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天忍不住的親吻了一下自己的妻子。隨即就和自己的妻子相擁而眠。

雲宮家!

雲宮家的所有的族人在得知皓天回來的這樣的消息之後,心裡都放下了一塊石頭,而雲宮優優在帶回一顆由皓天煉製的丹藥之後,立馬請了葯器盛典來驗證這一丹藥的藥性,而葯器盛典見到丹藥之後說道。

儘快的讓我見到皓天這個小子,我要問問他!

此時的皓天正在和自己的愛妻一起共度良宵,甜蜜的很!(未完待續。。)

ps:繼續吐槽!速度在給我拍快一點好不好!還有下一個目標就是六十萬字!必須在一個星期內完成! 朱清宇離開農貿市場時,已是凌晨一點半鐘。

他先送燕子她們回家,然後纔回到中南門的出租屋休息。

本來,臨別的時候他想記下燕子的電話號碼,但是燕子沒手機,無奈只將鄭姨的小靈通號碼記下了。

“哪天給燕子買個手機吧,哪怕是小靈通也好。”朱清宇躺下後自言自語地說。



但是他又想起了自己寫的那張三萬無的欠條,腦殼一陣發麻。

“哪來那麼多錢喲!三個月時間,太短了呀!”朱清宇心裏想。現在,只有儘快尋到周萬福,萬福城才能正常施工,自己的工資纔有保障,雖然還不上三萬塊錢,但就是借也要有個借處才行。

“周總,你究竟在哪裏?”他這樣想着,進入了夢鄉。

夢裏,他又遇見了燕子,燕子穿着花格襯衣,秀髮批肩,臉紅樸樸的,正在對着他笑呢,但是當他走近燕子的時候,燕子卻突然被一個蒙面人挾持着飛跑,他呼喊着追趕,卻怎麼也趕不上,他於是動用仙功,在自己的肚臍眼上按下兩下,眼看就要追上了,結果又掉下了曾經落下的那個深坑……

“燕子……不要,不要啊……”他呼叫着,驚醒過來時,已是一身冷汗。

他回味一下夢中的情景,重重地嘆了一聲,一看手機,已是早上八點鐘,屆面上提示有兩個未接電話一條未讀信息。

朱清宇打開手機一看,未接電話是許世江打來的,信息也是他發的,內容是:“明早來公安處,有要事。”

昨晚睡覺前他將電話調到了靜音狀態,因爲這兩天他確實太累了,想紮紮實實地睡上一宿。

朱清宇簡單洗漱之後,跑步上到玉女峯,在公安處辦公樓前大院停下後,彎腰踢腿,活動一下筋骨。

此時已到上班時間,公安處的幹警們都行色匆匆,趕往辦公室。

“朱清宇!”一個渾厚的男中音叫道。

對這個聲音朱清宇已經熟悉,他偏頭一看,許世江正從大門口進了大院。

“嘿唉!”朱清宇答應一聲,招了招手。

許世江走過來,悄悄對朱清宇說道:“我正找你呢,鄭局長要我通知你,獵鷹行動三天後就要開始了,在這三天時間裏,你要再到富源市祕密基地去一趟,協助刑偵找到周萬福的下落,以便我們在剷除無影幫的同時,解救周萬福。”

許世江說罷,將刑偵隊長朱儁基的電話告訴了朱清宇。

朱清宇問道:“我一個人去嗎?”

許世江答道:“朱隊長會安排兩個人和你一道前去。”

接下來,許世江帶着朱清宇來到了朱儁基的辦公室,朱隊長正在泡茶呢,便順便給朱清宇泡了一杯。

許世江打了招呼走開了。

坐下後,朱儁基拿起辦公桌上的坐機電話按了幾下說道:“叫兩個武警馬上到我辦公室。”

不一會兒,兩位身着便裝的小夥子進來了,一高一矮,均是中等身材,寸頭,腰間別着手槍、匕手,外面一件馬卦批着,扣上釦子就不會被發現身上的傢伙。

“這是麻紹兵,這是洪正,武警支隊的偵察尖兵。”朱介紹道,“這是局裏的特勤俊朱清宇同志。”

