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叫步雲天吧,確實挺不錯的,居然這麼快就把我閨女給搞定了,本事不小啊,說吧,都準備了什麼聘禮,給我看看。」秦月娥轉頭對步雲天開口道。

「啊,這就是我的聘禮,早就準備好了。」步雲天說著便掏出了一個儲物戒指遞了過去。

秦月娥接過戒指便迫不及待的看了起來,不一會兒便滿意的點頭道:「不錯,居然有一百億的元力丹,上億的極品神晶,十件一流先天靈寶,十瓶頂級丹藥,還有一大堆的高級材料,真是看不出你小子還是個財主啊,居然能夠拿出這麼多東西。」

「老婆你沒看錯吧,居我所知這小子可是才飛升上來沒多久的,怎麼可能弄到這麼多好東西?」宮霸天瞪大眼睛道,他實在想不出步雲天怎麼會有這麼多東西,不說別的,單單是十件一流先天靈寶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拿得出來的。

「切,不信你自己看。」秦月娥說著便把儲物戒指甩了過去,宮霸天接過戒指便迫不及待的看了起來,雖然這點東西他還不放在眼裡,但是卻想立刻證實秦月娥說的話。

「還真是啊,居然有這麼多好東西,看不出來啊!」宮霸天看我之後滿臉驚訝地道。

「呵呵,岳父大人,這只是一點小小的心意而已。」步雲天笑容滿面地道。

「不錯,東西我就收下了,至於結婚的日期,你們就自己挑個日子決定吧!」宮霸天直接一言拍板道。

「嗯,這事就先這麼定了,不過卻是可以先把話放出去,先把身份確定下來,這樣小天才能享受宮家更多的資源。」秦月娥點點頭道。

秦月娥對於步雲天可以說是非常滿意的,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說,步雲天幾乎都是無可挑剔的,最難能可貴的就是以一個散修的身份達到這種程度。剛剛出關,她的神識便已經關注這裡,之前的對話她都了解,對於步雲天修鍊短短不足百年,便可以輾壓各大勢力的天驕,自然是既驚訝又滿意了。

要知道天驕可不是說說而已,每一個大勢力的天驕都是了不起的人物,都是真正的天之驕子般的存在,而且都是公認的,絕對不會有虛假的成分。天才之路屍骨鋪成,每一個天驕幾乎都是踩著無數人的屍體走上來的,像弒神和天魔子可以說是這一代天驕之中的頂尖存在,步雲天居然可以輕易輾壓他們,可見步雲天的實力是何等的恐怖。

步雲天能夠以一個散修的身份修鍊到這種程度,足以看出他是一個具有大智慧大毅力並且氣運滔天的人物,至於步雲天的家世,那可以說是秦月娥最不看重的,以她宮家的勢力,嫁女兒還需要看家世嗎?只要她願意,隨時都可以扶持起一個大勢力,所以主要看的還是步雲天這個人。

秦月娥可以說是從內心深處認可了步雲天,至於步雲天的為人怎麼樣,她是絕對相信自己女兒的目光的,所以她才當即拍板,把步雲天姑爺的身份公布出去。

宮霸天的看法也是差不多,所以當即也點頭道:「嗯,等一下我就公布下去,不過小天估計就有的忙了,要知道月兒的追求者可不少,到時肯定少不了一幫人來挑戰你的。」

「嘿嘿,這個不怕,只要不是不死境強者,我絕對一招搞定,相信只要搞定幾個,應該就不會有人敢挑戰了。」步雲天嘿嘿笑著道。

「好小子,還真敢說啊,到時可別反被人教訓哦!」宮霸天有些憤憤不平地道,雖然說明知步雲天說的是事實,但是心中還是有點不是滋味,好像說的宮家的子弟都是不堪一擊似的。

「好了,不說這個了,小天你還有什麼親人嗎?給我說說。」秦月娥微笑著轉移話題道。

「有啊,我在飛升的時候,把家族中的人都帶了上來,我父母等人都在,只不過他們現在修為都不高,最高也就帝階戰魂境後期,現在還在神域外圍待著。」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哦,想不到你居然還有這本事,看來你手中應該還有一件空間靈寶了,難怪你上次這麼爽快的把那座寶塔上交。」宮霸天恍然大悟地道,之前他一直都想不明白,步雲天怎麼會把這麼珍貴的寶貝上交,現在總算是明白了,原來是有更好的,看不上那寶塔了。

