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來如此!

真是讓人糾結,那些不捨得自斬修為根基的天人們,眼中現出狂熱,至尊秘境既然沒有那麼大的天緣可以進入,那若是得到一件天地間有數的神兵,它的珍貴簡直比至尊秘境本身還要高出許多啊,因為,至尊秘境本來就存在於這件兵器內。

但是問題又來了,這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而是疑似九品大道器的存在,天人們想要將其收服,百分百的不可能,沒有任何的僥倖,這種武器本身散發的威能都可以輕易的碾壓神道強者,更何況他們這些不入神道的天人們,沒戲。

於是,許多大勢力的仙門開始聯絡各自門派的掌教,如今這枚古鏡很可能受到了嚴重的損傷,威能減弱的厲害,但是即便受到再嚴重的創傷,這也是一件九品的大道器,哪怕傾盡一個仙門的所有,若是能夠得到,那也是值得。

「諸位,秘境已經開啟,踏上登天路,入天門吧。」

器靈宏大的聲音依然不帶有半點感情,還不等眾人露出疑惑,在每條大路的盡頭處出現一道巨大的門戶,它高能有百多米,散發著威嚴與神聖,不時有仙光射出,各種馨香的氣息就是在門戶之中散發出來的,門戶上方摹刻有兩個大字,這種字體乃是上古的神文,現在已經很少有人能夠看懂了,但是大家就是猜也能夠猜到,這兩個神文摹刻的大字應該就是『天門』。

登天路,入天門!

一時間,無數修士都興奮了起來,至尊就是至尊,也只有至尊敢用這樣的字眼,修士一生,自天路上爭渡,如今天路就在眼前,天門就在身邊,難道說天門的後面連接著傳聞中的仙界?那個不死不老的神奇世界?這原本是不可能的,但是考慮到至尊的無所不能,就讓人迷惘了。

此刻別說是普通的天道境修士,就是一些天人境的高手也都動搖了,臉上現出掙扎之色,太過讓人糾結了,入天門,或許從此之後一步登天,但是這可能嗎?很多人都不想相信,卻又無可奈何,因為這與至尊相關,一切都不能以常理度之。

「哈哈,登天路,入天門,天門背後難道是長生不死的仙界么?我到要看看,至尊留下的秘藏,究竟有什麼?」

一名少年排眾而出,只有十二三歲的樣子,但是修為已經到達了神台境,長的粉雕玉琢,像是一名仙童下的凡間來,緩緩踏上了金光大道。

少年一出,讓眾多的天道境修士臉色發燙,因為有了之前的經歷,死掉了太多的修士,讓在場所有人都忌憚不已,從而秘境真正的開啟之後,反而沒人敢先行踏上去了,沒想到被一名少年拔了頭籌,還不如一名少年有膽識,真是連死的心都有了。

「小兄弟豪氣干雲,在至強的道路上,就當一往無前,若是面對什麼事情都畏畏縮縮,如何能成為至強者?也沒有資格踏出那一步,登天的道路上,我青雲陪你一起走。」

後方,一名男子走來,踏著天空,每一步落下,都有無盡的漣漪泛起,他速度極快,幾乎在少年踏上金光大道的同時,他就已經來到了近前,俊朗的面容上帶著自信的微笑,與少年對視一眼,而後並肩而行。

「唉,還是來晚了啊!」又是一名青年,身穿黑色勁裝,背著寶劍,雙腳微分,彷彿龍形,在眾人還未看清他面目的時候,就已經出現在了大道前方,而後抬頭看著已經先一步走上金光大道的兩人,眼中帶著說不出的嘆惋,而後也是抬腳就踏了上去。

看著踏上金光大道的幾人,許多人頗有猶豫之色,但隨後,又是陸陸續續,十多名青年,有男有女,散發氣息都是十分雄渾,他們大多為各大教派年輕一代的代表人物,來到金光大道旁也不說話,抬腳就踏上。

「入仙門,奪造化!」

便在此時,不知是誰大吼了一嗓子,宛如捅了馬蜂窩般,眾多修士再也沒了忌憚,擠破頭般往裡沖,生怕別人搶了先,一時間,人頭涌動,無數的修士大軍紛紛踏上了登天路。 金色的大道上,無數人頭涌動,這裡禁錮了一切,無論是法力還是肉身,均被道路上所熔煉的規則之力化了個乾淨,在這裡,無論你是什麼修為,只能邁著沉重的步伐緩步而行。

