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母笑道:“你就會說好話。”

薛玉仁點頭表示贊同,“阿姨,叔叔說的可是實話,阿姨你做的菜當真是好吃,小璐做菜也很好吃,一定是從小跟您學的,叔叔有口福,我以後也有口福了。”

“哈哈..不錯,小薛說的不錯,咱爺倆都有口福,不過,小璐的手藝比起她媽媽還是要差點,還要努力啊。”葉父大笑道。

葉璐看了一眼薛玉仁,道:“你啊,就嘴巴會說,一句話讓一屋子人聽了都舒服。”

薛玉仁忙不再說話,低下頭專門吃起飯來,他可不想被他們認爲只靠一張嘴哄好所有人。

四人吃好了飯,已經是下午兩點多,葉璐看薛玉仁喝的差不多了,便摟着他去了自己的房間睡下。

自己就坐在薛玉仁的身邊看着薛玉仁,薛玉仁卻一把將她拉到牀上。

“幹什麼呢?臭流氓?你喝多了,快睡覺了。”葉璐臉一紅,像個紅蘋果一樣,薛玉仁忍不住在她小臉上一親。

“不,我要你陪我睡。”薛玉仁撒嬌道,葉璐道:“乖了,這裏是我家呢,我可不敢。”

“有什麼不敢的?快點了,陪我睡覺覺。”薛玉仁死死的拉着葉璐,葉璐拿他沒辦法,便靠在他的身邊,陪着他一起睡了起來。

薛玉仁在葉璐家住了三天,因爲還沒結婚,所以葉璐父母也沒讓他們兩睡在一起,每天晚上薛玉仁睡在葉璐老弟的房間,對於薛玉仁來說,那當真是一場煎熬,想着隔壁睡着自己的媳婦,卻動不了,心裏何其糾結。

不過因爲葉璐好久沒回家了,薛玉仁還是住了三天,這纔跟兩老告別,薛玉仁本想讓葉璐在家待些日子,不過葉璐硬是要陪着薛玉仁,薛玉仁也沒辦法,葉父笑她是有了丈夫就忘記了父母,當然是開玩笑的話。

薛玉仁開着車帶着葉璐看到了黃銅市,也好些天沒見趙巖了,就去黃銅市找他們玩玩,打電話跟他們說了一聲。上次跟他們幾個一起出去玩,每個人都帶着媳婦,自己一個人像個電燈泡一樣照在幾個人中間,很不是滋味,薛玉仁心道今天我帶了媳婦過來,看你們還怎麼在我面前得瑟。

等薛玉仁將車在孫星家門前停好,趙巖,南宮靜,南宮成和孫文慧四人已經在門前等着,薛玉仁按了一聲喇叭,放下了車窗,趙巖笑着跑過來道:“老大好,嫂子好。”

薛玉仁點點頭道:“行了,今天去哪裏玩,我請客。”趙巖笑笑道:“行啊,都隨老大你,你去哪裏,我們就跟去哪裏。”衆人便上了車後座。

薛玉仁打着方向盤,掉轉了車頭,朝着大街上駛去,趙巖在葉璐的肩膀上一拍,葉璐回頭看了一眼趙巖,趙巖笑道:“嫂子,你可算過來了,你不知道,上次他跟我們出去玩,我們都帶着老婆,大哥他一個人像個傻子一眼在我們中間。”

葉璐回頭望了一眼薛玉仁道:“真的嗎?”薛玉仁點點頭道:“這羣小子,都欺負我沒老婆似的,今天我不就把你帶過來了,他們是在我面前得瑟不起來了。”

趙巖笑道:“那也不錯啊,你看,咱這三對出去,男的帥,你的漂亮,走到哪裏,那回頭率有多高?”

薛玉仁回頭看了一眼趙巖道:“男的“帥”?”