「呵呵,那是我在下界的時候得到的一件靈寶,要不是那件靈寶,說不定我還沒有現在的成就。」步雲天微微一笑道,卻是沒有細說,畢竟保命的東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不錯,不驕不躁,只要加把勁,說不定用不了多久就能趕上我們這一代人了。」宮霸天點點頭讚賞地道。

「好了,不說那些廢話了,這個小天你拿著吧,就當是我給你的見面禮了,你看下喜不喜歡。」秦月娥說著掏出了一塊玉簡遞了過來。

「謝謝岳母大人。」步雲天點點頭恭敬的接了過來,然後把神識探進去看了起來。

玉簡的信息頓時出現在步雲天的感知當中,這玉簡記錄的居然是一門神級功法,那是神域之中最頂級的一門功法,天地熔爐,這門功法不但可以煉化一切能量,還能煉化一切生物。步雲天一看到便喜歡上了,這門功法如果配上心火,簡直就是神擋殺神,魔擋殺魔。(未完待續。。) 一門頂級功法的珍貴就不用說了,可以這麼說,步雲天送出去的那點聘禮加起來都比不上這一門功法,每一門頂級功法的出現幾乎都帶著腥風血雨,如果步雲天身上帶著這門功法的消息泄露出去,那麼絕對會引起整個神域的追殺,可見這門功法的恐怖。

「這功法也太珍貴了,我送出的聘禮連這門功法小半價值都比不上啊!」步雲天有些鬱悶地道。

「怎麼啊,不高興啊,那我收回來算了。」秦月娥故意調笑道。

「不,不,怎麼會不高興呢,這麼好的功法不收的話,估計老天爺都不會原諒我。」步雲天猛的搖頭道。


「什麼功法啊,有這麼珍貴嗎?」旁邊的宮紫月滿臉好奇地道。

「一門神級功法,你們兩個都可以修鍊,但是絕對不可以輕易外傳,你們應該知道,這門功法如果泄露出去的話,你們就不用出門了,天天在家族待著吧!」秦月娥出言提醒道。

「嗯,我會注意的,在沒有絕對的實力之前,我不會輕易暴露這門功法的。」步雲天點點頭道,神域之中搜魂之類的秘術並不少,如果身懷神級功法的消息泄露出去,那是絕對會引起整個神域的追殺的,除非自身的實力夠強,否則就是背後的實力再強大也沒用,因為神域之中多的是亡命之徒。

「好了,你就先留在這裡吧,月兒我就先帶走了。」秦月娥說完便拉著宮紫月的手離開了。

「小天,你也跟我來吧。去我練功的地方。我想看看你的真實戰力是多少。」宮霸天有些好奇的開口道。雖然他也看出步雲天的不凡,但是他還是想親手試一下。

「好,我也想挑戰一下我的極限。」步雲天點點頭應道。

兩人經過重重守護之後,很快便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場地,場地的四周可以看見密密麻麻的陣法,大部分都是防禦用的,陣法很快便被宮霸天開啟了,一個巨大的防禦結界出現在半空。把兩人籠罩在下面。

「這個防禦結界可以承受至尊境強者的全力一擊,你可以放開手腳來打,不用顧忌。」宮霸天開口解釋道。

「至尊境?好強啊!」步雲天有些吃驚地道。

「嗯,至尊,也可以說是一個稱號,不過想要獲得這個稱號成就至尊可不簡單,至尊境強者擁有秒殺不死境後期的實力,如果你碰到這樣的強者,最好不要招惹。」宮霸天沉聲道。

步雲天不由的大吸了一口冷氣,總算是知道至尊境強者的恐怖。要知道不死境可以說是最難殺死的,想要鎮壓一名不死境強者還容易。但是想要徹底滅殺一名不死境強者幾乎是不肯能的事情,稱號不死可不是說說而已,只要還有一個細胞存在,便可以片刻之間恢復,但是至尊境卻可以秒殺不死境,這是何等的恐怖。

「想不到至尊境強者居然這麼恐怖,這也太變態了,居然可以秒殺不死境。」步雲天有些難以置信的出聲道,這段時間不斷突破產生的一點點驕傲也瞬間消失,再次恢復了以往的心態。

「好了,你也不用太過擔心,那樣的頂級強者是很難見到的,那等層次的存在一般事情是很難驚動他們的,大部分都是在閉關修鍊,除非他們背後的勢力出現滅門之禍,否則一般都是不會出現的。修鍊無止境,至尊一樣有高低之分。」宮霸天搖搖頭道。

