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天趕緊催動陣法的力量攔截領頭之人,暴涌的雷光挾帶九天玄煞之力毀滅一切,所過之處不論是山林還是草木,通通灰飛煙滅,不復,存在。

“殺!”剩下的幾個黑袍人取出寶器奮力一搏,神紋宛如瀚海般洶涌而來,竟然擋下了這一波的攻勢,讓領頭之人走了充裕的時間。

領頭之人奔到鬼池旁,手中流出赤紅的鮮血,在虛空中勾勒出血色的神紋,與鬼影身旁飄飛的神紋呼應。

“唰唰唰!”

五個鬼影睜開了眼睛,恐怖的威勢如山般鎮壓下來,和魚洗陣勢分庭抗禮。

“哧哧,哧哧!”

五個鬼影的身上都有一道暗濁之氣瀰漫,融合到了一起,有一個朦朧的虛影在濁氣中浮現,宛如一尊地獄魔神踏着漫天的業火降臨塵世。

“是母陣賜下來的五濁之氣,哈哈,這下子你完蛋了!”看到了朦朧的虛影,幾個黑袍人大笑,雖然被真龍衝殺得只剩下了半條命,但神態瘋狂,對龍天恨之入骨,要將其挫骨揚灰。

“五濁之氣?”龍天皺眉疑惑,不曾聽聞過的靈力,不過威力確實驚人,僅僅一縷而已,竟然可以對抗魚洗的陣勢。

當然,這也是魚洗的陣勢不完整,要不然威力絕對會呈幾何倍增長,擁有翻天覆地的神能。

朦朧的虛影在濁氣的加持下逐漸露出了五官,竟然不是面部猙獰的惡鬼兇物,而是一個身穿白袍戰甲的俊美男子。

看着眼前的血池,男子眉頭輕皺,有一縷怒氣浮現眉梢,惡狠狠地瞪了幾個黑袍人一眼,而後轉頭看着龍天。

幾個黑袍人被男子一瞪,竟然微微後退,不敢直視。

“嗯?”龍天皺眉冷視着白袍男子,緊緊攥着手中的魚洗盆,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這樣恐怖驚豔的強者讓他倍感壓力,僅僅一瞪眼便有如一層天域鎮壓下來,當真有神魔一般的氣勢。

而這還只是一縷五濁之氣而已,不知道他們口中的母池本體又是如何的強大與驚人。

“看來沒錯了,聖龍果然還有微薄的血脈流傳下來!”看着龍天手中的魚洗,白袍男子的臉色有些凝重。


他這一縷五濁之氣的戰力並不是很強,主要是爲了和母陣溝通,打開一層封印而已,對上如此陣勢優勢不大。

不過他也沒有廢話,自己的本體是何等的存在,哪怕實力不及萬一又如何,照樣有戰天鬥地的氣魄。

“轟!”

白袍男子一揚手,一陣惡濁之氣鋪天蓋地而來,漆黑的神紋繚繞玄陰寒力,宛如黃泉陰途,密密麻麻鋪展到龍天的身前,要將他請入阿鼻。

龍天趕緊催動陣法的力量,真龍仰天再吸雷霆,九天玄煞的力量自濃黑的雲層裏垂落,同惡濁之氣對撞。

“隆隆——隆隆——”

真龍雷霆咆哮不已,有如天際浩劫降臨,至剛至陽的力量對上陰邪死氣,兩者宛若天生的死敵,碰撞比想象中的還要激烈。

男子的攻擊手段極其單一,就是揮掌,揮掌,再揮掌,然而爆發出來的神力卻有如瀚海一般,洶涌澎湃,玄黑色的神力每一滴都足以凍裂虛空,若無魚洗陣勢的保護,龍天絕對無法承受。

