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停留。辰雲繼續朝前飛奔着。

在被那兩個海宗弟子襲擊的時候。辰雲就已經讓那些異蟲毀掉蟲洞了,他知道自己正面與武君之境高手交鋒肯定沒什麼好果子吃,現在有異蟲在手,自然是要利用一番。

這些蟲子擅於打洞,毀掉自己的洞穴更是輕而易舉。

山崩地裂的動靜傳出,辰雲。一直飛奔出好幾里路。這才停下步伐,回頭望去。只見以蟲洞口爲中心,方圓幾裏的範圍。大地都往下矮了一大截。

整個蟲洞完全塌陷。

但辰雲依然不放心,他不知這樣的塌陷,是否能取武君之境高手的性命,心念轉動,讓那些異蟲在地下搜尋着海宗等人的蹤跡,務必要做到斬草除根!

靜靜地等了約莫有盞茶功夫,辰雲突然聽到地下傳來一聲不甘而淒厲的慘叫。

那是孟星遠的叫聲,應該是異蟲們尋到了他,此刻正在戰鬥。

漸漸地,叫聲弱不可聞,最終消失。

孟星遠這個武君之境高手都死了,那幾個實力遠遜於他的海宗弟子和天王虎自然無法活命,可能在蟲洞倒塌的瞬間便已被深埋。

“可惜一個如huā似玉的美嬌娘了。”辰雲感嘆一聲,俞傲晴絕對是不可多得的美人,但此女心思歹毒,蛇蠍心腸,實在該死。

隨後,辰雲。沉默不語,神色漠然,靜靜地站在原地。

不多時,這方圓幾裏範圍的土地都蠕動起來,無數異蟲從地下鑽出,圍繞在他周邊,等待着命令。

這些異蟲,將是辰雲在寶島上賴以生存和探索的依仗。

自混入海宗到現在,辰雲一直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直到此刻,才總算是擺脫了海宗的人,讓人平白生出一種放鬆和〖自〗由的感覺。

是時候大幹一場了。

這些異蟲都能飛行,而且速度還不慢,辰雲也不擔心帶不走它們。

領着這些異蟲往外走去,來到那一圈霧氣封鎖的邊緣,辰雲下達了破去霧氣的命令。

當下便有幾隻大傢伙飛了過來,衝進霧氣中一陣啃咬。

肉眼可見地,封鎖這方圓十幾裏的霧氣很快被啃出一個缺口。辰雲的神色動了動,這些霧氣倒是可以當成一個殺招,只是這些霧氣好像只有那些大異蟲才能噴出,拳頭大小的異蟲根本沒這個本事。

接下來幾日,辰雲並沒有急着在寶島中探索,而是先尋了一個隱蔽的地方,熟悉自己的神象之翼。

幾日後,辰雲凌空立在寶島的上方,舉目觀察着整個島嶼。

身在半空中,這個神祕的島嶼所有的一切都印入眼簾,鬱鬱蔥蔥,無邊無際。往前飛了一段距離之後,辰雲便落下地面,施展步法朝前馳去。

利用神象之翼的速度固然會快很多,但是   飛在空中,及容易暴露目標。很有可能被飛行妖獸或寶島高手給盯上。

利用身法趕路縱然慢了很多,卻是最安全的方式。

一連好幾天時間,辰雲都在趕路,沿路若是碰到些什麼天才地寶,也毫不客氣地收下吃掉,將其淬鍊成自己的能量,增強自己的實力。

寶島上確實危機重重,強大的妖獸比比皆是,更有其他神祕勢力的高手四處虐殺,若非辰雲小心謹慎,恐怕早就迭遭大戰。

這幾日行來,根本沒有發現海宗那些人的蹤跡,倒讓辰雲一度懷疑海宗的人是不是全死光了。

但隨着越來越深處,辰雲感覺到強烈的危機感,還有着看到了不少一些人類走過的痕跡。

越發謹慎小心。

寶島的正中心位置,是一座孤峯,高大約只有百丈左右。亂石嶙峋,風景獨秀。 盛寵123:伯爵的重生嬌妻

但現在看來,不少勢力的那些人好像也將目標瞄準了此地。就是不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少人,都有什麼樣的實力。

來到孤峯下,辰雲躊躇了許久,這才一咬牙朝上攀去。

壓抑心跳,屏住呼吸,辰雲才攀到一半的距離,便聽到上方傳來一陣劇烈的響動,震的整個孤峯都有些晃動。

心中一凜,知道上面肯定是有了什麼變故,腳步也不由加快許多。

待一炷香之後,辰雲來到了頂峯處,悄悄潛伏在一旁,鬼鬼祟祟地朝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