「太沉重了,感覺像是有千萬斤的重量壓在身上,簡直寸步難行。」

「大道規則加諸我身,每一步踏出,都彷彿將整個肉身千錘百鍊。」

「好一個登天路,好一個大道器,我感覺到肉身在燃燒,血脈在斷裂,再走下去身軀就將崩潰。」

金色的大道上,無數修士前行,他們來自天下各族,甚至通天州的古族們都來了十幾個種族的族人,畢竟,至尊秘境的開啟,事關重大,哪怕之前古族不知情,但如今天下鬧的沸沸揚揚,就是想不知道都難。

有誰能想到,在這邊荒之地,竟然會有至尊秘藏?這讓人無法理解。

「這是一種規則手段,唯有至強者才能布置,根據每一個人的修為強度,施加不同的壓迫力,這是一種修行肉身及意志的無上道路。」

不遠處,有天人感嘆,看著這樣的九條大道發獃,就如一名暴戾的師傅在側,對弟子進行鞭笞,若是門中弟子在這樣的一條道路上前行修行,那長此以往,弟子們將會如何強悍?

每一樣大道器都有自己的特點,有的擅長戰鬥,有的擅長防禦,還有的擅長培養靈草神葯,更是聽說有的大道器專門豢養蠻獸,而顯然,面前的古鏡,本身戰鬥起來雖然已經十分強橫,但是他最大的功效卻並非是戰鬥,而是輔助修行,被至尊煉製出來專門培養後代弟子的超級至寶。

而且,更難能可貴的是,上面的規則因人而異,因修行的強弱自行判斷施加的壓力,這樣更有效的鍛煉弟子,而且也不至於讓後輩弟子因為壓力過大而廢掉,不說古鏡擁有強大的戰鬥力,單是這樣的九條金光大道,就已經讓無數勢力為之眼紅。

「趕緊聯繫門中神道長老,哪怕將壓箱底的寶物帶出,也要將這古鏡弄到手。」

百多名天人心思各異,但目的相同,此刻都是打上了古鏡的主意,或是為公亦或是為私,將此事的詳細經過紛紛彙報給背後的勢力。

「真是一件寶物啊,若是能讓它認我為主家,那老子不就發了。」宇文族的壯漢眼睛瞪得比牛眼還大,口水都要留下來了,緊緊的盯著古鏡喃喃發獃。

「宇文奎,你就不要想了,我四大宗族同氣連枝,這件寶貝應該歸我們四大宗族共同掌管。」

壯漢身後,一名白面書生模樣的青年搖了搖頭,而後笑眯眯的說道,眼神中滿是自信。

「司徒靜,你個小白臉,長的跟個娘們似的,說話也像個娘們,我想想怎麼了,我想想礙你眼了啊,還不讓人想了?」宇文家族的壯漢宇文奎大眼一瞪,沒好氣的看著白面書生司徒靜吼道。

「你,你這個夯貨,我懶得跟你說。」司徒靜一張英俊的白臉憋得通紅,看了看宇文奎那滿身的肌肉疙瘩后,輕哼了一聲不再理會。


「切,小白臉一個。」宇文奎報以鄙視的眼神。

「你這個傻大個,老子早就受夠你了,我叫司徒靜怎麼了?那是他娘的老子的老子起的名,你要是有意見歡迎你來我司徒家,老子的老子非揍死你這個傻大個。」司徒靜被人戳到痛處,面紅耳赤的對宇文奎一陣奚落。

「他娘的,老子最討厭別人叫老子傻大個了,這是壯,你他娘的這小身板理解壯是什麼意思不?我。。。」宇文奎一雙兇悍的眼睛看著司徒靜,張口就罵。

「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

突然,兩人身旁的城主大人開口了,宇文奎與司徒靜二人頓時閉嘴,雖然宇文奎平日里是個惹禍的主,見誰都想揍他一頓,卻還是明白,這位城主大人有多恐怖的,就是三個宇文奎加起來也不夠他一個人拍的。

