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塵雪緊閉雙眼,已經準備接受凌天的一擊斃命。不過,此生未能如願報仇雪恨,穆塵雪實乃不甘,但今日也只能含恨而亡。

“好!那本座今日就嚴懲於你。”

凌天起身來到穆塵雪身旁,右手放在她的腦袋之上。


“從今日起,你,穆塵雪就是本座千年之日的第一位徒弟。今後生活起居,出行辦事就你一人負責了。”

穆塵雪猛然睜開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凌天,整個人完全僵愣在了原地。

“怎麼?你對本座的決定有異議嗎?”凌天冷聲問道。

“塵雪,不敢!嗚嗚~”

穆塵雪頓時抱住了凌天的右手大哭起來。

“叮!穆塵雪,人族,武魂大圓滿境,身負內傷。玄冥教教衆,師父爲教主凌天,現爲宿主第十位徒弟。其主修玄品中階清蓮心法前卷,玄品高階清蓮劍法前卷,已達第七層。忠誠度60%,判定不忠之人!”

“提醒:凡是忠誠度低於80者,建議使用審判之眼降下懲罰,以防不測!是否降下懲罰?”


“叮!完成支線任務: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完美揭開穆塵雪接近自己的真實目的,獲得兌換點1000點!”

“叮!檢測到穆塵雪忠誠度從10%暴長至60%,額外獎勵宿主500點兌換點!”

“叮!完成支線任務:感化人心,引其向善,收下穆塵雪爲徒,獲得兌換點1000點!”

聽到腦海中不斷響起的提示音,凌天都快樂瘋了。

如果可以狂笑的話估計凌天早就放肆狂笑了。

但念及大魔頭威嚴形象,外加穆塵雪這還在仰天痛哭,自己在一旁狂笑,這畫面怎麼想都覺得很是過分啊!

不過讓凌天沒有想到的是,他一個臨時決定,收穆塵雪爲徒,竟然不小心完成了另外一個支線任務。

真是人要好運起來,摔個跤也能撿到寶啊。

“叮!觸發支線任務:一日爲師終身爲父。既爲人師,定當竭盡所能,讓穆塵雪成長,讓她向善,讓她成爲頂天立地的巾幗英雄!”

“叮!觸發支線任務:自古忠義的有能之人才能輔佐君主開天闢地!十天之內必須提升穆塵雪忠誠度達到80%以上,如未達成,必有重罰。”

凌天還沒高興完,這系統又來任務了。還真是及時,是怕我沒兌換點用麼?

凌天開心的打開系統界面。

姓名:凌天

種族:人族

壽命:405天2小時46分(可購買續命卡續命)

地位:玄冥教教主,魔道祖師爺,天榜第一

修爲:武神大圓滿境界(目前氣海丹田枯竭,淪爲凡人,無法修煉)

絕對領域範圍:22釐米(以自身爲圓心向周圍無死角覆蓋的範圍)


兌換點:3050點

道具:絕對反擊卡兩張(天品高階1,黃品高階1),領域卡一張(玄品初階),特效卡一張(地品中階),功法《蓮芯花舞圖》一卷(玄品特級)

主線任務:清理門戶,重振雄風(0/9)

幸運值:1點(滿十或其倍數必得神祕大禮包一份)

技能:審判之眼(效果永久)

師徒:穆塵雪(忠誠度60%,認可此關係的人才會出現在此列)

…… 青龍峯,幽魂教主殿,中央高臺寶座。

臨木玄斜靠在寶座之上,眯着眼一言未發。

高臺之下,教中元老,護法,分教教主,各主堂堂主,使者等等,一個個戰戰兢兢排列在大殿兩邊。

此刻,大殿內的氣氛緊張壓抑,好像暴風雨就要來臨前的一刻一樣。

而兩排中間的過道之上,一傳遞情報的人正單膝跪在地上,等候着臨木玄的迴應。

“你所得情報當真屬實?”

也不知過了多久,高臺之上的臨木玄緩緩睜開雙眼,對着過道中等候的人說到。

“屬實!這情報是屬下親眼所見,並無半點虛假。當時,凌天前輩確實以一人之力輕鬆鎮壓在場的各門派掌門宗主。而且他們實力最弱的也已經抵達武帝中期境界。”

“另外,屬下還親眼目睹凌天前輩以指爲劍,當場施展了蒼雲派絕技蒼雲一劍。僅僅一息,蒼雲派掌門李雲天當場灰飛煙滅。”

中間過道上單膝跪着的人再次描述自己目睹的事情。

“以指爲劍,這怎麼可能!十幾位掌門宗主齊齊出手,那實力可不是一般的強啊!那凌天豈能抵擋得住?”

“就是啊! 甜蜜婚寵:霸道老公,撩上癮! ?”

“這絕不可能。不僅大限未至,竟然實力未減半分。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發生?”

“再說了,那李雲天可是武帝巔峯境界的強者。一招被殺,灰飛煙滅。難不成他凌天實力還處於巔峯境界不成?”

……

殿內衆人紛紛質疑議論。不過就在此時,站在右邊最前面的中年男子開口了。

“一般修行天才或許不可能。但他凌天,豈有不可能的事情?”