「嗯,岳父大人,我知道了,現在我們開始吧!」步雲天點點頭,然後充滿戰意的看著宮霸天道,顯然是對接下來的一戰充滿了期待。

「嗯,出手吧,用上你最強的攻擊,讓我好好看一下你的實力。」宮霸天沉聲道。

「好。」步雲天點頭說完,然後便後退了十幾步。

「戰魂附體。」隨著步雲天一聲暗喝,一雙巨大的羽翼出現在他的後背上,一股鋪天蓋地的皇者之氣向著四周輾壓過去,上古妖皇的氣勢顯露無疑。

宮霸天在感受到這股霸道無邊的皇者之氣后,也不由正經了起來,不再像之前那樣隨意,這氣勢雖然對他造不成絲毫影響,但是卻足以說明步雲天的潛力。

受到步雲天恐怖氣勢的刺激,宮霸天的身上也不由自主的爆發出一股滔天的霸氣,兩股氣勢幾乎是不分上下的撞擊在一起。

「不錯,出招吧!」宮霸天有些意外的道,對於步雲天可以抗衡他的氣勢感到十分的驚訝,雖然他並沒有全力爆發自身的氣勢,但也不是一般的恆古境修士可以抵擋的。

「崩天十八重勁。」步雲天大喝一聲,一拳轟了出去,恐怖意境爆發開來,十八頭龐大的三足金烏出現在半空,就像十八輪懸挂的太陽,一股股恐怖的熱浪隨著金烏翅膀的扇動擴散開來,狂暴的火焰法則之中夾帶著濃重的力量法則氣息,正是這股力量法則的氣息讓宮霸天感到了一絲不同尋常。

崩天拳勁全力出手又豈是簡單,十八頭燃燒著無邊烈焰的三足金烏在步雲天的控制下向著宮霸天絞殺過去,力量法則的加持,使得每一頭金烏都有萬噸巨力,更加恐怖的是,十八頭金烏在步雲天的控制下形成了一個恐怖的陣勢,威力更是暴增了幾倍。

步雲天的心神也是全部集中在這一拳之上,衝天的拳意凌厲無比,拳頭上的力量法則足以撕毀一切,拳頭以雷霆萬鈞之勢轟向宮霸天。

宮霸天大手一揮,一個防禦罩出現在他的身上,然而讓他驚訝的是,僅僅是五頭金烏虛影,便撞得他的防禦罩搖搖欲墜,第八頭金烏虛影撞上來的時候,防禦罩便已經破碎,使得他不得不再次發出一道攻擊迎了上去。

宮霸天雖然是隨手發出一道法則之力,但威力卻是恐怖很,居然瞬間貫穿剩下的十頭金烏虛影,轟在了步雲天的拳頭上面。

轟!

一聲炸響,一股更加恐怖的勁道從步雲天的拳頭上爆發開來,宮霸天發出的法則之箭直接被轟的粉碎,恐怖的能量爆炸開來,撞擊在四周的結界上面,要不是整個場地都經過陣法的加持,恐怕單單是這一下便足以轟出一個黑洞。

「好厲害,隨手一擊居然就有這等威勢。」一個漂亮的後空翻之後,步雲天扇動著翅膀飛在半空,滿是驚異的道。

不過相對於步雲天的驚訝,宮霸天更是吃驚,只見他有些驚喜地道:「很不錯,居然可以發出這等程度的攻擊,不過這應該還不足以橫掃恆古境吧,把你最強的實力拿出來吧!」

「好!」步雲天點點頭,毫不猶豫的使出混沌金身決,整個身軀頓時暴漲,一個呼吸之間便變成了一個高達十米的巨人,背後的法則之翼也是變大。

緊接著崩天拳再次全力出手,十八重崩天拳勁爆發,恐怖的拳法意境展開,十八頭更加龐大的三足金烏出現在半空,一股恐怖無比的氣勢爆發開來。

混沌金身決又豈是簡單,這門功法增加的不僅僅是防禦,更加恐怖的是力量,此時出現的每一道金烏虛影都蘊含了無邊巨力,十八頭金烏虛影更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所以這股氣勢一出,頓時讓宮霸天重視起來。

宮霸天再也不敢絲毫大意,畢竟要是陰溝裡翻船的話,面子就丟大了,所以他立刻放出一個最強的防禦罩,同時做好了再次出招的準備。

「嘎!嘎!嘎!」


一聲聲金烏鳴叫聲響起,一頭頭三足金烏劃破虛空,瞬間出現在宮霸天面前,以雷霆萬鈞之勢撞擊在他的防禦罩上面。

轟!

