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嘛?太古太皇怎麼了嘛?”葉辰撅嘴,搞出一副我沒有騙你的樣子。

“你知道太古太皇是什麼年代的修士嘛?”那隻狼鄙視道。

“怎麼了?太古前嘛!”葉辰脫口而出。

“知道還問?他是太古大帝的長子,太古大帝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太古太皇現在還是你的師父,毛毛你個爹爹亂編!”

“怎麼?你不知道太古太皇是在壽元將近飲恨在五指山的嘛!”葉辰倒是理直氣壯。

“喔,喔!那只是個傳說,具體,具體誰都不知道!”

“那你怎麼說他就死了嘛?”

“喔,喔!迄今爲止,無人能夠活着從五指山頂回來,不是死了還是成仙了啊?”

“你確定,你面前不就是有一個嘛!”葉辰意指自己。

“喔,喔,凡人,真是凡人,誰不知道你剛纔是糊弄那些小修士的,你這個凡人怎麼可能去五指山頂摘來無花果!”那隻狼直接將葉辰給否認了。

“不信是嘛?好嘛,要不咱讓用無花果特有的吸納精氣表演給你看看,讓你這個狼死心塌地的相信!”葉辰道。

葉辰運動一股氣息,然後自雙手推出,將精氣和下方山頭石頭上一方十分低矮灌木聯通,然後開始將精氣迅速的向那顆兩米來高的灌木輸送,灌木立刻像是打了生長激素一般,蹭蹭的拔節的竹子長高,不一會兒便是整座山頭裏面最高的一顆,猶如熱帶雨林裏十幾米高的灌木。

“喔,喔!你這是逆天啊!竟然擁有這麼宏厚的精氣,一般破了四級祕境的修士都不能比啊!你真是逆天了,逆天了!”那隻狼驚的差點從那鉢裏面跳了出來。

葉辰只是很自豪的衝那隻狼笑了一笑,隨後衝着山林和空中的雲層狠狠的瞪着眼,頓然那些雲層卻莫名的散開了一些。對於葉辰而言,現在輸送一棵樹所必需的生命精氣是輕而易舉,因爲整個菩提樹的精氣都被他吸納了,要是說菩提樹是吸納天地萬物精氣的魔鬼,那麼葉辰便是吸納精氣的魔鬼他爹了。

“現在信了吧?”葉辰很不屑的看了那隻狼一眼。

那隻狼揉了揉眼珠子,然後道:“喔,喔!難以置信,要是你能夠將一片山的精氣都吸蝕殆盡,那麼本王就相信!”

葉辰掃了一眼下方的萬里河川,然後隨便指着一塊山脈,對着那隻狼道:“好!那麼我就讓你死了這條懷疑我的心!”

“喔,喔!你就吹吧,反正牛皮吹破了不要錢!”那隻狼滿是不屑。

隨後葉辰排開兩掌,對着那個山脈吸氣,神奇一幕發生了。


整個山脈上蒼翠的古木如同被熾熱的太陽烤焦了,清晰的看見一片一片的由蔥翠變爲昏黃,然後依稀可以聽見樹枝“吱嘎,吱嘎”的斷裂聲音,只有一道旋轉的颶風若同漩渦一般將一股滋潤的熱氣向葉辰嘴裏蜂擁而去。

“喔!喔!天哪,快停下,快停下!你要驚動這裏的修士啊!”那隻狼既是興奮,又是害怕,此刻心情複雜着呢。

葉辰倒是不肯放下,一方面葉辰不願意發生血流成河的大戰,更不願意與衆多修士以及大教派結下仇恨,目的是想通過展示自己這種神力,從而讓更多的修士知難而退;另一方面,自從吸蝕了無花果樹的生命精氣之後,時有變得血腥,比如斬殺無知,當時毫不猶豫的便將他撕扯爲兩半,要是對於平時,一個沒有殺過多少人剛剛踏入修行世界的修士而言,出手絕對不會這麼果斷乾脆,而且葉辰總是想吸納各種充滿精氣的東西,包括活生生的人。

