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男警向葉少風挑戰。

此時,葉少風本來對打架沒有什麼興趣,再說又是一個普通的警察,他便當作什麼也沒有聽見,徑直朝着那個文物局的妞走了過去,但是那個男警卻從他的身後突然襲擊而來,一個空中連環腿朝着葉少風的背部踢了過來,那一腳像是一陣旋風一般,直接朝着葉少風颳了過來,同時,他突然半空中揮拳朝着葉少風砸過來,那一拳居然直接砸向葉少風的頭部。

葉少風卻依然朝着前方走着。

他突然一個轉身,很隨意的一個動作,只聽到一聲慘叫,在那一瞬間的時間裏,那個男警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一重拳擊中,直接翻倒在地上。

葉少風可是手下留情了,要知道此時朝他襲擊的是警察,雖然他對這個男警沒有什麼好印象,但是要是換作那些黑道小混混,葉少風可是早就讓他們斷胳膊斷腿了,這一擺拳葉少風僅僅只用了三分力不到,那個男警居然被打趴在地上一時都爬不起來了。

葉少風走到了他的跟前,伸出了胳膊,望着他,那個男警都沒有看清楚葉少風出手,就被打趴下了,自然很沒有面子,他不願意拉着葉少風的胳膊起來。

但是葉少風卻突然伸手過去,拉住了他的胳膊,將他提了起來。

“別逞能了,難道你還想挨哥哥一拳?”

“這裏沒你什麼事了,你到那邊站着去吧,這裏有哥哥守着,不會讓外人進來的。”

“但是汪隊長有命令。”


那個男警說得有些不吐吐吞吞的。

葉少風卻笑着說道:“就那個女暴龍啊, 花式溺寵︰老婆來撩我 。”

他看了那個男警一眼:“怎麼,還不服啊? 新婚無忌 ?”

突然,聽到那個文物局的妞一聲尖叫,葉少風趕緊跑了過去,他跑過去一看以爲是什麼情況了,過去一看才知道,原來是從那地底下爬出來一個怪物,個頭不大,看那樣子似乎很少見。

還沒有待那個妞反應過來,葉少風已經將它抓在了手裏,淡然一笑,望着她:“這東西似乎還咬人呢?”

“喂,你趕緊把那東西丟了吧?雖然我不敢確定,但是書上說了,這東西有劇毒,要是被它咬了,救都沒得救了。”

葉少風卻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哦,有這麼嚴重嗎?要不哥試試才知道。”

深度密愛:總裁狠狠愛

葉少風將那個怪物提了起來,拿到了那個妞的面前,她嚇得尖叫一聲,趕緊朝後閃去。

“趕緊把它丟了,有毒。”

“有毛的毒啊?”

葉少風將那個東西直接丟進了嘴裏,使勁地咬了幾口,居然將它給吃掉了。

他吃完之後,居然還打了幾個飽隔,似乎吃得很到位,很爽似的,一幅很悠然自得的樣子,那個妞此時一看他那個樣子,狠不得抽他幾個耳光,什麼人啊,居然把那樣有劇高毒的怪物放在自己的胳膊上面爬來爬去的,現在居然又直接將它給吃掉了。

葉少風吃完之後似乎無事一般,此時他倒是突然感覺到肚子似乎有些痛,難道真尼媽的像那個妞說的一樣會有劇毒不成,按理說,他已經在歐洲的時候,在野外叢林中曾經被這種怪物咬過了,應該不會有事的,他已經注射了它的血清,尼媽的,肚子發痛的厲害,但是葉少風卻依然當作無事一般,雖然他的額頭上面已經在冒大汗了。

“你沒事吧?怎麼你頭上冒那麼大的汗?”

那個妞眼睛倒是挺亮的,一眼便看出了葉少風額頭上面的那汗珠。

葉少風卻一把將頭上的汗珠擦去了,“哥最近有些上火,消消炎就沒事了。”

“切,就你還會上火,不是吧?”

“難道還需要向你證明一下啊?”

“得了吧,你就慢慢地上你的火吧?姐可沒有那個興趣。”

她說完便繼續朝着那塊地上走去,準備去檢測剛剛纔從地底下挖出來的那些所謂的古文物。

她突然從地上撿起一塊像是玻璃的碎片,手剛伸過去,卻被葉少風一把抓在了手裏。

“這東西可不是玻璃,你要是碰到它你的手就會被割掉的。”

那個妞很不相信地望着他:“切,誰相信啊?就你沒事,姐一拿就會有事。”


葉少風將那東西遞到了她的面前:“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

“不就是一塊沉積多年的碎玻璃嗎?”

