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少女居然同時出現了兩個!

一個在前,一個在後,竟是將他牢牢圍住!

「這是!絕影門心法,鬼影重重!」

魔君此刻忽然感覺到一把長劍刺向了自己的右手,挑開了他的皮肉和衣袖。

頃刻間,一顆黑紫色的珠子從他身上飛了出來。

只見那少女一把抓住了珠子,沒有片刻的停歇,便向著陳天斗身後,能夠逃出幽蓮宮的山崖飛去。

這一刻,冷艷少女與坐在地上的陳天斗擦肩而過。

那飄逸的黑色長發自空中舞動,遮住了半張絕美的容顏。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

而畫面,也停留在了少年那滿是震驚和怒氣的一張臉,還有那少女的冰冷容顏之上。

兩人彼此擦肩而過,也撩起了陳天斗塵封已久的沉痛記憶。 「你去哪裡!喂!你要去哪裡!你這個殺人兇手!」

陳天斗看著那少女離去的背影,壓抑了許久的情緒瞬間爆發,祭起石劍,就要向著她追出去。

「別壞我們小姐的好事!」

突然間,那四人中的一名中年男人,飛身來到了陳天斗的身後,按住了他的肩膀,將他狠狠的壓了下去。

感覺到身後那強大的力量壓制著自己的身體,一股怒火便自陳天斗心中燃起。

只見他猛然回頭,雙眼如餓狼般瞪了那中年男人一眼。

而在看到陳天斗面容的那一刻,那中年男人確實一怔!

「嘶!!是你!」那中年男人倒吸了一口涼氣,不可置信的說道。

「別攔著我!你是她的同夥嗎!」

陳天斗雖然記不清這個男人的樣子,但是兩年前洛河村中昏倒時,這個男人的衣衫卻依然熟悉,似乎他從沒有換過一般。

「好小子!你的命還真硬!居然到了幽蓮宮!敢對我家小姐無理!今天我就斷了你的性命!」

只見那中年男人,右手突然祭出一件古怪的法寶,好似一根可怖的野獸獠牙!

那獠牙通體金色,閃動著絲絲金色的真氣,猙獰的樣子看上去好個厲害!


陳天斗此刻雙眼泛紅,全身鬼煞之氣大盛。

接著,他揮動了石劍,向著那中年男人劈了下去。

「嘭!」的一聲,陳天斗的胸口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疼痛,彷彿胸骨都要斷裂一般!

「呃!」

他叫了一聲,接著身體便遠遠的飛了出去,撞向了一塊一人高的岩石。

而那岩石也是瞬間粉碎,碎石四濺!

在他的面前,赫然出現了一個男子,也是那四人之一。

此人相貌與秦天倒是有些相似,頗為英俊,但是臉上的邪氣卻更盛與他,不苟言笑,比秦天還要過分。

只見他赤手空拳的站在陳天斗的面前,雙拳上還纏繞著陰狠的黑色真氣。

「滾開,別礙事。」那青年男子對著陳天斗沉聲道。

「天龍!赤牙!你們都住手!」

此刻,那一直觀望的中年女子也飛身下來,站在了陳天斗的面前打量了一番,隨即說道:「絕夕已經搶到了邪靈珠,被那魔君追逐,你們還有心思在這裡對付一個小鬼!」

「哼!幻姑!難道你忘了此人是誰嗎?這小子現在厲害的很!如果留著,恐為禍害!」

說罷,那名為赤牙的中年男人就要痛下殺手。


可此時,在他們三人的耳邊,卻突然傳來了那少女,凌絕夕的千里傳音。

「快走,魔君已經被我甩開了。」

聽聞此話,三人同時一怔,面有驚色。

「小姐這麼快就甩開了魔君那個大魔頭?」赤牙不可置信的說道。

而幻姑卻一蹙眉,「還等什麼!那幽蓮宮的人已經向著這裡來了!還不快走難道等死啊!就算我們修為高於他們,但人數眾多的車輪戰我們可是受不了的!」

「哼!算這小子走運!為什麼我覺得絕夕每次都有意放過他!」

赤牙一拂袖,祭起那金色獠牙法寶御空而起,竟是向著燕絶山下飛去。

接著,另外兩人也隨著他,消失在了這幽蓮宮的後山之中。

此刻的陳天斗,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那最可能是造成洛河村慘案的兇手,從自己的眼皮下逃走,憤恨不已。

「你們回來!你們給我回來!!殺人兇手!」

陳天斗憤怒吶喊著,但是卻沒有換來他們的一次回眸。

時隔兩年,他們居然能夠再次相遇。

可是以陳天斗現在的實力,果然還是連他們的一根頭髮都碰不到。

那四個實力強大到可怕的神秘之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單單是剛才,那全身邪氣的青年男子重重一拳,陳天斗居然都無法招架,而那個為首的冷艷少女,又是怎樣的實力呢?