朱清宇向二人點點頭,算是招呼了。

“這次行動名義上是由我負責,實際上由朱清宇同志具體負責,你們二人協助。具體行動方案你們自己確定,但目的只有一個:摸清周萬福的行蹤的關押地點。時間最長三天,三天內何時找到目標我們就何時實施獵鷹行動,我靜候你們的佳音。”朱儁基說道。

“交通工具呢?”朱清宇問道。

“不需用交通工具,乘坐從邊城到富源市的客輪,沿途開展偵察。”朱儁基回答說。

“朱隊,我一個保安,就算是特勤,也不能負責這次行動啊!”朱清宇爲難地說道。

“這是鄭局定的,我沒有權力改變。”朱儁基笑了一下,說道:“或許,要深入虎穴,本局沒有比你更合適的人了,就拿我們刑偵支隊來說,整體素質較低,最年輕的同志都三十二歲了。”朱儁基說道。

朱清宇不再說什麼,不管怎樣,這是鄭局和朱隊長對自己的信任啊。

三人戴上了朱儁基事先準備的瓜皮帽,出了朱隊長的辦公室。

大院裏的香樟樹下,趙茂海的那輛微型貨車還停在那裏,朱清宇打開車門,三人上車商量具體的行動方案。

二十分鐘後,朱清宇開着微型貨車,將車子停在了中南門出租屋前的院子裏,然後來到城南大橋的碼頭。

今天陰有小雨,三江河上灰濛濛的,給出行的人們帶來了一絲憂鬱。

朱清宇買了三張船票,三人登上“富源9號”客船,在船艙後排右邊一角坐下。

這是一艘由迷江至邊城的高等級客船,船上有影視廳,有包房,還有餐廳,船頭還綁了八隻花籃,甲板上鋪了一層彩色紙屑,好像剛剛舉行過什麼慶典。

今天船上的人不算多,有二十多人,都是從邊城到富源市走親訪友或辦事的本地人。

船行了幾分鐘,就有一個身穿花襯衣、蓄着小鬍子的小夥子玩起了毛線套鉛筆的遊戲,他一手拿鉛筆一手拿一截毛線,雙手一舉道:“各位,電影開放心之前,大家閒坐無聊,我來助興!毛線套鉛筆,套沒套中由你猜,猜中一回得十元,猜不中一加輸十元,小小玩意,大家參與阿!來啊,看看我的手,看看手中的線,套沒套中?是誰說套中了?那看看吧,噫,你猜對了,真的套中了!”

小鬍子手裏舉起被毛線栓着的鉛筆,又拿出一張拾元的人民幣,來到坐在前面一排的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面前,說道:“這位大叔,還是你有眼光,來,這拾元錢是你的了!”說罷,將錢放在了中年男子的手裏。

小鬍子又叫了:“遊戲繼續開始阿,要猜的繼續猜,看看誰猜得準!一個一個來啊。”

接下來,中年男子又猜起來,這次他沒猜中,輸了拾元錢。

中年男子不罷休,又接連猜了五六回,賭注由拾元變成了貳拾元、五十元,結果他只狂中一回,其餘的都沒猜中,輸掉了三百五十元。

朱清宇與麻紹兵和洪正對視一眼,會心一笑,都搖了搖頭。

“還有人要來猜嗎,咹?沒有我可就收場了。”小鬍子揚了揚手中的毛線和鉛筆大聲說。

人們都鴉雀無聲,表情木然,害怕被騙偷錢。

“好,遊戲到此結束,拜拜!”小鬍子說罷,準備離開船艙到外面的甲板上去。

“你騙人,快退我錢!”中年男子漲紅着臉叫道,上前一把抓信了小鬍子。

小鬍子吃了一驚,但馬上鎮靜下來,罵道:“噫,你要幹嗎,輸了不服氣是吧!”

“你手中的毛線有假,我是被你騙了才輸了的!”中年男子說道,仍不放手。

“去你吧!哪有你這樣不講道理?再不放手我可就不客氣了!”

