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讓傲爽從高階靈師之境一躍成為低階天靈師,開啟龍傲戰紋的效果有多麼好自然不言而喻。而且畢竟龍傲戰紋也是傲家獨有的戰紋,傳承幾千年的時間,先祖傲戰更是寄予了傲爽無限的希望,所以於情於理傲爽都不能放棄。

可真是一分錢難倒英雄漢,傲爽現在空有一身強大的戰力,可是來靈石和丹藥的路子,還真是沒有。

「哎……」嘆了口氣,傲爽也是有些無奈。如果還有別的辦法的話,他也絕對不會動打劫別人靈石這個念頭的,可是實在是沒辦法了啊……

看著伊靈心,傲爽嘴角掀起一抹邪笑,心中暗想到:別怪我啊,誰讓你們空間戒中的靈石多的都用不完呢?就讓我適當幫幫你們吧。

這個你們,當然是這些參加風雲亂戰的人了。可伊靈心看到傲爽嘴角的邪笑,不知怎的,突然想起剛才傲爽剛進自己房間時的窘狀來,心中有些突突的,臉上也浮現出一片嫣紅之色。

「你怎麼了?」傲爽發現伊靈心臉色的變幻后,卻是詫異地看著伊靈心問。

「啊?沒、沒事……」感受著傲爽的眼神,伊靈心連忙轉過身去,不敢再看。她發現傲爽的眼神好像有著某種魔力一般,竟然讓自己有些不敢直視。

「真沒什麼事啊?那我先回房間了啊,再過一天風雲亂戰就要開始了,我去把力果煉化一下。」晃了晃脖子,靈石的事情雖然迫在眉睫但是也著急不得,先把手頭上的事情做好吧。

「嗯。」伊靈心輕聲說道,聲音小的如同蚊子,不知道伊靈心正在想什麼。

「吱呀!」打開房門,傲爽走了出去。

「傲大哥,力果直接服用便可!」

「知道了!」傲爽的話音越來越遠,外面又傳來一聲開門的聲音。

伊靈心說完之後猛然轉過身來,但是傲爽早就回到自己的房間中了。伊靈心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為什麼有的時候都不敢看傲爽……

回到自己的房間后,傲爽自然沒有在意伊靈心臉上的嫣紅之色,而且伊靈心也說沒事了。

盤坐於軟榻之上,傲爽先從空間戒中將那顆五彩繽紛的力果拿了出來,看著手中的力量:「七十萬靈石的天價啊,雖說這靈石不是我出的,但如果沒有讓我滿意的效果,蠻濤我可是白得罪了啊……」

雖然傲爽不怕得罪蠻濤,但蠻濤打得什麼心思,傲爽心裡抓的穩穩的。在風雲亂戰開始之前,蠻濤肯定不敢有什麼舉動。可進入風雲亂戰的遠古戰場之後,蠻濤肯定要報復自己的。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進入遠古戰場之後,傲爽也不用像現在束手束腳的了。到時候如果真有人逼自己大開殺戒,傲爽到也不介意讓世人稱自己為:瘋魔!

「咕嘟!」收起心思,張嘴將力果整個咽了下去,傲爽靜氣凝神,緩緩等待著力果在身體內爆發。因為有著前兩次煉化青鱗獸精血和血蛟精血的經驗,對於煉化力果來說,傲爽倒是沒什麼好特意準備的。

「嘶!」誰知就在這時,傲爽臉色突然一變,頓時感覺一股格外強大的力量突然在身體之中左衝右突,而自己現在卻根本無法使用靈力將其煉化!

傲爽不知道,就在力果被其吞入腹中之時,原本是五彩斑斕的力果,居然有一種顏色悄悄消失……

五種色彩的力果是吸收天靈師階強者身體中的**力量,伊靈心也說過力果的顏色越少,裡面的力量越狂暴!而四種色彩的力果則是相當於靈王境強者的**力量!那可是相當於五階練體精血!

「這他~媽到底……怎麼回事?」傲爽臉色一陣白一陣紅,身子也是搖搖晃晃的,身體中的痛苦使傲爽都不禁爆了一句粗口!