「我有一種感覺,這件古鏡,誰都得不到。」城主再次開口,語氣有些低沉,被濃烈的光芒包裹著,如同一尊大日,讓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登天路,苦苦攀登,熬煉的不止是肉身,還有精神意志,若是連這樣的壓力都承受不住,那將來前行的道路也不會多麼遙遠,天人將是他今後的人生中最大的門檻。

「不!」

突然,前行中,有一名修士痛苦的大叫,聲音帶著不甘,在這條道路上,他早已超出了自身極限,卻仍然想要繼續攀登,於是最先支持不住,全身都竄起了火光,這是大道規則所化,可以熔煉世間任何一種物質,這人修行火之道,但最後也敗落在火之道上。

許多人回頭,結果只看到一堆灰燼,還有不是竄出的火苗,不禁心頭髮冷,更有甚者,已經有修士開始後退了。

「天路難行,古來多寂寞。」

又有一名天人,站在不遠處,看著方才這名燒灼成為灰燼的異族修士,臉上滿是平靜,並不為其惋惜,這樣的事情太多了,還未走上幾步,就身死道消,這樣的人物也不值得眾人關注,即便他已經身死。

然而,這人的身死,彷彿是一個*,無盡修士密密麻麻行走在金色的道路上,身邊不時有修士慘叫,或被雷劈、或被火燒、又或者被大道反噬,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他們本身資質有限,大多數都處在人道境,加上意志不夠堅定,卻偏偏貪圖至尊造化,鼻中聞著靈藥的馨香,總是想要繼續前行一步,最後的結果,必然是隕落一途。

大道酬勤,也懲治貪婪者!在這條道路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隨著時間的推移,行走的越遠,這樣的修士也越來越多,運氣好的只是被重傷送出了金色大道,運氣不好的直接身死道消,倒是沒有同器靈所說那麼高的死亡率,想來這也只是一道門檻吧,器靈所言有緣者,卻是以自身資質為前提的。

「不行,我快不行了,馬上就要超越身體的極限了,怎麼辦,已經聞到了靈藥的馨香,彷彿觸手可及,真的想要踏入天門內,看一看其中究竟是怎樣一個場景,但是,我也要死了嗎?」

有修士低吼,毛孔中噴出血霧,渾身骨頭髮出『咔擦咔擦』的聲響,似乎隨時都能斷掉一樣。

「已經超過了一半,行走在這樣的道路上簡直就是受虐,但是,一旦能走過,也將開啟人生道路上的新征程。」

也有修士興奮的想要大吼,他們的眼神異常堅定,帶著說不出的執著,甚至更有的修士邊前行邊悟道,簡直就是變態。

「這金色的道路已經行進了一半,咦?距離那『天門』最近的青年是誰?在這樣的壓力下似乎。。。似乎是。。頓悟?天啊,他竟然頓悟了?」

不遠處時刻觀察著眾人的其餘修士,有人大喊出聲,竟然出了這樣一個怪胎,別人在行進途中近乎身死,而他倒好,竟然陷入了頓悟狀態,這絕對是一個怪胎。有朋自遠方來,星辰不亦說乎,今天會有兩更,請看書的各位大人見諒,盡量在七點前上傳完畢,明天起一路三更起,謝謝大家的支持,方便的話請收藏一下,給個紅票啥的,一會見 生命的凋零,像是爆炸開的煙花,或許對許多人而言,這一刻才是人生中最耀眼的時候,但是它承載的卻是恥辱。

大道問心,心無旁騖者,可得道!


許多人就是因為過不了自己『唯心』那道坎,結果紛紛在大道的規則下化為灰燼,當然,也有幸運偶有機緣者,只是重傷,還不至於身死。

「修行之道,在乎垂心,要明進退,知己身,莫要不可違而強為,亦莫可為而不作為,如果連這一點都認不清楚,即便身死,也只當是幾隻螻蟻命隕而已。」

冷酷的聲音響徹四面八方,這是器靈的聲音,在對金色的道路上眾多垂死的修士講解著,這一番話,句句透徹心扉,宛如醍醐灌頂般,許多此時進退兩難的修士紛紛露出若有所思之狀,有人哭有人笑,大哭者望著『天門』露出悲色,大笑者背對『天門』而去,心頭豁達。

