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區,只有一個鬥武場。

眾所聚焦!

「到了。」林風帶著訝異聲不停的彩翡宗眾人,穿過選手通道。

瞬時間

眼前一恍,進入一個全新的區域。

那寬闊的空間,清新的空氣,獨樹一幟的裝飾,還有……

早已等待著的風揚谷一行人。




(第三更~~還有一更)(未完待續。) ()一敗塗地。

哧!林風抽出燼魔槍。

呂豹身體一陣失重,手捂著胸口處那觸目慟心的傷口,腳步踉蹌。

瞬時間

蓬!直直往後倒去。

仰躺在地上,望著天空,呂豹睜大眼睛,充滿著驚駭交加。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慘敗,敗在一個『鄉巴佬』手裡,一個星河級七階的螻蟻手裡。更是敗的丟盡臉面。從戰鬥開始到結束,他甚至沒有過一次像樣的攻擊,局面完全被林風控制。..

鮮血在流淌,好似心在哭泣。

呂豹右拳仍緊握著,卻已經沒有半分力氣。

他不甘心,但……

又能怎樣?



觀眾席上,響起一片嘈雜喧嘩之聲。

沒有人想到,jing銳比武大會正賽僅僅第一輪,就爆出一個這樣大的冷門。

星河級七階武者,竟擊敗了星海級一階!

而輸的那個人,更是呂氏一族的少族長!..

讓人難以置信。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怪物!」

「彩翡宗,哇賽,這千年廢材宗終於蛻變了。」

「哈哈,我就說,那林文肯定爆冷門,你們還不相信,哈哈哈哈!!」

……

觀眾席上,喧鬧聲一波接一波,無不是竊竊私語討論個不停。不止因為兩人實力間的巨大差距,更因為『林文』來自一個千年墊底的廢材宗,而且,這還是他第一次參賽!

太神奇!

隨著裁判宣布比賽的勝利者,一切,都是塵埃落定。

那些下注的,自是有人歡喜有人悲。但從表情看來,絕大多數都是『悲』。

「啪!」裴紅懊惱的跺了跺腳,給了自己一巴掌。

「怎麼了,姐?」裴青訝道,「林大哥贏了,你不開心么?」

「是啊。紅師姐。」小璐好奇道,「這是好事情呀。」

裴紅苦笑道,「我怪自己太笨,竟然沒聽林風話,這一次賠率那麼高,若能壓上,10個斗靈幣那能變成20幾個。」

眾人嘩然失笑,卻沒想到原來是這樣。

「姐,這不怪你。大家都沒想到。」裴青微笑道。

「是啊,師姐,我們原本以為林大哥不要輸的太慘就好了,誰想到會贏的那麼利索。」小璐掩嘴輕笑道。

此時

「又在背後說我了?」林風的身影從大門處出現,帶著一分淡淡微笑。


「哪有,林大哥~~」小璐歡喜的跑過去,大大的眼中閃露著崇拜的光芒,「你太厲害了。林大哥,小璐好喜歡你哦!!」

林風倏然一笑。揉了揉小璐的腦袋。

裴紅臉一紅,「沒什麼,恭喜你,林風。」

裴青亦是豎起大拇指,「林大哥,你太厲害了!」

感受著眾人由心的祝賀。林風微微笑了笑。

事實上,自己倒並沒有太多的興奮,擊敗呂豹早在預料之中。

最關鍵的是,通過第一輪后,當初自己參加jing銳比武大會的兩個目的。儘是實現。



頂層包廂中。

呂聹滿臉蒼白,神情充滿獃滯。

原以為十拿九穩的一戰,沒想到竟落了水花。

辛辛苦苦為兒子籌劃,距離進入厲雁門內門,僅僅只有一步之遙,卻沒想到這一步,卻難如登天。

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怎麼樣?」司馬酆回頭望著兩個徒弟。

「很強。」紀夏目光灼然,「我若在星河級七階,不,星河級巔峰,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

「不過如此而已。」秦千千撇了撇嘴,「也只能欺負一下沒感悟星力的廢物……」

「千千!」司馬酆冷哼一聲。


此時呂聹的面se更顯得難看。


這一次,呂家確實是丟盡臉面。

可想而知,屆時整個綠煙城會怎麼將這場比賽加油添醋。

「唉!」呂聹輕嘆。

但這些都只是小事,最重要的是,他的兒子,錯失了一個極好的機會,一個鯉躍龍門,前途似錦的機會。

這才是最可惜的!

