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天亮,他也想到了所有能想到的猜測,但在仔細分析之後,卻又發現貌似張欣兒不會因為這些事情而臉紅,甚至,貌似昨晚她對自己的態度也是緩和了許多。

雖然沒能想到天玄子到底對張欣兒說了些什麼,但很明顯的,張欣兒對自己的態度緩和了許多,有這一點就足夠了!

一夜的無眠,林天龍沒有絲毫的疲憊,反而還更加的精神抖擻。

對於武者,尤其是到了林天龍這種修為的人來說,就算是半年不睡覺也不會覺得有多大的問題。

而且,就算是林天龍沒有修為,想必以他的性格,在相同的情況之下,一夜無眠之後,也一定是會像現在般的精神抖擻。

早上,大家都是碰頭之後,玄天宗和丹鼎宗便是一道上路,前往天羽門。

路上,林天龍不斷的扭過頭注意著張欣兒,貌似除了像是在思考著什麼沒有說話之外,張欣兒還是與以前一樣,沒多少的變化。


見到這樣,林天龍提起的心也就放下了,接下來,便是得聚精會神的對付天羽門了!

不過一炷香的時間,林天龍等人便是跟著領路的一名天羽門長老來到了天羽門的山門之處。

看著天羽門山門之處的布置,林天龍在心中暗自皺眉。

僅僅是山門之處,天羽門在明面上都是派出了近三十名武尊中期以上高手守衛,而在林天龍神識探查之下,隱藏在暗處的幾名高手也是被林天龍一一的確認。

「暗中有一名帝級高手,憑氣息看,像是中階武帝!另外還有著十餘名中階武聖高手!」林天龍在心中想道:「天羽門倒真是好大的手筆!」

同時,林天龍也是有些擔心,山門之處便是有著如此強大的陣容隱藏在暗處,那麼天羽門之內呢?會不會有著更多的強者?

雖然有些擔心,但想到鴻蒙空間之內自己帶來的那些人,林天龍總算是有些放下心來。

眾人停留在山門之處,天玄子見林天龍皺著眉頭,便是不解的問道:「天龍,怎麼了?」

林天龍隨即便是秘密的傳音將暗處有強者隱藏的事情告訴了天玄子,天玄子聽后大驚!

「天羽門真是好大的手筆啊!搞個交流大會, 陰陽輪回:閻王,別撩 !難道六大宗門齊聚,還怕有宵小來搗亂不成?」

天玄子差點就要驚呼出來,林天龍便是立即開口將其掩蓋了下去。

在外人眼中,林天龍此話聽著像是對於天羽門將這麼多尊級高手派出來看守山門表示驚訝,但實則還有另外一個意思,乃是諷刺!

諷刺天羽門在六大宗門齊聚之時,竟然還如此的小心,六大宗門齊聚天羽門,有誰或是有哪個勢力敢如此的囂張,前往此處鬧事?

這些都是外人眼中的表面理解,林天龍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乃是,對付玄天宗,拿出這麼豪華的陣容,還真是看得起咱們!

「呵呵,這位玄天宗的小輩,我們也是為了保證交流大會順利的進行,才是派出的這些武尊高手來守衛山門。」

那名領路的天羽門長老笑著說道:「雖然咱們不怕有人鬧事,甚至在這段時間不可能有人敢來鬧事,但還是小心謹慎一些為好!」

沒有理會那名長老的話,林天龍等人隨即便是進入了玄天宗之內,沒過多久,他們便是被帶到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演武場之上。

這座演武場,足足比玄天宗的演武場大了近十倍,看著演武場上攢動著的人頭,眾人便是知道,就差自己等沒到了。

一行人來到演武場的最前方,坐進了天羽門早已為大家準備好的席位,等待著交流大會的正式開始。

在這其間,天玄子便是與林天龍說了下天羽門這座演武場的歷史!

從天玄子的口中,林天龍了解到,這座演武場乃是每一屆在天羽門舉行交流大會之時的專用演武場。

看著演武場之中,處處可見的戰鬥痕迹,林天龍便是不難想到,之前在這裡舉行的交流大會,各宗門弟子之間的戰鬥是有著如何的精彩。

沒等林天龍將這座演武場觀察完,負責主持此次交流大會的天羽門門主田焦便是出現在了正前方的中心擂台之上。

「首先,我向大家自我介紹一下,我乃天羽門現任的門主,田焦!」田焦說道:「天羽門能夠繼續舉辦這一屆的交流大會,身為門主的我是倍感榮幸與驕傲的!同時也祝願此次交流大會能夠舉辦的比以往更加的完美!」

田焦剛說完,整個演武場之上便是響起了陣陣的掌聲,唯獨林天龍獨自一人在那邊忍不住的偷笑。

「田焦,舔……腳?」想到天羽門門主田焦名字的諧音,林天龍便是有些忍不住想要笑,甚至他還想到,武魂大陸這個世界的人是不是有著很多這種傻逼,取什麼名字不好,偏偏要取如此侮辱自己的名字。

史於龍是如此,死在林天龍的手中,現在又出現了一個田焦,舔……腳?

