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即將要見到的人就是他們兒時的偶像,三榜神人完顏絕! 完顏絕的長相很普通,沒有任何的特色,穿着一身簡單的農家打扮,皮大衣隨意的披在身上,卻讓白靜和苗傑覺得沒有任何的不妥,看起來極爲和諧。

對於眼前這位看不出任何深淺的三榜神人,白靜和苗傑的表情都十分的恭敬,不敢有絲毫的不敬。

“放輕鬆一些。”完顏絕看得出白靜和苗傑的緊張,他衝着兩人笑笑,道:“你們不必這麼緊張,就當我是你們的一個普通的長輩就好了。”

看到白靜和苗傑依然十分緊張的神色,完顏絕幽幽的嘆了口氣,道:“本來接待你們的事情應該讓和你們同齡的雄兒來的,但是前幾天的一番大戰讓雄兒損耗巨大,所以只能讓我來接待你們了。”

白靜和苗傑聞言都震驚了一下,白靜有些遲疑的看着完顏絕,道:“完顏雄是和誰戰鬥了?”

他們並不知道前幾日發生的事情,所以也就不知道已經成爲宗師強者的完顏雄又一次在李白的手中吃了一個暗虧。

完顏絕絲毫沒有要隱瞞的意思,淡淡的說道:“那個人我也有點印象,很有意思的一個人,他叫做李白,一個很年輕的半步宗師。”

對於李白成爲半步宗師的事情白靜和苗傑都是有所耳聞,他們也震驚於李白的天賦之驚人,不過對於李白能夠讓完顏雄吃虧,兩人還是十分驚訝的。

“李白初入半步宗師就已經可以讓完顏雄吃虧了?”苗傑有些不信,道:“完顏雄可是已經成爲半步宗師兩年多了,怎麼會不是李白的對手?”

完顏絕聞言咧嘴一笑,十分淡定道:“雄兒在一個對月前,就已經是宗師了。”

白靜和苗傑聞言一愣,而後眼睛瞬間瞪得溜圓,齊聲道:“完顏雄已經晉級宗師了?!”

看到完顏絕點頭承認,白靜和苗傑的心中都掀起了驚濤駭浪,一個二十六歲的宗師!這個事情實在是太驚人了!

全能農場主 ,看到完顏家的底氣!

“完顏雄已經晉級宗師,那李白是如何讓完顏雄吃虧的?”白靜有些不解的問道:“難不成李白也是宗師?!”

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宗師,這未免也太驚悚了一點吧。

苗傑同樣皺眉看着完顏絕,這個時候他早就忘了要尊重眼前的這位三榜神人這件事情了,他現在只想知道,李白究竟是怎麼讓完顏雄吃的虧。


“呵呵,那個孩子確實天賦異稟,但是距離成爲宗師還差得遠呢。”完顏絕冷笑一聲,道:“那個李白不過是殺了我們完顏家幾個半步宗師,然後又從雄兒手中死裏逃生罷了,不過身爲一名新晉的半步宗師,能夠從宗師的手底下逃生,也足夠他驕傲的了。”

白靜和苗傑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某種疑惑,他們覺得事情一定沒有完顏絕說的那麼簡單,不過兩人也不傻,不會在這個時候再去提出什麼疑問來。

“你們遠道而來,大概也累了吧,先去休息吧,將你們各自家主的信件交給我就好了。”完顏絕笑容滿面的看着兩人,完全沒有一點宗師高人的架子。

白靜和苗傑將各自家主交給他們的信件遞給了完顏絕,然後便起身離開,跟着完顏雄來到早就給他們安排好的房間安頓下來。

白靜主動找上了苗傑,她看着苗傑,有些好奇的問道:“你說,李白到底是不是宗師?”

苗傑苦笑一聲,道:“我怎麼知道李白究竟是不是宗師,可是不管他現在是不是宗師,他纔不到二十歲就成爲了半步宗師級別的強者,成爲宗師的日子應該不會太遠。”

“可惜他不一定有這個機會。”白靜冷笑一聲,道:“你覺得完顏家會在這次古武大會的時候留下李白的性命嗎?除非李白在古武大會之前晉級成爲宗師,不然的話,他沒有任何的活着的希望。”

“我現在比較好奇的事情是李白究竟是如何從完顏雄手下逃脫的,真的如完顏絕所言,是死裏逃生嗎?”苗傑不信,如果李白真的是死裏逃生的話,那麼完顏家的人的了臉色絕對不會那麼的難看,其中一定有什麼事情是他們所不知道的!