辰雲的瞳孔緊縮,山峯以上,無數的屍體橫躺在地,血腥味瀰漫,煙塵瀰漫。

大約幾十丈之外,有幾個人正在兇猛轟擊一扇石門。

觀察了一會,辰雲不禁心頭一鬆!這幾個人當中,並無海宗的人,都是幾名武君之境的強者,辰雲並不認識。

只不過此刻,這幾人看上去模樣頗爲狼狽,應該是這一路上吃了不少苦頭,許多人身上還帶着傷,渾身血跡斑斑。

幸虧他們是這種狀態,要不然辰雲估計自己也無法潛入到附近還不被發現。

這些人各持武器,施展招式,一次又一次地轟擊那擋在面前的石門,每一次攻擊,都讓石門震動不已,從石門上還有一圈氤氳的光芒盪出,讓他們的攻擊無功而返。

“木師兄……”其中一人氣喘吁吁“現在怎麼辦?”

木河面色陰沉,頗是不耐:“還能怎麼辦?繼續打,一定要轟破這該死的石門!我九劍島這次損失慘重,連五位太上長老都隕落了,若是毫無收穫,有何顏面回去?”

聽到這句話,辰雲不禁大喜。果然,天王虎說的沒錯,這個消息無疑讓辰雲吃了一顆定心丸,再也無所畏懼。

木河衝上前去,不要命地催動神力,一次又一次地猛攻着石門,嘶聲低吼:“五位太上長老隕落,與其他弟子拼殺中死傷慘重,所有的一切,都只爲這道破門,若是無法破開,我等便自裁於此,何必再苟活於世!我們是寶島最後的勝利者。”

木河的瘋狂讓其他幾人的臉色也不太好看,這一次外出探索寶島,根本就是個錯誤的決定。

若早知此行如此兇險,他們哪裏還會離開九劍島?以九劍島的底蘊,顯然還不具備探寶島的資格和實力。

但是木河的話顯然也激起了這些人的幹勁,幾人也不忙着恢復了,皆都悶聲不響,一同出手朝那石門打去。

這道石門必定是前人留下的屏障,雖然堅固無比,可不代表它牢不可破,幾個武君之境高手毫不停歇地猛攻不休,孤峯上不斷地傳來碰碰的響動,不到一個時辰的功夫,便將這石門打出了些許裂縫。

見到希望,衆人下手越發狠戾許多。 明月撞清風 ,石門上的裂縫越來越多,眼看就要將其轟碎。

但突然間,一聲清脆的鷹啼之聲遙遙傳來。

正攻擊着石門的諸人面色大變。

“是那巨鷹!”一人驚恐喊道“是那撕了武皇之境的太上長老的巨鷹!”


由不得他們不恐慌,之前他們在太上長老的帶領下,於寶島之中探索,倒也收穫頗豐,與其他勢力沒有較大的衝突。幾日前,他們突然在一處絕壁上發現一個鳥巢,裏面還有一隻未長成的幼鳥。

雖未長成,卻也及其神俊,一看便知是檔次不低的妖獸。

太上長老見獵心喜,竟飛上去將這幼鳥抓了回來,準備飼養。哪知這一下卻是惹了天大的麻煩,抓到幼鳥不到半日後,便被其父母尋至,那是兩隻龐大無比,恐怖至極,實力至少也有武皇之境的巔峯的巨鷹。

太上長老雖然是武皇之境的高手,對付一隻巨鷹恐怕還勉強能夠應付,但兩隻巨鷹惱怒她抓其後代,聯手攻擊,只堅持了不到半個時辰,便被活活撕碎。

當時木河等人嚇得神魂皆冒,一直躲藏在樹林中不敢冒頭,不要說上去助陣了。等到巨鷹撕裂太上長老之後,在天空中盤旋許久慢慢離去。

本來木河等人以爲自己逃過一劫,卻沒想到這兩隻畜生竟如此記仇,終在今日尋到了他們的蹤影。

一聲鷹啼傳出,木河等人便冷汗直冒。片刻後,遠遠地又有一聲鷹啼傳來,與之前那一聲遙相呼應,放眼望去,只見東西兩邊,各有一個黑點正迅速朝這邊接近過來。

“,打破這石門。”木河驚恐大叫“要不然我們都得死。”

兩隻巔峯武皇之境的妖獸,以他們這些武君之境武者的實力根本無法應付,一旦被抓到就是死路一條。

何須木河提醒,剩下的幾個人哪個不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在攻擊石門?但石門上的裂縫雖然越來越多,可依然直挺挺地豎在前方,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隨着巨鷹迅速接近過來,有一個武君之境高手承受不住這種死亡的壓力,連忙展開步法朝下方逃去。

“回來!張師弟回來啊!”木河大吼“再加把勁,我們就能攻破這石門,可以進去躲避了,你現在逃,能逃到哪去?”