轟!

轟!

僅僅是五頭金烏虛影便撞破了他的防禦,早有準備的他頓時大手一揮,一個恐怖的法則光球脫手而出,迎向了剩餘的金烏虛影。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大爆炸響起,四周的空間一片片塌陷,哪怕有陣法護持也擋不住,四周的結界都被震得一晃,步雲天被爆炸產生的能量轟退了上百米。

宮霸天雖然好點,但是也被震退了十多米,雖然看似宮霸天勝了,但是不要忘了,這宮霸天可是半步至尊的存在,剛剛那一擊他也是早有準備,至少也使出八成實力,但是依舊被步雲天轟退了十多米,可見步雲天是何等的恐怖。

當然,身為宮家的家主, 若年少不曾動情 ,但是不要忘了,兩人的境界可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所以這一刻宮霸天徹底震驚了,滿臉驚訝地道:「好小子,果然是個變態,居然可以發出這等恐怖的攻擊,而且看你這模樣,恐怕更加恐怖的應該是你的防禦力吧,難怪可以輾壓恆古境,如果你這個狀態可以維持一段時間的話,就是輾壓不死境初期的存在都毫無問題啊!」(未完待續。。) 兩人相鬥了幾招,步雲天已經算是絕學盡出,然而還是輸了半籌,這還是宮霸天不使用功法的緣故,由此可見半步至尊的恐怖,至尊境啊,隨手一擊幾乎都是毀天滅地,幾乎是法隨身動,法則之力隨手而出,強大的令人仰望啊!

「岳父大人的實力果然驚人,隨手一擊便已經擋住了我最強的攻擊。」步雲天有些啞然地道。

「你也不錯啊,居然可以發出這麼恐怖的攻擊,不過你試試我的攻擊吧,我也很期待你能夠承受多強的攻擊。」宮霸天臉上忍不住的驚訝之色,微笑著道。


「好,岳父大人儘管出招。」步雲天點點頭道。

「好,看好了。」宮霸天說著便揮出了一掌,一個巨大的掌印瞬間出現在半空,向著步雲天拍過來。

巨大的掌印之中蘊含著恐怖的法則之力,掌印遙遙鎖定步雲天,給他一種無從閃避的感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掌印當頭拍下。

「啊……」步雲天大吼一聲,總算掙脫了宮霸天神識的束搏,然後一拳迎了上去,只是倉促之間,只來得及發出崩天五重勁的威力,五頭金烏虛影相互交錯迎了上去。


「砰!」

五頭金烏虛影瞬間便被拍散,掌印幾乎威力不減的對著步雲天當頭拍下,拍的步雲天趴在地上,一口鮮血差點忍不住吐了出來,受了點輕傷,不過不到一個呼吸之間,這點傷便消失了。

「好。這抗擊能力果然恐怖。再接我一招試試。」宮霸天更加驚訝了。剛剛那一擊雖然不強,但是已經相當於不死境四重的攻擊力,絕對不是一般恆古境修士可以接下的,除非是有防禦靈寶,然而步雲天卻僅僅憑藉**接了下來,震驚之餘更是期待,忍不住又發出了一招。

一頭異獸的虛影出現在半空,異獸身長十幾丈。渾身上下散發著滔天的氣焰,巨大的爪子對著步雲天便是當頭拍下,這一招宮霸天已經動用了一門上等功法,雖然還不算什麼頂級絕學,但是發揮出來的威力已經相當恐怖,步雲天整個被拍的倒飛而起,直接撞擊在上百米開外的結界上。

步雲天剛剛站起身子,便忍不住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傷勢眨眼之間也恢復了一大半,但也讓步雲天充分認識到至尊境高手的恐怖。單單是面對半步至尊,他便連反抗都做不到了。如果是真正的至尊境,恐怕一個眼神都能夠秒殺他了。

步雲天驚訝至尊境的實力,但是宮霸天更加驚訝,剛剛那一擊已經不下於不死境中期巔峰的全力一擊,居然僅僅是讓步雲天受點傷,而且步雲天傷勢的恢復實在是太快了,讓宮霸天不得不對步雲天的煉體神通重新估計,因為這樣的效果已經不下於不死境了。

