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昊看都不看楊果而,對着就是一頓數落。楊果而從未感覺到這種感覺,這種極速的感覺眼前的樹刷的一下子就飛到身後去了。

“你能不能開慢點啊,我受不了這麼快的速度,你能不能把速度給放慢一點。”說這幾句話的時候楊果而都感到非常的吃力,因爲她先前很神氣的把窗戶給打開了,寶馬車在路上飆到這種速度,楊果而頭髮吹亂了不說,連胸部都是吹的顫動着,那嘴都**的翻嘴皮子了。

羅昊很自然的把窗戶關了,“你別叫了,是你想要飆車的,我滿足你的要求不說,還打擾我,在叫我把你就地正法了。”

漸漸的羅昊也快追了上來,用跑車來綁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大款就是富二代。“成子,後面有輛寶馬跟上來,好像來者不善啊。”聽了這話,大成子鯉魚打挺一樣的看了後面,果然有輛車正在飛速的開過來,就等同於以前看賽車的那種速度。

“個老子的,那輛車這麼不開眼,也不怕摔死,哥幾個操傢伙上,只要他靠過來了,放他翻車,其餘的我就不說了,你們自己決定。”“羅昊,你要追前面那輛跑車啊。”

楊果而一臉的不相信,怪不得羅昊開的這麼拼命,跟專業的賽車手沒什麼兩樣,就是踩油門在踩油門,然後猛踩油門。“怎麼,有問題嗎?哪個國家規定寶馬不能字體跑車啊,你要害怕了,現在就可以下車。”

也就羅昊說的出這種話,車子現在時速讓羅昊頂到了寶馬所能承受的空間。

“當我胸大無腦啊,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這麼會開車的,以後你得教教我!”“你可不就是胸大無腦嘛。”

開車之餘,羅昊第一次撇頭看了一下楊果而的胸,人間胸器啊。“別吵了,他們要對付我們了,你要真是害怕就直接跳下去,總比車毀人亡好。”

不在看楊果而,也不知道是從哪裏出來的這麼一個活寶,居然喜歡飆車。

確實羅昊來勢洶洶之後,幾個人也商量出了一套對策,車裏的莫霏是必須要送到酒店裏的,再也不能夠在趙得柱面前出任何的差池了。“大強,加快油門,看能不能把那輛寶馬給甩開。”大強已經盡力了,羅昊的速度太快,三兩下就如同鬼魅一樣的跟了上來,沒多久就已經並駕齊驅了。羅昊朝着裏面看了一下,上面就只有兩個人,隱約能夠從後面看到一些白白的東西,羅昊心中冷哼了一聲,那是莫霏確定無疑了,莫霏穿的是一件連衣裙,裙襬很低,露出白花花的大腿羅昊還故意猛看,莫霏氣的直捏羅昊,因此這怎麼可能會忘記。

大強看了一下寶馬, 我在豪門當夫人 ,根本是看不見的。

羅昊示威性的把寶馬往右碰了碰,跟那輛保時捷撞在了一起。大強當場就怒了, 逆天小仙農

兩輛車就開始在這盤山公路上展開了鬥爭,遇到急轉彎的時候還都能夠平安的走過來,旁邊的楊果而卻是異常的興奮,好久都沒有遇到過這種級別的飆車戰了。而且羅昊這邊只是一輛寶馬7系而已,而對面卻是一輛真正的跑車保時捷,這種重量級的飆車難見到。

羅昊熟練的進彎入彎,直線的時候就是直接衝到保時捷的前面,伸出手指比了一箇中指過去。大大的中指出現在大成子和大強的這種恥辱他們怎麼受得了,都是在社會上混的,有仇就是當場報了。“大強你開車都在打飛機啊,怎麼能夠讓他超過去,趕緊追回來。”

大成子青筋暴起,氣極敗壞的喊道。大強也是深感羅昊的實力是多麼的強大,寶馬都敢開的這麼快,也不怕衝去山路,直奔那坡下。“大成,這小子開車很厲害,我跑不過他,只能夠粘住他,他老擋在前面,車子加不了速。”