“可惡!”龍天臉色陰沉,這是兩個境界的差距,根本無法彌補。

白袍男子的境界要高出他太多了,雖然只有一縷濁氣,但卻可以勾動天地之力幫助,靈力無窮無盡,宛若有一個海洋在背後支持。

“殺!”龍天大吼,體內氣血不要命地爆發開,一點玲瓏愈發的晶瑩璀璨了,宛如水晶一樣在本命源氣中轉動,散發迷人的光芒。


他藉助魚洗的陣勢,與本身融合,開始以尋龍術對敵,一道道神紋從指尖激射而出,像一條條游龍纏繞交織,與魚洗的真龍起了莫名的感應,兩者都在發光,燦爛奪目。

剎那間無盡山林拔地而起,每一座山峯都有如利劍指天,林海波濤澎湃出洶涌的怒潮,有云蒸霞蔚的瑰麗色彩散發。

只是這樣美麗的景緻全都化作了殺機掩蓋白袍男子,每一片葉片的紋絡都在發光,響奏殺人的異曲,神紋流淌寒芒切割天地。

“不錯的神術,你讓我驚訝了!”白袍男子擡起頭,對着龍天微微勾起嘴角,一抹輕輕的笑意悄然綻放,彷彿現在不是在戰鬥,而是在欣賞美景一般。

龍天冷然,他不明白男子的意圖,不管是嘲諷也好,誇獎也罷,反正註定了敵對,只有豁命一戰。

男子似乎一點都不像魔域之人,氣度很豁達,沒有因爲龍天與他身份的差距而有任何的不滿。

不過他也沒有小覷龍天,鄭重開口,道:“呵呵,雖然你我境界差距太大,不過爲了表示對對手的尊重,小心了!”

話音剛落,一股更加強大的氣勢凝聚如虹,將切割過去的神紋排斥在外,無法再深入半分。

“鬼煞令,往渡無生!”一句輕描淡寫,男子雙手結印,一個鬼面煞令出現在他的手上。

令牌由神力凝聚而成,但是宛如實體,上面的鬼面雕像猙獰卻不殘暴,絲毫沒有陰森詭異的邪惡感覺,只有一絲輪迴滄桑的氣息烙印在上面。 龍天臉色凝重,這個令牌邪異恐怖,上面烙印的神紋複雜繁瑣,蘊藏諸天的奧義,絕對是一種強大到極端的神術,不可小覷。

他召出雲戟,坤脈帝龍隨之攜帶九天玄煞之力融入其中,讓雲戟愈加的金光燦燦了,威勢滔天。

雲戟上面的那顆寶石也開始發光,五彩氤氳而出,兩個戟刃寒芒乍現,似有太極光暈流淌在上面,隱隱有龍吟傳出,神祕非常。

“吼——”

受到龍天的驅動,雲戟的威力在可以爆發的範圍內達到了極限,戰龍狂吼着衝了出來,渾身金光燦燦,流淌出玄奧的神紋,竟然不比男子的鬼煞令差。

而男子此時也發出了一股陰煞的力量,仿若一條黃泉流淌,河水陰森恐怖,有無盡亡靈在其中沉淪,不知起源何地,不知流往何處。

兩者在空中撞擊,碰撞激烈,神力交戰的中心因爲劇烈的摩擦而產生了強大的電流,滋滋作響,讓黑夜亮如白晝,但一時間陷入了僵持。

男子的境界雖高,然而畢竟只是一縷細微的神念藉助濁氣化形,再加上封印的限制,無法攜帶龐大的神力,只能與龍天此刻的狀態持平。

這樣的結果讓龍天震驚,他實在無法想象男子本體的實力有多麼的強悍,是否可以讓諸天顫抖,要知道他可是有着魚洗陣勢的加持啊!

久戰不利,男子眉頭微皺,朝五陰鬼池一揮手,池內血水翻涌不停,化作一條血河極速奔來,被鬼煞令吸收了。

“不好!”龍天心急,如今兩者打鬥他就無法佔據上風,要是有了血池的力量加持,男子的力量絕對會暴漲,那自己就危險了。

他推動魚洗朝前撞去,整個魚洗盆都在發光,花草鳥獸舒枝展葉,振翅翱翔,有神性的光輝散發。

天上的龍頭受到了莫名的引動愈加的真實了,牛耳鹿角皆在發光,受雷霆巨力的滋養,猛張大嘴俯衝而下,一口咬向男子。


“麻煩的陣法!”男子眉頭一皺,隨手揮出一道血河纏住衝下來的真龍,而後快速閃到龍天身前,鬼煞令化作一把漆黑利刃朝前直刺,簡單直接,但速度快到了極致。


龍天想要抽身後退,但來不及了,男子的戰鬥經驗比他要豐富了不知道多少倍,根本就沒有給他躲閃的空間,四面八方都有利刃逼近。

“砰!”

