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你不過如此,我看你今天還有什麼招數,我今天一定要你死,你害的我變成了這個摸樣!”火神鉅子張狂的大笑,語氣裏面卻是滿是悲愴。本來他只要坦率的認輸,那麼自己也不會用出那殘缺神訣,但是身爲一個武者的驕傲不允許他那麼做,劍寧折不彎。

“哥!你幹嘛這麼做”,擂臺下的火神子已經泣不成聲“只要你認輸,回去刻苦努力,未必不可以戰勝他,那個殘訣使用完後的後果就連父親也不能承受啊!”火神子低聲自語,他知道,自己哥哥的性子一向是不願意服輸的,但是沒有想到今天居然到了這個地步。

凱勝身上的戰甲猛然脫落,戰天此刻也是深受重傷,身上的骨骼都黯淡無光,彷彿枯骨一樣,只要凱勝和他鎧化,那麼他們兩人就是一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亡靈統兵術的對決反噬使得凱勝遭受了巨大的暗傷。

但是這一刻,他什麼話也沒有說,單手舉刀,立在了凱勝的身前,臉色沒有一絲的懼色,那醜陋的骷髏臉上滿是決然,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分別是表現了他的決心,殺凱勝可以,先踏過自己的屍體。

火焰巨劍帶起的熱風,使得凱勝的頭髮都焦黃起來,臉色似乎是在被一把鋒利的刀在割,疼痛感不斷的刺激着凱勝的大腦神經,慢慢的閉上眼睛,凱勝默默的念道:“今天,如果我不死,以後一定要靠自己努力,登上至高峯,然後保護身邊的每一個人,登臨天下,所有人都不可以違揹我的意志。”

凱勝感覺全身被一股巨大的火焰包圍,似乎處於火爐中,他在想,現在戰天該是死了吧,心中莫名的心痛,戰天就如同是他的老師一樣,一直陪伴着他,雖然是他名義上的小弟,但是在他的心中早就把戰天當成了兄弟,這個話不多,但是戰力無雙的骷髏在他最危險的時候毅然選擇了擋在他的前面。

等待了好久,火劍遲遲沒有臨身,疑惑的睜開眼睛,就看見戰天下半身居然變幻成了一把漆黑的長刀,死死的抵住了火焰巨劍的攻勢,長刀和火焰接觸的地方不斷的有黑色的液體滴落,滴答滴答,這彷彿是滴落在凱勝的心上。

戰天居然以身化刀,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火焰巨劍。

他回過頭來,對着凱勝張了張嘴巴,原本光潤平滑的骷髏頭現在變得慘白異常,一聲虛弱的聲音傳到了凱勝的腦中:一定要……要幫我找到統帥的下落,我以後不能在幫你了,你一樣要好好練習神訣,記得,從我們認識的那一刻,你就不是一個簡單的死靈召喚師了,你註定要走上一條逆天的道路,等你強大了,去亡靈空間裏面尋找到死亡祭壇,在那裏你可以復活我,我們那個時候再並肩作戰。”

說罷,戰天的身上發出璀璨的黑芒,這一刻就連天地都爲之失色,嘶啞的聲音從他那破風似的嘴巴里面傳出“戰天殤!”

天地間莫名席捲來一陣狂暴的龍捲風,戰天的全身都變成了一把巨刀,龍捲風倒捲過來的天地元氣狠狠的灌進去,巨刀一聲長鳴,刀身一顫,電射向那衝擊過來的火焰巨劍,勢如破竹,火焰巨劍一下子就被擊碎,天空中頓時下了場火焰雨,擂臺下的長老雙手抖動,就把衝下擂臺的火焰給熄滅。

巨刀去勢不減,又一下子擊中了火神鉅子,龐大的火焰身軀居然被凌空擊飛了起來,“轟隆!”巨刀凌空爆炸,該是承受不了那巨大的能量,最終戰天還是隕落了。

火神鉅子被這股近距離的爆炸氣流卷的飛起來,砸向了擂臺下方,在半空中,全身的火焰就熄滅了,變化成了原本的正常狀態,只是全身焦黑,散發出焦糊的味道,火神子一下接住了哥哥,對着臺上的凱勝露出一絲憤怒的眼神。隨即掉頭就抱着重傷的火神鉅子,身後發出一聲鳥鳴,一個火紅色巨鳥瞬間鎧化在身上,他是一名幻士,張開翅膀,迅速消失在賽場。

這個時候,明亮的天空一下子漆黑了起來,無數的電閃彷彿是狂龍一般在天空中嘶吼,一扇金色的大門緩緩出現,賽場上的所有人都盯着天空看了起來,學院院長古井無波的臉龐上閃現出一絲駭容:“天界使者?” 聽聞院長的話,所有的人也都驚駭起來,瞪大了眼睛,滿臉的震驚。神界這個詞已經消失了幾千年,難道他們再次出現了嗎?