衆人紛紛望去,頓時安靜了下來。

畢竟此男人在幽魂教內的地位,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若不是他當初捨命爲教主臨木玄擋下致命一劍,此刻的幽魂教可能早已不復存在。

所以,臨木玄從他活下來的那天開始,便認定了他是自己此生的真正兄弟。不僅讓他穩坐元老首位統領教內全職,就是教內諸多大小要事都要一一找他商量定奪纔可執行。

而他也並未辜負教主臨木玄的重望,僅僅十年時間就將這幽魂教發展到了輝煌規模,直至現在。

“大家不要忘了。凌天魔頭的實力深不可測,而且絕情山內異寶無數。近百年來一直有傳聞說凌天擁有扭轉乾坤的功法。這次看來還真的不是空穴來風啊!”

中年男子再度開口,一雙如鷹般的眼睛注視着高臺寶座之上的臨木玄。

嗜血總裁的傀儡新娘 。這麼詳細的情報定是臨木玄放出去的。

此刻,臨木玄並無任何舉動。安靜的坐在寶座之上,神情倒是讓人看得出他在思考着事情。

“如果真如危老所言,那凌天魔頭豈不會對我幽魂教動手?”

“是啊!如果他真有扭轉乾坤之術,那我們幽魂教將會遭受一大劫難啊!這可如何是好?”

“危老,你見多識廣,才智過人,你覺得這凌天魔頭有這扭轉乾坤之法的可能有多大?”

……

一時間,整個大殿又再次議論紛紛。但隨着一個個問題拋出,衆人都在等待着危老的回答。

而就在此刻,大殿外傳來一陣長叫:“報~”。

“報!”

一個年輕人三步並作一步奔入主殿之內,隨後來到之前彙報情況的人身邊跪下。

“稟教主,幽魂教分堂幽藍堂堂主葛龍泉今日死於絕情山腳下。”

“什麼?葛堂主死了?”

“這是何因?快快說來!”

衆人又是一陣驚詫,就連危老和一向穩重沉得住氣的臨木玄臉色都有了些許的變化。

畢竟死在絕情山腳下,這肯定跟凌天有關了!

前來稟報情況的人,趕忙將絕情山下發生的事情詳細跟大殿內的衆人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衆人無不臉色鐵青,甚至有些人血色全無。

“看來凌天這魔頭是真的習得了扭轉乾坤之術啊!”

“還是教主英明,危老聰明,如果不是一向謹慎行事,目光看得比我等長遠,恐怕今日幽魂教必有大禍了。”

“是啊!我等真是太小看凌天這魔頭了。看來以後得多提防起來了。也不知道這魔頭會不會對我們動手啊?”

……

就在衆人擔憂之際,稟報之人再次開口。

“稟教主,玄冥教教主凌天讓葛堂主弟子給你捎話。他說:會尋教主一敘,讓教主老實待着。不然,不然……”

說到這,那稟報之人都不敢再說,生怕臨木玄震怒,自己腦袋就搬了家。

“不然什麼?”

此時,高臺上,臨木玄冷清而又陰詭的話音再次傳來。

“必殺之!”

稟報之人戰戰兢兢的把這三個字說出口。隨即跪在地上,俯首貼地,一副知罪模樣。

但此刻,高臺之上的臨木玄卻嘴角一揚,臉上的神情明顯是興奮而非恐懼。

“看來,我要回去看看師父他老人家了!”

臨木玄此話一出,殿內衆人大驚,紛紛發言阻攔。

主要還是因爲擔憂凌天會對幽魂教動手。畢竟按照他的性格,一旦動手,這幽魂教也就從此在這世上消失不見。

所以,他們覺得小不忍則亂大謀。更何況,凌天魔頭捎來的話說明,近段時間裏,他並不會對幽魂教動手。

這也算是衆多糟事裏天大的好消息了!

但他們又豈會像危老那樣推敲得出,今日發生的一切都是臨木玄在背後一手推動的。

而此刻,絕情山頂,玄冥教大殿之內。

凌天剛用完膳,坐在椅子上想着提升穆塵雪忠誠度和培養她的任務。而穆塵雪正在收拾着碗筷。

突然……

“叮!宿主的話已傳到惡徒臨木玄耳中,且今日退名門正道圍攻,殺幽魂教堂主之事成功引起他的強烈戒心,激活審判之眼監控效果,獎勵200點兌換點。”

“叮!臨木玄,人族,武神巔峯境界,原玄冥教護法之一,宿主第三惡徒,主修天品特級烈焰疾雷功法(已修煉至巔峯),天品高階幻影風雷槍法(已修煉至巔峯),擁有天品高階武器神風亮銀槍,忠誠度-80%,判定背叛之人。”

原本突然收到兌換點還有點小高興,誰知看到最後那負數的忠誠度,凌天是怎麼都可不起來了。

這忠誠度低於50%,心就會左右搖擺不定,低於20%就會背叛,甚至倒戈相向。這膩碼的負數,還是負80%,這是要將我碎屍萬段的節奏嗎?

頭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