“虧你還是搞文物研究的,玻璃是什麼時候纔有的產物,這塊碎片少說也是上千年了,它當然不是玻璃,這是一種高密度的材料,現在已經很難再找到這種材料了,這種類似於玻璃的東西其實是一種化石,它有着很強的刺激性,你只要肌膚碰到它,立馬就會被覆蓋在這表面的那一層非常堅硬的東西給嚴重劃傷的,而且會傷得很深,一切盡在不經意間,你根本就不會有感覺,等你有感覺的時候,你很可能手都快斷掉了。”

“呵呵,你就吹吧!盡情地吹吧。”

她很不相信地直接伸手過來奪葉少風手裏的那個東西,“把東西還給姐,那可是姐的勞動成果,你懂不?”

葉少風將手突然收回,那個妞一時之間措手不及,她怎麼也沒有料到葉少風的動作會那麼極速,直接朝着葉少風的懷裏撲了過來。 那個妞可是整個人都撲到了葉少風的懷裏,葉少風望着她:“不用抱得這麼緊吧?”

那個妞氣得不得了,趕緊從他的懷裏撤走,“誰抱你啊,太自作多了吧?”

“哦,難道剛纔是小狗抱的我啊?”

葉少風居然說出這麼天真無邪的話語來,令那個妞實在是很有些無語了。

那個妞白了他一眼:“大叔,虧你還一把年紀了,居然說出這麼弱智的話來,沒得救了。”

“看來剛纔真的是小狗抱的哥了,哥正在鬱悶着,這誰家的狗不牽好了,怎麼發情了,跑出來亂咬一通的。”

本來那個妞正在盯着葉少風手裏的那幾塊碎片,沒有想到他居然突然提到發情兩個字,原本就要爆發的她此時實在是氣得快要吐血了。

“喂,大叔,你什麼意思,誰發情啊?你說清楚了?”

葉少風一看她激動了,正達到了他的目的,便笑呵呵地望着她:“誰發情自然大家都看在眼裏了。”

他這明擺着是在說她了,那個妞氣不過,但是她剛纔可是見識過葉少風的真功夫了,那不是一般人能對付得了的,此時她瞄了一眼現場的那些男人,似乎沒有一個是他的對手,但是剛纔已經閃開一邊的那個乞丐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冒了出來,他居然跑到那個妞的面前撿起垃圾來了。

他撿垃圾就撿垃圾唄,居然手摸到了那個妞的大腿上面,只聽到她一聲尖叫,那個乞丐居然還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面,她一尖叫,他的手直接性地滑到了她的屁股上面。

葉少風看到了那一幕,不但沒有去制止,反而在那裏呵呵地笑着。

那個妞現在本來心情就不太好,現在居然被一個乞丐摸了屁股,自然心情壞到了極點,她直接伸出手來,一巴掌朝着那個乞丐打了過去,沒有想到的是那個乞丐居然根本就沒有還手,直接給重重地打了一巴掌,“喂,臭乞丐,滾一邊去。”

那個乞丐卻笑着很無恥地說道:“給錢,給錢什麼都好說。”



“給個屁啊,沒錢。”

那個乞丐居然纏上了她,“沒錢,那哥就一直跟着你。”

那個妞果然到哪那個乞丐就一直跟着,要知道那個乞丐可是渾身臭得不得了,那個妞實在是受不了了。


她望了一眼葉少風,見他似乎並沒有動靜,便很是失望,但是那個乞丐卻一直纏着她。

她實在煩得不得了,便轉身正準備拿起一塊石頭朝着他砸過去,但是突然一隻鐵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何必和一個乞丐過意不去呢?”

“要你管。”

葉少風冷冷地一笑。

朝着那個乞丐說道:“還不快滾,還沒有打夠是不?”