說起神族,每個人都是深深的恐懼,神族是一個很強大的種族,最恐怖的不是他們的戰鬥力,而是那種入侵力,神族所到的地方,都要信仰光明。

所有反抗的人都被劃入到異教徒的行列,要遭受神的憤怒,被綁在火柱子上,活活的燒死,他們說這樣纔可以救贖異教徒罪惡的靈魂。

自從五千年前,神族退出了大陸,大陸終於安定和諧了下來,發展了至今也形成了百家爭鳴,修煉體系層出不窮的繁榮局面。

凱勝眼睜睜的看着戰天炸的粉碎,什麼東西也沒有留下,心中滿是悲憤,捧起戰天的一縷骨粉,死死的攥在手裏,下定了決心道:“戰天,你放心,我一定會刻苦修煉,找到死亡祭壇,復活你!”

這個時候他的眼中全都是戰天的影子,想起當初亡靈空間裏面的破爛骨堆裏面挖出了戰天的忐忑,依靠戰天打敗了殭屍王的霸氣,決戰屠夫時候的提心吊膽,和戰天並肩作戰殺入黑武士軍團的豪氣沖天,最後畫面定格在戰天一臉決然,無怨無悔擋在他身前的偉岸背影。

眼淚無聲的落下,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雖然知道戰天還有復活的機會,但是這一刻他的心還是猶如刀割。

甚至連天空上出現異象的場景都沒有注意到。

裁判看了眼天空中的異響,但是還是沒有忘記自己的責任,朗聲宣佈道:“本屆五屆交流大會的結果已經出來了,死靈召喚係爲第一名,骨皇凱勝爲本屆大會的個人冠軍!”

但是滿場都沒有人迴應,他們都盯着半空中那散發着萬丈光芒的神聖之門。

Www_ttk an_co

“信我者,得永生,主的福音灑遍罪惡的角落!”道道仙音在半空中吟唱,聲音似九天傳來,威嚴而神聖。

“神說,要有光!”神聖巨門中踏出一位絕美的女子,眼含秋眸,骨若玉成,音質也似那天籟之聲。

她的手指輕輕前指,立刻天空漆黑的烏雲閃電全部都散去,降下了一朵朵神聖的白色花朵,芬芳瀰漫,所有的人都陶醉在其中。神聖的光輝從巨門中散發出來,所有被照射的地方立刻綠意盎然,死去的枯樹都活了過來,種子立刻發芽破開土壤。

凱勝也注意到頭頂的巨門,感受到那白光照射到自己的身上居然有刺痛的感覺,喃喃自語道:“這就是神界的使者嗎?好漂亮啊,我怎麼會感覺到到疼痛?”

“在這個地方,有罪惡的氣息!”那個神界的使者高聲詠唱道,向着凱勝所在的擂臺走了過來,她的步伐很是奇特,幾步就走到了拉姆斯學院廣場的上空。

“死亡世界的氣息,墮落亡者的兵器!”她的手虛空一抓,拉姆斯廣場最高處擺放冠軍神器的地方立刻炸了開來,幾個學院裏面的老怪物想到抵擋,剛一接觸,就口吐鮮血倒飛出去。

一個古樸的盒子緩緩的飄起,正是本次五系交流大會的獎勵物品,那件神祕的神器。

“啪!”那盒子陡然炸開,裏面兇光暴現,漆黑的烏雲立刻滾滾而來,連通着神器的光輝,一把鐮刀樣子的武器出現在衆人的眼前,“居然是死神鐮刀!”神界使者驚呼道“既然今天被我碰到這件絕世大殺器,那麼誰都別想得到,貢獻給我們神界吧!”神界使者冷喝道。

食指向前一指,烏雲立刻散去,當空抓取向神器,那死神鐮刀似乎有靈性,居然逃竄起來,“想跑!到了我愛麗絲的手上你不可能有機會逃跑的!”神界使者氣勢又是一丈,身體陡然消失,居然出現在神器的上方,一把握住了死神鐮刀。

