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意識還是清醒的,也是他在主導自己的身體,但,他的心中不斷涌起的,已經不再是什麼正道邪道,不再是什麼除魔天地,唯有殺!殺!殺!

“啊!!!!!!”

狂叫一聲,元昊身體中爆發出一股滔天魔氣,七血煉魔槍閃耀着無盡的死亡之光,洞穿天地!直插雲霄!沖天的戰意帶着好似魔主降臨的氣勢攪得天地風雲變色,金色的雲霧瞬間披上了一層黑氣!!

邪惡的黑氣帶着毀天滅地的力量從元昊腳下四射開來,此刻,他的力量已經完全轉變爲魔胎境界的魔道高手,力量已經不下於出玄中期乃至上期的高手!!!

元昊槍指南天,傲然而立,這一刻,他就是魔!!

這一刻,他可殺天地!!

七血煉魔槍爆發出無上魔威,整個槍身都興奮地嗚嗚作響!!它渴望戰鬥,它渴望殺戮!

“魔槍啊魔槍,今天,就讓我見識一下你的能力吧!!!”

“嗚嗚…..”

巫碌瞪大了眼睛,他看到了什麼?

他使勁揉揉眼睛,一個靈照圓滿境界的小子怎麼忽然間變成一個魔頭!

“你……..你…..”巫碌有些發顫地聲音傳到元昊耳朵了。

元昊嘴角一揚,邪魅地笑道:“你沒有看錯,我,就是魔!!!!”

“殺!!!”

單腳猛地一踏地面,轟然間,方圓數百米的地方瞬間陷落!元昊帶着衝破天宇的魔威殺上九天!!

魔槍顫動間,槍尖直指巫碌心臟!

元昊身後拖着一道黑氣,身上的魔氣更是滾滾而出!見到他這副模樣,恐怕不會有人相信他乃是正兒八經**脈修煉者吧!

“呔!”

沒時間震驚了,巫碌急急忙忙地沉聲大吼一聲,雷音轟隆而下,金色雷霆衝着元昊咆哮而去!

沒想到有一天,元昊居然要用魔脈之力來對抗雷霆!

沒想到有一天,金色的雷霆在他眼裏已經成爲了威脅!!!

無情的黑眼中滿是殺戮,元昊身形不減速度,揮舞着魔槍在高空中一個轉身,舉起魔槍狠狠的劈出一道黑色匹練,魔氣森森地槍芒瞬間就把金色雷霆破除,槍芒黑光帶式魔屍死氣的腐蝕之力瞬間劈在了巫碌的身前,透過了他匆忙間佈置起的最後一道雷霆防線,重重地擊打在了他的身上!!

“啊!”巫碌慘叫一聲,胸口處一道黑色傷口魔氣四散,他哀嚎一聲從高空墜落!

元昊殺意不減,雖然魔脈主導身體,但他知道一定要儘快將巫碌斬殺,要不然恐怕正陽宗那裏會有所察覺!

如此魔氣密佈天地,就是別人想不知道都不可能啊!

“去死吧!!!”元昊身子在高空中沒有停留,直接揮舞着直直墜下,追着巫碌掉落的身子直插下去!!

巫碌拼着最後一股力量凝聚起雷脈,將全部功力化爲最後一擊,一掌衝着天空拍去!

元昊下落的身子只感覺到一股巨力迎面而來,四周金色雷霆頓時如尖刀一般將他鎖住!

元昊急忙舞動着魔槍左擋右劈,還是不小心被金色雷芒擊中身體,一口老血噴出,元昊眼中瘋狂更甚,魔槍綻放着萬丈光芒,在空中冷森迫人,一道道刺目的黑光衝擊而出!!!

“殺!!!!!”

好像魔神的憤怒一般,元昊此刻的速度已經快到不可思議!!!

魔槍黑氣滾滾如同銀河之水一樣傾瀉而下,元昊身子藏匿其中,恐怖的魔氣在在高速下落的時候就想一張令人恐懼的鬼臉一般!魔氣森森地血盆大口直面巫碌!!

“不要啊……”巫碌眼中瞳孔瞬間放大,眼珠之中全部是黑光!

魔鬼巨口吞噬了大地,巫碌的慘叫聲瞬間消失!

黑氣散開,卻是驚人的一幕!

只見元昊倒立空中,手持魔槍,魔槍槍尖深深插進了巫碌心臟處,將他生生釘死在七血煉魔槍上!

巫碌身子還沒着地,就這麼仰躺着望着元昊,眼中生機迅速消散!

