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門的那些弟子跟長老,他又不是不知道,個個道貌岸然,自持居高,更何況自己乃是萬古仙冥體,天道詛咒加身,終身止步化神,在他們眼裏就是廢物,回去免不了一番嘲諷。

“你必須回去。”海東青一副不容置疑的口氣。

“憑什麼,回去找罪受啊?”陳天悻悻道,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副打死也不回去的模樣。

“就因爲主人只剩下一個月的壽元。”海東青說到這,神色有些黯然,眼眸含傷,但外表下依舊十分平靜。

“你說什麼?峯主只剩下一個月的壽元?怎麼可能!”

聞聲,陳天忽的站起身,看着海東青,神色漸凝,有些不敢置信,師姐的樣子不像是說謊。

他很難想像葉笑君那般強橫的存在竟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了!

實在是不敢相信!

其實,當葉笑君在逍遙峯破開封印的那一刻起,就已散盡一身精元,本命禁制何其堅固,他是強行斷開的,導致只剩下了三個月的壽命,如今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兩個月。

陳天自己竟全然不知!

“可以跟我回去了嗎?”海東青看着陳天,輕聲道。

陳天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海東青翻手一揮,點點星輝凝聚,一卷金色的傳送陣圖憑空出現,不知是何等材質製成,金光閃爍,繁奧的符文密佈,玄妙的氣韻流轉。

海東青將一縷真元打入其中,激活符文,頓時這副圖卷就猶如活了一般,霞光萬道,瑞麗千條,一道高約十丈,一人多寬的模糊域門出現在眼前,綠色光華流轉,神祕無比。

傳送陣圖可一瞬間跨越百萬裏山河大川,一念之間可到達南域的任何地方!

南域地界浩渺無邊,廣袤無垠,若非有傳送陣圖,怕是飛遁幾年也難以到達地方。

品級高的傳送陣圖甚至可以遊走整個君源星,五域各地無所不達!

海東青白衣飄飄,率先進入。

陳天扶着杜蘭,一步邁入了域門。

凌宇則緊跟在陳天的身後。

光華一閃,域門閉合。

………………………

仙聖劍宗。

百萬裏山脈綿延不絕,起伏縱橫,雲霧繚繞,一座座仙殿宮闕矗立,七座浮峯懸繞排列,仙鶴飛舞,充斥着濃郁的天地靈氣,一處仙家福地的景象,着實雄奇而震撼。

空氣中忽然泛起大量漣漪,一道綠色的域門開啓。

四道人影從中走出。

“快看,那是什麼?”一名正在練習御空術的弟子發現了這裏的異象,指着不遠處域門開啓的方向說道。

“似乎是一道域門,快去看看。”

“你快去通知長老。”

於此同事,不少弟子發現了這裏的異象,皆是紛紛趕來。

“是何人敢闖入仙聖劍宗!”

一名弟子御劍而來,橫在虛空,神采奕奕,氣度非凡,俯視着陳天等人道。

緊接着不少弟子都圍了上來,足足有數百名。

海東青眉頭一皺,沒想到竟一不小心惹出來不小的動靜,這還真是出乎意料。

凌宇緊跟在陳天身旁,一言不發。

由於怕凌宇太過引人注目,海東青在通過域門時索性給凌宇換上了一身黑袍,遮住了面孔。

但一身冰冷的氣息依舊若隱若現,讓人不寒而慄。

一旁的陳天都能覺得渾身有一股徹骨的涼意。

而陳天自己則身穿仙聖劍宗的標準的外門弟子服飾,一襲白衣道袍,眸若朗星,氣息儒雅,更襯得幾分清秀。

海東青將一枚黑色的令牌緩緩舉起,上面刻着‘逍遙’二字,如筆走游龍,帶着絲絲縷縷的威壓。

“原來是逍遙峯的弟子,失敬了!”

那名弟子一驚,隨後拱手溫和一笑,但眸光深處卻閃過一絲不容察覺的蔑意和不屑。

逍遙峯落寞千年,早已不復當日,如果不是如今的葉笑君實力深不可測,坐鎮逍遙峯,恐怕逍遙峯無數的的天地材寶,仙珍靈藥,珍禽異獸,早就被瓜分個乾淨了!

如今逍遙峯主只剩一個月的壽元,等他隕落後逍遙峯的還不是自家的東西?

對於逍遙峯,這些其他峯的弟子素來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無妨。”

海東青同樣報以拱手,淡淡道,美眸中卻露出一絲深深的無奈。

隨後那名弟子的目光落在了陳天跟杜蘭兩人的身上,當掃過杜蘭時目光中閃過一絲驚豔之色,但很快恢復平靜,隨後看着陳天,眯着眼有些疑惑的說道:“這位師弟似乎有些眼熟。”

頓時,陳天心中一緊。

“這是我新招入的逍遙峯弟子。”海東青生怕露出破綻,惹出更大的禍端,身形一側,將陳天擋在身後,淡淡一笑道。

“原來如此,那師弟打擾了!”那名弟子拱手道,腳御長劍,化作一道白影,登時橫空離去。

其他弟子也紛紛散去。

海東青也微微舒了一口氣,對着陳天道:“快走。”

陳天點頭,隨即扶着杜蘭,幾人朝着逍遙峯的方向飛去。

如幾道流光劃過天穹!