“楊果而是吧,待會檢查安全帶綁好了沒,用手緊緊的抓住,也對,反正你也死不了,你那個胸都可以充當氣嚷了,還可以強勢反彈。”說完,羅昊撇了一眼楊果而的胸部,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如果能夠打野戰的話,那絕對是爽了。

“羅昊,你無恥,真不知道幼誠哥是怎麼認識你的。”說着楊果而把衣服緊了緊。在這樣高速的情況下想要超過保時捷這種車子,一個需要賽車手的技術要過關,在一個就是車子的性能早非常的好,急轉彎輪胎一磨損會導致爆胎的可能,管不了那麼多。

只有留下身後的這輛保時捷把莫霏從上面救下來就萬事大吉了,這種地方除非對手是傻子纔會把保時捷給停下,那麼就只有靠手段了。


“大強,對手太強可。”稍稍懂些車的人都知道羅昊不是一般的人,“看看這裏有沒有其他的近道,無論如何都要把這妞帶給趙得柱。”

“大成,我要是經常都在這裏飆車的話我就認識了,我也不認識這裏的路,等到了公路上就好了。”羅昊通過後視鏡看了看保時捷,按照自己的軌道跑,嘴角揚起一絲微笑,連續的過了幾個彎之後就是一片直道,遠遠看去,***卡彎。

看中這個***卡彎,羅昊便在心中開始算計了,羅昊也看過頭文字d,拓海開車那叫一個帥,因此也愛上飆車,必須得利用這個***卡彎才能夠阻擋住保時捷前進的腳步,說幹就幹。

“楊果而,你要有心理準備。”說完這句話,羅昊一甩車尾,車子呼嘯而過,把保時捷漸漸的甩開了一點,在一點又一點的基礎上又慢慢的在往上加,逐漸的已經甩開了好幾個車位了;進入彎道的羅昊不着急踩剎車,還是一直加速,擡頭看看天空,今天的月光剛好,朦朧的感覺。

“大成,他好像瘋了,不減速的衝入彎道,稍有不慎那便是要粉身碎骨啊。”大強知道這種彎道,不減速的話車子很容易飛出去,失去了平衡性的車子就如同蒼蠅一般的到處亂飛,最後的結果很明顯,那就是車毀人亡。

“我們管不了那麼多了,他自己要去死跟我們沒關係的,減速快點過彎,趙得柱說過他不喜歡等別人。”大成子一臉的鬱悶,被羅昊浪費這飆車浪費了這麼多時間,要是有這時間早就已經送達到酒店了。

大強聽從大成子的安排,慢慢的踩了幾下剎車,車速很快就降下來了,大強骨子裏也有那種熱愛的速度的熱血,車速還是控制在八十以上,先前都是飆一百多的;

保時捷後面有一些的空當,莫霏就躺在那裏面,被人用**給迷暈,醒來一看發現自己正被五花大綁的給綁了起來,奮力的想要坐起來,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什麼力氣,而且這裏的空間還極其的小。

“我這是哪裏?被人綁架了?”莫霏在心裏想到,我只喝了一杯酒而已然後就暈了,緊接着就出現在這裏,莫霏腦海中就只出現兩個字,那就是綁架。

坐在車裏面的莫霏擡頭一看,能夠看見那朦朧的月光,當下就明白了這是在哪個地方了,而且還能夠感受到風吹過自己的頭髮,心裏咯噔一下,這真是被人綁架了,那麼莫霏只想到了一個人,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你要是敢對我用強,我就踢爆你。”莫霏自知難以逃過此劫了,羅昊也不在身邊,即使在的話也難以在追趕上了。

“啊,媽媽咪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羅昊以最快的速度衝過了***卡彎,然後看着最後一個彎道,“就是那裏了。”

引擎再一次發出咆哮的聲音,後面的保時捷也已然追了上來,就在大強以爲羅昊開車跑了,或是已經飛下去了,但他沒有想到羅昊就在那裏等着他,手剎腳剎全部都踩上,這回你還不死。

突然,一聲巨響,兩車親吻了。 那刻就如同天崩地裂一樣的感覺,如果是撞到邊邊角角的話,那車子勢必會翻,就如同跳樓機一樣,跟極品飛車裏的就是一模一樣,只是車子被撞了就不能繼續往前開。