“哈哈,我說你們螻蟻一樣的人物怎麼可以擁有神器,原來是破損了的死神鐮刀,這死神鐮刀如果落在死亡世界高人手中,修復後威力巨大,後患無窮,但是今天落到了我們神界的手裏,那麼你的下場就是被封印。”說罷,神界使者愛麗絲雙手揮動,打出無數白光,死神鐮刀掙扎着哀鳴不已,最後聲音越來越弱,氣息也是逐漸的收攏,最後隨着愛麗絲的一聲大喝,死神鐮刀完全被封印,就向一個普通人家裏面割穀子的的農具,沒有絲毫氣息露出來。

然後他對着擂臺上的凱勝一指,冷聲道:“你把死神鐮刀是你的獎勵吧,我聽到你們裁判的話,今天我收了你的死神鐮刀,作爲光明神的供品,你沒有什麼意見吧!”

凱勝心中暴怒,這個陌生的女子雖然長相美麗動人,但是手段卻是毒辣無比,絲毫不給人喘息的機會,巧取豪奪還要大義凜然。但是他隨即平靜下來,自己現在一定不能和她做對,不然下一刻自己肯定會屍骨無存,被她一下子拍死。

俯下身子,沉着聲音說,“我沒有意見”,眼中卻是閃過一絲不甘,暗暗下定決心,自己一定要奪回屬於自己的獎勵。

神界使者雙手一翻,死神鐮刀就被她收了起來,“我知道你心中不服氣,但是我們神界的腳步就要踏足這裏,不信仰我們的都要滅亡,所以我也不怕你報復,你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死靈召喚師,我可以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捏死你。”神界使者雖然是女子,但是做起事情來雷厲風行,說話也是毫不留情,這是神界的一貫作風,他們一直高高在上,視所有的人是螻蟻。

隨後她站在虛空中,身上光芒萬丈,身後居然出現一個天使的虛影,那天使的動作隨着她的動作而變化,聲音依舊寒冷的不帶一絲感情:“從今天起,神界正式降臨,所有的人都要服從神的旨意,所有違抗者,都要被光明所懲罰。神的光輝重新降臨大陸!”

她說出這句話後,身體就逐漸的虛幻,半開在虛空中的神聖巨門也緩緩消失,此刻,光明教會所在的地方,一股白光沖天而起,通天徹地,教皇的身前立刻出現了一個絕美的女人,她正是消失了的神界天使愛麗絲,她看也不看面露忐忑的教皇,坐上了皇位,威壓鋪天蓋地的散發出去,所有在教堂裏面的高手都匍匐在地上,全身發抖,“從今天起,光明教會的所有行動,聽從我的指揮!”聲音威嚴,沒有任何人敢發對。

教皇是一個上了年齡的老人,臉色的皺紋堆在了一起,聽聞這個話,一個跟頭翻倒在地,哆哆嗦嗦的道:“一切全憑神的旨意,光明教會上下誓死服從。”

與此同時,拉姆斯學院裏面的人全部都清醒過來,竊竊私語,院長一聲長嘆,“該來的還是會來的,這終究還是你們年輕人的時代。”負着手走去,背影卻是有說不出的落寞。

擂臺上一片狼藉,凱勝最終獲得了本次五系交流大會的冠軍,但是和神界使者的出現比起來,反而顯得微不足道了,衆人三三兩兩的散去,估計都要去家族通知這件天大的事情。

召喚系的衆人沒有離去,他們走到了擂臺上,看見凱勝滿臉的悲傷,屠夫上前一步,卻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半天才憋出了幾個字,“老大,你還好吧!”他可是親眼看見那個威猛無雙的骷髏兵炸成了碎骨,自然可以理解到凱勝的心情,但是他一直來直往,卻是不知道怎麼安慰他。

凱勝擠出一個不知道是哭還是笑的笑容,拖着疲憊的聲音,對着大家說道,“我累了,我想回去休息下”。這次比賽雖然他贏得了冠軍的名號,但是自己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全部的黑武士都永久性的陣亡,連自己的夥伴,超級骷髏,戰天也自爆成了碎骨,他的實力一落千里,最後卻是連神器都被天界使者搶了去。

