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孫婆婆竟然不肯相信他說的話,頓時把王濤給急的滿臉是汗,他張嘴正想反駁,卻被一旁的小寶伸手生生堵住了他的嘴巴。

小寶湊到他的耳邊,輕聲道:「王濤哥,我相信你肯定沒說假話,不過現在迫於形勢,咱們也只能裝作啥都沒看見。」

「啊?」

王濤茫然,不知這又是啥意思。

心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小寶接著道:「因為只有這樣做,才能讓躲藏在暗處的那個人放鬆警惕,這回你明白了吧。」

「明,明,我明白著呢我。」

王濤聳了聳鼻子,依舊一臉茫然勁兒。

小寶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明白,直接牽起他的手急忙去追趕孫婆婆了。

兩人前腳剛剛挪動,他們身後就莫名出現了一道黑色身影兒…

「都怪你!要不是剛才和你站在原地說了幾句廢話,那咱們能和孫婆婆走散嗎?」

小寶氣呼呼的伸手指著王濤的鼻子,不禁有些惱怒的指責道。

「這咋還能怪到我頭上呢!又不是我讓你過來跟我解釋的。」

王濤不甘示弱的對著小寶怒目而視,瞧起來他的心情似乎也不是很好。

就在幾分鐘之前,他們已經完全失去了與孫婆婆的聯繫。


而如今落到無人引領去路的兩人,都開始 落到無人引領去路的兩人,都開始對對方心生不滿。

最後他們吵到不可開交的地步,竟然各自分開行走了。

分開走後沒過多久,小寶忽然聽到身後有人呼喚他的名字。

他本以為這是王濤因為受不了獨行所帶來的恐懼,所以才會這樣做的。

「我說你有完沒完,這一會兒功夫你就…」


當小寶一臉不耐煩的轉過身之後,他愣住了,因為他發現身後那個人根本就不是王濤。

而這個站在霧氣繚繞之中的陌生人,他身穿一身黑色便裝,面上還帶著一個鐵質面具。

有了這個面具的遮擋,讓人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

這個人是誰?

小寶如臨大敵的做好防禦準備,他不露痕迹的向四周一瞄,見周圍並沒有其他人在場,才沉聲開口詢問,「你是誰?為什麼鬼鬼祟祟的跟著我?」


「我是誰並不重要,我只是想給你提個醒而已。」

面具男一邊說著話,一邊從懷裡摸出一樣東西。

在小寶驚愕的眼神中,此人便直接把那樣東西拋到了他的身旁。

小寶低頭向腳邊望去,發現這樣東西像是一張裹著石頭的紙條兒。

嗯?這東西怎麼看著有些眼熟?

心裡胡思亂想著,可小寶卻沒有在第一時間把這個東西撿起來。

他將目光重新鎖定在面前這個陌生人身上,滿臉不解的開口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想說的都在這張紙條上,你只需親自打開看一下就明白了。」

面具男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他看起來倒好像並沒有什麼惡意。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呢,說吧,你跟著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小寶冷冷的問,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即使他察覺出面前這人似乎並無惡意,可他還是無法接受像面具男這種鬼鬼祟祟的行為。

一念及此,他當即在心中暗自思忖起來:有什麼話不能當面鑼對面鼓的講出來,如此大費周章難道就是為了給我送一張紙條兒?

很顯然,事情並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樣簡單。

面具男似乎並不在意於小寶冷冰冰的態度,他雙手環抱胸前,淡淡道:「還記得之前我給你寫的那些紙條嗎?」

小寶愕然,霎時想起自己從前收到的那些紙條來。

記得那些紙條上的文字,大都是告誡他要小心身邊人的內容。

這件事除了孫婆婆之外,並沒有第三個人知道了,所以如今聽面具男親口提起這件隱秘的事情時,小寶多少都有些難以置信:「紙條都是你留給我的?」

「不錯,那些紙條都是我寫給你的。」

面具男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說出了令小寶倍感震驚的答案。

恍惚間,小寶發覺自己心跳的很厲害,他緊緊盯著面具男,面露狐疑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還有你告訴我要小心身邊的人,又到底指的是誰?」

為了促使面具男能夠說出事情的真相,末了他還不忘使出激將法:「今天你要是不能給出一個滿意的答案,恐怕我是不會相信你所說的這些話,而且也只當做是你在故弄玄虛、混淆視聽罷了。」

「信不信由你,有些話我不能直接告訴你,因為這對你我都不利。」

面具男有些遲疑,他挪了挪腳步,貌似想要走到小寶身旁。

可到了中途的時候,他還是只住了腳步,誰也不知道他心裡究竟在顧慮些什麼,「今天我和你說的這些話,你不能告訴任何人,否則你會有危險。」

小寶有些詫異,顯然他還搞不清面具男的真實意圖,所以他就更不敢確定面具男給的消息究竟是不是真的,又或者說這裡面到底有幾成水分。

致使他陷入困局的,無非就是因為面具男給的這些線索,完全可以說是讓他有些摸不到頭腦。

「你…」

小寶有些沉不住氣,但還沒等他張口詢問,只見這個面具男的身影竟已逐漸消散在茫茫迷霧之中。

他是什麼意思呀?