大成子大強怎麼都沒有想到羅昊會把車子停在那裏,即使是開了前車燈也難以看見前面的情形,主要月光幫了羅昊大忙,預料過無數種保時捷撞上來的情節,會翻車,會旋轉,但就是沒有想到保時捷會不偏不倚的撞到了寶馬的後面。

車玻璃全部都震碎了,保時捷更加不用說了,車頭已經嚴重變形了,三塊玻璃完完整整的破了三塊,羅昊也受到了波及,低聲罵道,“要不是因爲要救你,我才懶得被人爆菊。”

羅昊鬆開安全帶,轉頭看向後視鏡,臉上居然流出了血,玻璃在碎裂的時候隨意的擦了一下,“擦,又破相了!得找莫霏要筆湯藥費。”

一夜緋色:追捕不良小寵妻 ,瞪大眼睛看着前方,又叫了起來,這個世界太瘋狂了,眼前的他更瘋狂。

羅昊把手衝着她搖了搖,見沒有反應正考慮着要不要摸摸楊果而的胸部的時候,一想這樣太不是君子了,狠狠的看了幾眼,吞了幾下口水。

推門而出,看着保時捷都已經冒煙了,羅昊皺了皺眉,車速過高導致把人撞死了?上前一看,駕駛室裏面一片狼藉,玻璃渣滿地都是,羅昊看了看後座,莫霏正安靜的睡在,估計是巨大的衝擊力把莫霏給撞暈了。

也幸好後座有擋拆的,把力量全部都卸掉了,莫霏才逃過一劫,羅昊看了看兩個人,都趴在那裏,大強死都沒有想到羅昊會把車子停在那裏,更沒有想到自己會撞上去,最後把命給搭進去了,保時捷的駕駛室已經不成樣子了,全部都已經彎曲交錯,大強被卡在那裏,不知道是時速太快,還是保時捷撞的力度大把車蓋整個都掀過來了;

羅昊把手伸過去感受他們的心跳,很可惜他們都已經沒有呼吸了,對此鍾也正好在羅昊的範圍之內,戴上手套,把莫霏抱了起來,絲毫沒有因爲兩個人離開了這個世界而感到一點傷心。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楊果而這才反應過來,回頭看了看,正看見羅昊抱着一個女人走了過來,她真美,睡着也可以這麼美,楊果而起了一絲的嫉妒心。

羅昊坐上車二話不說,“坐好了,繫好安全帶。”發動着引擎揚塵而去,而保時捷似乎不想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羅昊離開沒多久就爆炸了。

巨大的爆炸聲響徹整個雲霄,是他們自己該死自尋死路,綁架了不該綁架的人,或者說是他們綁架不起的人;那爆炸聲楊果而也聽見了,沒想到這次偷偷出來居然能夠遇到這麼有意思的賽車,寶馬完虐保時捷,聽到那巨大的爆炸聲,楊果而也是覺得奇怪,有了先前的預兆,那就是寶馬無緣無故的被撞了一下,再結合當時的情景,當時路上只有兩輛車子而已,如果猜想都合理的話,那就證明是保時捷撞上了寶馬,緊接着羅昊的臉花了,出去之後抱回了一個如同睡美人一樣的人,這讓楊果而都十分的起疑心,接着那一聲爆炸讓楊果而心中有些沉甸甸的。

“羅…”話還沒有說出來就已經被羅昊給頂回去了,羅昊這次開的很慢,“不該知道別知道,不該問的別問。”

說完這句話,車裏安靜多了,只能夠感覺到山風隨風飄的感覺,吹亂了頭髮;很快就到達了別墅。

“楊果而,你的房間在哪裏?或者說哪裏都可以放下她的房間?”羅昊從車裏把莫霏抱了出來,楊果而先前吃癟,也不好發作,於是便帶着羅昊去了一間房間。

把莫霏放在穿上之後,檢查了一下她身上有沒有外傷,但這就犯難了自己是男的而莫霏是女的,要是莫霏醒了知道羅昊檢查了自己,那還不得拿菜刀追着羅昊砍啊。

“楊果而,以你們都是女性的身份,我覺得你來檢查她受傷了沒有比較適合,如果受傷了我就在門外,如果沒有你可以出去了。”