他的心情很亂,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

一羣人立刻扶着凱勝走了下來,無論如何,凱勝都是他們的老大,無論是現在還是將來。

正當亡靈召喚系沉浸在一股悲傷的氣氛之中的時候,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呵呵!沒想到吧,你那麼拼命的戰鬥卻是什麼也沒有得到,你知道嗎,你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小丑,我們偉大的骨皇!”聖騎士系一夥人走了過來,說話的正是上次被凱勝嚇得掉下擂臺的亞德。

亞德捋着自己下巴的黑毛,說不出的得意,雖然他被凱勝打敗了,但是看見凱勝被天界使者搶去了神器不由得幸災樂禍起來,他可是親眼看見凱勝和火神鉅子的大戰,那威勢至今還是讓他心驚。

但是這一切現在都要倒轉過來,天界使者的降臨也就意味着光明教會的興起,那個時候,他憑藉着舅舅的地位,豈不是水漲船高?

凱勝轉過頭看,眼神憤怒的看着亞德狠狠的道:“現在還不是你得意的時候,他們搶走的我都會奪回來的!”

“哈哈哈……”亞德失聲大笑,神界使者的威勢他是親眼見到,眼前那個瘦弱的男孩居然揚言要從她的手裏奪回死神鐮刀,簡直是自大到了極點,“你說的這句,如果被神使大人聽到,現在想必已經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屍體了吧。”亞德陰測測的道。

“那我們就等着瞧!”凱勝帶着一羣亡靈召喚系的學員率先離開。

亞德站在原地,“天界神使降臨,光明教會必定會產生大的動盪,我現在還是去聯繫舅舅,神界降臨,那麼意味着其餘四界神使降臨的日子也不遠了,現在,先下手爲強,除掉凱勝,不然他以後肯定會成爲我的大敵。”他思索片刻,自語道。 距離拉姆斯學院不遠的一棟普通的旅館裏,一盞魔法燈搖曳着火焰,在牆上射出了斑駁的影子。

凱勝正端坐在牀上修煉,他的精神力現在已經進入到了死亡空間,死亡空間此刻依舊是那灰色的天空,一成不變的顏色,似乎在書寫着它那永恆不變的寂寞。

幾個破爛的骷髏兵舉着小骨刀走來走去,正是當初戰天收服的幾個小弟,現在戰天不在了,這些骷髏兵都跟着凱勝,身後,亡靈騎士安靜的立着,不發出任何的聲音。

凱勝嘆了口氣,當初一千多的黑武士列隊的場景歷歷在目,眨眼間就剩下自己和幾個破爛的小骷髏了,習慣了戰天跟在背後的他剛要回頭說話,卻只是發現孤零零站立着的亡靈騎士。

走過去,撫摸着亡靈騎士身上的骨甲,悠悠道:“哎!我要是和你一樣,沒有感情,只是知道戰鬥那該多好啊!”

亡靈騎士一動不動,凱勝無趣的收回手,開始往亡靈空間深處行走。

亡靈空間裏面的死氣依舊豐富無比,都有變化成液體的趨勢,凱勝開始有意識的吸收,由於沒有了骷髏戰甲的保護,他只能一點一點的往自己的身體裏面擠壓。

擡起手,習慣性的發出亂戰神訣,卻是發現身體裏面的能量少的可憐,連一記手刀都打不出。

他一驚,伸手再一斬,手在空氣中迅猛的劃過,只是帶去了一陣清風,吹散了些黑霧。

“亂戰神訣失效了?”凱勝彷彿是失去了魂魄一樣的無力道,在戰天鎧化後他的身體裏面彷彿是一個容器,灌進去無數死靈氣息,都不會有任何不適。看來戰天的失去,使得自己的實力也降低到了最底層。


回頭看了看身後的亡靈騎士,腦中的白點隨便的移動,亡靈騎士也按照自己的想法移動起來,“還好,亡靈統兵術還可以使用。”

但是看到幾個破爛的骷髏兵和一個亡靈騎士,凱勝有點欲哭無淚的感覺,之前還是數千大軍的統領,一聲令下,全部衝鋒,現在倒是好,快成了光桿司令了。

擡頭看着那灰濛濛的天空,凱勝喃喃自語:“死亡祭壇啊,你在哪裏啊,戰天,你快出現吧!”但是這片空間除了偶爾刮過的鬼風,沒有任何聲音回答他。

最後,凱勝頹廢的坐在地上,第一次他如此的無助,外面還有神界使者的虎視眈眈,亞德的陰謀詭計,學院裏面的種種挑戰,這些都是他以後要應付的,但是此刻他卻是發現自己沒有一絲力量,他開始懷念起戰天陪伴在身邊的日子。

