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細細的爪子撥拉了幾下,掉出一疊銀票和一些珠寶。

大王樂得一蹦老高:「老婆你真有本事,我怎麼沒想到?」

倉鼠的臉頰兩側有儲存食物的地方,小王吃了洛沐,卻把他的衣服和雜物藏在臉頰中。

她左一件右一件地吐衣服,另外兩隻魔獸便撥拉著這些衣服,在中間尋找著銀票和錢。

大王得意得要命:「看看我老婆,這是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這下好了,咱們再也不用挨餓了,有這麼多錢,足夠咱們買肉吃了。」

「放屁!」小王勃然大怒:「這是老娘的私房錢!」

大王和雌蠍龍:「……」

胖子的影響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


……

一群金髮碧眼,身材窈窕的少女歡呼著,捧著大把的鮮花,扔向碼頭上的士兵們。

在警衛的護衛下,蕭天繞過前面吵吵嚷嚷地犒勞士兵的百姓,低著頭不去理會遞到面前的饅頭和獸肉,加快腳步走上碼頭。

有時候老百姓太擁戴你了也是個麻煩。

自從開始實施練兵計劃,每天有計劃地出城去和獸人打一仗后,城中的百姓對軍隊的擁戴就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每天都有大批的老百姓主動地前來送吃的,還有美麗的少女給士兵送花,示愛。

都是一樣的當兵打仗,自從跟上這個年輕的將軍,每天打勝仗就不必說了,光是百姓父老們的笑臉和愛戴就讓這幫丘八們幸福不已。

蕭天做為首領更是受到了城中父老們的特別關注。

送花的少女,送酒的老人,送饅頭雞蛋烤肉的大嬸,說實話,蕭天在菲爾普國內也沒得到過這麼多愛戴。

前段時間蕭天遇到有人送花,送食物還禮貌地回應一下,後果就是整整一早上,他被熱情的民眾圍繞著,一步也沒挪動。經過這麼幾次之後,蕭大將軍終於明白,再這樣下去,自己就什麼事都做不成了。

以勇武之名聞於大陸的蕭天大將軍,從那以後出門時就帶上了一大隊警衛,專門負責開道。

此舉讓涅約城中的大姑娘小媳婦們很是不滿:那個全城居民的偶像,英俊的大將軍變成了水中月鏡中花,再也不能近距離接觸了。

……

「船隻的情況如何?」

「現在共有大船二十艘,每艘可載一千人,只是缺少部分小舢板,正加緊趕造。」

蕭天在港口巡視著,不時回頭跟晏道商量著:「那,士兵的情況?」

晏道顯得很是興奮:「士氣高昂!火雲飛帶來的一萬精兵已經打亂,混編在我們的隊伍當中。聽說要打獸人的老窩,他們積極性很高。」

晏道沒有騙人,一路走來,蕭天看得出來:無論是身著灰色衣服的菲爾普士兵,還是身著黑衣的梅尼堅士兵,臉上都流露出興奮的神情,他們緊緊地抿著嘴唇,眼神堅毅,對於未來要打到獸人老窩的這件事,感到由衷的高興。

被獸人欺負了這麼久,終於有人要帶著他們直搗黃龍,去殺獸人的老窩了,每一個士兵都極其興奮,心裡充滿了希望。

近一段時間來,蕭天的練兵計劃實施得很是不錯。

蕭天把自己帶來的一萬三千精兵和火雲飛帶來的一萬精兵混編,然後把部隊分成幾股,每天輪流出城挑戰獸人。

他也不再把元素鎧甲藏著掖著,而是選出三千名精兵,每天輪流穿著元素鎧甲去同獸人實戰。

果然實戰是最好的練兵方法,這些精挑細選出來的精兵很快就適應了元素鎧甲的使用方法。元素鎧甲和普通的兵種配合,近一個月以來,城外駐紮的一萬獸人被打得落花流水,潰不成軍。

而人類方面則是士氣大振,士兵們一個個揚眉吐氣,昂首挺胸。

一具小型的鎧甲走過來,即使在上午燦爛的陽光下,這具鎧甲依舊是灼灼發亮,似乎要耀瞎人的眼球。

蕭天和晏道相視而笑,看來元素鎧甲到貨了——這小型鎧甲裡面是青青小魔頭。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自從知道青青小魔頭找自己的麻煩是因為沒有合適他身材的元素鎧甲,晏道同學立刻亡羊補牢,給地底的矮人們傳信,要求他們儘快打造出一副適合青青的元素鎧甲。

現在看來,這副特別訂製的元素鎧甲已經送來了,只是,蕭天很奇怪地想:怎麼這副鎧甲會亮到如此程度,像個小太陽似的閃閃發亮?