情急之下,他反手一戟擋住利刃,然而卻被強大的力量震得虎口發麻,有鮮血淌出,被陰煞死氣和血煞之氣侵蝕到了,神魂迷糊,頭腦發暈。

“可惡!”龍天用力猛搖腦袋,想要趕走眩暈的感覺,只是男子沒有給他機會,不停地欺身上前,鬼煞利刃鋒利無比,在他身上劃開了好幾道口子。

好在這時,真龍擺脫了血河的糾纏,俯衝下來,九天玄煞之力暴漲,雷電劈世,讓略佔上風的男子不得不放棄了優勢,轉頭對付它。

得到了暫時的休息時間,龍天趕緊運功鎮定神魂,同時催動神力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傷口。

強大的氣血如同赤色烘爐開動,隆隆作響,熾烈的熱流在傷口處聚集,同侵入血肉的陰煞死氣對抗,金光爆閃。

不過,鬼煞令雖然只是虛影,但煞氣凝重,傷口上的陰煞死氣短時間內居然無法驅逐,龍天只能將它們暫時壓制住,以免影響到接下來的戰鬥。

“殺!”幾個黑袍人趁機衝上前來。

剛纔龍天和男子打鬥,因爲魚洗陣勢的威力,他們無法插手,如今真龍被男子纏住了,龍天又受了傷,這是一個好機會。

幾個黑袍人的實力並不弱,都是養氣境上天境的強者,得到的圖騰也比較全,枯葉的威力更加驚人,一點綠霞蘊藏其中,生死交替,威能無盡。

龍天沒有後退,趁着男子被真龍糾纏住,提起雲戟划向黑袍人,在空中勾起一抹殺戮的白光。

他揹着的不僅是自己的生命,更是一整個村子的人命,除非戰死,絕不退縮。

幾個黑袍人受到了真龍雷力的衝擊,也受了傷,傷勢還更加的嚴重,這讓龍天有了一絲喘息的空間。

不過這也不是辦法,魚洗的陣勢雖然不需要要靠他催動,但不受控制的話無法發揮最強的威力;而男子有血池相助,長此以往真龍必將落入下風。

龍天心急,然而幾個黑袍人卻越戰越瘋狂,枯葉沉浮在死氣中,一點綠霞碧幽幽的,不時發出細綠的絲線,宛若一羣野狼閃動嗜血的眸光。

其中那個領頭人受的傷最輕,他一個俯衝閃到龍天背後,手指輕拈枯葉,有如一把鋒利的小刀劃過,寒芒懾人。

龍天一驚,下意識地低頭回旋,險而又險地躲了過去,只是臉上仍有寒意未散,皮膚彷彿都被切開了,涼嗖嗖的。

一步失策步步失策,龍天被幾個黑袍人圍攻,枯葉化作的寒刃在他身旁迴旋轉動,死氣如狂風怒嘯,嗚嗚慼慼,奏響死亡的樂章。

眼見男子即將擺脫真龍,龍天以坤脈帝龍裹住己身,同時揮動雲戟,硬生生承受了枯葉的切割,奮力擋開幾個黑袍人的攻擊,伸手將封印在魚洗裏的日精之炎一股腦全部釋放出來。

“轟!”

