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林凡一臉笑意的看着李副將,“剛纔李副將說數百人包圍了我們。請問李副將,您是怎麼知道我們被幾百人包圍了?如果我們小隊全滅的話,按理來說你是不可能知道這個消息的吧。我記得,當時你跟蘇將軍,好像中了柔然人的埋伏,應該沒有心情和時間來管我們的死活啊。”

“這……”

“你爲什麼那麼清楚是數百人,而不是一百人,又或者幾十人呢?答案很簡單,因爲你就是那個奸細。所以,你才知道,偷襲我們是幾百人,我說的沒有錯吧?”

“你,你胡說!”李副將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

“我胡說?”林凡冷笑道:“我是不是胡說,你很快就能知道了。我想,這些東西,你應該認識吧?”

林凡從懷裏掏出了那些赫連給他的書信,這些書信上面,可是有李副將和赫連兩個人的印章。

這些東西,可都是赫連和李副將私通的鐵證。

李副將看着林凡手中的書信,一下子慌了神。

“這些東西,你怎麼可能會有的。”

“我怎麼會有,那是我的事情,跟你無關。”

林凡拿着書信,對蘇將軍說道:“蘇將軍,這些就是李副將跟柔然人私通的證據,您要不要看看呢?”

蘇將軍點點頭,“拿上來吧。如果事實證明,李副將真的跟柔然人私通,那麼本將軍決不輕饒!”

於是,在蘇將軍的要求下,林凡拿着書信,走到了蘇將軍的面前。

蘇將軍接過了林凡手裏的書信,然後開始一封封的觀看。這裏面,大部分都是記載了蘇將軍的作戰計劃,還有就是柔然人對李副將的要求。

怪不得,每次作戰蘇將軍都會覺得自己有種被人看穿的感覺呢。原來,他的感覺並沒有出錯,因爲從一開始,他們的作戰計劃,就被柔然人知曉了。這種情況下,就算是柔然人再怎麼傻,也絕對不可能失利的。柔然人天生善戰,他們都是戰鬥的行家。


本來,在戰術上面,柔然人是吃虧的。但是,有了李副將這個內鬼的配合,他們就完全可以抵消這部分的差距。這也爲什麼,蘇將軍他們會屢戰屢敗了。

“這些,這些都是鐵一般的事實啊。李副將,你可還有話說?”

李副將自知陰謀暴露,他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我……蘇將軍,我有話說。”

“你有什麼話說?”

“我要戴罪立功。書信裏面的赫連副將,就在我的手上,我們可以利用他,來對付柔然人。”


這是李副將現在能夠想到的,唯一的辦法了。只要通過赫連副將挽回敗局的話,自己也許還是有活命的機會的。畢竟,自己跟在蘇將軍身邊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是有苦勞的。 然而,林凡的一席話,卻直接打破了李副將最後的希望。

林凡將手裏的布袋丟到了李副將的跟前,說道:“很可惜,你的美夢好像要破滅了。打開看看吧,我保證你會很驚喜的。”

李副將心底一顫,他有種十分不好的直覺。這裏面,該不會就是……

果然,李副將打開布袋之後,看到的就是赫連的項上人頭。

林凡繼續說道:“蘇將軍,這個人就是赫連副將了。我是在李副將的營帳裏發現了他,另外,這個人實際上是我們活捉回來的。這件事情,應該很多人都看到了。是李副將,無視了我們的合理請求,將我們關押進了地牢。同時,還釋放了這個赫連副將。”

“我在尋找李副將的時候,無意間碰巧遇到了他。這些書信,也是從赫連將軍身上拿到的。所以,將軍您大可以相信這些書信的真實性。赫連將軍原本是想逃走的,然而我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我能夠打敗並活捉他第一次,就能夠做到同樣的事情第二次。只是,我沒有太多的時間浪費在他的身上,就順手給他宰了。”

這個赫連副將,蘇將軍是見過的。因爲蘇將軍也跟這個傢伙交過手,幾乎每次,蘇將軍都無法從這個大塊頭的手中討的什麼好處。所以,每次作戰的時候,自己麾下的將士們士氣也並不是十分的高漲。此消彼長之下,蘇將軍打敗仗也算是情有可原了。

“沒錯,這個人的確就是赫連副將。想不到,林凡兄弟,你居然有這個能耐,居然殺死了這個赫連副將。我宣佈,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手下的副將了。而這個李副將,給我將他拿下,等日後班師回朝,由皇上親自發落!”