「師傅!」秦千千嬌嗔道,「人家說的真的嘛,那什麼林文,哼,要是我,對付他易如反掌。」說著,秦千千驕傲的抬起頭,雙手叉著小蠻腰,一臉信心十足。

司馬酆苦笑的搖搖頭,卻也拿這個徒弟沒有辦法。

「不過那林文若是晉陞到星海級,那就說不一定。」司馬酆淡然一笑,「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千千,要好好學學你師兄,切不可坐井觀天,要懂得居安思危,刻苦奮進。」

「師傅說的沒錯。」紀夏正se點頭,猶豫了下,說道,「不過……師傅,我感覺那林文,似乎並未盡全力。」

眾人聞言頓時一怔,秦千千蹙起小眉頭,「不可能?師兄。」

司馬酆沉吟道,「何以見得?」

紀夏眼眸灼然,「徒兒曾見過他一次,這個人,給我一種很危險的感覺。」頓了一頓,紀夏旋即道,「倘若他的實力僅於此,我不可能會有那種感覺。」

言下之意,以林風現在所表現出的實力,對他沒有任何威脅。

「原來如此。」司馬酆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呂聹面se顯的十分難看,卻是越聽越不入耳。

敢情那『林文』,竟還是手下留了情?

開什麼玩笑!

但……

很多事,心裡能想,嘴巴卻是不能說。

司馬酆畢竟是厲雁門的大人物,便是他那兩個徒弟,真論起來,輩分都高過他。

最重要的是,他怎麼都不敢得罪厲雁門。

若不然,死的會很凄慘。

「師伯,犬兒的事你看……」呂聹嘴角抽動。討好道,「還有沒有婉轉餘地。」

「輸都輸了。」秦千千嘟囔道。

「千千!」司馬酆輕喝一聲。望著呂聹,司馬酆沉眉微微皺起,仔細沉吟了半晌,嘆道,「小聹。不是我不幫你,只是……你自己也看到了,就算將這次錄製的視屏給掌門看,幾率估計也不大。」

「不要緊,不要緊。」呂聹連道,「只要師伯能將這視頻呈上給掌門看,那就行了。」

「何必呢?」司馬酆搖搖頭。

呂聹苦笑一聲,他又何嘗想這樣,但眼下哪怕只有一分的機會都要試一下。緊緊咬唇,「只要師伯肯幫這個忙,到時再美言幾句,倘若犬兒有幸能進入厲雁門內門……無論師伯有什麼條件,小聹力所能及,定替師伯完成!」

為了兒子,呂聹已是完全豁了出去。

做父親的,哪個不望子成龍?

司馬酆目光輕閃。微嘆一聲,「好。既是承你人情,不管如何,我都會盡量一試。」司馬酆望著呂聹,輕輕點頭道,「不過……以掌門的個xing,小侄子想要進入厲雁門。希望恐怕不是那麼大。」

「沒事,沒事。」呂聹擠出幾分笑意,「多謝師伯。」

司馬酆抬起手,示意呂聹毋須客氣,回頭望向紀夏和秦千千。徐徐道,「我們走,馬上就輪到千千比賽。」

「看我的!」秦千千輕捏粉拳,哼哼道。

紀夏淡然一笑,旋即,三人便是結伴走出包廂。

留下呂聹一個人,那擠出來的笑臉瞬時變的極是難看。

「這白痴!廢物!!」呂聹面se猙獰,怒聲暴喝。整個人好似發癲般,一道凌厲勁氣從右手中轟出,頓時間將整個茶几轟成碎片。呂聹氣的胸口都是擰攏,整個人彷如厲鬼一般。

他,太不甘心!

那麼好的機會,竟就這麼揮霍掉。

可惜至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