“你把我的錢退了我就放手,否則我決不放手!”

“我看你是活膩了!”小鬍子說罷,搶起右拳,打在中年男子的臉上。

中年男子一個踉蹌,差點倒地。

小鬍子拍拍手,轉身要走,中年男子氣憤已極,返身上前,抱住小鬍子不放,兩人便扭打在一起。

如果是往常,朱清宇早就上去打抱不平了,但是今天使命在身,他怕暴露身份,沒有上前勸架。

麻紹兵的洪正也佯裝沒看見一樣,默不作聲。船上的其他人更是不願管閒事,掛在臉上的都是漠然的表情。

這時,一個戴着墨鏡的光頭男子帶着幾個人來到船艙,他臂上刻着青龍,體型彪悍,一臉殺氣,不怒自威,其強大的氣場把船艙裏的遊客給震住了。

“是郭朝龍!”朱清宇心裏輕喊一聲,急忙將帽沿壓得低低的。

“是誰在這兒撒野?”郭朝龍吸了一口手裏的大雪茄問道。

小鬍子與中年男子停止了抓扯分開站在一邊。

“他騙人,騙了我三百六十塊錢哪!”中年男子先告狀。

“郭大少,您知道我從三江開客船的那一天起,就在船上玩毛線套鉛筆的遊戲,輸贏不論。可這個人輸了卻要還錢,您說我能還嗎?”小鬍子慢條斯理地說。

“哈哈,這位老哥,我看你就認了吧,今天是我們富源水上運輸公司成立後試營業的第一天,大家都圖個高興,可不要在這兒打打殺殺的喲!”郭應龍眯着眼說道。

“可是我這錢是這一趟買賣的全部所得,而今全都輸了,我回去咋個向我老婆交待啊!”中年男子着急地說道。

“我不管你什麼理由,總之不能在這船上倒亂,否則就不要怪我不講情面了!”郭應龍正色道。

中年男子見郭朝龍幫着對方,估計自己的錢迴歸無望,竟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心疾首地哭嚎起來。

郭朝龍向左右使了個臉色,立即有兩名保鏢走上前去,將中年男子架起來拖出船艙,到了船頭的一間包房裏面。

不一會兒,包房裏傳來中年男子痛苦的叫聲。

朱清宇聽到中年男子的叫聲,身體微微一顫,條件反射地攥緊了拳頭。他一看麻紹基和洪正,二人都是一臉憤怒的表情。

但是朱清宇還是壓制住了衝動,向二人搖了搖頭。

船上的客人聽着中年男子的叫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顯露懼色,一言不發。

三江上,雨下得更大了。 第二百一十三章驚天「核」爆!

因為這個丹藥的藥力讓葯器盛典感受到一種熟悉的氣息!藥力里附帶著一種天道,而這樣的天道只有一種靈訣才能做到的,而這樣的靈訣只有一種!那種靈訣恰恰就是葯器盛典所掌握的一種靈訣——無上丹訣!

據說這樣的神訣葯器盛典是作為保密的一種神訣而不被雲宮極愛的所有人所知曉的。葯器盛典的記憶里皓天僅僅是一個煉器師,跟煉藥有著八竿子都打不著的關係,而皓天突然學會了煉藥這個消息量有一點大啊~於是她就很納悶。自己的不傳之秘居然被一個小輩一個和煉藥毫無關係的小輩所掌握著,這一點讓這個神器的器靈都很納悶兒!

皓天這個小子什麼時候學會的這一招?看來我要好好的問問他!說著她的手裡浮現出一個神紋,神紋上頂著一小塊魂壤,魂壤被迅速的吸收進入這個神紋的紋體里,緊接著神紋發生而來巨大的變化!神紋開始變成一個少女,少女擁有著一張和葯器盛典一樣的面龐,只是這個少女的身軀倒是顯得十分嬌小而已罷了。

少女直視了一會兒葯器盛典的眼睛,隨即化成一道強光離開了雲宮家的家族聖地。前往了葯魂大陸,洛家的所在地。神紋變成的少女彷彿能洞悉一切似得,在雲宮世界里快速的尋找到洛家,還有皓天所在的位置。