「孺子可教,不至於無可救藥。」

望著諸多修士此時的姿態,器靈的聲音在這一刻不再冷漠,反而充斥著欣慰,有些事,懂了就是懂了,明悟也便明悟,能懂能悟是好事,這也是一種悟道的過程。

「器靈前輩諄諄教導,小子莫敢忘懷,今日偶然有所領悟,且先行退去,他日再踏這登天路。」

奪情總裁替罪妻 捨得,捨得,沒有舍哪有得,前輩,後輩末學受教了,請受晚輩三拜。」

修士中,許多資質欠佳,卻對器靈一番話有所領悟的修士紛紛跪伏於地,行那三跪九叩大禮,而後或停止不前面色堅定,又或轉身毅然而去。

這樣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逐漸的,連最初苦熬不過即將身死的部分人,也是在這一刻有了明悟,修行之道,既然明知進不得,不如暫行退去,關鍵在於隨心。

外圍諸多不願踏入金色大道的修士們不由嘖嘖稱奇,登天路上竟然可以折返,看著九條金色的大道腳下,聚攏了越來越多的修行者,便是最初因為諸多原因未能踏上登天路的修士,心中也開始蠢蠢欲動。

「恰到好處的指點,不愧為專門培養後代子弟的大道器,如今退回來的這批修行者,其中散修居多,先不論這些人的資質如何,單單今天的這番領悟,說不定未來成就也是不低。」

「或許,能夠依靠門內資源吸引住一批散修,未來起碼在外圍都可以形成一股強有力的勢力,說不定,裡面會出現幾尊『怪才』。」

眾多天人及身邊來自各大勢力的首領紛紛點頭,顯然大家都是動了這樣的心思,這一批人雖說資質不算太好,卻可以利用後天之物改造,如今心性修為能上來了,說不定比著門內許多天才更要強上不少呢。

不過,當眾人提到『怪才』二字,不少人目光都若有若無的掃想登天路的最前沿,那裡有一名男子,陷入悟道境,似乎頓悟了某些大道真理,修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增長著,而且不僅不再承受周圍大道規則的壓制,甚至在其突破到了天道境后,連需要度過的雷劫都被『古鏡』抹除了。

男子面容普通,身上穿著粗布麻衣, 主角光環算什麼 ,顯然,這男子只是一名散修,他額頭泛起靈光,好似冥冥中溝通了天地,原本神台境初期的修為逐漸攀升,終於達到巔峰境之後破入了天道境,成為了一名貨真價實的天道境修士。

他處在頓悟之中,大道器為其遮掩了身上的氣息,從而本來應該度過的天地雷劫也是沒有出現,而且修為還在不斷的攀升著,最終又突破了天位境的極限,踏入了補天境,而後逐漸穩固在補天境巔峰后,修為才不再增加下去,但是,也沒有在悟道境當中醒來。

如今的他,只是下意識的行走在九條金光大道上,將身後無數人遠遠拋下,這讓外圍觀看的許多修行者眼角直跳,更是驚掉了一地的下巴,有許多人眼中放出寒光,有殺氣在涌動。

「這傢伙究竟是誰?竟然沒人知道他的跟腳?」

「不過看樣子應該是名散修無疑,還真是天大的奇緣,還未入秘境中,就有了這樣一份道果,即便此刻退出,也無憾了。」

「哼哼,這樣的人才,盡量爭取吧,希望他能夠識大體,否則,嘿嘿。」

許多修士,甚至是許多的天人,此刻都對這名男子生出了殺意,只可惜,他陷入了悟道境中,還不清楚此番自己已經被眾多超級勢力惦記上了,不知道他醒來后,明悟了前因後果,會作何感想。

天璣城中人頭攢動,有無數的修士自金光大道上退下,也有無數新來的修士紛紛踏上這條道路,自始至今,只有一人,粗布麻衣,獨佔鰲頭,陷入了悟道境,讓無數人咋舌,這絕對是一名奇才,不對,或者說稱之為『怪才』最為合適。

。。。。。。

與此同時,某處封閉的空間內!