趙巖啊了一聲道:“怎麼了?不是嗎?”他話說完,一邊的孫文慧和南宮靜都笑了起來。

南宮靜在他身子上一按道:“你啊,還是坐好吧,咱都被你一個人把水平拉低了。”

“我..我真的長的那麼失敗嗎?”趙巖無奈的語氣道,南宮靜點點頭道:“我最有發言權了,我都說你長的失敗了,那就真的失敗了。”

趙巖嘿嘿一笑道:“那也無所謂啊,反正我找了個老婆那可是個天仙。”

“看你說話這麼好聽..”南宮靜道,趙巖一喜:“怎麼樣?獎勵我什麼?”

南宮靜手輕輕的在他臉上一拍道:“獎勵你一巴掌。” 薛玉仁將車在市區的一個大超市底下的停車場,衆人便分成三隊開始在大街上閒逛了起來。


薛玉仁伸伸懶腰,心道這樣無所事事,曬曬太陽的日子其實也不錯啊,一邊四五個年輕小夥子在一邊討論着什麼,聲音很大。

其中一個染着紅毛的小子道:“你們知道現在最牛逼的幫派是什麼幫嗎?”

“黑龍幫?”一邊一個黑毛小子道,那紅毛在那黑毛頭上一拍:“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現在最牛逼的就是義旗和盛世還有青雲幫了,黑龍幫早他媽完蛋了。”

那黑毛搖着頭道:“真的假的?”

那紅毛得意的道:“一看你就是沒市面的了,你現在出去大喊一聲你是黑龍幫的,一定會被一堆人亂刀砍死,其中一定就有青雲幫和盛世還有義旗的人。”

趙巖聽他們幾個小孩子在那裏瞎扯着,回頭看了看薛玉仁道:“老大,咱這招牌打的不錯啊,小孩子都知道了。”

薛玉仁很滿意的點頭道:“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那是最好的了。”


“萬一..萬一黑龍幫的派人過來呢?”趙巖擔心道,薛玉仁很有把握的樣子道:“劉俊傑手下的人過來又如何,咱現在還怕他們嗎?我現在只要一聲口哨下來,立馬就能圍上來上萬只狗把他們給咬廢了,再者,我們是打着孫老爺子的旗號辦事的,劉俊傑只好是認爲下面的人反了,最多是安排一些底下的人過來鎮壓,萬萬不會派動十二殺手。”

趙巖點點頭道:“希望都按着老大你想的那樣發展吧,不過殺手追殺過來,咱也不怕。”薛玉仁道:“這就對了,咱已經走到了這一步,目前來說,都是按照我們預期想的在發展,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我們已經沒有了退路。”

薛玉仁回頭看看大夥,一個個臉上掛着心事,笑道:“好了,都該吃的吃,該玩的玩,上次我陪你們出來,倒是玩的開心,現在我帶媳婦過來了,你們就如此掃我興致啊?”

趙巖忙道:“對對,玩,大家都好好玩,咱都是信老大的,大不了死了再讓他把我們原地復活就是了。”

趙巖一句話,讓大夥都放鬆了不少,衆人都笑了出來。薛玉仁道:“對了,就該這樣嘛,我花錢請你們玩,你們一個個愁眉苦臉的,我這個錢可花的太冤枉了。”

“對,老大,那我們現在去玩什麼?”趙巖問道,薛玉仁笑道:“去看電影!”

“啊?又去看電影?”趙巖頓時沒了興趣,薛玉仁奇怪道:“怎麼了?你不是很喜歡看電影嘛?”

趙巖指着天道:“那要看時間,現在大白天的,看什麼電影?”薛玉仁笑了笑道:“我懂,那電影最好是午夜場是吧?行了,你們說去哪裏吧?”

