金色鼎裡面試試看!」兩條長眉毛拉頭道。

「哦,那我試試看看!」江帆點頭道。

「行了,你抓緊修鍊,神界還等你挽救呢!我走了!」一道光一閃,兩條長眉毛拉頭消失不見了。

「這老頭,老是神神秘秘的!」江帆搖頭道,他已經習慣了老頭的神秘,距離虛無境界並不遙遠了,要不了多久就會見到他的,到時候一切都明白了。

江帆按照老頭長眉毛的老頭提示,他意念進入金色鼎之中,猶如進入了浩瀚大海之中。那裡面都是充滿強大能量,意念竟然很難在深入,如同觸摸到牆壁似的。

「呃,這金色鼎裡面好像有一個奇怪的空間呢?」只是這種空間與神界的空間不同,好像是一個儲藏能量的空間一樣。

「那裡面是是什麼能量呢?」江帆好奇道,可好他的意念無法深入了,只在那能量空間的門口就無法進去了。


突然金色鼎泛起金光,金色的鼎懸浮起來,上的符文快速旋轉著,鼎裡面的能量就像洶湧澎湃的海水一樣。

「哦,怎麼回事?金色鼎懸浮起來!」江帆震驚道。

江帆正疑惑的時候,突然金色鼎飛到江帆頭頂上方,一股強大能量把江帆籠罩住,他發覺自己無法動彈了。

江帆的元神空間轟的一聲響,元神空間主動打開,金色的鼎緩緩地飛入元神空間之中,與那本天書並排在一起。

隨著金光消失,江帆可以活動了,他十分震驚,金色鼎竟然飛入了自己元神空間裡面去了!這太邪門了!如果這金色鼎要殺死自己的話,那他完全可以把自己元神毀掉,這玩意在元神空間不安全呢。


江帆試著把元神空間的金色鼎擠兌出元神空間,可是無論如何努力,那金色鼎就像生根似的就呆在那裡不動了。

江帆冒汗了,他擦了一下額頭汗水,「我靠,這叫什麼事!都不知道這金色鼎是做什麼用的,就被它入侵元神空間了!」江帆搖頭道。

江帆又觀察金色的鼎,並沒有發現它對自己有妨害,最後乾脆撒手不管了,就讓金色鼎留在元神空間里。

隨後江帆回到神仙府中修鍊室的蓮花台上繼續修鍊,本來已經達到虛天境界中期了,被青魚王的事情打斷了,現在正好繼續修鍊。

元神空間的元神顏色在逐漸發生變化,金色的鼎一動不動,江帆繼續領悟什麼是「空」,他的腦海里勾勒出九維空間的結構,每個面剖析。

一百年過去了,江帆終於領悟了一部分「空」的含義,元神空間的元神顏色變更了,他已經達到虛天後期頂峰了,此時他接近神祖境界初期了。

估計再要一百年時間就可以達到虛空境界了,突然間納甲土屍傳來信息:「主人,有海魚族人要天偷襲我們的大船呢!您快來吧!」

「我靠,又是海魚族人!每次修鍊總是被他們打斷!」江帆忍不住罵道,他十分不高興。

一道光一閃,江帆出現在大船上,納甲土屍正趴在船上,「傻蛋,怎麼回事?為何說有海魚族人偷襲我們呢?」江帆驚訝道。

「主人,大約有幾百名海魚人正悄悄地朝著我們的大船靠近,迅速快,可是海水波動不大,這是怕被我們發現,所以小的斷定是偷襲!」納甲土屍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傻蛋,你挺有進步了!知道這是偷襲了!他們現在何處?」

記得離開的時候,青魚王曾經告訴江帆,這神東海海域有很多部落,他們青魚部落只是很小的部落,還有比他們大十幾倍的部落。讓江帆不明白的事就是,自己並沒有惹這些海魚部落,為何他們要偷襲自己呢?這裡面可能到有玄機!

「距離我們大船大約五十海里之處,按照他們的速度最多十幾分鐘就到了!」納甲土屍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