李副將的罪名那可是叛國,按理來說,蘇將軍是可以直接將他處死的。但是,蘇將軍並沒有這麼做。他得留着這個李副將的命,用他的命來換剩下兩萬將士的命。

畢竟,蘇將軍他們打敗仗都是因爲這個傢伙搞的鬼。如果他現在死了,到時候回到皇宮,背鍋的還得是自己。但是留着李副將性命的話,情況就有所不同了。因爲到時候,蘇將軍完全可以將這個罪名,全部丟在李副將的頭上。到時候,李副將的下場估計被千刀萬剮還要慘吧。

即便如此,也沒有人會同情這個李副將。作爲漢人將領,他不思報國也就算了,反而還打算叛國。這種行爲,是絕對無法忍受的。他,必須得死!

處理完了李副將,蘇將軍可以說是心情大好啊。除掉了這個自己陣營之中的叛徒,對於他們來說,意義深遠啊。最起碼,他們不用再擔心,自己的作戰計劃再次被偷聽了。

“林凡副將,快快去把地牢裏的兄弟們放出來吧。他們都是我們的功臣,不應該受到這種不公平的待遇。”

林凡點點頭,立馬帶人去將地牢裏的幾個人全部釋放了出來。如今林凡升遷做了副將,他們也都跟着水漲船高,大部分都做了百夫長。如此一來,林凡手下,也算是人才濟濟了。

不過,林凡並沒有因此就放鬆警惕。因爲他還記得之前自己聽到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明天柔然人會來劫營。

本來蘇將軍都快要結束會議了,林凡趕緊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大家。

“蘇將軍,之前在營帳外面,我曾偷聽到李副將跟赫連副將之間的對話。他們說,柔然人會在明天劫營。但是,具體的時間我就不知道了。這件事情,我們必須得早作準備才行。”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蘇將軍也是大喜過望。本來他還在想,自己要想個什麼樣的辦法,才能將柔然人囂張的氣勢給打壓回去。聽到林凡這麼說,蘇將軍就有主意了。

既然他們打算來劫營,那就讓他們來好了。蘇將軍就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以逸待勞,等到柔然大軍進入到他們的營帳之中,他們就點燃事先準備好的引火之物,然後就靜靜的等待便是了。

蘇將軍連忙派人去安排,準備明天劫營的事情。

“林凡副將,你的消息可是幫了我們大忙了。要是沒有你這個消息的話,說不定我們明天還會遭受更嚴重的損失。畢竟,我們現在的人是越來越少了。但是柔然的大軍,卻絲毫還在不停的補充。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哪裏來的這麼多人。”

“柔然人是在賭博,他們賭上了自己全族的未來,在跟我們進行一場終極決鬥。要是我們輸了的話,他們肯定會藉機發難。但如果我們要是贏了,柔然人也就徹底完蛋了。”

“總之,這件事情我們必須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好了,大家散會吧,各自去準備迎接明天的劫營。今晚,也許比想象之中的還要熱鬧呢。”

因爲知道了柔然人要偷襲的消息,所以整天晚上,大家都在提心吊膽的,一點精神都沒有。事實上,他們並不是不困,而是因爲恐懼所以才讓自己的神經靜繃着。萬一這神經突然繃斷的話,那到時候他們可能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了。

林凡也回到了先前李副將的營帳,從現在開始,這座營帳就是他的了。


“呼,這次我們能夠大難不死,全靠老大了。”刀疤男現在可是對林凡感恩戴德啊。

這次他們不但沒有死,反而一個個的都升遷了。雖然他們並沒有抱着升遷的打算,但是隻要是能夠升遷,總是好事不是嘛。

“就是啊,而且咱們老大也坐上了副將的位置。”老兵也是一臉的笑意,“跟着老大混,果然沒錯。”

林凡倒是沒有他們幾個這麼激動,因爲他知道,自己並不屬於這裏。自己來這裏,只是因爲系統的副本任務。等任務結束之後,自己就會清空在這裏的一切數據。就算自己在這裏坐上了皇帝,出去以後,那也還是一樣什麼都沒有變。

“行了,你們一個個的,就別吹捧我了。還是想想明天的事情吧。” “明天的事情?老大你是說劫營的事情嗎?剛纔蘇將軍不是都說了嗎,明天一早我們就離開這座營帳,然後尋找有利的地形,爭取打一個伏擊。”

林凡搖搖頭,回答道:“不,我們要做的,並不是伏擊。”

“難道說,老大你打算?”