“憑什麼要幫你!這裏可是我的地盤,我的地盤我做主!”楊果而一副不服輸的樣子,挺了挺胸前的兩坨肉,似乎還顫抖了一下。

羅昊沒心思去思考這個問題了,“你沒資格和我談條件,現在趕緊,五分鐘我就進來了。”說完羅昊點了跟煙走了出去,在外面邊抽菸邊思考問題。

“這個王八蛋!居然敢指揮我做事!哼!”楊果而哼了一聲,把房間裏的東西隨意的亂拋,發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滿。

這件事情羅昊也覺得有些蹊蹺,首先就是要把這個人先找出來,找出這個人就好辦多了,對於莫霏的仇人,羅昊還真得不是很清楚,除了在酒會上遇到的那個趙得柱,好像就沒有其他的仇人了,羅昊把第一目標鎖定了趙得柱。

曾幼誠跟着父親見了這些社會名流之後就找羅昊和楊果而來了,生怕楊果而真的來找羅昊玩了,而且楊果而一玩就是沒邊的,就沒他楊果而不敢幹的事情。

“昊哥,你怎麼在這裏?果而沒找你玩嗎?”說完這話,曾幼誠就覺得不打自招了,羅昊也知道楊果而爲什麼無緣無故的跑了出來,原來是曾幼誠給介紹過來的,羅昊沒有計較這麼多。

拍了拍曾幼誠的肩,“幼誠,我找你來幫忙了,你派人看看大潤發的公子趙得柱還在嗎?不管在不在都給我一個準信,還有在安排一個私人醫生過來,我有用?”

“怎麼?誰受傷了嗎?私人醫生倒是有,我馬上就去叫。”

曾幼誠便安排去找趙得柱是否還在酒會,然後自己打電話把私人醫生給叫了過來,雖然不知道羅昊要私人醫生幹什麼,但既然是羅昊要求的,那麼曾幼誠就得滿足。 曾幼誠把私人醫生找來之後,隱隱感覺事情肯定不只是需要私人醫生這麼簡單,而且曾幼誠也知道羅昊不是一個普通人,嚴格來說羅昊所幹的事不是普通人能夠乾的;

見到羅昊正在門外猛抽菸的時候,曾幼誠帶着私人醫生走了過來,“昊哥,這是林醫生,我們曾家的專門的私人醫生,醫術很到位,你放心吧。”

當聽見曾氏的公子哥曾幼誠喊眼前這位正在抽菸的男子爲哥的時候,林醫生不禁多看了這個在抽菸的人,關係肯定不一般,自己率先伸出了手跟羅昊打了一個招呼。

“林星辰。”


“羅昊。”

楊果而也差不多把莫霏檢查了個遍,檢查完之後她就不幹了,造物主怎麼能夠這麼偏心,臉蛋生的好看也就算了,怎麼連身材都是那麼的好,該翹的翹,該挺的挺,楊果而自身條件也是很不錯的,只是她的身高卻是不太高,於是便產生了嫉妒之心,“造物主啊,爲什麼你讓這麼多的優點全集中在一個人的身上。”說着可氣的捏了捏莫霏的胸,我不幹了,連胸部都這麼大,這麼好捏,楊果而站在牀頭生着悶氣。

羅昊敲門而入,直接走了進來,林醫生尾隨走了進來,“羅先生,請問需要我做什麼嗎?”


“林醫生麻煩你了,請你幫那位小姐做個檢查,我想她應該是腦震盪了。”羅昊指了指躺在牀上的莫霏,隨後拉着楊果而問了問有沒有檢查出什麼毛病來;楊果而哪能給羅昊好臉色看啊,“檢查了,具體的我不知道,林醫生都請來了,還讓我檢查,你這不是欺負人嘛?”

