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球熠熠生輝,上有凹槽,與風雲戒一般模樣,不用說,這就是啓動終極守護大陣的關鍵。

……

風雲谷中,紅眼魔將等人紛紛跳出戰團,向着風雲谷外急射而出。

“哈哈,風飛揚,慕容龍飛,今天,風雲谷,便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貪狼猖狂的聲音遠遠地傳來,他一手抓着鄭巖之,一手拉着一條鐵索,身體在迅速的上升。

一個個惡狼魔兵,都抓着繩索,被拉回飛舟。而那些叛出風雲宗的弟子,卻只要少數一些修爲高的人才有資格抓住繩索,逃離風雲谷。

剩下的人望着天空中那兩個巨大的轟天炮,都是一臉的絕望。

風飛揚等人聚在一處,面色極爲凝重,他們雖然修爲強大,但面對這蔽日飛舟仍舊顯得很無力。

“希望李逸和玄龍能儘快啓動守護大陣。”

想罷,風飛揚轉身看着薛老,道:“薛老,你速度快,趕緊離開這裏吧。”

薛老不是風雲宗的人,沒必要與風雲宗共存亡。薛老看着天空中的轟天炮,臉色也有些凝重。

砰!

砰!

不等薛老開口,轟天炮積蓄能量完畢,伴隨着兩聲巨響,兩顆直徑十數米的巨大能量球,攜帶着毀天滅地之勢,向着風雲谷閃電般墜落。

“完了,這下完了,我們都要死了。”

所有風雲谷的弟子都是滿臉的死灰色,呆呆地望着天空的兩個碩大的能量球。

任憑你實力再高,速度再快,在這毀天威勢之下也是枉然。

風飛揚,薛老等人靜靜地站在高臺,注視着能量球的墜落,他們本可以逃,但卻留了下來,他們一生致力於風雲宗的強大,風雲宗毀滅,他們活着也沒什麼意思。

至於薛老,他也沒有逃,因爲現在就算跑也來不及了。

而此時的李逸,也聽到了天空中的兩聲巨響,知道轟天炮已經發動,他舉起風雲戒向着水晶球按去。

唰唰唰!

此時,十數個惡狼魔兵閃身進入了風雲殿,對着李逸的背影便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李逸本可以躲,但如果躲開,不說這水晶球會不會被毀滅,啓動終極守護大陣肯定是來不及了。

李逸一咬牙,乾脆不閃不避,迅速將風雲戒放入了水晶球的凹槽上。

砰!

所有的攻擊落在李逸身上,李逸臉色一白,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灑在了水晶球上。

嗡!

水晶球光芒大亮,一圈圈柔和的光芒擴散開來,隨之李逸便感覺到風雲殿一震,一層淡淡的光幕將整座風雲山都給籠罩。

“成了。”

風雲谷中,風飛揚見到那巨大的光幕臉色大喜,激動地雙手狠狠地互拍了一下。

衆多風雲宗弟子終於看到了希望,他們看着天空中淡淡的光幕,不禁又有些擔憂,這薄薄的光幕能抵擋住那兩顆巨大的能量球嗎?

轟隆!

兩個巨大的能量球轟擊在光幕之上,光幕劇烈顫動,人們的心也跟着劇烈的顫抖起來。

能量球的能量爆發開來,光幕被強大的能量波壓迫出兩個巨大的凹陷,人們的心猛地提了起來,他們能否存活,全靠這一層光幕,由不得他們不緊張。

而風飛揚等人卻是臉色平靜,只有他們少數幾個人知道這守護陣的祕密,這層光幕不僅可以防禦,還能吸收攻擊者的能量。

對方攻擊越強,防護罩的防禦就越強,因此,風飛揚一點也不擔心。

果然,直到能量球能量耗盡,防雨罩仍舊頑強的籠罩着風雲山。

“得救了,我們得救了。”

風雲宗的弟子都歡呼起來,劫後餘生,也是一種幸福。

風飛揚等人也是露出了笑容,風雲宗是他們的命,風雲宗保存下來,他們自然很高興。

不過,他們卻沒有完全放下心來,高空中的蔽日飛舟還在,兩個巨大的轟天炮仍舊對準了風雲谷,隨時可能發動更加強大的攻擊。

嗡嗡!

