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南霸也不愧是南家主,一身火系功法爐火純青,力道更是剛猛無比!

不過,葉逸對於這種剛猛的攻擊,完全無視,選擇了硬剛!

閃爍的拳頭,火爆的身影,兩人時而跳上屋頂,時而龜裂大地!

一時之間竟難解難分!

陳玲一直觀察着葉逸的動向,見葉逸竟隱隱佔據上風,心中不由佩服之至,自己的女兒,還真是有眼光,竟然找到了這樣一個怪胎!

相比之下,陳玲的對手,南家的老鬼,臉色就有些掛不住了!

一來,是陳玲以一個女流之輩,竟和自己鬥得難解難分,二來,突然冒出來的葉逸殺了自己的孫子,還穩穩壓制住南霸,這要是說出去,南家的臉也就丟盡了。

最重要的是,老者掃了一眼四周的戰鬥,局面大大的不利!

“哈哈,這就是你的真本事麼?不過如此!”就在老者沉思觀察局勢之時,葉逸已是搶佔了一個先機,一掌把南霸擊飛出幾丈,砸在牆上,牆都破了一個窟窿!

“咳……別太得意了!”南霸面上青筋凸起,眼中全是不可置信之色,到現在,他還是無法接受自己竟然敗在了一個後生晚輩手裏!

轟!

遠處傳來一陣巨大的聲響!葉逸等人紛紛住手,往遠處看去!


幾秒後,四道身影呼嘯而來,卻是東方遠和另外三名老者!

東方遠身上有一處傷,身上被鮮血染紅,而另外三名老者,其中一人臉色蒼白,另外兩人卻是精神爍爍!

而東方遠手中,還提着一名金色面具的頭顱,鮮血直流!

“東方白,東方衝!你們竟然還活着!”南霸臉色大變!

“哼,南刺,你不也還活着嗎,老夫三人,又豈會先羽化而去,南霸,看來,讓你當南家的家主,是你們南家最大的災難!哼,你以爲你們和通天教串通的事,老夫會不知道嗎?自己看看吧,你們是有多愚蠢!”其中一名童顏鶴髮的老者將東方遠手中的頭顱丟向南霸的身前!

南霸掃了一眼金色面具的頭顱,臉色猛然一變,然後搖着頭說道:“不……不可能!樑護法說過會親自來的,怎麼會找人替代!”

而空中的南刺閃到頭顱面前,猛的一腳將頭顱踹飛,氣急敗壞地說道:“不好,上當了!通天教的目標,是我南家!”

而就在南刺和南霸懊悔驚恐之時,東方家的領地,不斷有人支援過來,李欣和郭子琪等人也敢了過來,看見一地的狼藉,個個眼中閃過震驚之色!

“東方遠,這一次的事,我南家認栽!改日一定會謝罪!”南霸一臉蕭索,探索了一下東方家領地,這一次帶來的近百人,竟沒有一個人活着!

東方遠掃過葉逸的臉頰,眼中充滿了震驚,這個妖孽,竟然殺了南霸的兒子,還把南霸給打傷,這是有多大的能耐啊。

“南霸,你我兩家世代交好,這一次,你竟然試圖毀我東方家,若非我有所防備,還真會被你得逞了!既然你不仁在前,那別怪我不義在後了,今天,你若自裁,我保證,你們南家還會存在這個世上。”

“哈哈哈,笑話,我南家豈是你說殺就能殺的!”南刺呼嘯一聲,衝着東方家大門而去!

不過,南刺話音還沒落,就傳來他的慘叫聲!只見蘇冰雲一臉冰冷,手中寶劍冷光閃閃,劍尖還滴落處一滴滴的鮮血!

南刺蒼老的臉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然後帶着深深的遺憾,離開了人世!

“二叔!”南霸一臉慘然,身上爆發出強烈的火焰!

竟是要選擇玉石俱焚!


葉逸等人見勢不妙,紛紛向後退去!

而就在此時,天空突然閃過一道倩影!

“不要!”南芊的身影臨空而降,悽然跪在南霸面前!

“芊芊?”南霸眼中閃過意外和驚喜,“你還活着,你不是被東方家的人給……”

“爸……不是這樣的,是……南羽,他騙了你啊,我被他下了毒!”

南霸身上氣勢一收,搖着頭,說道:“不……不可能!”