衆人正站着不知道該去哪裏的時候,一邊廣場上的屏幕上突然播放了一條新聞“今晚11點,將有一場五十年一次的獅子座流星雨,本市最佳的觀看地點在龜合山上。”

孫文慧突然興奮的大叫道:“今晚有流星雨呢!”南宮成會意,看着薛玉仁道:“反正大家都沒事情,不如去山上野營吧,晚上還可以看流星雨。”

薛玉仁看看葉璐,葉璐點頭道:“流星雨啊,以前只是聽說過,卻從來沒見過呢。”薛玉仁道:“行,那咱就去那什麼什麼山去野營,順便看看那什麼什麼流星雨。”

孫文慧噗的一笑道:“是龜合山,獅子座流星雨。”

薛玉仁道:“恩,那現在咱開始分工,我和葉璐去租一輛車,露營的帳篷啊什麼的亂七八糟的我那小車肯定是裝不下了,南宮成你和孫文慧去買野營燒烤需要的工具,趙巖你和南宮靜就去買食物和水。”

衆人都點了點頭,便分散開去。

過了一個多小時,薛玉仁便開着一輛大型的商務車回來,而趙巖他們幾人也都已經回來再這邊等着,一看見薛玉仁,趙巖吐了口口水,摸着那商務車道:“不錯啊,老大,這車真牛逼。多少錢租的?”薛玉仁笑了笑道:“學你,新買的。”

“買的?多少錢啊?”趙巖嘆道,看着這車,他不住的在車身上摸着,這車看起來就夠氣派,白色寬長的車身,薛玉仁笑道:“不貴,七十多萬。”趙巖無奈的道:“媽的,這個可比我那奧迪划算多了,而且都可以買三張這樣的車了,一說起那車,我都心疼。”

薛玉仁笑道:“行了,你喜歡,這車以後還是給你,我就今天用用。”

趙巖笑道:“不是吧,老大?”薛玉仁道:“誰跟你開玩笑呢,你喜歡就拿去就是了。”

趙巖摩擦着雙手道:“賺了,這出來玩一次當真是划算。”看着他一臉的財迷樣,南宮靜無奈道:“真是掉錢眼裏了,老大,你別跟他當真。”

薛玉仁道:“我還真送給趙巖了,好了,大家都上車吧。”薛玉仁打開後面的車門,就將東西往車後座上放,車內空間很大,趙巖第一個衝了上去,坐在車座上,都可以睡着了。趙巖興奮的道:“哎哎,這哪裏是車啊,完全就是個小房子了,真是寬敞。”

南宮成幫着薛玉仁抱着東西往上放,等東西都搬好後,衆人這才上了車,薛玉仁將車門關好。

轉手走進駕駛座上,發動車,向着那龜合山開去,因爲車上帶着導航,薛玉仁也不用問路。

坐在後面的趙巖拍着軟綿綿的沙發一個勁的感嘆,“哇。還有窗簾呢,還真以爲這是房子呢,太陽好打, 我將窗簾拉上。”趙巖一邊拉着窗簾,一邊感嘆着。

南宮靜無奈的看着他道:“真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沒救了。” 等薛玉仁將車開到龜合山上,那山裏已經有很多人在支帳篷,趙巖跳下車,看着山上的人羣道:“看來這羣人消息都靈通的很啊。”

薛玉仁道:“別發感嘆了,有那時間,趕緊支帳篷吧,要不然再等晚點,估計你連帳篷都沒地方擺了。”

趙巖點點頭:“老大你說的對。”慌忙將後面的門拉開,將那些帳篷都給抱了出來,別看他只有一隻胳膊,幹起活來,倒是絲毫不馬虎。

一共三個帳篷,南宮成跳下車,在一邊幫着他的忙一起支着帳篷,趙巖一邊忙活,一邊道:“幸虧劉進和張達他們不過來,要不然又得多買兩個帳篷。”

“姐夫,爲什麼是兩個帳篷?他們可以睡一個啊,這個帳篷很大的。”南宮成奇道。

趙巖搖頭道:“小舅子你傻啊,到時候我和你姐一個帳篷,你和小慧一個,老大和嫂子一個,難道讓劉進和張達在兩個大男人住一個帳篷,那多奇怪的很?”說着趙巖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南宮成搖搖頭,趙巖這個笑點也太低了吧?