花木木好像是聽懂了林凡的言外之意,“你打算用同樣的方式去劫營?”

林凡回答道:“是啊,明天如果柔然人真的打過來的話,那就證明他們一定是傾巢出動,想要將我們的人全部消滅在這裏。如果真的如我所料,那麼他們的大營肯定沒有多少人把守。”

“所以,老大你的意思是,我們來個釜底抽薪,直接滅了他們的老家。這樣的話,柔然蠻子失去了物資和輜重,他們必然無法持久下去。到時候,我們還可以來個裏應外合,直接將柔然人的主力全部消滅。”

林凡果然沒有看錯,這個花木木雖然武功不怎麼樣,但是智商還是在線的。只不過,她到底是不是花木蘭,林凡就不得而已了。算了,管她是不是花木蘭呢,總之,完全了自己的任務,自己不就可以回去了嘛。

只是,林凡好像到現在都不清楚,這副本任務的內容到底是什麼。

“沒錯,這就是我的想法。所以,大家趕緊躺下休息吧。我們明天必須要早點行動,正確在柔然人到達我們營帳之前,我們得先去他們營帳那邊。不然的話,我們的行動就失去意義了。”

“那麼,這件事情要不要告訴蘇將軍?”刀疤男問道。

林凡搖搖頭,“還是算了吧。這件事情,暫時讓我們幾個人知道就行了。按照李副將今天的表現,我懷疑他在這裏並非只有一個人那麼簡單。也許,在這裏還有他們一夥人的同黨。要是我們貿然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蘇將軍,可能到時候倒黴的就是我們了。”

衆人紛紛點頭,衝林凡豎起了大拇指。果然,老大就是老大啊,這腦子就是比咱們好用。

有了林凡的領導,大家也都放心了下來。接下來,就得趕緊吃飯睡覺了。天知道,林凡會在幾點鐘召喚他們一起去劫營啊。

一夜無話,天還沒有亮,林凡便將大家給喊起來了。他們手下的五百人,也得紛紛準備好了。這些人提前接到了命令,所以一直都在等待林凡的消息。

如今五個百夫長各自帶着自己的手下,已經蓄勢待發了。而林凡,則是直接無視了蘇將軍的軍令,但是衆人離開了。

林凡一走,就有人去告狀了。

“蘇將軍,不好了。 林凡那個傢伙也是個奸細啊。今天一早,還沒有亮,他便帶着衆人去投奔柔然了。”

蘇將軍聞聽此言,差點沒有給嚇尿了。這是什麼情況啊,林凡居然帶着人叛逃了?

不對,林凡那麼聰明的人,纔不會做出這種傻事來呢。林凡這麼做,一定是有什麼原因的。

蘇將軍回答道:“放心好了,林凡要怎麼做,那是他的事情,你們去收好自己的崗位就是了。”

林凡啊林凡,我已經將所有的壓力替你抗住了,你必須要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啊。不然的話,等你回來,我一定廢了你。

“老大,我們只有五百人而已,真的能夠襲擊柔然的大營嗎?”