似乎知道風雲宗的守護大陣不好破,也或許是發動啓動轟天炮所需要的能量太過龐大,蔽日飛舟徐徐地退走了。

這下,風飛揚才徹底鬆了口氣。


“李逸呢?”薛老突然問道。

風飛揚笑道:“李逸在風雲殿,這防護罩就是他開啓的,他應該很快就會下來了。”

而此時的李逸,在感受到蔽日飛舟離開,方纔轉過身,冰冷着臉,腳踏風雷步,手持地階彎刀,將所有惡狼魔兵盡數斬殺。 風雲宗血變已經過去數天,一場血變,數千風雲宗弟子只剩下數百。有的死在那場混戰中,有的是當初叛出風雲宗,卻沒能跟隨惡狼谷逃走的,全都被風飛揚逐出了風雲宗。

風雲殿旁有着兩座高大的宮殿,一座風殿,一座雲殿。

風殿中,李逸,風飛揚等人俱坐於此,至於雲天空,自從飛舟展現出轟天炮後便消失了。

風飛揚坐在主位上,環顧四周,道:“這是風雲宗千年來最大的一次災難,數千弟子如今就只剩下數百,長老也損失不少。所謂不破不立,破而後立,這也可以算是我們風雲宗一次蛻變的契機。”

朕居然被只猫飼養了 ,雖說這次大變,風雲宗元氣大傷,但剩下的人都是對風雲宗絕對的忠心,相信要不了多久,風雲宗就能恢復,並且更勝從前。

這時,風飛揚看向了李逸,笑道:“這次風雲宗能逢凶化吉,還得多虧了李逸。如果不是他帶回了老宗主的消息,我不可能來得及將護宗閣的風雲衛從蠻荒山脈深處叫回來。如果不是李逸帶回了風雲戒,風雲宗的終極守護大陣也不可能及時的啓動。”

風飛揚旁邊坐着的風老鬼哈哈大笑,看着其身旁的雲老頭道:“雲老頭,我說的沒錯吧,李逸就是我風雲宗的救星。”

雲老頭笑着點了點頭,當初李逸還在內宗參加外宗大比之時,風老鬼就有預感,風雲宗會有變故,而李逸就是這場變故的關鍵。

“從現在開始,風宗和雲宗合併,重建風雲宗。”說道這裏,風飛揚又看了看李逸,“李逸既然帶着風雲戒回來,我決定讓李逸來擔任這個風雲宗宗主之位,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風飛揚淡淡的話語,卻讓在場的人都紛紛議論起來,風雲宗自從風清河失蹤之後,就分裂成了風宗和雲宗,今日終於重新合併,衆人自然高興,但讓李逸來當風雲宗宗主似乎太草率了點。

李逸也是一驚,連忙起身道:“宗主,這可不行,我可不想當什麼宗主。”

“哇!玄雨姐姐,李逸哥哥要當宗主了。”

劉雪婷卻是拉着旁邊的風玄雨歡呼起來,幾天的時間,她的傷勢已經被李逸治好。

風玄雨臉上帶着笑容,卻沒有說話。

風飛揚笑了笑,看着李逸,道:“李逸,這可不是我的意思,是老宗主的意思,風雲戒是宗主信物,誰持有風雲戒,誰就是風雲宗的宗主。”

李逸一愣,隨即拿出風雲戒放在風飛揚的面前,道:“風雲戒還給你,這本來就是你們的東西。再說,我還要去慕容城,還要參加人榜爭奪戰,能不能活着回來還不知道。”

此言一出,衆多長老都是點了點頭,人榜爭奪是每一個人丹武者都渴望參加的,參加人榜爭奪戰,九死一生,能不能活下來,誰也不敢保證。

風飛揚也沉默了,片刻之後,他笑道:“那好,如果你能回來,這風雲宗宗主的位置就是你的。”

李逸苦笑着道:“到時候再說吧。”

風飛揚點了點頭,道:“好了,這次大會就到此爲止,都退下吧,風長老,從今天開始招收弟子,記住,天賦與心性都必須注重,寧缺毋濫。”