一名少年盤坐,身體綻放金色的光芒,一股又一股驚人的能量潮汐從其體內席捲而出,衝擊著內臟及血肉骨骼,每一次衝擊,都有些許的雜色物質被排出,這是肉身中沉積的廢物,如今在被逐漸的煉化。

這是一次肉身的洗禮,讓他每一寸肌膚都綻放瑩白的光澤,而光澤之下隱隱透發著細密的黑色紋路,如果不仔細看,很難將這些繁雜的紋路發現。

這人便是之前被古鏡弄失蹤的噬,如今所處之地,四周都是青銅色的壁障,如同一個球體,只有十幾個平方大小,噬端坐在球體下方,逐漸完成著肉身的蛻變。

突然,一股強悍的氣息透體而出,噬悶哼一聲, 萌妻來襲,Boss請接招! ,接著再看,噬的肉身正在逐漸趨近於透明,甚至都能清晰的看到胸口那顆漆黑的心臟,血脈中鮮血流淌的聲音如悶雷,心臟每一次脈動,都能帶起身旁空氣出現陣陣漣漪。

「補天境巔峰修士的肉身,終於成了。」

噬的嘴角彎起一個好看的弧度,全身近乎透明的血肉骨骼也在一瞬間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只是此時的肉身已經不同於以往,沒有那種強悍的感覺,反而每時每刻都讓噬感覺到虛弱。

這是因為,一旦踏入補天境,哪怕只是肉身,整個身軀與魂魄便會自成一個『世界』,當然,這個世界是不完整的,需要後天領悟天道去彌補,所以才會被稱之為補天境,而這種虛弱的感覺,實際上是肉身給人的一種錯覺,需要領悟相對的大道規則才能消除。

這便是補天境的真意所在!

「補天境界的肉身啊,我在秘宮境就已經達到,真不知道這是福還是禍。」噬嘴角露出一絲苦笑,之前就是因為肉身過於強悍,結果導致百穴難以打通,若不是最終有了明悟,恐怕這輩子就廢了。

是的,噬此時已經突破了百穴境,跨入了人之道的第三個大境界,秘宮境。

期間,黑色植物吞噬金光凝結出的晶瑩露珠被耗去了整整一半,來轉化本源之力衝擊第十條神脈,幸虧有這些能夠輕易煉化的精純能量,否則真的要半途而廢了,衝擊第十條神脈所需本源之力的量,是羽化仙訣中所記載『一頃三分』的兩倍還要多,噬此時的丹田容量比之前整整擴張了三倍有餘,本源之雄渾,說出去能夠嚇死一票人。

當然,噬也為之心疼不已,這種結晶的能量精純程度極高,其中幾乎沒有雜質,比之吸收天地靈氣要好了數十倍不止,若是能夠長期以此修行,必定事半功倍。

「外面那幫小傢伙都說登天路上居首的青年是個『怪才』,要我看,你小子比他還怪,不對不對,你不是怪才,而是一個怪胎,純粹就是一個小怪物。」

突然,一名老者出現在噬的身後,蓬頭垢面,樣子看起來像個乞丐,剛一出現就開始咧嘴,看著噬的目光帶著**裸的好奇,恨不能將他拆散了一寸一寸的研究才過癮。

「呀!前輩是誰?這裡是哪?」噬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待看清是一名老者后,臉上不禁露出驚訝的神色問道。

「老夫就是器靈,至於你是在哪嘛,嘿嘿,你在老夫的肚子里。」老者聽到噬發問,臉上突然變成一副笑眯眯的樣子,說出了一句讓噬絕倒的話來。 「在你的肚子里?」噬聞言瞪大了眼睛,隨後又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問道:「那我現在就是在你的本體『古鏡』內了?」

「不錯,不過,我的本體可不叫什麼『古鏡』,你可以稱它為『昊天鏡』。」老者蓬頭垢面,晃了晃頭頂亂糟糟的頭髮,說到『昊天鏡』三字時,頗有些意氣風發的模樣。

「昊天鏡?聽起來似乎很厲害的樣子?可惜沒聽過。」噬皺著眉頭想了又想,但是無論是在紫衣的口中,還是在其他修士或商旅的口中,都沒有聽說過世間有什麼厲害的鏡子類法寶叫什麼『昊天鏡』的,所以,只能一本正經的回應道。


「你!」老者一張臉憋得通紅,還以為噬是故意調侃他,但是看噬的模樣又不太像,於是,兩隻大手拚命的*著頭頂原本就亂糟糟的頭髮,頗有一些被打敗的感覺,最後只能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自言自語道:「罷了罷了,滄海桑田,匆匆已過百萬年,什麼東西也都將掩埋在時間長河內,老頭子我還有什麼可爭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