此時的葯魂大陸已經是白天了皓天夫婦都已經睡醒,經過一夜的愛的沐浴。洛聽雪雖說是依舊保留著少女一樣的嬌羞但是多了不少的成熟,這樣的洛聽雪顯得具有一種魅惑,一種清純一樣的魅惑。而二人已經都穿好衣服互相含情脈脈的看著對方,皓天還時不時的愛撫著嬌妻的肚子,憧憬著未來的幸福日子。

溫情的時光總是很短暫,皓天感覺到一股自己熟悉的氣息在洛家的領地里轉悠著,而這個氣息的主人正是葯器盛典筱雅!

皓天,我知道你回來了!快給我出來給我解釋解釋你為什麼成為了煉藥師,還有帶著聽雪跟我走一趟!葯器盛典的話語里充滿了急迫。葯器盛典是通過神識的聯繫這才跟皓天說的上話的。「雪兒,葯姨在找我們。我們出去吧!反正我要在這裡帶上三個月。有的是時間。也許葯姨找我們有事情呢!」皓天對著自己懷裡享受甜蜜的妻子說道。


嗯!雪兒知道。乖巧著洛聽雪就跟著皓天走出自己的閨房。眼前的一個少女讓皓天明白了,葯器盛典並不是以自己的本體來的。而是一種靈魂神紋分身的一種特殊的神術來的。

自從獲得了葯器之術,皓天一眼就能看出別人使用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法術,皓天感覺到自己獲得的葯器之術。應該是一個冰山一角。因為獲得戒指的時候自己神魂的下方就被戒指凝練了不少的神紋陣法。而自己猜剛剛的要將這樣的財富一點點的開墾出來。自己的修為應該可以將這樣記憶紋路給煉化掉的。

葯姨。您找我有什麼事情?這樣的急急匆匆?

你還說,雪兒皓天,你們跟我回一趟家。我要好好的問問你們這個是怎麼一回事。說著葯器盛典準備發功讓自己還有皓天洛聽雪三個人直接抵達神界。

就在葯器盛典準備發功的時候皓天大手一揮直接三個人就被一種強橫的時空力量包裹著,緊緊也就是幾毫秒的功夫,三個人就被直接傳送到雲宮家的家族聖地里。

葯器盛典來不及仔細的去感悟皓天力量的強度就被皓天散發出來的強橫力量給打懵了。

皓天你的神力強度!還有,你居然!你居然!你的境界!我的老天!等三個人降臨到聖地之後葯器盛典敏銳的覺察到皓天身軀里釋放的力量波動不由得驚訝的呼出聲音。而這樣的聲音驚動了輪迴血峰。

阿峰!快出來!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情!

輪迴血峰從自己的修鍊地里出來,見到回來的皓天急忙跑了上去一把就將皓天死死的抱住!而皓天身軀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有一些尖刺出現,隨即極速的消失在身軀里。輪迴血峰也看出皓天的變化,狠狠的在皓天的背上拍了一記說道。

你小子,真不簡單!你看看你峰叔我,簡直跟你的距離簡直就是天差地別!你的修為現在應該是葯器幻尊了吧?和我在巔峰時期的修為應該是差不離了吧?

峰叔也曾經是葯器幻尊?皓天還有洛聽雪異口同聲的問道。

曾經~我也達到過那樣的境界,只是因為葬魂神尊的關係我的修為極速的下降,哎現在的我保持葯器靈尊的修為也就算的上是不錯了!而且葬魂神尊居然利用我的輪迴力量去修鍊一種邪惡的秘法,而這樣的秘法是利用死亡的力量加上我的輪迴力量共同凝練一種神道!而得到這一神道的人,就只能聽從她的命令而行事。


這個臭婊子我早就給殺了!這不~這個賤人的屍體就在我的五行修羅界里!請峰叔過過目!等不及峰蕪將話說完皓天直接用心神勾連自己的五行修羅界,神格法身的面前就出現了一道光門,光門射出一道光,直接將媚莊的屍身給拖拽到幾個人的面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