不一會兒那片山頭上的古木全部都塌陷在地上,葉辰運動強勁的內力,捲起一陣狂風,直接將那片山上的樹木都掀翻擦碰。

“沙沙……”

“呼呼……啊!好爽!”直到那座山脈飛速的荒化,最後完全成爲漫天的黃沙,沒有一絲一毫的精氣可以吸納的時候,葉辰才很舒服的呼吸着氣息,然後很滿足的舔着舌頭,滿臉的火紅,眼神裏面總會在毫秒間可見一絲絲的血性。 此刻,天上那些隱藏着的烏雲少了許多,不少修士早已不見了蹤跡。葉辰如此牛叉,那些修士哪裏還敢奪取無花果?根本而言,他們就連靠近葉辰都不敢了,或許現在一部分修士已經直接放棄奪取無花果了,或許還有一部分修士只是遠遠的窺探,觀看事情的發展,貌似只有極其少的修士還緊緊追着葉辰。不用說,那些修士一定都是有着極其高深的修爲,不然看見葉辰能夠將一座山直接荒化掉早就逃之夭夭了。

“喔,喔!你這個死人,怎麼就弄到無花果?”那隻狼看着葉辰滿是羨慕嫉妒。

“說了太古太皇收我爲徒弟的嘛,是他幫我上了五指山了的嘛!”葉辰胡編亂造。

“喔,喔!逆天了,這個太古太皇竟然沒有死?”

“當然!”

“本王從古前活到現在怎麼就沒有看到?”

“古前到現在算毛毛時間?你狼品太差!所以和這種大成修士相遇機會渺茫!正常!”

“喔,喔!死人,本王說真的,那個太古太皇沒有死?”

“當然!騙你幹嘛?”

“喔,喔!那趕快帶着本王去見他!”那隻狼已經是迫不及待的了。

“我不是說了嘛,現在我們就前往嘛!”葉辰看了一眼空中的幾朵非比尋常的烏色雲彩,然後故意大聲講道。葉辰這麼一說,果不其然,那一團黑的雲朵又散去一些,表明又有一些修士放棄追殺葉辰了。

“喔,喔!那好!本王一定要拜他爲師!”那隻狼在經鉢裏面眺望,然後嘴裏喃喃。


葉辰心底罵道:“你就去吧,把你送回五指山山頂,那個從前靠着無花果樹的骨頭便是我說的太古太皇,你這死狼要是不拜他爲師,本大爺非要活埋了你!”

葉辰早就在這隻狼口中聽聞太古太皇,傳說這個古皇登臨五指山頂峯,但是機緣不合,剛到五指山頂上的無花果樹,然後便斷氣了,所以永遠的飲恨在此,人們一直認爲他是唯一觸碰過這種神奇古木的大成修士。葉辰在五指山頂端看到一具屍骸靠着樹幹,而且劃破無花果樹的勁鬆骷髏,故此判斷這便是太古太皇的屍骸。 土豪大人請息怒

“喔,喔!還有多遠?”

“就到了!”葉辰不知道行了多少距離了,那隻狼只要問,葉辰便以就在前面,或者說就到的應付。不過這一路征程,倒是風平浪靜,葉辰是不戰便擊退走了不少修士。

“喔,喔!你確定?”那隻狼停在一個山頭,突然不走了。

“幹嘛不走了?”

“喔,喔!還有多遠?”

“就到了!”

“喔,喔!就到了?不行!具體多少?地點!”那隻狼逼問道,搞出一副你不說我便不走了的樣子,橫豎都是要葉辰給個準話。

葉辰有些搪塞,這怎麼給這隻狼一個準話?如今自己現在連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怎麼可能給出個地方出來,最起碼要叫得出這片大陸上的一個真名字吧?

“我問你啊,前面是什麼地方?”葉辰問道。

那隻狼眺望了一會兒,然後道:“獵羊族!”

“啊?”葉辰撇開劍就要往回飛,這豈不是自投羅網,送羊肉到虎口嘛,現在身後的修士還無法擺脫,要是真的搞到人家獵羊族裏面去了,一定會死得很慘的。

“死人,幹嘛?”

