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過頭來,在沒人的地方,林天陽也不由鬆了口氣。

“這小子還真是厲害,不愧爲洪先生的徒弟。”看着場中央的姚洪,林天陽呵呵一笑。

李東海緊握着拳頭,臉色難看的望着姚洪,他真的恨不得殺了姚洪,一了百了。

不過也只是一瞬間而已,李東海立刻就笑了出來,身爲李家族長的兒子,李生龍可不是隻有這一張底牌。

所以到最後贏得還是他們李家。

想到這,李東海陰冷的掃視了一眼姚洪,然後衝着李生龍點了點頭。

見父親點頭,李生龍輕輕舒了口氣,嘿嘿冷笑說道:“你完全讓我感到驚訝,竟然真的能夠和我相提並論,不得不說你還是挺強的。”

姚洪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不過,不管你多麼厲害,你同樣也沒有機會了,你死定了。”

“看我下一招,獅心拳。”李生龍氣勢突然變得更加兇猛起來。

當李生龍的一聲大喝,聽到這話的武者們不由掀起了一陣喧譁。

“是獅心拳……”

“天啊,竟然是獅心拳。”

“嘿嘿,看來這叫姚洪的,肯定是輸了。”

林天陽的微微一震,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獅心拳,李家不多的玄級武技之一。

獅心拳是隻有地級高手才能修煉的武技,強行使用的話,會損害身體的。沒想到李東海爲了贏的這場決鬥,竟然讓兒子強制使用玄級功法。

李生龍使用出這招獅心拳,爆發出強悍的力量,絕對是地級高手的力量,也絕對可以秒殺姚洪。

“父親,咱們怎麼辦?”林非城緊鎖着眉頭,低聲說道。

林天陽深深呼了口氣,臉上滿是不甘心,面若死灰的說道:“你宣佈認輸吧。”

不認輸又怎樣,姚洪可是那位神祕的洪先生徒弟,要是真在這場決鬥當中死了的話,肯定會連累林家的。

輸掉一個靈藥閣不要緊,他們還有底子,可以東山再起。但要是得罪一個厲害的煉藥師,那就是家族滅亡的時日到了。

不過經營這麼多年的靈藥閣,說沒就沒了,林天陽還是不甘心啊。

“我們……”林非城也是無奈的開口說道。

“等一下。”林天陽愕然,連忙喊住林非城。

因爲就在這時,姚洪身體當中爆發出同樣的強悍的力量,一點不懼面對獅心拳的李生龍,同樣衝向了對方。

下一瞬間,兩者撞在了一起。

轟的一聲,碎石崩潰,塵土飛揚,以兩人的周身竟然全部由塵土阻擋。

這下子不光普通人看不到,就算是林天陽這麼強的武者,也同樣不清楚裏面到底怎麼樣了。

啪的一聲。

一道身影被擊飛了出去,衆人看清楚這人,竟然一陣驚呼。

因爲這人是……李生龍! 沒錯,擊飛的正是李生龍。

倒飛將近三十米的李生龍,這才砰地一聲,落在了地上,直接落在了擂臺之外。

落地後的李生龍,噗的一聲,吐了一口鮮血,眼神充滿了不甘心,頭一歪昏迷了過去。

而擂臺之上,姚洪如樹樁一樣挺立,大口大口喘着氣,嘴角處也流了下鮮血,一副很疲憊的神情。

眼神落在了昏迷的李生龍身上,姚洪擦了擦嘴角的鮮血。

衆人擦了擦眼睛,彷彿是不相信一樣,看了看重傷昏迷的李生龍,在轉頭看了看擂臺之上的姚洪,眼神充滿了震驚之色。

怎麼可能?要知道李生龍剛纔佔據着優勢,他剛纔使出的是李家的玄級武技啊。

玄級武技,可不比黃級武技,那可是一個天一個地的武技啊。

使出玄級武技都能夠戰敗,難道姚洪剛纔用的也是玄級武技?衆人不由心中疑惑。

“好。”林天陽愣了一下,臉上也是充滿了大喜,笑起來也連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了。

不光是林天陽,其他林家衆人也是十分高興,雖然和姚洪不熟悉,但是姚洪的輸贏可是和自家的靈藥閣聯繫在一起,不得不讓林家人提心吊膽。

這一次贏了,讓林家人鬆了口氣,也不由對姚洪刮目相看。

其中最高興的應該是林悠兒和林雲飛,身爲姚洪的好友,能夠見到好友戰勝這麼強的對手,當然是非常高興的。

與林家一片歡騰笑語不同,李家那邊就十分暗淡了。

李生龍輸了,也就代表輸掉了昊天劍這個鎮族之寶。

其中臉色最陰沉的當屬李東海了,昊天劍雖然是家族寶貝,他倒是不心疼,畢竟就算他是族長,也不是讓他用的,是家族最強大的武者才能使用。

家族就算再壯大又如此,可是與自己兩個兒子都被姚洪打成吐血相比,李東海恨不得殺了姚洪。

想到自己的大兒子也可能步二兒子的後塵,李東海殺意充天,竟然一躍而起,向着姚洪就衝了過去。


“殺殺殺……一定要殺了他……”李東海眼神通紅,眼底只有姚洪一人,殺意涌現。

所有人都爲之一愣,都沒有想到李東海如此大膽,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想要殺了姚洪。