……

【成就係統】

宿主:李白。


等級:高級。

成就點數:二百零六點。

技能欄:九陽童子功(第七層初期)、凌波微步(圓滿境界)、金剛不壞神功(圓滿)、暴劍術(圓滿)、小李飛刀(圓滿)、獨孤九劍(圓滿)。

能力欄:鋼琴大師能力、神醫能力、籃球之神能力、賭神能力(殘缺)。

武器欄:憤怒之劍、傲慢之劍、好色之劍、暴食之劍、嫉妒之劍,貪婪之劍

李白躺在牀上,默默的看着自己的系統信息,然後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系統空間,此時的系統空間裏最爲重要的東西便是那三瓶無敵藥水和那一枚宗師丹一枚九轉還魂丹。可惜這宗師丹只有三枚一起吃纔有效果,單獨吃一枚宗師丹的話,其效果和李開山交給李白的一日宗師丹沒有什麼區別。

李白想了想,在抽獎之前,他需要準備一些東西,首先,他要準備五柄小李飛刀花去五十點成就點數,這五柄小李飛刀將是李白在晉級宗師之境前最大的底牌!

購買了小李飛刀,李白看着剩下的一百五十點成就點數,原本他是打算買一枚九轉還魂丹的,但是有三瓶無敵藥水在,李白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打算,他還是決定拼運氣,抽獎!

“系統,一百點成就點數抽獎!”

李白咬咬牙,開始抽獎。

“滴!恭喜宿主獲得抽獎大禮包一個,請宿主自行查收。”

李白看這樣安全紅燦燦的綢緞大禮包,深吸一口氣,道:“抽取獎勵!”

抽獎大禮包打開,一個青銅小盒從裏面飛了出來,看到這青銅小盒,李白不禁好奇起來,因爲以前抽獎都是青銅箱子,沒想到這一次卻是青銅小盒,不知道其中會時什麼東西。

青銅箱子打開,一顆光球從中飛了出來,在這光球之中還有一個小人的身影。

“恭喜宿主獲得【後發先至】能力!”

李白聽到系統的提示頓時大喜,竟然是一種能力,對於能力的稀少李白可是很有體會,到現在他也不過是才擁有了幾種能力而已,這一次抽獎沒想到會獲得一個最爲難得的能力!

“後發先至,當有敵人向宿主發起進攻時,宿主可以提前做出判斷並且進行應對,可以讓宿主在被動出手的情況之下領先敵人一秒鐘的時間,根據宿主的體力情況判斷,在宿主身體的最佳狀態之下,每日可以使用後發先至能力七次,七次之後,宿主力竭。”

聽完系統的解釋,李白簡直要驚喜的從牀上蹦起來,這後發先至的能力實在是太棒了,這能力之恐怖,讓李白就算是面對全力出手的宗師級強者也擁有躲閃的機會,雖然只是領先一秒鐘,但是這一秒鐘的時間對於李白這樣的古武者來說,能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李白二話不說,直接將這代表着後發先至能力的光球吸收掉,吸收了這能力之後,李白並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出現什麼變化,對於此,李白猜測,可能是隻有在戰鬥的時候,這後發先至的能力纔會起到作用。

“繼續抽取獎勵!”有了後發先至能力珠玉在前,哪怕後面兩個獎勵都空了,李白也不會感到失望。

當李白看到又是一個青銅盒子從大禮包裏飛出來之後,整個人都驚呆了,難道這又是一種能力?

一個小小的光球從青銅盒子裏飛出來,在這小球裏顯示着一個數字——三。

“恭喜宿主獲得【三倍疊加】能力。”

“三倍疊加,當宿主連續做出同一種動作三次的時候,可以將這三次動作所產生的力量共同疊加在第三次動作上,發揮出三倍力量。使用次數無限制。”

李白徹底被驚呆了,今天這到底是什麼日子,他居然一連抽到了兩個能力,而且還都是對戰鬥極爲有利的能力!