雖然這羣人之前還一個個很興奮的樣子,可現在真的要他們去做了,反而是有些慫了。畢竟,這劫營可是很危險的。萬一柔然大軍並沒有離開,就他們這五百人,還不夠給人家塞牙縫的。

林凡現在可是相當的自信啊,他總感覺,自己現在有種在玩遊戲的感覺。趁着BOSS帶着大部隊離開老巢,自己就悄悄偷襲他的老巢。嘖嘖,這種感覺,還是蠻爽的嘛。

“放心吧,我們並不是去跟柔然人硬碰硬。如果他們大軍不離開大營,那就意味着,我們的軍隊是安全的。同樣的,我們也按兵不動。到時候,我們最多再跑回大營就是了,也不吃虧。這來回兩趟,就當是鍛鍊身體了。”

林凡說的倒是輕巧,可是在他們這些人的眼裏,完全就不是那麼回事啊。畢竟,這可是豁出命的買賣啊。

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花木木倒是對林凡更加堅定了。

“我相信老大的判斷肯定沒有錯誤的,不信的話,你們就等着瞧吧。”

刀疤男說道:“我們不是不相信老大,只是……”

“噓!”林凡做出了一個噤聲的動作,“我們的斥候回來了。看樣子,柔然大軍動了。”

斥候來報,柔然大軍傾巢而出,看他們的動向,應該就是朝着林凡他們的大營去了。


聽到這個消息,刀疤男的眼睛都直了。

“還真神了,老大,這次我是真的心服口服了。以後不管老大有什麼吩咐,我只管照做,絕對不再問爲什麼了。”

林凡笑了笑,“別這麼見外,大家都是兄弟。吩咐諸位兄弟,讓他們做好戰鬥準備,半個時辰之後,我們奇襲柔然大營!”

“爲什麼是半個……”刀疤男剛要開口,突然想起了自己剛剛說的話,他忍不住打了自己一個嘴巴,說道:“我這張嘴啊,還真的是欠揍呢。對不起,老大,我不問了。”

林凡也沒有責怪刀疤男的意思,“行了,那我就解釋一下好了。這會柔然大軍剛剛離開大營,要是我們現在奇襲大營的話,他們肯定會察覺到什麼。到時候,裏應外合之下,我們五百人能做什麼?恐怕就是給他們塞牙縫都不夠資格吧。所以,我們得等他們徹底的離開。”

“原來如此。”刀疤男恍然大悟,“還是老大聰明啊。要是我的話,就想不出這麼好的計謀。”

“哼哼,你那榆木腦袋,好好聽老大的吩咐就行了。”

花木木沒好氣的嘲諷了一句刀疤男。刀疤男也不惱,他自己什麼樣其實最清楚的還是他自己。花木木說的是事實,他也無從爭辯不是。

半個時辰之後,時機已經來到,林凡感覺自己都變得熱血沸騰了。 柔然大營此時正靜悄悄的,大軍已經開拔,留在這裏的也只是一些老弱病殘而已。因爲有李副將這個傢伙做內應,所以柔然軍幾乎可以說是屢戰屢勝。這段時間,柔然軍從上到下都是一片歡欣鼓舞。而今天,對於他們來說,的確是個不同尋常的好日子。

爲什麼呢?因爲根據他們跟李副將的約定,今天就是總攻的日子。只要柔然大軍一到,北魏殘餘的兩萬大軍,根本就不是柔然鐵騎的對手。到時候,北魏大軍節節敗退,而柔然人則是趁機繼續攻擊。如此一來,柔然入主中原,便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一想到馬上就要翻身做主人了,這種感覺,還真的是讓人激動呢。

“喝,繼續喝。”

柔然大營裏,那些負責駐守的士兵,已經開始提前準備慶功宴了。在他們看來,一切就好像是早就註定好了一樣。勝利,終究是屬於他們的。

“再來一杯,哈哈,那些該死的漢人,今天就是他們的死期!”

此時,林凡所帶的五百人,已經來到了柔然人的大營駐地。林凡想要用這五百人一擊必殺很顯然是不現實的,要知道,柔然人的營地可是相當巨大的。他們可是在這裏屯了足足十萬大軍。

雖說這十萬大軍已經開拔,留在這裏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殘。可真正要打起來,這些人憑藉數量的優勢,也會讓林凡他們很苦惱的。

所以,林凡並沒有憑着自己的熱血,就這麼傻不愣登的衝上去。他必須要在那之前,做好萬全的準備。還好,他早就讓手下的人做好準備了。

“怎麼樣,讓你們準備的引火之物,可準備好了?”

刀疤點點頭,臉上是難以抑制的興奮。

“放心吧,老大。引火之物,我們早就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等你一聲令下,我們就可以點火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