“大膽!”林天陽是第一個清醒過來的,大喝一聲,身影一閃,也同樣向着姚洪的方向而去。

可是已經晚了,李東海畢竟是一方高手,眨眼間已經到達了擂臺之上。

“給我去死。”

看着面前只有二十米的姚洪,李東海一上來,直接一拳過去。

獅心拳!李東海同樣打出的是李生龍落敗的獅心拳。

若說李生龍打出的獅心拳是一頭兇猛的小獅子的話,而李東海的獅心拳,完全就是一個唯我獨尊的強大獅子。

在李東海打出的時候,那強悍的真元彷彿幻化成爲一頭巨大的獅子,渾身上下燃燒着火焰的光芒,在仰天狂嘯,似乎天底下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與它媲美。

姚洪很明白地級高手的這一拳,威力巨大,若想擋住,自己也同樣受了重傷。

更何況,他剛纔和李生龍硬拼,雖然贏了,但是他並沒有多少力量了。

他很想躲開,可是李東海彷彿已經鎖定了他,根本讓他無處可躲。

既然無法躲開,那就迎難而上。姚洪一咬牙,不退反進,直接衝着那頭火焰的獅子過去。

聚集所有的力量,姚洪向剛纔對付李生龍一樣,將大力神訣第一層威力發揮到了極限。

轟的一聲。

姚洪的手掌吹氣球一樣變大,和剛纔不同,他並沒有將手掌變大,而是控制着力量,將李生龍擊敗。但現在不同,只有將手掌變大,才能將大力神訣的所有威力完全釋放出來。

看臺上的所有人不由驚呼出聲,因爲他們看到那頭真元幻化成的巨大獅子,張開大口,竟然將姚洪給吞噬掉。

“糟了。”眼見姚洪被火焰吞噬掉,林非城不由臉色大變。

情況的確是很糟糕,身處在火焰當中的姚洪十分清楚這一點。

ωwш¤тTk Λn¤CO

周身熊熊火焰,炙熱的氣息撲面而來,若非姚洪堅持,弄不好還真將姚洪給吞噬掉。

不過姚洪也明白他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丹田內的真元早就快沒了,只要真元一沒,他立刻就死定了。

只堅持了一秒鐘,姚洪立刻臉色大變,因爲真元急速的消耗下,已經一點真元都沒了。

“這下死定了。”姚洪嘆息一聲。

然而就在這時,姚洪懷中的蛋蛋醒來了,迷迷糊糊從他懷中突然伸出了小白蛇頭。

姚洪苦笑一聲,要是知道自己這樣,還不如將蛋蛋放在家中,免得跟自己一塊死。

然而接下來蛋蛋的行爲讓姚洪震驚,只見蛋蛋看了看周身的漫天火焰,吐着蛇信,張開蛇嘴,竟然將衝過來的火焰給一口吞下。

火焰不斷攻擊姚洪,而還未接近姚洪,便讓蛋蛋給吞了下去。

火焰不管從任何角度攻擊,蛋蛋給快速無比的吞了下去。

姚洪不由愕然,他還不知道蛋蛋竟然還有這種吞噬的能力,真是太強悍了。

不光姚洪愕然,就連在場的衆人也感到怪異,甚至是震驚。

妖獸?沒錯,盤旋在姚洪身上就是個小妖獸,可雪白的小蛇,在場所有人都沒見過,甚至連都不知道。

可是這雪白小蛇卻將李家的獅心拳給化解了,真是太讓人感到驚訝了。


而最驚訝的應該是林雲飛了,他看了看自己懷中的小三花蟒,在對比了一下姚洪的雪白小蛇,面色有點古怪。

要知道他和姚洪是一起得到三花蟒的蛇蛋,他的很正常,蛇蛋孵化出來就是小三花蟒蛇,可從姚洪身邊的小蛇,應該判斷出這應該是另外一個三花蟒的蛇蛋。

還是個雪白的小蛇。

而林雲飛的小三花蟒,孵化出來也已經兩個月多了,可這一點都沒有能力還沒有。

而姚洪的小蛇不光顏色不是三花色,而且還敢吞噬火焰,不得不讓他感到怪異無比。

擂臺之上,蛋蛋快速無比,只用了眨眼時間就將火焰給吞噬掉了。

蛋蛋吞噬完火焰後,立刻盤捲起蛇身,重新回到了姚洪的懷中,繼續呼呼大睡起來。

這讓姚洪驚異無比,若非他周圍火熱的氣息依然還在,他都以爲是個錯覺了。

可就在姚洪恍惚的一刻,忽然一道影子突然閃現在他身邊。

是李東海,只見他的掌心,微微的光芒在聚集,他面色猙獰,說道:“去死吧。”

說完之後,他就將掌心向着姚洪的胸口處拍去。

姚洪微微皺眉,他的身體一點真元都沒有了,不可能躲避開的。


而李東海掌心的力量,那可是地級高手的力量,在他身上擊中,肯定必死無疑。

李東海猙獰的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他已經看出姚洪沒有能力躲開了。

“滾開。”突然,一聲憤怒的聲音炸響,宛如驚雷,令在場所有人都耳朵感到嗡嗡作響似的。

就在所有人捂住耳朵的時候,一道快若閃電的影子突然擋在姚洪的身邊,伸出手來,和李東海對上了一掌。

這一掌十分樸實,沒有一點花樣,可是就是這麼簡簡單單的一掌,竟然一掌將李東海擊飛。

當李東海落地之後,頓時胸口一疼,一股鮮血噴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