林醫生是曾家的固定私人醫生,楊果而在曾家也待了很久了,因此也知道曾家有林醫生這麼一號人,林星辰也認識這個活寶,爲她林星辰可忙活了不少啊,最可氣的是這小妮子最喜歡裝病了,弄的林醫生還在家裏吃飯就趕來了曾家,最後一檢查什麼事都沒有,最後曾晨星出面擺平了這件事情,厲聲呵斥了楊果而的行爲,對於這個小魔女一樣的人,林星辰是不會忘記的。

“讓你檢查你就檢查,屁話那麼多。”羅昊嗤之以鼻,對着楊果而即使一頓數落,讓你幹活還不行了啊,我讓你幹活你敢不幹?開玩笑。

“林醫生,請把。”林星辰本着一個醫生的職業操守向楊果而問聲好之後便開始了自己的工作,他知道楊果而在曾家的威望,聽見羅昊這麼訓斥着楊果而,一下子便明白了羅昊跟楊果而想必,羅昊更加是自己惹不起的,把包一放便給莫霏檢查了一番,又是翻眼皮,又是測口腔,東鼓搗西鼓搗,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腦震盪。

羅昊也猜想是這個,那兩個畜生被撞成了那樣已經死了,莫霏依靠後座的高度僥倖活了下來,那一準就是磕到了哪裏纔會導致昏迷過去。

“羅先生,這位小姐確實是腦震盪,可能是因爲猛烈的撞擊所導致的,休息一下可能就會醒過來了,但醒過來可能還會有點後遺症,我建議送醫院觀察一下,這樣比較保險一點。”林星辰就莫霏的情況做了一個簡單的解釋,解釋通俗易懂,這也是一個做醫生所應該具備的。

“有勞了。”羅昊說了一聲,於是便讓曾幼誠招呼着把莫霏送進醫院,很快車子就來了,羅昊爲了安全起見,還拍了兩輛車前後開路。

曾幼誠捅了捅羅昊的腰,“昊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什麼事情我也可以照應一下;”曾幼誠好歹也是跟羅昊共過生死的,對於這點曾幼誠還是認爲羅昊會告訴自己的。

羅昊又點了一根菸,看了看周圍把曾幼誠拉到一個偏僻的地方,把今天發生的所有的事情簡單跟曾幼誠說了一遍,這件事情倒是有些棘手,人命都已經出了;曾幼誠擡頭看看羅昊,絲毫沒有慌張的意思,這纔是真正的男人,冷靜是這個時候必要的,慌張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昊哥,你說楊果而也知道這件事情了?她怎麼跟你一起去了,我不是隻告訴過你一個人車庫在哪裏嗎,這個丫頭怎麼跟了過去,她跟過去準沒有好事。”曾幼誠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楊果而確實就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一樣的人,巴不得出點大事情這樣纔會覺得好玩,在曾幼誠眼裏看來這妞就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她應該是知道了,知道也沒事,那兩個人是該死,誰叫他綁架了不該綁架的人,幼誠我讓你查的那個大潤發的公子先前是不是還在酒會上,還是一早就已經走了?”羅昊皺了皺眉,不知爲什麼莫霏受傷了,自己會變得這麼的上心,就像一個敬業的警察一定要把兇手給找出來一樣。

“趙得柱嗎?我派人查過記錄,他在很早之前就已經走了,幾乎是伴隨着酒會開始就已經離開了。”曾幼誠說道。

“恩。”羅昊低低的恩了一聲,猛吸一口把煙一扔,果然是他,居然敢把注意都打到莫霏身上了,且不說自己來酒會等同於就是來充當莫霏的男朋友,撇去這個不說,莫紹千也託自己要多照顧照顧莫霏,於公於私都不能夠放過這個小子。



酒店房間裏,趙得柱已經洗好澡了,躺在牀上正在看着花花公子的雜誌,受不了的時候就讓人給帶了幾個牒過來,插進去就開始看了起來,畫面上就出現了不堪入目的景象,但趙得柱卻看的是津津有味,大概是因爲太激動,以爲馬上就要把莫霏給就地正法了。