“……方向搞錯了!”葉辰有些吞吐,硬着頭皮道。

“喔,喔!真是的,本王真想吃了你,竟然將方向搞反了,你耽擱了本王拜師,要是遲到見不到太古太皇的話,那本王非要咬死你!”那隻狼咆哮起來,然後弄起那個經鉢就要返回。

葉辰逆向而行,身後僅僅剩下的幾處黑色霧霾陡然往回,如影隨形,葉辰望了一眼天空,然後道:“死狼,現在去怕是趕不上太古太皇在了,你是從古前來的,能不能夠有快速到達的辦法?”

蝕骨纏綿:琛爺的心尖寵 ,鐵了心思要斬殺葉辰,然後奪取無花果,不然一般修士是不會冒死苦苦追趕葉辰這麼久。葉辰現在無論是拖延時間還是躲避都不是辦法,唯獨有一戰才能夠擺脫追殺,若是一戰,必然面對強敵。雖然他已經三蛻成功,近身可以搏鬥四級祕境以下修士,但是這些老修士,很有可能已經突破四級祕境,由此取勝的機率不是很大,一旦發現勢頭不對,切不可以戀戰,一定要想辦法第一時間逃脫,所以才問這隻狼怎麼個快速逃脫方法。

“喔,喔!有是有,刻印道文,建立傳到門,橫渡虛空!”那隻狼悻悻的道。

“那你就在這裏刻印些道文,建立一個傳到門,橫穿虛空!”葉辰聽着有些欣喜,這修行界還真的有這種綠色通道,於是心中的不安便少了一大半,要是戰敗了,還可以藉助這些道文從傳到門橫渡虛空逃走。

“喔,喔!地點在哪裏嘛,快說,不然本王真的拜師失敗了,那可就遺憾終生!”那隻狼倒是急了。

葉辰思考了片刻,然後土頭土腦的問道:“和我們這裏最遠的地帶是哪裏嘛?”

“喔,喔!貌似是美麗富饒,神奇雲集,美女如雲的東城神羊殿!”那隻狼眼珠子轉了轉,然後道。

帝國甜寵:首席的秘密戀人 “美麗富饒”、“神奇雲集”、“美女如雲”三個詞,覺得定然是個好地方,最重要的是離着這裏最遠的地方,最後一拍手掌道:“那個太古太皇就在東城神羊殿!你趕快刻印道文,度咱麼過去!”

“喔,喔!死人,東城神羊殿離着這裏有幾千萬公里,你說刻印就刻印啊?”那隻狼差點跳了起來。

葉辰眼睛耷拉着,然後道:“那怎麼辦?不刻印的話,那你拜師就希望渺茫了!”

“喔 ,喔!死人,本王只好試一試了!”那隻狼蠻不情願的從嘴裏吐出一塊玉,然後開始在一處山頭佈置道文。 葉辰停在一處山頭,右手持長劍,左臂握住拳頭,對着天砍了一劍,化開一道劍光,喝道:“都出來吧!”

空中幾處烏黑色的雲朵和幾處白色雲朵微微顫動,等候片刻,雲朵中衝出一道黑色影子,幻化成一個羊頭的老骨頭修士,不用看是便一頭成精的羊修。

“你終究是發現了老朽啊?年輕人,識相點乖乖將無花果送予老朽,老朽留你個全屍!”那隻羊頭乾癟的修士淡漠的看着葉辰,一副瞧不起的樣子。

“你在講什麼鳥語?”石鑄憤恨的揮動斧頭就要砍過去,但是不急石鑄將斧頭揚起,那個老骨頭從眉心射出一道虹芒,直接將石鑄斧頭打在地上,然後石鑄便倒在地上,口吐鮮血,說不出話來。

雖然石鑄在凡人裏是個蠻橫的鐵漢子,但是在這修行界,沒有任何的抵禦能力。

“你是哪裏來的破修士?會點修爲就四處出手傷人?”葉辰攙扶起石鑄,然後拿着七星劍指着半空中默然的羊頭修士。

“哼!凡夫俗子,傷你你又如何?識相的趕緊交出無花果,否則毀你元神,讓你做一世的冤魂!”