他問詢地看向晏道,後者聳了聳肩,對他露出一個無辜的笑容。 在士兵們驚訝,羨慕,奇怪,探詢等等各種眼光中,亮閃閃的小燈籠走過來,青青推起元素鎧甲上的護面,笑嘻嘻地問蕭天:「天哥,你看我的鎧甲怎麼樣?」

晏道悄悄地掐了蕭天一把。

蕭天面無表情:「很漂亮,晚上出門不用帶火把了。」

晏道大急,擔心地看著青青。

青青滿臉喜悅的笑容:「天哥你也這樣想啊?真的是英雄所見略同呢!」

蕭天:「……」誰和你所見略同!

青青沒注意到蕭天怪異的臉色,獻寶似地笑道:「天哥,有兩個好消息,你要先聽哪一個?」

小屁孩兒又來這套!蕭天不動聲色:「先聽第一個。」

「好!」青青並沒意識到這句話中的語病:「第一個好消息是矮人又送來一千具元素鎧甲。「他把大拇指倒勾回來,指著自己身上的燈籠:「這不是還特意為我訂做了一套。」

青青停了一下,看看蕭天沒什麼反應,又爆出另一個好消息:「洛沐死了!」

「哦。」

看到蕭天並沒有什麼驚訝或驚喜的表情,小魔頭很不甘心地補了一句:「知道是誰殺了他嗎?」

「不知道。」

「胖哥。」

這一次蕭天微微動容:「胖子追殺洛沐?」

得知胖子遇到洛沐,又靠著幾隻魔獸殺死洛沐的經過,蕭天不禁感嘆:胖子果然是洛沐的剋星……

「那胖子現在在哪兒?」

青青小臉上滿是狡黠的笑:「在哪兒?能在哪兒?被你的兩位師尊軟禁了,怕他又逃走。我說這胖子也真是的,不就是殺了洛沐么,非得回去炫耀一下,結果……」

聽說胖子回到天驕,蕭天心裡的一塊石頭終於落了地。

雖然知道胖子現在的身手不錯,腦子也靈,但兄弟情深,蕭天還是有些擔心他:在外面半年多了,不知道胖子過得好不好。

另一方面,不管胖子過得好不好,沒有了胖子的天驕,自己的兩位師父是真心過得不好。別的不說,光是資金問題就夠那兩位老人家發愁了。

事實的確如此,當武奕和蕭天見到胖子時,那種喜出望外,猶如撈到救命稻草的心情是局外人無法理解的。


雖然胖子以成了家為理由要求加薪,可是和他創造的巨大利潤相比,他的加薪要求根本是微不足道,都不用通知蕭天,武奕和黑喬兩人就很痛快地答應了胖子的合理要求,並且在第一時間迅速地把天驕一切事務都轉交了胖子。

其實胖子也在竊喜。葉真真有了身孕,精神不濟,兩人本來就得回來了。

沒想到一回來看到兩個老人那麼稀罕自己,胖子這奸商很聰明地就這個機會提出加薪,果然,順利通過!