“擦,大成子辦事能力太弱了把,都這麼久了還沒有消息,懷個孩子都該生下來了把。”趙得柱不停的看錶,都過去這麼久了,現在的他就盼望着有敲門聲,也跟前臺打過招呼了,因爲他是大潤發的公子,什麼特權他幾乎都有,跟誰過不去也別跟錢過不去啊,一等再等,還是沒有敲門聲,或是前臺打來的電話,趙得柱當場就罵了,打電話也是關機,氣的趙得柱把電話一摔,“生個孩子也都會打醬油了把!日!” 第二天,莫霏在睡夢中醒來,對於昨天的事情似乎已經全部都已經忘記了,敲了敲腦袋,試圖想要想起點什麼來,但記憶只停留在昨天跟侍者拿了杯酒之前的事情,此後的事情一點都記不起來了。

四處看看,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周圍都是白色的地方,很明顯這裏就是醫院了,自從昨天被林醫生認定是腦震盪之後就被送進了醫院裏面,硬件方面是不用考慮的,見莫霏是曾家派人過來的,院方極其的在討曾家歡心,給莫霏用最好的病牀,配備了所有醫院最好的,好在這醫院對治療腦震盪有一手,莫霏的傷勢也漸漸的好轉了起來。

一般腦震盪都是會有後遺症的,但院方卻說須竭盡所能的來幫助莫霏康復,至少不會給莫霏留下後遺症。

羅昊起了個大早,從車庫裏面開出一輛車之後在公路上就狂奔,來到市區裏買了一些東西,尤其買了一束玫瑰花,在醫院複檢買了一個果籃之後提着就上來看莫霏了;醫院到處都是掛號等取藥的人,因此人流量也是特別的多,但這卻是不利於病人的,人多空氣反而不好,會影響到呼吸等等許多地方,聽說莫霏的是高等病房,羅昊也想要見識一番。

敲門而入,正看見莫霏在那玩着手機,身穿着病服,頭上還紮了一個白條,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到莫霏的魅力,在羅昊眼中莫霏依舊還是那麼的迷人,“玩手機呢?好點了沒有?”把東西放在桌子上,羅昊毫不客氣的坐在了旁邊,一臉溫柔的看着莫霏,莫霏被羅昊看的倒不好意思了。

把頭微微瞥過一點,不敢正視羅昊那溫柔的目光,因爲太柔情了太深邃了就好像會把自己給吸進去一樣,被羅昊看的紅了臉,“沒事,這裏的醫生很好,我也快痊癒了。”接着羅昊做出了一個大膽的動作,上前握住了莫霏的手,莫霏像只受傷的小鳥一樣條件反射一般,整個人的身體崩成一根線一樣。

羅昊很可恥的還一直握着,偏就莫霏還掙脫不開,握着柔嫩的小手,皮膚雪白,羅昊不知道佔了莫霏多少便宜,說起來還真是便宜他了,“那就好,你就安心在這裏養傷把,其餘的事情不用考慮,我會幫你擺平的,幼誠那裏我會去說服曾氏融資建豪,不會損傷建豪的一絲利益,至於你爲什麼會在醫院裏面我就不多解釋了,解釋了反而越描越黑。”

莫霏點點頭,被羅昊這麼握着,心裏居然升起一種滿足感來,一種沒來由的滿足感,莫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一下子變的這麼溫順,這要是擱在以前的話,早就跟羅昊大吵八百個回合了,而且還是不喘氣的那種爲什麼偏就這時候還喜歡讓羅昊一直握着自己的手,想到這裏莫霏整個人的臉刷就紅了。

羅昊似乎才意識到這一點,這是怎麼了,我也沒做什麼太過分的動作啊,怎麼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隨後低頭一看,自己正不知廉恥的握着莫霏的雙手,擦,小爺有感而發居然握了她的手,這簡直是出奇了,讓人顯得有些無奈,立刻放開兩人此時顯得都有些不自然了,“那什麼,你應該知道啊,我這是有感而發並不是故意佔你便宜,你要覺得吃虧了,也可以吃我豆腐的,大不了的話我讓你也摸一下我手好了。”