元昊“叮”地一聲拔起魔槍,將巫碌的屍體衰落一旁,汗水溼透了他的全身,長髮緊貼着額頭,血跡斑斑的身子異常慘烈!

此刻卻是容不得休息,元昊迅速收起魔槍,在巫碌身體上搜刮出一個空靈袋之後,手掌一團烈焰將他屍體包裹,沒過一會就燒成了灰灰。 同巫碌一戰,元昊逆轉靈脈爲魔脈,以一種壓倒性的強橫力量徹底打得修爲達到出玄下期之境的巫碌魂飛魄散!

但是,在他心中卻是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魔道印記!那是對力量的癡迷,對殺滅破盡的血腥慾望的本能追求!!

元昊盤坐在地上,眉頭緊鎖,嘴角留下一絲血跡!

離他擊殺巫碌已經過去了四五個時辰,身體已經從魔脈主導重新回到了雷脈身上,但是他的心中卻怎麼也忘記不了剛纔掌控那種絕強力量的快感!!!

“噌!”地一聲,元昊眼睛猛地睜開,兩股猶如實質的刀芒冷厲地射出,其中一抹血紅深深印在眼底!

“心魔…..我怎麼了?”元昊舉目四顧心茫然,此刻的他,仍然無法忘卻剛剛一擊之下將巫碌釘死在七血煉魔槍時的情形!

一想到這裏,一種嗜血好殺的慾望彷彿令他隨時都有可能變身魔頭!

“看來,以後還是不能輕易使用魔脈的力量啊!”元昊苦笑着搖搖頭,那種毀天滅地的力量固然強橫,但是卻並非他所能徹底接受。

正魔之分,從小在他心中就有了清楚的界定。

調息了一陣之後,元昊等到魔氣徹底消散,轉身向着玉闕玄雷崖最深處出發!

“轟隆隆~~~”

天空之上不時地響起一道震耳欲聾的雷霆怒吼,金色的雷霆在這裏離頭頂就這有那麼一箭之遙的距離!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閃雷擊中!

“這裏的靈氣變得異常狂躁啊….”元昊細細感知了一下週圍靈氣,感覺這裏的靈氣之中好像多了一股雷暴氣息!這種存在於自然之中的雷霆力量卻是不受控制,雖然雷脈之人在這裏應該會比那些其他靈脈的能量不容易受到雷霆之力的敵視,但修煉者本身的危險卻並沒有降低多少!

遠遠地望去,整個空間中心中似乎被籠罩着一層淡金色的雷霧,稍稍一接近就感覺到其中毀滅性的狂暴力量!

元昊在這片奇花異草之中搜尋了一邊,根本沒有找到那傳說中即使靈草,又是妖獸的白香蕁啊!

“難道他們搞錯了?”元昊不禁暗自懷疑道,他把這片空間之中每一件能夠看見的植物都細細檢查了一邊,也沒有發現那株植物是妖獸變化的嘛!

就着草地坐了下來,元昊皺眉凝望着中間那處雷霆空間,“不會是要進到那裏面去才能找到吧?”


那其中的雷霆風暴令得元昊都是有些打起了退堂鼓!

“咦?!!坐到了什麼東西這麼硬?”

元昊感覺屁股底下有什麼東西在挪動,朝旁邊移了一點,只看見剛纔坐的地方出現一個小土洞,剛纔都沒發現嗎?

突然,元昊看見那處小土洞裏面好像有什麼東西,一小撮土被拋出了土洞!

元昊慢慢爬了下來,好奇地盯着洞口,只見不斷地有些小土粒被丟出洞口,就像有什麼東西在裏面打洞一般!!

鬼使神差地元昊將兩根手指頭伸進洞口,想要一探裏面究竟有什麼東西….

“好深吶!!都摸不到底耶….”元昊眨眨眼睛繼續往下摸去…..

“哎呀!!痛!痛!!痛死我了!!!”

元昊正皺着眉一陣摸索,忽然感覺到手指上傳來鑽心似地疼痛!疼地他齜牙咧嘴的叫起來!

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元昊猛地一下將手抽了回來,疼得用力甩了幾下!


感覺手指上連着什麼東西,元昊擡起一看,怎麼右手食指上吊着一個全身雪白無毛的小怪物!長得跟個小蜥蜴一樣,小嘴死咬着元昊手指不放!

“嘿,這小東西!”元昊好笑地望着瞪着一雙紫金色小眼睛怒視自己的小怪物,只見牠身上薄薄一層白皮,包着骨頭和肉,拖着一條小尾巴,尖尖的腦袋居然還對着元昊一陣咧嘴!