「好,再接我一招。」宮霸天忍不住再次發出了一擊,一頭更加巨大的異獸虛影出現在半空,對著步雲天一口咬來。

步雲天再次倒飛而起,身上的法衣直接化為飛灰,整個人變得赤身**,嚇得他連忙拿出一件靈寶級法衣穿在身上,而身上的傷勢也恢復了大半,又過了幾個呼吸的時間,步雲天的傷勢才完全消失。

「好!好!好!」宮霸天忍不住大叫了三個好字,步雲天的抗擊能力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不死境的強者只是恢復力強而已,但是卻沒有這麼恐怖的防禦力,要知道他剛剛的攻擊就是不死境四重也要化為飛灰,恢復力再強也沒用,那一擊已經是動用不死境後期的實力。

真是不敢想象,如果步雲天的實力晉級不死境會是多麼的恐怖,恐怖的抗擊能力配合恐怖的恢復力,絕對是橫掃不死境,估計到時就是他半步至尊的修為也拿步雲天沒辦法。

「好,不用再試了,你的抗擊能力果然變態,攻擊強度不下於不死境初期,防禦能力至少是不死境後期,如果不動用絕學和上流先天靈寶,至少要不死境後期的修為才能殺死你,你果然是個變態。」宮霸天搖搖頭道,他已經大概的估計出步雲天的防禦力,用上不死境後期的實力,只要出手的頻率快一點,還是可以滅掉步雲天的。

幾個呼吸之間已經可以做很多事情,如果不死境後期修士全力出手,已經可以把步雲天滅掉好幾遍。不過即使這樣,步雲天的實力還是驚爆了宮霸天的眼珠,區區恆古境的煉體修為,居然可以抗衡不死境中期,這是何等的妖孽,那些所謂的天之驕子都得靠邊站啊!

「呵呵,岳父大人過獎了,我也只是挨打能力強一點而已,算不得什麼。」步雲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他雖然見識到宮霸天的恐怖,但是他並不氣妥,和這樣的老怪物相比,他修鍊的時間還太短了,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完全可以超越。

「你就不要謙虛了,不過有這樣的實力我也就放心了,至少可以放心的把你姑爺的身份宣布出去,完全不用顧忌那幫傢伙了。」宮霸天微微笑著道,顯然對步雲天這個女婿感到非常的滿意。

「哦,難道你之前還覺得誰對我有威脅嗎?」步雲天有些好奇地道,難道月兒的追求者之中有不死境的存在?

「不錯,月兒的追求者之中有幾位是不死境中期的存在,只不過他們都在星空戰場歷練,你暫時也碰不到他們。」宮霸天點點頭道。

「看來我的對手還真的不少啊,以後應該不會太無聊了。」步雲天有些無奈的苦笑道,那些個不死境的青年才俊哪一個不是超級天才,天之驕子一般的存在,一個個都是牛氣衝天的,若是知道區區一個恆古境的自己把他們心中的女神給搶走了,那還不得生撕了他啊!

「放心好了,那些傢伙常年都在星空戰場待著,幾十年都不回來一次,有什麼好怕的?」宮霸天搖搖頭道。

「可不可以跟我說說,星空戰場是怎麼回事?」步雲天有些好奇地道。

「虛空之中有一條連綿數百億里的戰線,主要就是為了阻殺星空巨獸的,這星空巨獸雖然有智慧,但是卻非常嗜殺,以毀滅一切為目標,強大的星空巨獸可以吞食星辰,非常恐怖。每一頭星空巨獸闖入神域,都會給神域造成巨大的損失,所以才會有這條戰線的存在。」宮霸天沉聲道。

「星空巨獸?是妖獸的一種嗎?」步雲天好奇地問道,其實他更關心的是星空巨獸屍體的用處,吞噬一頭星空巨獸的話自己會提升多少。

「也可以這麼說,不過妖族並不承認星空巨獸是妖獸,而且這星空巨獸化形非常的困難,這星空巨獸成年便有不死境的修為,堪比妖族之中的神獸一類,同樣渾身上下都是寶,一頭星空巨獸的屍體便是一筆龐大的財富,在星空戰場生存的修士基本上都是富翁一般的存在。」宮霸天點點頭道。

「看來有空也要去星空戰場逛逛才行。」步雲天興奮地道,渾身上下爆發出一股駭人的戰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