說着羅昊“囂張”的把手伸了過去,莫霏輕輕一推,聲音小的可以,“我纔不佔你便宜呢,你以爲我像你那麼的無恥啊。”說着兩人都咯咯的笑了起來;爲了緩和一年氣氛,羅昊不得不使出自己的絕活來活躍一下氣氛了,拿出隨身帶的水果刀,在外面剛買的果籃一下子就起到了作用,拿出一個又大又紅的蘋果,羅昊便開始削了起來,嫺熟的手法讓莫霏看了眼花繚亂,沒花多久,一顆蘋果就已經成型了。

“你住院需要營養,平常人都吃不到我削的,我這回就當是照顧照顧你這個病號了。”把蘋果一推送到莫霏面前;莫霏此時有些飄飄欲仙,好像傳說中自己與羅昊的關係好像不是這樣的,不是應該見面就掐的嗎?一下子變的這麼的和諧了,還真是讓莫霏變的有些不習慣,接過羅昊手中的蘋果,朱脣輕啓,像羅昊道了一聲謝謝便開始慢慢啃起來。

“你小老鼠偷米呢,那麼啃的啊。”羅昊輕笑道,拿過莫霏手裏的蘋果切成了一塊塊的,然後把水果刀收了起來,“吃蘋果這樣吃才符合你淑女的樣子,看到你沒事我就放心了,我已經跟老爺子打過招呼了,說你出差了,需要一點時日纔回去,這種事情告訴他估計也是無濟於事還不如少操一份心。”羅昊出奇的幫莫霏整理了一下牀角的被褥了,儼然就像是一個奶爸一樣,管東管西,“天氣涼了,睡覺的時候把牀單都整理好。”

莫霏失神的望着羅昊,好像自己都不認識他了一樣,但自己對他的態度也變了許多,難道是因爲…那個答案莫霏沒敢說出來,再說了也不可能會是那個答案,莫霏用力的甩了甩頭,絕對不會是那個答案。

看完莫霏之後,得知她一切都很好,羅昊便離開了醫院;

曾家,警察已經找上門了,盤山公路處發生了爆炸,警察的鼻子很靈,很快就嗅到了味道,一大早就趕過來了,前腳走後腳到;

警方經過現場勘察初步得到一個認定,那就是飆車族不管不顧的參加那些所謂的比賽,最後把自己的性命都賠上了,但細心的警員卻發現一個問題,那輛保時捷,雖然已經被炸的面目全非,但通過比對還是能夠認出一些痕跡來,保時捷是在入彎後的撞上了,且導致了車型嚴重受損,在加上經過勘察周圍都沒有被撞的痕跡,在加上前面那個疑點,入彎之後被撞上的,警隊裏也有人認爲這就是一場人爲的事故,雖說飆車族都是十飆九損,都是自損,除非賭錢,不然誰才懶得去做手腳。

(恩,簽約了,今天去看了一下,居然衝到了新書榜上,意想不到的情況,謝謝朋友們支持了!我也向其他人一樣求點花,求點收藏了,以更新補償!) “李隊,這起車禍好像不是那麼的簡單,勘察出來的情況很多理由都不能解釋。”一個女警對着李雲偉說道,現場的情況確實氏難以解釋,周圍沒有猛烈撞擊的痕跡,周圍也撿到一些其他車子的物品,初步認定是後備箱的東西,也撿到了一些玻璃,拿去檢查才發現,這是寶馬7系纔會裝備的。

“萱軒,這件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帶你來現場不是讓你做事的,而且帶你來要是被上級發現了,處分是小事,停職就麻煩了。”李雲偉苦口婆心的勸着秦萱軒。

作爲警隊裏的唯一一位女警,周圍男警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的想要在秦萱軒的面前表現一番,很可惜的是,秦萱軒卻一點都不領情,哪裏有任務哪裏就有秦萱軒的身影,比男警還要更加的勤奮幹練。

對於秦萱軒的身份,警隊裏只有一些高層知道,知道歸知道,上面發下通知來了,秦萱軒就跟普通民警一樣,沒有任何的特權可言,這就是軍令狀啊,秦萱軒也決心在警隊裏面打出自己的名氣,首先就是要破大案子。

好在李雲偉會幫着秦萱軒辦案,一切也非常的順利,但就是秦萱軒那股一定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頭害了她,常常是脫離集體行動,一有風吹草動就衝上去了,抓到了人也是咔咔就先揍兩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