怎麼搞得我更迷糊了。

這個人走了之後,小寶才彎腰將腳邊那張紙條給撿了起來。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將紙條展開,發現上面的內容與之前幾次大不相同。

只見上面清晰的寫著:你師父和你說的話,你要三思而後行,尤其是她教你的那些功法,你要斟酌之後才可以全心修鍊。

如果遇到有些讓你一知半解的功法,你則可以試著將秘術反過來修鍊。

將功法反過來修鍊?

這樣做會不會走火入魔啊?

小寶手握紙條一時陷入了進退維谷的境地,此刻他想起孫婆婆之前叮囑他修鍊道術的那些話來,不禁有些心生疑忌。

特別是那句,反向修鍊功法會有走火入魔的風險,時刻在耳邊盤旋。

我該相信誰呢?

小寶無奈的搖頭嘆氣:那個面具男究竟是一片好意,還是在暗中故意使壞呢?

他為什麼不遺餘力的過來給我送信,還有,我和他非親非故,那他為什麼非要幫我呢。

雖說這些疑團另小寶百思不得其解,但有一點,他卻是很肯定的。

心裡估摸著,面具男之所以能夠準確找到我的位置,恐怕並不是偶然的,想必他一定是躲在暗中某處角落觀察我的一舉一動。

想到這裡,小寶有些釋然,此人行蹤詭秘,身份很是可疑,如果完全相信他的話,的確是會有很大的風險。

「小寶哇!哥哥可想死你了哎。」

隨著一聲驚喜的喊叫傳來,自小寶面前朦朧霧氣中很快就閃出一個人影來。

只見這人跌跌撞撞、一瘸一拐的直往小寶身前湊。

過了沒多久的時間,這個人就已經來到了小寶眼前。


雖然如此,可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竟導致這傢伙跳著腳在小寶身前來回蹦噠。

不出意外的,這個人就是剛才與小寶短暫分開的王濤。

只見他脫下一隻鞋子,將裡面的小石子倒出來之後,才彎腰神經兮兮的往不遠處來回掃視,「哎,不對啊!我剛才明明看到那裡有人的,這咋屁大會兒功夫就跑的沒影兒了呢?」

他扭過頭來,沖著小寶嘿嘿一笑,「寶兒哇!你說是我的眼睛出了問題還是我在夢遊撒,為啥我總能看見有個人在迷霧裡來回溜達哪?」

聽了他的話,小寶真有一種哭笑不得的趕腳,指著他的鼻子道,當然是你腦子有問題唄。

你瞅瞅你出的這叫啥鬼主意,之前說什麼咱倆假裝吵架,然後引那神秘人出來咱倆好合夥逮住他。

這回可好了吧,毛兒也沒見著,還把你嚇得屁滾尿流的。

小寶這番話既調侃了王濤,又成功隱瞞了之前見過神秘男的事實。

他之所以決定將這件事隱瞞,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因為這件事過於古怪,而且還間接牽扯到了孫婆婆,所以這就讓小寶不得不更加謹慎小心一些了。

以為自己使用的計策真的失敗了,王濤不甘心的拍打著腦袋,一幅懊惱至極的神情,「他娘的,沒想到這傢伙的智商那麼高哇,竟然連我這種鬼神難測的妙計都能被一眼戳穿,真厲害,我是不得不服氣啦。」

兩人說話間,孫婆婆卻不知從何處躥出。

徑自到了小寶身邊,目光凝重的一直盯著他看,「你剛才看到那個人了?」

「看到誰了?我誰也沒看到啊。」

小寶被她看得有些心虛,卻又不得不裝傻充愣。

孫婆婆不在言語,只是靜靜的瞧著他臉上細微的神情變化。

小寶強自鎮定的眨眨眼睛,裝作若無其事的轉移話題道,「婆婆,您看現在霧氣明顯在逐漸轉淡,要不咱們還是抓緊時間趕路吧。」

「好。」

孫婆婆淡淡的回了一句,也並未在此事上多做計較,而是轉身帶頭引領小寶和王濤繼續趕路。

一路上,孫婆婆都沒有開口多說一句話。


這讓小寶心裡總有些不安的感覺。

他暗自猜測著,孫婆婆剛才是不是已經聽到了他和面具男之間的談話,同時也瞬間想明白了面具男為何,始終不肯把話講透徹的原因。

估計面具男當時是在擔憂,與小寶兩人之間的交談會被旁人給偷聽了去。

從這一刻起,小寶忽然對孫婆婆的懷疑不由加深了幾分。

王濤這個沒心沒肺的傢伙,哪能看出此刻氣氛不對,他依舊在旁邊閑散的說著一些毫無營養的廢話。

就在氣氛有些沉悶的時候,三人同時發現面前白霧,居然真的猶如小寶所言那般,開始逐漸弱化,並明顯減淡了幾分。

「哈哈,這回我終於能勉強看清周圍的環境了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