「嗯?」正在識海中恢復靈魂之力的魔天也感受到了傲爽體內的異常情況,隨即靈魂之力緩緩從識海中滲透而出,感受了一番傲爽身體中的情況后,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誰能想到,這顆力果居然恰巧在被這小子吞入體內之時居然突然晉級了?成為吸收過靈王境強者身體中**力量的力果了?」

聽到魔天的話,傲爽此時恨不得將力果大卸八塊以解心頭只恨!這也太坑人了,等進入到自己身體內才晉級?

這種事情確實有些出乎二人的意料,如果當時傲爽沒有把那根黑棍和力果同時拿出來的話,也許魔天也會適當注意一下力果。可當時魔天的心思全被那根黑棍吸引了,並沒有發現力果處於將要晉級的狀態。

「啊!」細密的汗珠瞬間密布在傲爽的臉上。而即便是以傲爽那堅定的毅力,在面對著身體中猶如螞蟻噬心的痛苦之下也是忍不住發出陣陣猶如靈獸般的嘶吼之聲!

「小子,面對著這種突如其來的情況,和上次一樣,我希望你自己挺過來!」一道靈魂之力從傲爽的眉心處鑽了出來,在房間的四周布下一個個隔音結界,隨後便沒有了魔天的聲音。

這應該是練體中的煉肉吧?傲爽感覺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塊肉都被那股力量肆意的撕扯著,那種鑽心的痛,無時無刻不從身體各個部位傳來!

「啪!」傲爽全身的衣物在此時都是碎裂開來,露出裡面有些精悍的身體。只見其身上的所有肌肉都是緊繃著,青筋暴氣!而皮膚之上,還有道道血絲和點點腥紅從其身體表面滲透出來……

現在傲爽哪還管的了魔天出不出手幫自己?身體突然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原本豎起的頭髮也是披散開來,陣陣洶湧澎湃地兇悍氣息從其身體中不時散發而出,整個人看起來猶如一頭凶獸!

其實就算魔天現在出手的話,也只能在一定的程度上減輕傲爽受到的痛苦,對於傲爽也並沒有什麼好處,反而會起到反效果。

「啊!」野獸般的嘶吼從傲爽的嗓子眼兒中傳出,渾身氣勢猛然一震!披散在腦後的黑髮居然根根立起!

「就這點小痛苦……還想折磨我傲爽?」傲爽狀若瘋狂,一邊說話嘴中還不時吐出幾口鮮~血,皮膚下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蠕動一般,傲爽知道,這是來自身體中的那股大力!

傲爽知道現在自己承受的痛苦越多,以後的好處也會越多!

「咔嚓!」傲爽盤坐的軟榻終於不堪重負,有碎裂的跡象。這時傲爽身上也還是一陣白一陣紅的,只是從身體表面滲透出來的血跡凝固成了一層厚厚的血痂覆蓋在傲爽全身。

傲爽就這麼扛著,臉色慘白,眼神堅定!

過了約莫兩個時辰的時間后,身體中痛苦的感覺終於有了一些減輕的跡象,但此時身上的血跡已經多得在傲爽身體表面整整鋪上了一層,整個人看起來猶如一個血人!


這時傲爽身上的氣息也是有些微弱,顯然長時間忍受著劇痛使傲爽也有些吃不消。

傲爽知道現在自己終於可以運轉大魔囚天功來煉化力果的力量了,剛才在承受著劇痛之時,基本上全身都處於近乎痙攣的狀態,根本不能分出心來使用靈力。

現在劇痛減輕了許多,也終於能夠勉強運行靈力來煉化這股龐大的力量了。

「咔!」突然,傲爽身體上那層厚厚的血痂出現了道道裂紋,開始一片、一片地從身體表面脫落開來,露出裡面白皙柔嫩的皮膚,宛若嬰兒的皮膚一般。

「呼!」又逛了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睜開雙眼,吐出一口濁氣。

緩緩站了起來,一陣『噼啪』之聲從身體中傳來。傲爽搖晃了一下身體,一片、一片地血痂好似秋天的落葉一般,從身體上灑落下來,但身上還有一些血跡。

「真坑啊……不過此時的**力量,好像有增加了許多啊!」雖然臉色有些慘白之色,但是嘴角的欣喜之意卻是怎麼也掩飾不住!