女生們沒事情,便一起坐在一邊看着南宮成幾個男生在那裏支帳篷,薛玉仁則在一邊將燒烤用的鐵架子和碳木擺好,一切大功告成。南宮成那邊也已經支起兩個帳篷,薛玉仁鑽進一個,裏面空間很大,而且還很是舒適,薛玉仁點點頭,又鑽了出來道:“不錯,這帳篷。”薛玉仁從車內將那些買的被套放進帳篷裏鋪好,等他鋪好兩個帳篷的時候,南宮成和趙巖也把第三個帳篷支起來來了。


薛玉仁將手裏的被套丟給趙巖道:“你的房子你自己鋪吧。”趙巖接過了被套點了點頭。

薛玉仁鑽進了其中一個帳篷,睡在裏面倒是也別有一番風味,睡着軟綿綿的被套,薛玉仁笑道:“不錯,這帳篷裏倒是也挺舒服的。”

“是不是讓嫂子進去,你會更舒服啊?”外面傳來趙巖的嬉笑聲,薛玉仁笑了一聲不再說話,靠在被套上閉着眼睛養起神來。

趙巖沒一會又在外面敲着他的帳篷,薛玉仁鑽了出來,看着趙巖道:“幹什麼呢?趙巖?”趙巖嘿嘿一笑道:“不好意思啊,打擾老大你的清夢了,不過不是我喊你,是我嫂子喊你起來吃飯了。”

“吃飯?”薛玉仁一愣,葉璐走過來道:“是啊,大家都說吃烤肉呢,我怕你餓着了,就讓趙巖把你也喊起來了。”

薛玉仁撓撓頭道:“吃什麼肉啊,吃你就可以了。”葉璐臉一紅道:“瞎說什麼呢,這裏這麼多人。”

趙巖一笑,饒到葉璐的身後,將葉璐往薛玉仁的懷裏一推,葉璐便被薛玉仁死死的抱住。

“老大,你吃嫂子吧,我們去吃肉了。”趙巖笑着跑開,薛玉仁看着葉璐道:“來吧,讓我吃了你。”葉璐將他往後一推,也跟着趙巖朝着烤肉架跑去。“我要去吃肉了,你不吃,就睡覺吧。”

薛玉仁惱火的自言自語道:“吃啥肉啊,真是的。”話雖這麼說,不過他還是跟了出去。

南宮成和孫文慧將肉放在烤架上靠着,肉很快就發出吱吱的聲音,肉上一直冒着油,散發着一股肉香味。

趙巖看着肉,早就已經饞了,南宮成笑笑道:“姐夫,再等下吧,這肉現在可還吃不了。”南宮成又將肉翻了一面,接着去烤,趙巖在一邊看着着急的道:“哎,這個烤肉當真是吃一個就急死人。”

南宮靜道:“這燒烤你這樣的急性子是吃不了的,下次你還是直接去吃火鍋吧。”

薛玉仁湊上前來道:“那也不行啊,火鍋想吃好,也得讓它慢慢燉。”


“啊?老大,那按照你的意思是,我什麼都不用吃了。”趙巖一臉的鬱悶,南宮靜道:“那也倒不是,你可以去吃西瓜。”

趙巖坐到地上道:“算了,我慢慢等吧,坐着等,累死我了,等銬好了,給我一串。”

南宮成道:“放心吧,姐夫,少不了你的,我不吃,都要先留給你一串。”趙巖感動道:“小舅子,你真好。”

南宮成笑笑,繼續烤着手上的一大把肉串,南宮成將一邊的孜然粉倒在肉串上,又倒了一些調料,一股煙冒起,衆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噴嚏,趙巖扣着鼻子道:“這吃個燒烤還真是一個不簡單的事情。”