“你這隻小耗子,還不趕緊給老子下來!!”元昊用力一甩,將那小怪物甩到地上,望了一下手指,居然出現了兩排細小的牙痕,還有絲絲鮮血流出!!

“好啊你這壞東西!!把我的手指都咬破了,看我怎麼收拾你!!”元昊兩隻手伸出,想要將那小怪物一把抓住!

白皮小怪物直立起身子,揮舞着兩隻牙籤大小的爪子,似乎很是生氣!!

元昊彎腰一抓,小怪物急忙閃到一邊,動作迅速無比!!

元昊楞了楞,這小東西好快的速度呀!!

“我還不信抓不到你了!!”元昊怒了,疾跑幾步衝着白皮小怪物撲去!

“哎呦!”沒想到這小怪物還挺狡猾,故意站着不動等着元昊向他撲去,結果等着元昊撲過去的時候牠立馬閃開,弄得元昊吃了一嘴草!!

白皮小怪物抱着肚子,就像一個人一樣笑彎了腰!聲音發出耗子般的“吱吱”聲!!

“敢笑話老子!!”元昊一拍巴掌像一隻豹子樣地撲了過去,趁白皮小怪物不注意的時候兩隻手將牠握住!

“哈哈哈,看我抓到你了吧!!!”元昊得意地望着兩隻手緊緊握住的小東西,看見牠惱怒地不斷用力掙扎,卻是無法掙脫元昊猶如石鎖一般的手掌!!

小東西掙扎了一陣,似乎很是不甘地放棄了!用力地瞪着一雙紫金色眼睛“怒視”自己!

元昊看這小怪物還敢表達自己的憤怒,不給牠點顏色看看怎麼行!!!

兩個指頭成鉗狀用力捏了一下小怪物的頭,那小東西很搞笑地將兩隻小爪子抱在頭上,耷拉着嘴似乎有些委屈!

心中有些不忍,元昊輕輕點了點牠的頭道:“我告訴你小東西,將你放開你可不準跑哦!!”

白皮小怪物用力地點點頭,表情認真地看着元昊,讓人覺得牠很真誠!!

手掌攤開,小東西站在元昊掌心扭動了一下,元昊將頭湊近好奇道:“你這小東西不會就是…..”

“轟!!!!”

元昊正打量着這白皮小怪物,猜測牠會不會就是那白香蕁,卻見這小東西一個轉身,張開小嘴就對着元昊吐出一口金色雷霆!!!

沒錯!就是金色雷霆!!其中還蘊含着一絲紫金之色!!!


雖然只是細小的如同小拇指粗細地一小道,但其中蘊藏的雷霆力量卻是令得元昊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來不及多想,元昊左手伸開一擋,掌心處好像被擊穿一般一陣黑煙冒起!!其中痛楚真是難以言語!!!

“我…….草!!!!!!”

元昊劍眉倒豎,張嘴大罵出聲!

臉色黑得就像現在被雷擊打得焦黑的手掌一般,一股糊味飄蕩在元昊鼻子間!!!

“臭東西,看我不生吃了你!!!”元昊對着得意洋洋地白皮小怪物怒吼道,拔腿衝着牠跑去!

一人一獸就這麼不停地追趕,小怪物速度很快,元昊每次都差一件將牠逮住!

小怪物跑着跑着回過頭來對着元昊呲了呲嘴,縱身一跳就進入到了中心雷霆地帶,那層淡金色雷霧好像不存在一般!

元昊傻眼了,這小怪物跑進去了,那可怎麼追啊!!?? 元昊站在淡金色雷霧外十多米處一陣徘徊,似乎在考慮着怎麼才能不受其中雷力的影響進入到裏面!

外面實在找不到白香蕁,那也只有最後的可能在裏面了!總不能這麼空手回去吧!而且冷傲霜說裏面是正陽宗弟子凝鍊玄級雷脈的地方…..

“對了!玄級靈脈!!!我不就是玄級雷脈嗎?”元昊猛地想起來了,既然是凝鍊玄級雷脈的地方,那麼說明正陽宗弟子到裏面的最多也就是玄級雷脈,如果他們都能進得去,那元昊也自然進得去!!!

記得萱姨曾經說過,修爲達到出玄境界的時候大多數都是二元荒級靈脈,天資卓越者也就是達到三元玄級雷脈!!

而元昊雷脈經過了混沌氣旋的凝鍊已經處於三元玄級靈脈的頂峯,這麼說應當在這裏面不受影響纔對呀!

元昊小心地靠近淡金色雷霧,一股狂暴的雷霆力量將他的面龐衝擊地有些變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