那張師弟哪還願意留下?腳底生風,玩命地往下跑着。

衆人本就看不到什麼希望,被這張師弟一激,立馬又有一人打了退堂鼓,一邊急速道:“還是跑吧,這石門一時半會怕是打不開了,現在逃跑,還有一線生機!”

說罷,他也急匆匆地朝下跑去。

人手本來就不夠,突然少了兩人,越發看不到希望。

其他人也是恨恨地一跺腳,連忙散開,各自逃命去了。

辰雲把自己藏的嚴嚴實實,一動也不敢動。

悄悄地擡眼打量,只見天空中很出現兩隻巨鷹的身影,即便隔了幾百丈的距離,這巨鷹看起來也是神俊不凡,威風凜凜。真要落到近前,辰雲估計它們至少也有七八丈長短。

兩雙犀利的鷹眼盯着底下逃竄的諸人,一個俯衝朝下撲去。

不多時,一聲淒厲的慘叫遙遙傳來,傳入辰雲的耳中,讓他心中一凜,傳入那些武者的耳中,讓他們心驚膽戰。

他們知道,又有一人慘遭巨鷹毒手了。

幾乎是在這聲慘叫停歇的同時,又一聲慘叫傳出。

第二人被巨鷹擊殺。

武君之境的高手,在這高達巔峯武皇之境的天空霸主面前,脆弱的如生的嬰兒,根本毫無反抗之力。

辰雲不敢有任何妄動,一直在原地匍匐等待了整整一天時間,確定那兩隻巨鷹和那些人全都沒了蹤影之後,這從藏身的地方摸出來。

一臉的心有餘悸!

幸虧自己沒有依仗神象之翼四處亂飛,要不然碰到那兩隻巨鷹,只怕是凶多吉少。

皺着眉頭來到那扇石門前,辰雲望着支離破碎的裂痕,運轉神力,一拳轟了過去。

石門一震,裂縫密集了,石門上蕩起的氤氳,也不如之前那麼絢麗,反而有一種即將油盡燈枯的感覺。

察覺到這一點,辰雲精神大振,一拳又一拳兇猛地朝那石門上攻去。


哪知等他打了幾百拳之後,這石門還是一往如初,根本不曾碎裂“古怪!”辰雲眉頭緊鎖。


想了想,在心中呼喚一聲。等了許久之後,一片嗡嗡的聲響傳來,卻是跟隨在辰雲後的那羣異蟲。

這些蟲一直跟在辰雲身後不遠處,只等有什麼危險,辰雲便會將它們召喚過來助陣,卻沒想這一路上根本沒有用到。

將那幾個大蟲點出來,讓它們衝那石門噴吐霧氣,辰雲想試試那些詭異的霧氣是不是能將石門侵蝕掉。

幾個大蟲倒也乖巧,得了命令來到石門前,張口便是一股股白色的霧氣噴了出來。

刺啦啦……一陣聲響傳出,石門確實被腐蝕了一些。

見到這一幕,辰雲點了點頭,讓這些大蟲不停地噴吐,自己坐到一旁恢復起來。

約莫不到一個時辰的功夫,辰雲突然聽到一陣嘩啦啦的響聲傳出,睜眼一看,石門已碎,露出一個黑黝黝的洞口。

辰雲沒有貿然深入,而是讓一羣異蟲先飛進去探探底細。

在外面等了半日,這羣異蟲又平安無事地飛了回來。

確認裏面沒有什麼危險之後,辰雲才邁步朝內走去。進了裏面,又下令讓異蟲們守住洞口,讓那些大蟲噴吐出一層霧氣,阻擋在洞口外。

有了這些異蟲和霧氣阻擋,辰雲相信就算那幾人逃過巨鷹的追殺,再返回這裏,也休想進來了。

一路朝內走去,這個山洞並不是直直的,而是一路盤旋往下。還未走多遠,辰雲便感覺渾身舒坦,好像在這山洞中,天地靈氣濃郁至極。

越是往下走去,這種感覺越強烈。

一直往下深入了幾百丈,辰雲估計自己已經來到了這個孤峯的底部,這看到道路的盡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