逍遙峯在這七座浮峯的中央,地域廣袤,靈氣精純,天材地寶無數,底蘊孱薄,如同一塊案板上的肥肉,羣狼環伺,所以也引得其他峯主的覬覦,若非有葉笑君坐鎮怕是早已有人來奪得一杯羹了!

很難想像,當葉笑君隕落的那一刻起,真不知有多少人會對逍遙峯圖謀不軌!

爲此,海東青也十分擔憂和無奈,憑她一個是不可能守住逍遙峯的!

逍遙峯不似其他六峯皆有宮殿矗立,只有一個簡陋的木屋,十分樸素的佈置,透露着一股清靜無爲的氣息,讓人如浴春風,心情彷彿能一瞬間平和下來,葉笑君正盤坐在其中,閉目養神。

……………………… 木屋內。

葉笑君盤膝而坐,雙眼緩緩睜開,艱難的擡起頭,看着門外來的幾人,微微一笑道:“你們來了。”

“主人……”海東青看着葉笑君的模樣,不知該說些什麼。

“峯主,你這?”陳天當親眼見到葉笑君的樣子時心中無比震撼,這才兩個月不見,葉笑君竟變成了這副模樣?

葉笑君原本深邃如潭的雙目此刻渾濁無比,偉岸的身軀也已萎靡,變得瘦小佝僂,英武的面龐一道道溝壑縱橫,皺紋密佈,銀髮披肩,氣息微弱,一副垂垂暮年,行將就木的模樣,隨時都有可能隕落。

擡一擡眼皮此時都變得無比艱難。

彷彿一陣輕風,都能將葉笑君吹倒。

誰能想到一代逍遙峯主此刻竟是這般模樣。

“無妨,天命如此。”葉笑君打斷了兩人,倒是看的很開,顯得十分平和。

隨後又看向了門外,道:“既然來了,何不出來一見?”

陳天等人一怔,門外難道有人?

自己竟沒有絲毫察覺!

葉笑君看似孱弱身處暮年,但卻能一眼洞察秋毫。

“葉峯主,別來無恙啊。”

這時,一聲長笑突然從外面傳來,一道身影龍行虎步而來,白衣似雪,劍眉星目,是難得的美男子。

“這就是傳說中的萬古仙冥體啊,嗯,看上去還行。”這位美男子剛一進門就開始打量起陳天,拍了拍陳天的肩膀,嘖嘖稱讚道。

陳天眉頭一緊,令他心驚的是,這個人竟能一眼就看穿自己的體質,眼力驚人,不免對他有了幾分戒備之心。

來者非友即敵。

而且連陳天的靈覺都沒有發現此人的存在,有些看不透,氣息若隱若現,縹緲不定,實力絕對在他之上!

不得不防!

但他似乎沒有敵意,又很快轉移了目光看向葉笑君。

“見過葉峯主!”

美男子面帶一絲笑意,給人十分和善的感覺,作揖行禮道。


“嗯。”葉笑君微微點頭。

“蕭陽,你來幹什麼?”海東青看着這位美男子,表情十分不善。

這蕭陽是大長老南宮清絕的門下弟子,平日素來沒有交往,今日怎麼突然來了?


“師姐,我來……我當然來看您啊!”蕭陽眼珠子一轉,賊笑道。

“看我?我有什麼可看的。”海東青眉宇一挑,疑惑道。

“師姐,您最近又漂亮不少,難道不該看看麼?”蕭陽摸了摸鼻子,眼睛不老實的在海東青曼妙的身材上游離。

“你!”海東青罕見的俏臉一紅。

“的確是該看看,師姐真的漂亮了不少!”陳天趁機附和,突然發現原來調笑師姐也是挺有趣的。

“還是這位師弟投趣!”蕭陽對着陳天豎了個大拇指。

“好啊,你們兩個剛一見面就敢對師姐不敬了!”海東青臉色緋紅,揪着兩個人的耳朵嬌喝道。


“哎呦,疼疼……”

“師姐,師姐…手下留情!”

這兩個剛見面的師兄弟哀嚎着連連求饒。


“哈哈哈,好啦好啦,小青松開他們吧。”葉笑君不禁搖頭失笑道,連忙制止。

“可是主人……”海東青撇了撇嘴,欲言又止。

海東青很不樂意的鬆開了他們。

葉笑君微微一笑,隨後看着蕭陽道:“你這次來,怕是不止看看你師姐這麼簡單吧?”

蕭陽揉着耳朵,嘿嘿一笑,隨後神色一凝嚴肅道:“我這次來當然不止是看望師姐,最主要的是仙劍聖比三天後要開始了,這一次宗主點名要你們逍遙峯參加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