那個乞丐顯然是不服,他冷冷地笑道:“葉少風,你別得意的太早了,這裏不是在歐洲,你也不是龍魂的團長了,這裏是華夏。”

“哥管它是哪裏了,你沒本事打贏哥就給我滾。”

“別激動,哥現在只是個乞丐而已,給了錢自然什麼都好說。”

葉少風一聽到給錢兩個字,他就來氣的,心想,尼媽的,只有老子找別人要錢的,現在居然有人逼着找他要錢,他直接罵道:“要你麻逼的。”

他操起那個乞丐心中的那個鐵碗便放在手心裏一捏,等他鬆開手心的時候,那個好好的鐵碗在瞬間便成了一堆廢鐵,葉少風居然還不放過,直接將那堆廢鐵朝着遠處丟去,居然給丟得無影無蹤了,站在葉少風旁邊的那個妞一下子看傻眼了。

“還不快滾。”

葉少風朝着那個乞丐怒道。

那個乞丐一看葉少風居然比以前更加地牛逼了,似乎這幾年不見,他比以前牛逼多了,真懷疑他那隻手到底是不是人的手,怎麼感覺像是充滿了獸血似的。

葉少風的體內吸收了三滴龍血,他一旦激動,他體內的那三滴龍血便會開始極速地運轉,令他獸血沸騰,三滴血就已經讓他相當地牛逼了,要是將那個龍族的龍神的十滴血都集滿了的話,想必不僅在僱傭兵界,而且在黑白兩道,都將是風雲人物。

那個乞丐很是不服地罵道:“滾尼媽逼的。”

他的媽剛說完,一掌正好打在了他臉上,這次可不是那個文物局的妞一掌了,這可是葉少風,那一掌過去,直打得那個乞丐半於都找不到北了,等他清醒過來的時候,只感覺到臉上的五官似乎都移位了似的,此時,他連說話都有些不大對勁了,因不他的嘴巴被葉少風給打歪了,那一掌直打得他兩眼充血,鼻子也斷掉了,總之他臉上的器官嚴重受損。

一瞬間那個乞丐的鼻子像是突然切斷了動脈似的,血直往外噴的,止都止不住,他便趕緊飛快地跑掉了。

那幫文物局的同志一直在那塊地上挖着,直到晚上天已經快黑了,他們才準備收手。

葉少風正他準備離開,那個文物局的妞卻突然跑過來。

她面帶微笑地對他說:“今晚我請你吃飯。”

葉少風卻是很不客氣地說道:“請哥吃飯,那總得給個理由吧?”

那個妞很得意地說道:“切,愛去不去,要什麼理由,美女給你吃飯,你應該高興還來不及,怎麼?你不會是不想去吧?”

葉少風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你等一下啊,讓哥好好想想。”

“哦,我想起來了,今上晚上我好像有個活動,有個叫米蘭的小姑娘好像約我說有事。”

那個妞一聽,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嘴裏哼道:“行,那你去吧。”

葉少風卻是一臉的笑意,“那既然你不請了,那我就去了啊。”

葉少風見天色已晚,呆在這裏也沒有什麼意思了,要不是那個妞在那裏呆着,他早就閃人了,還陪着那幫男人在那裏浪費他的時間,剛纔只是調調她的口味而已,雖然她嘴巴說的那麼快活,其實她此時心裏正氣得很,對於女人,葉少風雖然不能算是通吃,但是至少也算是見多識廣了。

葉少風便大搖大擺地轉身走掉了,他剛走了一段,便又停了下來,從口袋裏面掏出一支菸來點上了,然後正準備大步地朝前走。

“喂,你還真走啊?”

葉少風便馬上聽到了那個妞在叫他。

他卻當作什麼也沒有聽見似的,繼續朝前走着。

接着他便聽到了她的腳步聲,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了他的面前:“喂,你跟你開玩笑的,你還真生氣了啊?是不是男人啊?”

哪知道葉少風卻來了一句,“要是你懷疑的話,晚上跟哥開個房試一試就知道了。”

“臭流氓。”

“我不臭好不?美女。”

“你——”

看着那個妞氣得不得了,葉少風卻是得意得很,他一幅無所謂的樣子盯着她:“你什麼啊,是不是想說你怎麼這麼優秀啊,告訴你吧,優秀是一種習慣,哥自己知道。”

“滾。”

“往哪裏滾啊,往你的懷裏滾嗎?”

說話話的時候葉少風的眼神居然一直盯着她那碩大的胸部,那胸部又大又挺,可以說是十足的性感,看得葉少風都快有些入迷了,雖然他可是見多了那些歐洲的大胸,但是這偶爾在華夏見到一個超極品的,沒有想到居然也是別有一番風味啊。

葉少風正品着。

“大流氓,看夠了沒有?要不要姐脫掉給你看個夠啊?”

“也不介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