啥也不多說了,先把這三倍疊加給吸收了再說,將這力量吸收掉之後,李白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實驗一下這三倍疊加能力的威力了,不過想想,李白還是決定先將最後一個獎品抽取出來。

當第三個青銅箱子飛出來之後,李白的心裏不免有些小小的失望,爲什麼不是青銅盒子呢,要是再來一個戰鬥型能力那該多好啊。

不過李白也就是想想而已,今天能夠抽取到兩個強大的戰鬥型能力,李白已經是有些喜出望外了,做人不能太貪心了。

“恭喜宿主獲得【融合】能力殘缺版。”

看着系統的提示,李白明顯愣了一下,這居然又是一個能力!

雖然是殘缺版的能力,但是當李白看完這融合能力的介紹之後,徹底驚呆了,這個能力簡直就是要上天啊!這還是殘缺版如果是完整版的融合能力,這個能力會有多強,李白簡直不敢想象!

而這個融合能力,將會是李白戰勝完顏雄的關鍵! 抽獎連續抽到三個能力的李白忽然信心爆棚,如果下一次再讓他碰到完顏雄的話,他一定可以做到從容淡定的逃跑,而不是像現在這麼狼狽。

什麼?你就這點出息了,就知道逃跑!

李白纔不管別人會怎麼想,一個半步宗師,面對具有壓倒性優勢的宗師級別的強者,你除了能夠跑路之外,難道還想要反殺不成?即便是一個重傷垂死的宗師級別的強者,也不是你一個半步宗師想要對付就可以對付得了的!

只有親身面對宗師,才能夠感覺到宗師力量的強大與恐怖!

想到已經晉級宗師境界的完顏雄,李白剛剛升起來的氣勢也有些虛了,他從口袋裏取出一個玉瓶,打開玉瓶的瓶塞,一股淡淡的清香從這玉瓶之中瀰漫開來,聞着這讓人精神爲之一振的清香,李白咬咬牙,幹了!

已經見識過宗師之威的李白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渴望過宗師級別的力量,而現在,一日宗師丹將是他的第一次機會!

李白將一日宗師丹吞入口中,不等這丹藥吞進肚中,便已經在嗓子裏化開,隨着藥力的發散,李白感覺到一種很玄妙的感覺將自己籠罩了起來,這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卻又真實存在着,奇妙無比。


一日宗師丹的藥力充盈着李白的整個身體,尤其是他的精神力在藥力發揮作用的瞬間有了極大地提升。

李白等到藥力漸漸穩定下來之後,他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這樣眼前的一切,李白感覺很是驚奇,明明還是之前的環境,但是此時在他的眼中,一切卻都變得不一樣了。

牀邊被褥上的絲線一條條的陳列在李白的面前,那麼清晰,他甚至可以看得清楚這絲線上那細微的絨毛,纖毫畢露,目光轉向屋子裏的其他東西,每一樣東西在李白的眼中都變得分外的清楚,無論是多麼細小的瑕疵,他都看的清清楚楚,這是他以前不仔細觀察絕對難以發現的事情,而現在,他只需要輕輕的掃一眼,就看得分外真切!

李白握拳感受了一下體內的力量,還是原先半步宗師的實力,只是他境觀察力卻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不,正確的來說,應該是他的精神力纔對。

雖然在屋子裏,但是禮拜甚至是“看”到了屋子外的院子裏的情景,蘇柔幾女正在院子裏說着悄悄話。

“老公他在房間裏幹什麼呢?怎麼這麼久了都不出來?”

“是不是太勞累了睡過頭了?”

“等下晚餐的時候給老公炒一盤紅燒肉,老公最喜歡吃紅燒肉了。”

李白感覺這種狀態很有意思,明明隔着一堵牆,他看不到蘇柔她們正坐在院子裏說話,但是卻又通過這無處不在的精神力“看”到了蘇柔她們。

“哎,感覺好像有人在看我,好奇怪。”趙雯忽然皺了皺眉,看向院子四周,卻沒有發現有什麼人存在。

李白就這樣躲在房間裏,通過精神力肆無忌憚的打量着院子裏的五女,尤其是趙雯,看着趙雯身上那清涼的打扮,李白感覺自己好像要着火了一樣。

“小白,是不是你!”趙雯忽然擡頭隔着牆看向李白,道:“是不是你在偷窺我?”

李白很驚訝,趙雯怎麼會發現他的精神力的?

李白起身走出房間,看着坐在院子裏的五女的目光齊齊的看向自己,他不由得好奇道:“難道你們都發現了我?”