見得林天龍滿臉快憋不住的笑意,其餘人紛紛傳音詢問情況,到底有什麼值得笑成這副模樣的,雖然聽上去有些不太在意的樣子,但每人都是要求林天龍將笑點也分享給他們。

林天龍忍住笑意,傳音將此事告知了他們,而隨後就出現了一幅極為不和諧的畫面。

所有人都是在興奮的聽著田焦講述,唯獨玄天宗一行人卻是在那邊傻笑。

「呂嵩宗主,請問我說的話有著什麼好笑的么?」田焦問道,他其實一早就是發現了玄天宗一行人的異樣,之前卻是忍住了沒有問出來,現在卻是再也忍不住了,在自己講話的時候,你不聽也就算了,居然還笑?

難不成是看不起我么?


田焦將玄天宗一行人的異狀當做是看不起他,是對天羽門的挑釁,雖然田焦挺想現在就動手,但現在可不是發作的時候。

心中有著怒氣無處發的田焦,只好在心中暗自咒罵道:「笑吧,笑不死你們!等幾日之後看你們還如何能夠笑得出來!」


不過,田焦卻是不知道,玄天宗眾人之所以會笑得如此的不給他面子,正是因為他自己,他的名字……舔……腳! 田焦這話一問出,呂嵩便是狠狠的瞪了林天龍等人一眼,隨後便是帶頭收起了笑意。

雖然表面看上去大家都沒有再笑,但從那微微顫抖著的身體卻是不難看出,他們正在偷偷的笑。

接下來,田焦又說了一大通關於此次交流大會規則之類的,最後才是說到了重點之上。

田焦說道:「荊棘山脈近日是妖獸暴動不斷,給南域的和平安寧帶來了諸多的阻撓,若是不及時阻止,怕是會引起整個南域的動蕩!」

「重點來了。」林天龍暗道。

田焦說道:「為了避免妖獸暴動給南域帶來無法挽回的損失,經過幾大宗門共同商討之後,便是決定在此次的交流大會之上多加上一關。」

「也算是對大家各自宗門內弟子的一種考驗吧!所有參加交流大比的宗門,請派出各自的出戰隊伍!」

聽到這些,林天龍不由心中譏笑:「妖獸暴動會給誰帶來無法挽回的損失,大家心裡都清楚,何必說得這麼冠冕堂皇呢!」

隨後,所有參賽的弟子都是站了出來,玄天宗派出林天龍、王鑫、王爽、唐林、李雲、李江以及三位平時不怎麼在宗內的長老親傳弟子,還有一人,那便是慕容復。

早在昨晚,慕容復便是找到天玄子以及呂嵩要求進入玄天宗,起初天玄子和呂嵩是不答應。

慕容復乃是中州之人,更是慕容世家的人,他要加入現在已經沒落的玄天宗,卻是把天玄子和呂嵩給嚇了一跳。

雖然慕容復並沒有其他那些大世家公子的那種狂傲,但由於他的來歷太大,大到如今的玄天宗都是要仰望的地步。

也是擔心慕容世家知曉之後會不滿意,天玄子二人才是堅決不答應。

慕容復也是知道他們在擔心些什麼,隨即他便是說出了一句話,「天龍乃是我的表弟,表弟有難,我這做表哥的怎能不幫?更何況他現在也不一定就是有難!至於我家族那邊,你們也別擔心,能夠與未來的超級宗門合作,他們肯定會很滿意我的選擇。」

正是因為慕容復這一句話,天玄子才是答應了慕容復加入玄天宗的請求,但卻是沒有對外公開。

至今為止,也就現在在天羽門之中的玄天宗弟子才是知曉慕容復已經加入玄天宗的消息,至於其他弟子,他們正在被特訓,哪裡還有時間來關心這些?

「嗯?我說呂嵩宗主以及天玄子前輩,他是你玄天宗弟子?」田焦指著慕容復對著天玄子問道:「怎麼以前沒有聽說過?」

感覺到慕容復體內那股不弱的氣息,田焦便是覺得有些不對勁,為了使他們的計劃順利的實施,於是便在這上面打起了主意。

「田門主,你天羽門這幾位弟子貌似我也沒有聽說過,我在懷疑,他們是不是天羽門的弟子呢?」天玄子將這個問題又推回給了田焦。

隨後天玄子又道:「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是心裡清楚,每個勢力勢必都會將一些弟子隱藏起來教導,而他,便是如此!」

「算了,是我多慮了!」田焦搖了搖頭,接著對著所有參賽的弟子說道:「經過統計,此次交流大會,參賽的宗門弟子,共有三十支隊伍,每支隊伍有十人,合計三百人。」

「你們這三百人,接下來要做的,便是踏入荊棘山脈,找尋出妖獸暴動的原因,阻擋妖獸繼續狂暴,也不是說找到原因就是勝者了,我們會給你們三天的時間!」

田焦說道:「三天時間之內,不管有沒有找到妖獸暴動的原因,你們都必須在第三天日落之前從荊棘山脈之內出來,然後到這裡來報到。」

「這三天的時間,不論你們在荊棘山脈之內做什麼,我們各個宗門都是不會插手其中。」

「告訴你們一點,此次交流大比乃是沒有替補這一說的,也就是說,若是你們進入荊棘山脈之時是十人,要是在裡面出了什麼意外導致有隊員死亡或是重傷無法再繼續接下來的比試,那麼,接下來的幾輪比試,便是又剩下的人來完成,沒有替補!」