一股幽黑色的靈力浮現於傲爽全身,三息的時間后,又隱於身體內。這時身上哪還有剛才的血跡,已經全部被幽黑色的靈力清洗乾淨了。

煉肉小成之境!

攥了攥拳頭,感受著身體中充盈的**力量。傲爽感覺這時若是再讓自己去風雲城中心去轟擊那塊圓形石塊的話,恐怕就連那石台,都可以生生砸爆!

雖然還不知道現在自己具體的**力量達到了多少,可是傲爽估計,最起碼也有三萬斤的巨力!要知道這顆力果可是相當於五階的練體精血,一般的天靈師階強者都扛不住這種鑽心地劇痛!

「風雲亂戰……快開始吧……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啊……」看著遠方漸漸升起的驕陽,傲爽感覺自己的內心就如同驕陽一般火熱!

————————

今天天某人有些事情暫且只有一更了多多擔待!抱拳感謝! 第二百七十八章風雲亂戰正式開始!

中午傲爽和伊靈心來到大廳內吃飯之時,伊靈心發現傲爽和剛才有些不同了,但是也說不上來到底那有不同,感覺周身氣息更加渾厚了。

而力果突然晉級之事,傲爽也跟伊靈心說了,可當時伊靈心粉眉緊皺,停下了手中的筷子。

「不應該啊,按理說天靈師階強者身體中的**力量和靈王境強者的**力量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當日競拍力果之時我也曾經細細觀察過,可也沒感覺到力果有要晉級的徵兆啊……」伊靈心知道傲爽沒必要騙自己,但還是感覺很不可思議。

「我也納悶呢,不過所幸我還是扛下來了……」那種鑽心地劇痛,傲爽現在想起來也不禁有些咂舌。

伊靈心知道,四種顏色的力果其中蘊含的**力量恐怕已經達到了一般的靈王境強者身體中的**力量了。讓一個高階靈師之境的武者承受,實在有些強人所難。

但萬幸的是,傲爽抗過來了。

「明天風雲亂戰就正式開始了啊,進入遠古戰場之後有什麼打算嗎?」拿起筷子,夾了一口菜放入嘴中后,看著傲爽隨意地問到。

在傲爽的身邊,伊靈心總會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好像不管發生什麼事,這個男人都會站在自己的面前。

「倒是沒什麼特別的打算,不過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傲爽劍眉一挑,整杯烈酒完全入喉的這種火辣刺激的感覺,著實讓人回味。

「傲大哥直接說就行了,什麼幫不幫忙的?」伊靈心笑著說。

傲爽又給自己倒滿了一杯酒:「這次開啟風雲亂戰,進入遠古戰場之後,會出現遠古之時的一品大宗門:仆宗!的遺址,而我想讓你出手幫我搶奪一下三具最強仆屍!」

「仆屍?」伊靈心粉眉微皺,仆屍這種東西伊靈心當然知道,也知道一具強大的仆屍對於武者來說有多麼重要。而仆宗,伊靈心也有所耳聞,而且據說當今靈玉大陸之上的小僕宗,和遠古之時的仆宗就有些淵源。

等進入遠古戰場之後,若是真的會出現仆宗遺址的話,定然會有很多人都想去探查一番。而當三具最強仆屍被人們發現之後,必定會引起一番瘋狂的搶奪。

傲爽雖然戰力絕倫,但若是那時眾人一擁而上的話,傲爽也只能暫避其鋒芒。可若是有伊靈心的話就會好上許多了,伊靈心的戰力恐怕不會弱於蕭義和天獸,李慕垚。


「行,不知道等我為傲大哥得到三具最強仆屍后,給我什麼獎勵啊?」嫣然一笑,伊靈心略顯頑皮地說道。

「你可是從赤元門中走出來的弟子,功法、靈技、丹藥、靈石樣樣不缺,你也知道我現在的情況……」傲爽苦笑一聲:「你要是實在想要什麼獎勵的話,我只能以身相許了。」

傲爽就是隨意一說,而且是略帶打趣的語氣,可是伊靈心卻不這麼想……

「既然傲大哥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把你收了……」說的後來,伊靈心的聲音也是越來越小,臉色愈發泛紅。