日精之炎至剛至陽,宛若火山爆發,熾熱的炎流鋪天蓋地而來,岩漿四射,讓飽受摧殘的山林再次陷入了烈火的灼燒,原本蔥鬱的林木早已化作灰燼,被吞噬掉了。

日精之炎爲天材地寶,本身既可以當靈藥,又可以當器材,如今至陽之力受到了黃泉陰煞死氣的引動,兩者如同隔世的仇敵再見,不約而同朝對方衝過去。

“日精之炎,怎麼可能?”不僅是幾個黑袍人驚怒,連男子也震撼。

要知道這是僅次於先天靈物的寶焰,平日裏根本就難以得見,只有那些絕地裏面可能因爲地勢的險要而孕養出一些。

如此多的日精之炎,放在那些神靈世家都是珍貴無比,要小心收藏,沒想到龍天竟然爲了消滅他們而不惜浪費。

暴殄天物啊!這是衆人唯一的想法。倒是男子還好一些,他身份不同,見識過比這更加珍貴的神材,只是龍天才養氣境而已,有如此神物讓他吃驚。

“啊——”黑袍人痛苦哀嚎,日精之炎被他們身上的陰煞死氣吸引過去了,透過毛孔鑽進體內,一寸寸灼燒血肉,根本無法抵擋。

他們爆發圖騰,枯葉轉化生機,神紋密密麻麻衝出,都快把自己包成糉子了,玄陰寒氣如同冰河流動,想要澆滅火氣。

但這一切只是杯水車薪而已,畢竟他們身上的陰氣更重,日精之炎吸附在陰氣上,有如附骨之疽,讓他們的神力逐漸乾涸。


日精之炎一出,男子便不再動手了,因爲大勢已去,沒有了血池的力量加持,他這一縷被封印限制的濁氣根本無法對抗魚洗。

“知道我爲什麼對你如此讚賞嗎?”淒厲的火光中,男子輕笑,轉頭看着龍天,任火焰將自己淹沒,臉色平靜,渾然不在意此次的失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莫名其妙?”龍天冷哼。註定了敵對,那就殺,廢那麼多話有用嗎?對於殘酷血腥的魔界,他沒有好印象,不屑之極。

“呵呵,確實,莫名其妙?哈,你是第一個敢這樣跟我說話的人,希望不要是最後一個,聖龍的傳承者。”笑聲落下,男子重新化作一道濁氣消散在日精之炎裏,整個鬼池也被蒸發乾淨了,彷彿剛剛經歷了一場洗禮,只有金色的火焰熊熊燃燒。

“看來天地要有大變了,計劃也得改一改了。”消散前,火光中有微不可聞的聲音被暴涌的神力淹沒掉。

“聖龍的傳承?”幾個黑袍人再次驚駭。

聖龍偌大的名頭響徹太古,被譽爲史上戰力最強的九天之主之一,只有寥寥可數的幾人堪與其並列,曾以一己之力鎮殺百族的始祖,讓天地都要發顫。

如此強大的傳承竟然再度出現了,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震撼,至尊世家都要動容。

幾人沒有思考如何奪取這逆天的傳承,雖然他們的心頭同樣火熱,但日精之炎剋制他們的功體,如今他們的小命都要不保了。

“嗯?”龍天皺眉沉思,“果然是聖龍嗎?”

在其實知道龍圖騰之後,他就對龍山有過疑問,因爲那與傳說中的聖龍太像了,那些神祕的圖案很符合聖龍集人族各大部落之力鎮壓百族的說法。

而且那顆石珠也很神祕,絕對是堪比至尊神器的寶物,或許就是至尊神器,因爲它可以對抗漂血禁地的禁制,懾伏玄黃血氣。

不過這一切都得繼續探索,如今想再多也只是猜測而已,根本無用。

“有命殺人,那就以命相抵吧!”龍天掄動雲戟,幾道光刃閃過,將掙扎中的幾個黑袍人解決掉了。

如今事情總算是完結了,不過他沒有馬上離開,被男子的鬼煞令傷到了,需要用日精之炎驅逐煞氣。 恢復了傷勢,龍天回到了村裏。

此刻整個村莊的人都醒了,在夜晚的寒風中焦急地等待着龍天的迴歸。

雖然龍天特地選擇晚上出動,不想讓村民們擔心,但打鬥太過激烈了,魚洗盆的陣勢就足以震動天地,加上後來白袍男子的出現,就是聾子都要被吵醒了。

村民們對龍天的安危很着急,因爲這也關係到了他們的生命安全,於情於公於私,他們都沒有繼續睡下去的心情。

“是小神仙,小神仙回來了!”看到龍天出現在視野裏,村民們狂喜大叫,特別是那幾個小孩子,更是歡呼雀躍,激動不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