“爸,還有什麼不可能的,我們南家……已經沒了!”

“什麼……芊芊,你說什麼?”南霸聲音沙啞,這才注意到南芊臉色蒼白,身上還帶着血跡!

“通天教的人,闖入我們南家,搶走了我們南家的孔雀羽,而且……如今,我們南家,就我一個人活着了。”

“不……不!”南霸突然哈哈哈大笑起來,瘋瘋癲癲消失在東方家領地,而這一次,東方遠卻沒有阻止他!

“你就是南芊?你說的,可是真的?”東方遠說道。

“這種事,我南芊豈會撒謊,東方家的各位前輩,這一次的事,是通天教的陰謀,還望諸位放過我爸。”南芊掃過東方遠和衆人,眼中充滿哀求。

“二叔,三叔,此事重大,你看……”東方遠和陳玲交流一下眼神,最後徵求東方家的三名老一輩。

“哼,南家殺我族人,死傷數十人,這筆債,總是有人要還的,至於通天教的陰謀,那也是他們自找的。”東方衝掃了一眼帶傷的家族弟子,臉上露出狠色。

南芊見東方家的人不肯放過,竟噗通一聲跪了下來,“求求你們!”

“哎。”一旁的葉逸微微一嘆,走到南芊身邊,衝東方遠等人行了一禮,“那個,各位前輩,南家也是受人指使,如今已家毀人亡,我以爲,南霸如今活着,會比死還難受,不如……”

“你就是葉逸?”東方衝,東方白等人紛紛打量着葉逸。

“小子正是,而且,就我所知,南芊的身世也是相當淒涼,在遭受南羽的毒害之後,還這樣護着家族,這份心,小逸自問自己都做不到。”

“哼,你這小子,倒是會做好人,若是今日我東方家的人不做防備,結果會如何,到時候,不止是我們東方家的人,恐怕就是你母親,也會遭到毒手吧。”

“這……我媽她沒事吧。”葉逸微微一嘆,也不知道爲什麼,當葉逸看見南芊跪下的那一秒,心中竟被觸動了,曾幾何是,自己不也是爲了自己的母親而耗盡了心神麼。

“當然……老夫問你,你當真要護着她?”東方衝問道。

“是!爲忠孝,小逸只好得罪了。”

“好,那老夫告訴你,如果你護着她,你和我孫女的婚事,就此作罷!”東方衝臉色嚴肅,蘇冰雲想要說話,卻被東方白眼神制止。

“我與蘇冰雲之間,本來就是清白的,作罷了也沒什麼,小逸從小孤獨,知道失去親人的滋味,南霸固然可恨,若不是因爲她,我亦會殺了他,我只是爲了她的孝心而求,前輩若是不同意,小逸也無話可說!”

“哈哈哈,好一個孝心,我孫女果然沒看錯人,就依你!”東方衝說出讓葉逸意外的話來!

葉逸微微愣了一下,臉上露出欣喜之色,“多謝前輩!”

“喂,去找你父親吧。”葉逸轉身,見南芊正用眼睛打量着自己,心裏泛起一絲複雜。

南芊盯着葉逸看了幾秒,身影一閃,尋找南霸的下落去了。

葉逸長舒了一口氣,正放鬆之時,卻發現不知何時,蘇冰雲站在了自己面前。


“喂……你沒事吧。”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葉逸臉上!

蘇冰雲眼裏噙着淚水,轉身消失不見!

東方家領地,交戰之聲已然停息,不得不說,東方家的底蘊很深,準備很足,即使是葉逸等人不來,這場爭鬥,最終獲勝者,也會是東方家,只不過,會付出不小的代價而已。

雖然葉逸被狠狠的颳了一巴掌,可陳玲和東方遠還是表現出將葉逸看着女婿的態度。

“小逸,這一次,你來得可真及時,要不然,我們家不知還要損失多少人,至於你母親,你放心吧,我們已提前將他們安排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待清理和排除安全隱患之後,你一定會見着你母親的。”東方遠一邊對葉逸說着,一邊打量着周圍家族弟子的情況。

“多謝叔叔。”

“嗯?”