凱勝突然想起戰天最後交代他的話,要他好好修煉神訣,“難道戰天已經預測到是這個結果了嗎?神訣要怎麼去修煉呢?”他自語道。

心思一動,亂戰神訣的功法頓時出現在心底,凱勝開始一一審讀,這是他第一次如此入神的閱讀這部心法,以前戰鬥只是憑藉着和戰天鎧化後的巨大力量壓制對手,這一次他開始認真的學習這部神訣的每一個步驟。

亂戰神訣分爲四個等級,小成,大成,圓滿,大圓滿。這部神訣並不限制職業,但是對亂戰這個意境要求比較高。

凱勝由於在戰鬥中領悟到了亂戰的意境,所以自然有資格去修煉。



亂戰神訣的小成境界,是可以在全身範圍內開闢九九八十一個氣旋,所有氣旋生生不息,運轉如意,氣旋在身體裏面以一種混亂的姿勢運轉,八十一個氣旋或是正轉,或是倒轉,然後氣旋間相互旋轉,達到最高境界,就可以斬出九九八十一刀,連綿不息,所向披靡。

亂戰神訣的修煉方法和傳統的劍士和獸士的修煉方法都有所不同,訣類修行講究的是中正平和,訓訓漸進,哪裏看過這種瘋狂到在身體裏面栽種下八十一個氣旋的瘋子。

凱勝也是驚奇,以前他雖然也施展亂戰神訣,但是隻領悟到了刀意,卻是不知道能量如何運行,因爲那個時候身體裏面所有能量的調度都是由戰天來負責。

現在他重新開始修煉,按照神訣裏面的要點,開始開闢氣旋,氣旋是訣類修士的能量存儲地,一個人的氣旋越是寬廣,實力也就越強但是普通訣類修士只有一個氣旋,此刻凱勝卻是要開闢九九八十一個氣旋。

幸好他的身體也是一直受到亂戰神訣的滋潤,氣旋隨心而生,只是片刻身體中就出現了八十一個同樣大小的氣旋,這些氣旋組合成一個神器無比的陣法,空氣中的死靈氣息受到陣法的召喚都倒捲過來,進入到凱勝的身體裏面去。

凱勝陡然睜開眼,手在虛空猛地一劃,一道黑色的刀氣斬了出來,身體裏面的氣旋頓時少了一個,但是隨即又在原來的地方重新出現了一個,這意味着凱勝已經達到了亂戰神訣的小成境界,氣旋可以生生不息,只要能量足夠,他可以斬出無數刀。

修煉成了小成境界後,凱勝立刻去觀看大成境界的修煉方法,大成境界的亂戰神訣要求的是氣旋的運轉平衡,亂戰神訣雖然名爲亂戰,但是裏面也是有規律的,如果氣旋全部都混亂到了一起,那麼修煉之人肯定爆體而亡。

氣旋可以隨時保持平衡,隨意的揮灑出九九八十一刀,那麼就算是大成了。其實凱勝第一次施展出亂戰神訣的時候就已經達到了大成的實力,那個時候他只是靠着戰天的幫忙,依靠着無比充足的能量才能勉強施展,現在他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修煉到大成境界,不得不說是一種質的突破。

凱勝提起精神,亡靈空間裏面頓時刀氣飛舞,凱勝以手爲刀,慢慢的熟悉着氣旋的平衡性,時間就在這修煉的過程中緩緩流過。

拉姆斯學院從五系交流大會結束,所有的人都神神祕祕起來,每一個人走路都是步履匆匆,不斷有消息傳出,先是一個死靈召喚世家被滅族,然後就是有個反抗光明教會的人被抓住綁在鎮中心的十字架上,掛了三天。光明教會開始大肆收攏信徒,讓人奇怪的是,無數原本信仰暗黑神的死靈召喚師居然投奔了光明教會,他們一投入光明教會就開始宣傳光明神的信仰,把自己曾經的暗黑神貶低的一無是處。