“好了,就快好了,姐夫。”南宮成道,手裏的肉在烤架上不住的按着,將要將肉上的油汁全壓出來。又烤了幾分鐘,南宮成將肉串遞給趙巖幾根道:“吃吧,姐夫。”又將手裏的肉串一一分給了大家。

趙巖接過肉串,先是遞給了南宮靜一根道:“老婆你先吃。”薛玉仁立馬傻眼,剛纔看他那麼着急,本以爲等烤肉好了,他會第一個忍不住就搶來吃,眼下卻還第一個想到的是南宮靜,南宮靜微笑着張開嘴,吃着他遞過來的肉,看他們甜蜜的樣子,薛玉仁總算明白了趙巖爲何可以追到如此漂亮的南宮靜了,靠的就是一顆無私的愛心啊!

南宮靜吃着肉,點頭道:“不錯,小成,你第一次烤肉就這麼厲害。”

趙巖啊了一聲道:“小舅子,你是第一次烤肉?”南宮成點了點頭,薛玉仁也很意外,笑道:“小成,剛纔看你那麼熟練的動作,我還以爲你是老手了,沒想到也是第一次。”

南宮成道:“真的是第一次了,以前那裏有機會玩這個?只是學着燒烤店的老闆那樣做,能吃就好。”

葉璐點頭道:“不錯,這肉串烤的不錯。”

南宮成被大家一誇,來了幹勁,又從桶裏掏出一把肉串道:“那你們先吃,我再接着烤。”

孫文慧將自己手裏的肉串用嘴咬下來,遞到南宮成的嘴邊道:“你吃我的。” 諜網 ,用嘴接過她遞來的肉。

“哎呀,好恩愛啊!”這一幕被趙巖看到,趙巖打趣道,南宮成咳嗽一聲道:“姐夫,你就別笑話我們了。”

“哎,我不笑話你,我還等着你給我烤肉呢。”趙巖笑道。 幾個人填飽了肚子,天色還早,便各自回來自己的帳篷去休息去了。

薛玉仁抱着葉璐美美的睡去,等醒來,已經晚上八點多,薛玉仁將頭鑽出帳篷,這才發現山上已經到處圍滿了人,周圍到處是三五成羣的人在這邊燒烤吃肉喝酒,一山的垃圾。

有些來晚的人也只好在不好的地段紮起帳篷,薛玉仁心道辛虧今天過來的早,要不然哪裏能有這麼好的地段睡?他們的那地方處在高地,視線廣闊。

薛玉仁起身將趙巖和南宮成他們叫醒起來吃晚飯,趙巖搖着頭,清醒了一會走到燒烤架子邊笑道:“老大,晚上我來烤肉。”

“你?”薛玉仁不放心的看着他,趙巖點頭道:“是啊,老大不要這麼不放心我吧,我小舅子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我難道就一定比他差嗎?”

薛玉仁看也沒人反對,便由了他,點點頭道:“行吧,總不至於你連肉都烤不熟,多烤下就成了,我對你也沒什麼要求,只要能吃就成。”

趙巖無奈的點點頭,薛玉仁和南宮成幾人便圍着燒烤架坐了下去,在草地上有說有笑,趙巖一人揮着汗水,賣力的烤着肉,他堅持將一份肉銬完,遞給薛玉仁他們,就再也不幹了。

薛玉仁看着他問道:“怎麼不烤了?”趙巖搖頭道:“這個活太考驗人耐心了,我能銬完這一份就已經不錯了。”薛玉仁知道他是看大夥在一邊玩,心裏不平衡了。

南宮成笑着站起身來道:“那辛苦姐夫你了,你去休息會吧,還是我來吧。”

南宮成從桶裏拿出肉串,放在燒烤架上銬了起來,趙巖笑着一屁股坐下草地上道:“哎呀,還是坐着舒服。”

一夜沉淪:非你不可 對了,還有啤酒!”趙巖吃着南宮靜遞過來的肉串,突然想道車裏的啤酒,站起身,“對啊,都把這個事情給忘記了。”南宮成這也纔想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