“你是怎麼做到的?”陸傾城很驚奇的問道,“就算是半步宗師,也不可能以精神力量觀人,這是宗師纔有的力量。”陸傾城自然是不信李白現在就晉級宗師了,那太不現實了,所以陸傾城斷定,李白一定是用了其他的辦法。

李白同樣對陸傾城的判斷感到驚奇,他想了想問道:“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陸傾城笑笑,道:“事情很簡單,因爲我在陸家的時候看過關於宗師的記載,宗師和一般古武者之間最大的差別就是兩點,一個是精神力的強大,一個是宗師之力的出現。”

精神力李白已經有所體會了,至於這宗師之力是什麼,李白倒是非常的好奇。

“這宗師之力,是不是就像是半步宗師的爆發一樣?”李白也爆發過,自從他晉級半步宗師之後,丹田處便盤踞着一股很特殊的力量,這股力量的增長十分的緩慢,但是威力卻十分巨大,至少是他純陽內力的十倍不止。

陸傾城點點頭,道:“半步宗師和先天圓滿境界的古武者的區別就在於對這股宗師之力的運用。”

“當然了,半步宗師的宗師之力很弱小,無法和真正的宗師相比,這其中的差別,我知道的也不多。”陸傾城看着李白,道:“你的精神力跟書中描寫的宗師的精神力很相似,所以我纔想你是不是用了什麼辦法強化了自己的精神力,暫時獲得了宗師程度的精神力。”

李白目瞪口呆的看着陸傾城,過了片刻才道:“傾城,你不去當偵探真的是太可惜了,這觀察力,槓槓的!”

隨後,李白便將一日宗師丹的事情說了出來,衆女聞言瞭然的點點頭,陸傾城更是讚歎道:“原來如此,這一日宗師丹真的是不可多得的靈丹妙藥,就算是不用來感悟宗師的精神力,哪怕用來對敵,就憑藉着強大的精神力也足以改變一場戰鬥的局勢了。”

李白贊同的點點頭,然後對衆女道:“對了,趁着我感悟這份精神力的時間還很充足,你們來在我面前施展一下你們的功法,我用精神力幫你們挑挑毛病。”

對於李白的提議蘇柔陸傾城和趙雯都是舉雙手贊成的,而沒有修煉的小早川晴子和洛青衣則是一左一右陪在李白的身旁,看着第一個上場的蘇柔。

蘇柔如今已經是先天后期境界,修煉的是《****》和《玉女劍法》,因爲李白純陽之體的緣故,所以即便蘇柔已經和李白做了那種事情,也並沒有使得她在之後的修煉當中受到太多的影響。


李白看着蘇柔盤腿坐在院子裏開始運轉功法,隨着蘇柔的運功,李白的精神力便全神貫注的落在了蘇柔的身上,仔細觀察着蘇柔功法的運行路線,當蘇柔的功法運行兩個周天收功之後,她睜開眼睛看着李白,道:“小白,你覺得怎麼樣?”

李白沉吟片刻,道:“我覺得你應該這樣……”

聽完李白的講解,蘇柔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然後重新又閉上眼睛按照李白的提醒修改了自己的運功路線,當一個周天結束之後,蘇柔驚喜的睜開眼睛看着李白,道:“小白,真的有效果,我感覺得到!”

看到蘇柔在李白的觀察和指點之下起到了效果,陸傾城和趙雯都是有些躍躍欲試,當蘇柔將劍法演練一遍再被李白指導一遍之後就輪到了趙雯。

不等趙雯運功,李白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趙雯有些好奇的看着李白,道:“我臉上有東西嗎?”

李白搖搖頭,又看了一眼身旁的小早川晴子,笑道:“我可以感受得到,我和你們之間有血脈相連的感覺,那種血濃於水的感覺很特別,很親切。”

趙雯和小早川晴子都聽懂了李白話裏的意思,這個傢伙是在說她們肚子裏的孩子,面對蘇柔陸傾城和洛青衣那羨慕的目光,小早川晴子和趙雯更加開心了。

“老公,我年齡也不小了。”洛青衣很委婉的提醒着李白,說來也怪,她和李白那麼多次了都沒有做任何的防護措施,卻一直沒能懷上,看來要讓李白給她看看是不是身體出問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