後來許多劍士家族,獸士家族,幻士家族都宣佈舉族加入光明教會,從此信仰光明神。這些奇怪的現象使得拉姆斯鎮籠罩着股詭異的氣氛。

拉姆斯鎮不是一個普通的小鎮,他的面積簡直比一般的城池還要巨大,其中勢力雲集,更是光明教會的大本營,這裏的一些變化,簡直可以牽扯到大陸的勢力變化。

而凱勝,這個五系交流大會的主角也逐漸的被人們所遺忘。

五系交流大會結束後第七日,端坐在牀上的凱勝雙眼猛地睜開,擡起手一握,一把完全又黑氣凝聚的巨刀陡然出現,身體從窗**射出去,一直到了處無人的空地處才停了下來,對着遠處的片破舊的倉庫,低聲道:“亂戰!”巨刀在虛空中斬出了這部知道多少刀,可是所有的刀芒居然不射出去,而是停留在半空匯聚成了一把更加恐怖的巨刀,“神訣!”“刺啦!”一聲,巨刀帶着颶風劈砍在倉庫上。

轟隆!

原本倉庫所在的地方,居然被轟成了平地,煙霧瀰漫,被擊飛的雜物撲通撲通從空中落了下來。

凱勝一聲大笑“哈哈,我終於靠着自己的力量把亂戰神訣修到了圓滿的境界,可以收發隨心,運轉如意,化氣爲刀了。

經過這些天來的不斷磨合和努力,凱勝終於在自己的身體裏面存下了無盡的死靈氣息,由於死靈空間裏面的死靈氣息濃重,幾乎是外界的十幾倍,他在裏面一日苦修抵得上別人半年苦修,加上他早已領悟到亂戰的真意,所以這才進步神速。

但是有一點凱勝始終不太明白,自己體內居然沒有絲毫的魔力,這讓他大吃一驚,那日被雷劈了後,他只是感覺魔力有些渙散的跡象,但是由於後來戰天的出現,他的實力暴增,也就從來沒有用過死靈魔法,現在他居然連一根亡靈骨箭都釋放不出來。

但是凱勝隨即釋然,現在沒有魔力反而對他來說是件好的事情,這就避免了體內的死靈氣息和魔力相互摩擦的尷尬局面。

身體裏面九九八十一個氣旋流轉不停,生生不息,使得凱勝的身體裏面的膨脹着一股危險的氣息,猶如在身體裏面埋藏了許多威力巨大的**。

想起很久沒有去學院了,不知道那邊怎麼樣了。

凱勝找準學院的方向,身影爆射而出,亂戰神訣煉到大圓滿的好處顯露無疑,速度暴漲好幾倍,不知道的人看見他肯定以爲他是一名劍士,但是他那全身散發的死靈氣息又不得不讓人懷疑他是名死靈召喚師。

剛進入學院,就聽到了衆家族投奔光明教會的消息,凱勝心中疑惑,難道光明神真的這麼大的魅力,剛一出現所有的人都投奔了過去?

心中閃過一絲疑惑,想起那日前來奪走自己死神鐮刀的天界神使,不由得一股怨氣從心而發,再加上他最近實力大進,反而悄悄退出學院,看向光明教會的教堂,他暗暗下了決定:“今晚我就進去一探虛實。” 深夜,拉麪斯鎮陷入了沉睡中,遠處的高山隱約只能看見一個黑色的輪廓,像是躲藏在黑暗中的巨獸,天空中只有一點點微弱的星光,勉強可以看得見前面三四米的距離。

凱勝此刻全身穿着一件黑色的緊身衣,看着高大的光明教會的大門,彷彿是黑夜中的幽靈。

身子陡然如同狸貓一般展開,順着院牆爬了上去,凱勝體內的死靈戰氣和亡靈空間相連,就像是擁有一座用之不竭的能量庫,所以凱勝每時每刻都保持在最強大的狀態,探出頭來,光明教會裏面也是幽暗的一片,幾個守衛歪歪斜斜的立在那裏,頭和小雞啄米一樣,上下點動。

凱勝輕聲一躍,腳掌落在地上居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不遠處的一間很是高大的房屋亮着燈,凱勝順着牆壁溜上了屋頂,光明教會的房子是尖頂形的建築,上面都有小小的尖頂,還設置了通風的窗口,凱勝從其中一個窗口往裏面看去,只見一個體態威嚴的人坐在高高的皇位上面,頭上還戴着一副金色的皇冠,胸口掛着巨大的十字架。

巨大的廳堂裏面站滿了大大小小的神職人員,在最中心處居然跪着一個凱勝熟悉的人,“阿迪曼導師?”凱勝驚奇,差點呼出聲來,立刻用手把自己的嘴巴捂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