洛沐死了,洛冰登基,胖子也回到天驕掌管經濟大權——除了該死的獸人還沒肅清,其它的幾乎都可以用完美來形容。

……

……

從天空看下去,覆石島像是碧藍的大海上長出的一塊疥癬。

此時這塊疥癬的沙灘上,正有一小隊衣衫襤縷,毛色晦暗,瘦得皮毛骨頭的士兵在巡邏。

說是巡邏,其實說他們是食物採集隊更為恰當。如果不是他們拿著統一的武器——一根木棒上釘著幾根鐵釘做成的狼牙棒,誰也看不出來這竟然是一隊士兵。

士兵們貓著腰,沿著海灘小心翼翼地走著。間或有人停下來,歡呼著從沙灘上揀起一隻小蝦或螃蟹之類的東西,忙不迭地剝開送進嘴裡。

士兵們多是少年或是老年人,他們身體枯瘦,臉色晦暗,神情木訥獃滯,行動遲緩。和入侵菲爾普的虎狼之兵相比,如果不是外貌和毛髮相同,簡直令人不敢相信他們是同一種族。

但是和遠處礁石後面躲著的獸人相比,這些獸人已經算是很「健壯」了。

礁石後面露出幾雙大大的眼睛,說它大,是因為眼睛的主人都有一個相同的特點——瘦。

它們身上只有薄薄的一層獸皮包著骨頭,隔著獸皮能夠清晰地看到骨頭的形狀,身上和臉上的毛脫落了不少,黑一塊白一塊的。有一個小獸人的肚子癟癟的,能夠看得到有什麼東西在蠕動——那是他的腸子。

海灘上忽然爆發出一陣歡呼。

一條足有半人長的大魚翻著白肚皮,被潮水衝到了海灘上。

也不知道這條魚死了多久,魚身上散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獸人們不再保持隊形,一哄而上圍著大魚撕扯起來。

一個獸人從腰間解下一塊薄薄的,鋒利的石片,從魚身上劃過。

礁石後面躲著的獸人咽了咽口水,互相看了一眼,同時發一聲喊,也衝過去,擠進圈子中。

眾人紛紛解下腰間的石片等物,把魚肉割下來,也顧不得洗去上面的砂子,就急急忙忙地喂進了嘴裡。



圈子圍得太小,一個獸人在外面著急地擠了半天,擠不進去,他急了,睜著血紅的眼睛,把前面擋著他的灰色長毛獸人一把提起來,手中的石片向他頸中猛地一劃。

灰色獸人剛剛搶到一塊魚肉喂進嘴裡,還沒來得及咽下去,鋒利的石刃已經劃破了他的喉嚨。

半聲慘叫噎在嗓子眼裡,灰色獸人的眼睛里冒著不甘的怒火,橫屍當地。

殺死他的獸人把他嘴裡的魚肉掏出來,喂進了自己的嘴裡。補在空出來的位置上,開始埋頭大吃。

海灘上除了海浪的聲音,只有咀嚼聲,所有的人都只顧著吃,似乎完全沒有人在意地上的那具屍體。

……

……

「那些獸人竟然生吃魚肉!」蕭天站在船頭上,臉色發白,喉頭嘔嘔有聲。

晏道笑道:「老大的眼神好得很哪,竟然比我還厲害,我只能看到前面有一塊陸地。」他的手搭起涼棚向海灘上張望:「不過話說回來,吃生食是獸人的愛好,倒不是人家獸人兄弟懶得生火。獸人有一種特別有名的美食叫做生魚片,就是把魚生著切成薄片,醮著各種調料吃的。」

海風吹過,船帆鼓起,船隊飛快地在海面上行駛。

覆石島近了。

船隊慢慢減速,排成戰鬥隊形向岸上靠攏。

岸上的獸人們也發現了船隊,轟的一下子,獸人們作鳥獸散,奇怪的是看到這麼龐大的船隊並不逃跑,到海邊興奮地揮著手喊叫著。

「他們在喊什麼?」

不知什麼時候,青和也走到了甲板上,站在蕭天旁邊,看到這些獸人激動得不行的樣子,不解地問蕭天:「這些獸人看起來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蕭天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他們說救星來了,不用挨餓了。」

「哦?他們也太自信了點吧?就憑這些老弱病殘,就能把咱們都殺了醮著調料,當成生人片吃了?」

看來四叔也聽到剛才晏道的話了,蕭天呵呵一樂:如果是吃四叔的話,恐怕就不是生人片,而是生鳥片了。


這種搞笑的想法蕭天當然不敢說出來,如果膽敢說出來的話下場一定是很凄慘的:青和的大腳丫子可不是吃素的。

蕭天不動聲色地說:「我想獸人和你都搞錯了,獸人以為我們是為他們運送糧食的船隊,是「自己獸」。而你則是以為獸人要吃了你。」

「啊?哈哈哈!」甲板上的人都笑了起來:「獸人不長眼睛的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