此時此刻,這幽蓮宮後山只剩下了陳天斗一人。

連那秦天,何時隨著魔君一同去追逐凌絕夕,居然都沒有發覺。

過了許久,陳天斗才終於回過神來,轉頭環望了一下屍屍體橫陳的後山,彷彿又看到了兩年前的洛河村一般。

幽蓮宮的弟子們,還有那些神秘的黑衣人,以及遠處那昊天盟一行弟子,和死去的四師兄張天倫。

這裡的一幕幕,都勾起了陳天斗那久遠的回憶,令他突然頭痛欲裂!

「啊!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再一次經歷這樣的傷痛!」

越是這樣想著,陳天斗身上的邪氣便越是更重了。

那放在身邊的石劍,源源不斷的湧出一股黑氣,將他的周身緩緩纏繞。

而就在這時,幽蓮宮楓葉堂堂主凌秋,帶著一行弟子來到了這幽蓮宮的後山。

當她看到一路上那血流成河的景象時,居然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裡發生了什麼!怎麼會變成這樣!是誰做的!」

「啊!!我的手!!陳天斗!我要殺了你!」

一聲慘叫傳來,立刻就吸引了凌秋的注意。

只見凌秋向躺在地上,一臉痛苦的林成珏看了過去,頓時驚的瞪大了眼睛!

「林成珏?你們!」

見此情形,凌秋連忙從空中落下,來到了林成珏的身邊。

看著那林成珏抱著自己斷掉的胳膊,一臉痛苦的模樣,凌秋便打心底里發寒。

「林成珏!是誰做的!為什麼你們會變成這個樣子!」凌秋喝道。

林成珏滿頭大汗,脖子被那噴涌而出的鮮血染紅,濕了衣服,齜牙咧嘴的罵道,「是陳天斗!是陳天斗那個混蛋!還我的手!」

此刻,凌秋眉頭緊鎖,似是不敢相信他們口中所說的話。

「陳天斗?」


說罷,凌秋便向著那後山鎮靈洞的方向看去,隨即對身邊的弟子吩咐道:「你們快去通知馨予真人,另外將他們全都帶回去!馬上!我去那後山看看!」

「是!師父!」弟子拱手說道。

接著便扶起了地上了林成珏弟子幾人,一臉嫌棄的撿起了地上的殘肢斷臂,便向著幽蓮宮演武場的方向御空而去!

凌秋一路向上行去,看到許多血腥殘忍的景象,刺鼻的腥味撲面而來。

而當她看都倒在不遠處草叢中的張天倫時,臉色如同籠上了一層寒霜!

「畜生!!沒有人性!!!」

凌秋竟一時難忍心中憤怒,破口罵了出來!

很快,她便來到了鎮靈洞的洞口。

可此時,這裡除了一些幽蓮宮弟子和黑衣人的屍體,便只有陳天斗一人癱坐在地上,似是受了傷。

可是,那身上的鬼煞之氣,卻是強的可怕!

「陳天斗?」

凌秋小心謹慎的靠近了陳天斗,見他渾身是血,一腔怒火的模樣。

突然間,陳天斗猛然轉頭,那凶煞的眼神,居然讓凌秋心頭為之一振!

這還是那個流雲堂的孩子,陳天斗嗎?

這還是那個每天都笑臉迎人,喜愛打鬧的少年嗎?

此刻的他,卻如同魔鬼,令人心驚膽寒。

「陳天斗,這一切,可都是你做的嗎?」凌秋強壓著心中的驚愕和怒火,聲音微微顫抖的問道。

只見陳天斗怒瞪著雙目,恨恨的說道:「是秦天,是秦天做的,一切都是他做的!」

看著此刻的陳天斗那凶神惡煞的樣子,恐怕換成是誰,都不會相信他現在所說的話。

此時此刻,那幽蓮宮的弟子已經帶著林成珏一行人回到了演武場中。

馨予真人站在看台之上,遠遠的就望見一群人從那後山向這裡飛來。

「真人!大事不好了!有人闖入鎮靈洞!殺了我們守洞的弟子!」一名女弟子還沒從空中落下,便等不及說道。


「你說什麼!!」

聽聞此話,馨予真人心中大受震撼。

女弟子們落在了擂台之中,正巧將林成珏幾人放在了林雨諾的面前。

「你們!」

見到林成珏幾人缺手斷腳的模樣,林雨諾不僅心中一陣抽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