經歷這次變故,風飛揚意識到,光注重弟子的天賦是不夠的,若是心性不好,就算將其招進風雲宗,也只是一個禍害。

“好。”

風老鬼點頭道,而後起身離開。

片刻,整個風殿就只剩下風飛揚,李逸,風玄龍兄妹,劉峯兄妹。

風飛揚看了看李逸,忽然問道:“聽玄雨說,你有一種可以給人治傷的能力。”

李逸點了點頭,沒有否認。

風飛揚一笑,從懷中拿出一個玉簡遞給李逸,道:“看看這個吧,也許對你有幫助。”

李逸愣了一下,將玉簡握在手中捏碎,一股信息便出現在腦海之中。

“這是,陰陽生死印?”

仔細閱讀信息之後發現,這竟然是陰陽生死印,而且還是之前李逸修煉的陰陽生死印的後半部分。

“果然。”李逸眼中精光一閃,“難怪我一直覺得這陰陽生死印威力不足,原來我修煉的只是上半部。這是這下半部怎麼會在風雲宗內,他們跟那位老者又是什麼關係?”

“人榜爭奪戰九死一生,希望這東西能對你有所幫助。”

風飛揚笑着離開了風殿。李逸跟風玄龍幾人聊了片刻,也離開風殿,去閉關修煉陰陽生死印。

……

兩天後,李逸,風玄雨和劉峯兄妹四人,與慕容龍飛一起站在風雲山巔,這裏白雲繚繞,不時從身邊飄過,讓李逸等人恍若置身仙境。

“前輩,我們怎麼離開啊?”

劉雪婷輕撫着身前的白雲,滿臉興奮又好奇地問道。

慕容龍飛微微一笑,雙手掐動手印,緊接着虛空蕩漾,一隻十數丈大的禽類妖獸憑空出現。

妖獸類似一個放大了無數倍的白鶴,李逸認得此獸,名爲鶴鷹獸,擅長速度,攻擊力不強,是一些大勢力用來代步的工具。

鶴鷹獸雙翅閃動,風聲呼呼,它仰天鳴叫,聲音刺耳。

“上去吧。”

慕容龍飛輕聲說了一句,便跳上了鶴鷹獸,李逸四人也緊跟而上。

“走!”

慕容龍飛低喝一聲,鶴鷹獸鳴叫一聲,如火箭一般沖天而起,眨眼間便消失在風雲山境內。

風雲山上,風飛揚和風玄龍看着鶴鷹獸離去的方向,許久,風玄龍道:“父親,妹妹這一去,不知何時還能相見。”

風飛揚沉默許久,方纔嘆了口氣,道:“惡狼谷一向是不死不休,這一次沒能將我們風雲宗剿滅,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再次攻來,玄雨留在風雲宗還不如跟着李逸。”

風玄龍轉過頭,看着風飛揚,輕聲道:“父親,你怎麼知道妹妹跟着李逸就一定安全,他這次可是要去參加人榜爭奪戰,能不能活下來誰也不敢保證。”

風飛揚輕聲一笑,轉身看着風玄龍,道:“李逸一定會活下來,而且一定會讓整個大陸爲之震動。”

說完他哈哈大笑着離開。看着父親的背影,又看了看鶴鷹獸離開的方向,風玄龍嘀咕道:“讓整個大陸爲之震動?李逸,希望你真的能做到。”

而此時,坐在鶴鷹獸上的李逸,卻是滿臉震驚地看着慕容龍飛,驚詫地問道:“前輩,你怎麼知道我母親的名字?”

慕容龍飛坐在李逸的對面,看着李逸的面容,眼中竟閃過一道柔光,道:“你的眼睛跟她很像,而且你的天賦,你的狂霸與你父親當年簡直如出一轍。”

“你也認識我父親?”


李逸更加驚訝了,對方也姓慕容,而且與慕容龍城只相差一個字,李逸猜測對方可能是自己母親的孃家人。

但自己的父親,只是黑玄鎮一個小家族的族長,就連慕容龍城都不認識他,這慕容龍飛竟然認識他父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