「……」傲爽被其說的一愣,嘴中的酒差點都噴出來……

明天就是風雲亂戰了,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想法。或是擔心,或是興奮。

一些實力較差的,擔心自己能不能通過預選賽。畢竟前來前來參加風雲亂戰的武者基本上全都是靈師階以上的武者,而就算是高階靈師如果運氣不好的話,難保不能通過預選賽。

而一些實力強的人,也是有些擔心,他們擔心的是實力比自己更強的。就像蠻濤,一般的高階靈師根本不是他對手,憑藉著蠻龍力,蠻濤也能夠一個人獨佔幾名高階靈師二部落下風。可若是碰上傲爽或是蕭義這種層次的對手,就只能飲恨了。

也有很多人完全就是來見識一番的,每天就守在風雲城城西的演武場,觀看觀看每日前來比試的人,或是去風雲城中心處瞻仰一番風雲石碑。

還有很多人躊躇滿志而來,可見識到傲爽、蠻濤和陰雲等人出手后,便心生怯意。在風雲城中大肆揮霍,將空間戒中的靈石等消耗品揮霍一空后,捲鋪蓋走人了。

百態眾生,若細細道來,道不明說不盡。

傲爽從青雲城家門中走出來之時便是有人歡喜有人愁,當時傲爽瘋魔之名在青雲城乃至青雲森林附近都是響噹噹的名號。

很多人未見其人,但早聞其名。

——————————————————————————————————

一夜無話,沒什麼好說的。

無論你高興或是著急,明天依舊會到來,時間,真是一種無情的法則。

第二天一大早,傲爽和伊靈心便走出客棧,向風雲城中心走去。若說誰最悠閑,莫不過他們二人了。在強大實力的支撐下,若傲爽和伊靈心通不過預選賽的話,不知道這屆的人有沒有人能夠通過預算賽。


當兩人走到風雲城中心之時,發現早已經人滿為患了,這種場景似曾相識,那就是前幾天風雲城舉辦拍賣會之時。整個拍賣會的會場如同一個大蟻巢,而人類只是其中的一隻螞蟻。

在風雲石碑的正前方,風雲城城主少休緩緩盤坐於地面之上。此時有幾團忽明忽暗地火苗在其身邊圍繞,這也導致四周的溫度都是有些略微上升。

而在少休的前面,左邊和右邊分別坐著四名風雲城的執事,傲爽赫然發現王萬里也坐在那裡。而王萬里看到傲爽到來,暗中對其點了點頭。

雖然二人都沒有說話,但王萬里畢竟是傲爽父親的好友,這點頭的意思,自然就是鼓勵傲爽了。傲爽會意,也向其點了點頭。

吵雜的聲音不時從人群中傳來……

「誰踩我腳了?找死啊?!」

「你嚷什麼嚷?又不是第一次被踩!」

「你知不知道這裡要不是風雲城,我早就出手了!小子我記住你了,你等進入遠古戰場中的!」

「就憑你?還想通過預選賽?」

「誰把我的空間戒偷走了?!」

「戴在手上也能丟?」

……

「今天,是三年一屆的風雲亂戰正式開始的日子!你們當中有些人,肯定已經期盼了許久了吧?呵呵……」少休說到這裡,緩緩睜開了雙眼。而一道火紅色的利芒,在其眼底深處一閃而逝,所有人都看到了。

聽到風雲城城主說話,所有人都是安靜了下來。

據說天下五域一共五位風雲城主,皆是聖階蓋世級強者,而且這五位城主關係甚好。就算三品宗門的宗主,見到這幾個人也要客客氣氣的,更別說這些毫無背景的少年、少女們了。

「再等兩個時辰,風雲亂戰正式開始。」少休說完這句話后,便再度緩緩閉上了雙眼。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