“多謝……岳父大人。”葉逸瞬間覺得背心透涼,郭子琪,白莎莎和王沫,還有唐曉雅的目光,充滿了濃濃的醋意。 葉逸苦笑地遙遙頭,早知道,還真不該來啊。

“報告家主,我已帶人搜查了所有的地方,並沒有發現殘餘的敵人。”一名男子上前說道。

“哦,雖然如此,但不能放鬆警惕,你在去加派人手暗中提防,對了,有沒有清點家族損失?”

男子眼中閃過一絲悲切,說道:“回家主,族中弟子死亡7人,算上外門弟子,死亡人數大概有二十人,另外重傷的有三十多人,輕傷六十人。”

“你去叫管家,讓他們厚葬死者,用盡一切辦法醫治傷者,還有,把南家的人也一併葬了吧。”

“是。”

“哎,想不到南家竟真會做出這等事情來,真是可悲,可嘆。”東方遠走在前面,眼中帶着一絲蕭索。

東方衝一甩袖口,說道:“他們這是咎由自取,你也看見了,南家這一次出動,竟派了上百人,這說明他們一直存有野心,若非提前知曉,後果不堪設想,不過,南家畢竟和我東方家有過交情,一會派兩個人去打探一下情況吧。”

接下來,東方遠又和另外三名老者商量一些事情,而陳玲,則是將葉逸等人帶到一處隱蔽的山坳之處,並打開一處山洞。

葉逸,終於見到了安然無恙的母親,一段時間沒見,葉逸的母親氣色好了不少,人也年輕了許多。

聽見葉逸說了剛纔發生的事之後,葉逸的母親直誇葉逸,“兒子,這件事,你幹得好,那啥,親家啊,你們家都沒事吧。”

“沒事,受傷的都是家族弟子,經過這次的劫難,對他們來說,或許是件好事。”

葉逸的母親往葉逸身後看了看,說道:“兒子,你不是說莎莎她們也來了嗎,怎麼不見?”

葉逸略顯尷尬,只得說道:“哦,她們現在正忙着別的事情,媽,等處理完之後,我帶你見郭子琪,你可還沒見着呢。”

“好,好!”葉逸的母親樂開了花,陳玲卻咳嗽一聲。

葉逸的母親這才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兒子太花心,當着親家母的面說別的女人,實在不好。

經過幾個小時的處理,東方家領地恢復了一片祥和,只是有些斷巖殘壁,只能慢慢修復了。

葉逸被安排在一個單獨的院子休息,而郭子琪她們,則是安排在另一個地方,不用想也知道,這是陳玲的主意了。

一想到剛纔吃飯時除了東方遠和自己說話之外,其他人都不理自己,葉逸心裏就覺得憋屈,尤其是蘇冰雲,自始至終都低着頭,吃完就走,看來,自己那句話是真的傷着她了。

“唉,我這都是什麼破嘴。”葉逸揉了揉額頭,其實這也難怪,葉逸的心裏多少還是有些無奈,當着這麼多人,總得說點冠冕堂皇的話,再說當時爲了救南芊,也顧不得這麼多了,只是沒想到,這竟是東方衝試探自己的把戲,只能說,被擺了一道。

葉逸正感到無聊之極,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葉逸打開門,卻是唐曉雅的身影。

“小雅,怎麼是你?”

唐曉雅嘟嚕着嘴,說道:“嘿,你希望來的是蘇冰雲?”

“咳,沒有,嘿嘿,還是你最疼我。”

“哼!花心蘿蔔。”唐曉雅坐在葉逸的對面,一雙眼睛眨巴眨巴的。

“幹嘛這麼看着我,有事說事,別說你是來閒逛的。”

唐曉雅白了一眼葉逸,說道:“我就不明白了,你魅力爲什麼那麼大呢,我記得當初你去學校的時候,感覺好土啊。”

“啊,你找死啊!”葉逸一把將唐曉雅樓在懷中,“我這麼陽光帥氣,魅力大不正常嗎?”

“嘻嘻,可是連教室都找不着哦。”

“你……作死!”

“嗚……輕點,我都喘不過氣來了!”唐曉雅小腰被葉逸捏住,臉色嬌紅。

而就在此時,門開了,蘇冰雲冷冷掃了一眼院子中曖昧的葉逸和唐曉雅兩人,轉身就走!

唐曉雅從葉逸懷中掙脫,說道:“糟了,這下壞事了,哎呀,你還愣着幹嘛,去追啊。”

“啊,那你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