田焦這話一出,場面上瞬間便是吵雜了起來,各個宗派之間的大佬相繼交頭接耳的討論。

雖然表面看上去田焦這話沒有絲毫的其它意義在裡面,彷彿是對每個宗門都很公平的樣子。

其實不然,林天龍卻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他說出這話無非就是給玄天宗打了一劑預防針,若是林天龍等人在荊棘山脈之中全軍覆沒了,天玄子必定會大發雷霆,到得那個時候,便就是天羽門動手的時機。

這個算盤打得不錯,但可惜的是,被林天龍給看穿了。

之後,隨著田焦的一聲「出發」,所有的參賽弟子便是蜂擁著跑出了天羽門,直奔那荊棘山脈而去。

玄天宗一行人並沒有如這些人那麼著急,只是等大家都走得差不多的時候,他們才是出發。

而最後才走的不只是他們,在他們出發的同時,天羽門的隊伍也是跟著他們一同出發了。

看著天羽門那十人的隊伍,林天龍不由得眉頭緊皺。

天羽門這支隊伍之中,七位武尊巔峰高手,兩位中階武聖。若是光看這個陣容,雖然比起林天龍這一行人還有些不足,但也足以輕而易舉的將其他隊伍踩在腳下了。

當林天龍看向一個身影的時候,心裡不由得一驚,這是除了天羽門那九人之外,其餘的一人!

這個人給林天龍的感覺非常的強大,或許是用了什麼秘法掩蓋修為,甚至連林天龍都是無法看出其修為深淺。

那人或許是察覺到了林天龍在窺視他,便是轉過頭來,與林天龍對視了一眼。

就這一眼,林天龍看到的是一雙有些熟悉的眼眸,但卻是想不出天羽門之中有誰是自己認識甚至還能留下深刻印象的。

隨後,林天龍便是緊皺著眉頭思索了好一陣子,直到到達荊棘山脈外圍之後,才是恍然道:「原來是他!他怎麼來到天羽門了?」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林天龍在蓬萊島與之有著過節的烈火聖子,從他看向自己那厭惡以及憤怒的眼神,林天龍便是一眼認定此人便是烈火聖子。

只是讓林天龍想不到的是,烈火聖子竟然在回烈火聖地之後還來到了天羽門之中,並且還代表天羽門來參加此界的交流大會。

現在烈火聖子給予林天龍的感覺是深不可測,至少也是得有武帝以上的修為!

想到這一點,林天龍就感覺到了一絲異常,那便是烈火聖子雖然將修為已是提升至武帝境界,但貌似他的實際戰鬥力貌似也和自己差不多!

雖然烈火聖子會給自己帶來一些麻煩,但林天龍也還是有著信心,在荊棘山脈之中保護大家不被其他勢力之人傷害到。


站在荊棘山脈的外圍,林天龍不由得有些唏噓,兩年之前自己還被別人追殺,逃進荊棘山脈才是逃過一劫。

然而仙子,自己已經是武聖的修為了,天羽門想要耍什惡魔花招,林天龍也是自行有著一定的把握解決。

進入荊棘山脈之後,林天龍等一行人直徑的朝著荊棘山脈的中心地帶飛快的趕去。

進入荊棘山脈之後,林天龍便是一路直接朝著雷坤以及雷雪所在的中心地帶快步行去。

到達目的地雷坤和雷雪所在的地方,之後林天龍便是讓大家在外邊等待一會兒,

經過約莫十數分鐘的降落,林天龍便是來到了關押著敖坤以及敖雪的洞穴。

原本正在閉目修鍊的兩龍,在感覺到林天龍的氣息之後便是陡然的睜開了雙眼。

「孩子,我的孩子!」敖雪喃喃自語道:「對不起,娘對不起你,沒能陪在你身邊,伴隨你成長!」

當敖雪此話一出之後,林天龍的手臂之上便是光芒一閃,小金便是出現在了大家的眼前。

「娘?」看著敖雪,小金都是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這可是第一次和親娘見面,卻是有些不太敢相信,雲本已經正式死亡的娘卻是突然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孩子,讓你受苦了!見到小金之後,敖雪便是一聲嘆氣,道:「娘對不住你……」

天下母親都是一個樣子,在自己的孩子受過委屈之後,唯一能做的便是傷心的哭!此刻的敖雪也正是如此!

還是龍身的小金突然全身一陣白光閃爍,之後出現在林天龍眼前的便是一個頗為帥氣的小夥子。

「大哥,怎麼了,不認識我了?」小金見林天龍對著自己發獃,於是便出聲問道。

「認識,怎麼會不認識!」林天龍說道:「只是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過才出生幾十天的你,看起來竟然是和我大!」

隨後,不難料想的便是母子、父子以及一家團聚之時的歡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