“你確定依你的修爲可以毀我的元神?”葉辰將石鑄拋向另一座山頭的灰王,然後斬釘截鐵迴應道。

“你知道老朽修爲幾何嘛?”那個羊倌很是鄙夷的看着葉辰道。

“不知,你修爲幾多?”葉辰眼睛都懶得看這個羊頭的羊倌,剛纔初步打探了一下,雖然這個老修士將石鑄隨便就搞定了,但是絕對沒有破四級祕境。

“哈哈……凡人一個,說出來怕嚇死你!”那個老修士撫着鬍鬚,仰天長笑。


“喔?”葉辰故意裝出一副很願意洗耳恭聽的樣子,其實心裏根本就鄙視到負無窮了,一個沒有破出四級祕境的修士也這麼囂張,要是他知道葉辰能力在四級以下修士無人能敵的話,那麼估計是要嚇尿,不過葉辰沒有那麼虎逼,也不願意把自己實力完全顯露出來。

“既然想知道,就讓你這個凡人開開眼。老朽前些日子剛剛突破第三境界第三個提升,如果奪了無花果,我便可直接破第四祕境了!”

“哈哈哈……”葉辰大笑。

“你確定你一個沒有突破四級祕境的修士能夠斬殺得了我嘛?”

“不識好歹,老倌我斬了你奪無花果再說!”

那個老修士騰空飛起,打出五彩神芒。

葉辰根本就沒有理會,想想佛庵堂無知打出的是七彩神芒,葉辰連動都沒有動一下,如今一個五彩神芒,根本就撓癢癢都不行。

“叮,叮,叮,叮,叮!”



五彩光芒向葉辰射殺,將近葉辰身體,所有光芒幾乎將小逍整個身軀包裹住了,隨後五種銀鈴般的敲打聲音在葉辰身上發出。

“咔!”

五彩散去,葉辰素衣飄動,秀**票,蔚然而立,依然毫髮未損的矗立在山巔。

“啊?……小樣,倒是吃了無花果有點能耐!”羊倌悶聲冷冷道,然後從眉心射出一柄老木棍持在手中。

“哼哼!你確定用這種老木棍對付我?”葉辰滿是嘲諷的道。

“一棍破狼!”

羊倌腳踏虛空,如同蜻蜓點水,度過幾座山脈,移向葉辰山頭,口中大喝,然後持起破棍橫削。

“一棍破狼?哼哼!”貌似這個棍子與狼有關係,但是這種對付狼的棍子用來對付葉辰這種體質的修士可就一點都不管用,於是葉辰御出神木劍,也是學着叫道:“一劍破棍!”

“碰!”

葉辰七星劍和那根棍子碰撞在一起,劍刃劃過木棍,只看見火花四濺,葉辰以爲隨便一砍便會將這根棍子個削成兩半,但是這根看似木質的棍子卻抵住了。

“哼!倒是有幾分勁道!”葉辰運動身體裏無窮無盡的內力,然後將一大股真氣向七星劍打去,葉辰的七星劍快速的將那杆木棍給壓了回去。

“哈!”羊倌急忙輸出一股真氣,竭力抵擋。

“磁磁!”在劍和棍半空間已經形成了一團四溢的光輝。

葉辰真氣源源不斷的向外打出,猶如一個大功率的機器,根本就無壓力,然而那邊枯瘦的老羊倌額頭青經突兀,豆大汗珠子流淌在乾涸的臉面上,似乎已經吃不消。

“哼!”葉辰悶哼,然後再打出一股股源源不斷的真氣。

“嘔……”

“咔嚓!”

羊倌那根破狼棍被葉辰七星劍給劈斷,七星劍被巨大的真氣推向羊倌頭頂。

羊倌再次逼出真氣已經是來不及了,眼看着七星劍要直接砍掉頭顱卻是閃不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