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太虛深淵神將自己的力量交給聖武星神君後,只見聖武星神君手拿神星刻刀,化作一團光球朝荒神大帝飛速地襲來。

就在光球要接近荒神大帝時,聖武星神君大喝道:“荒神大帝!看招!九轉神星決!”

“什麼!”。

就在荒神大帝聽到動靜正要轉過身時,聖武星神君一掌打在了荒神大帝的胸脯上,荒神大帝疼得大叫道:“啊!不!”

話音剛落,隨後便出現了劇烈的爆炸。

二人因爲距離太近所以也捲入了爆炸中

和天宇神後大戰的卜生人聽到動靜後回頭一看,便看到爆炸產生的火球。

等到火球消失後,只見地面除了神星刻刀外,便只有一個閃着黑色耀眼光芒的晶體。

卜生人看到後趕緊來到爆炸地,撿起了那塊晶體。這時,從晶體裏傳來了荒神大帝的聲音:“卜生人,我被封印了!你快帶我走!”

“知道了!”。說完,卜生人便帶着晶體離開了。

只不過在離開前,晶體中突然出現了一道紫色光線。只見這道光線射中了太虛深淵神。

晶體裏傳出荒神大帝的聲音:“太虛深淵神,你別得意,不要以爲你們轉世以後,你們就沒事了。”

“我告訴你。我現在在你身上下了五毒血咒,只要有這個血咒在,到時只要聖武星神君恢復了他的記憶,那麼到時就是你的死期!”

“哈哈哈!”

等到卜生人帶着晶體離開後,這時天宇神後來到了太虛深淵神的跟前。

只見身負重傷的太虛深淵神左手拿着神星刻刀,右手拿着虛空之式。天宇神後看到後用非常抱歉的語氣說道:“對不起!太虛深淵神!這次的事情都怪我沒有及時阻止小卜,”

“算了,這不怪你!”太虛深淵神說道,“神後,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

“我需要你的神力,”太虛深淵神說道,“聖武星神君雖然犧牲自己的生命將荒神大帝封印,但是燭魔卻還在繼續破壞這太虛禍亂的運行,我現在需要用神星刻刀和虛空之式將燭魔封印。”

“但是我的神力不足以發動兩件神器了。我需要神力來催動。”

“沒問題!”。等到天宇神後將自己的神力輸送給太虛深淵神以後,太虛深淵神將兩件神器放到燭魔的周圍,兩件神器接觸後產生了強烈的能量感應。

在能量感應的作用,燭魔產生了強烈的震動好像排斥這股能量感應。

只見一股黑氣從燭魔上散發出來。

太虛深淵神看到後心想:“不行!燭魔吸收了太虛禍亂的力量。就憑兩件神器是封不住的!”

想到這裏,太虛深淵神拿出了千機羅盤,只見太虛深淵神將羅盤朝空中一扔。隨後,千機羅盤內部結構就像齒輪一樣快速地轉動起來了。

太虛深淵神見此情形用盡全身最後的力量說道:“千機封印,結印!”

話音剛落,只見宇宙邊緣的上空出現了無數個法陣。只見這些法陣大法陣套着小法陣、子法陣套着母法陣。不同的法陣交織纏繞在一起。瞬間宇宙邊緣的上空出現了強烈的光芒。

天宇神後看到趕緊用手擋住眼睛。

此時她心中感嘆道:“不愧是太虛深淵神!在研究法陣的造詣上,恐怕除了聖魂帝君和創世聖君外,其他人都不能和太虛深淵神相比了!”

等到光芒消失後,這時黑氣漸漸消失。燭魔也漸漸穩定了下來。隨後,燭魔便和兩件神器一起消失在宇宙邊緣的上方。

封印了燭魔以後,太虛深淵神的臉上露出了微笑。

只見他緩慢地朝地面倒下、氣喘吁吁地說道:“太好了!終於將燭魔封印住了!”說完,太虛深淵神也化作一道光消失了。

雖然燭魔被太虛深淵神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封印了。

但是太虛禍亂卻並沒有因此解除。只見太虛禍亂像一顆毒瘤不斷侵襲着宇宙的各個角落。凡是太虛禍亂所到之處,生靈皆都隕落。

就這樣,在太虛禍亂的影響下,衆神已經隕落了六七成。

最後,在第一任聖魂帝君和混沌末君的帶領下,集合衆神之力纔將太虛禍亂封印回了宇宙邊緣。

封印了太虛禍亂後,混沌末君對聖魂帝君說道:“終於將太虛禍亂逼回宇宙邊緣了。太虛禍亂真是太可怕了!”

“沒想到,太虛深淵神居然能弄出這樣的武器。還真是讓人驚訝啊!”

“不!那不是武器!”聖魂帝君糾正道,“那本是應該造福宇宙的福音。不知爲何成爲了宇宙的災難!”

“總之,太虛深淵神確實讓我們刮目相看!可惜他卻離開了!唉!”

混沌末君嘆了口氣後接着說道:“接下來,我們該做什麼!”

“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想說我們是不是應該讓宇宙繼續陷入混沌和無序中。”

“什麼!”聖魂帝君聽到後趕緊說道,“混沌末君,你瘋了,現在的宇宙剛恢復和平和安寧。”

“你如果讓宇宙再次陷入混沌和無序的話,你不就是讓太虛深淵神的努力白費了嗎?”

“那又如何!”只見混沌末君放出了豪言壯語,“這個宇宙原本的樣子就是混沌和無序的!”

“只不過是因爲太虛深淵神的一己之念才變成了現在的樣子。我要讓它迴歸本來的面貌!”

“不行!”聖魂帝君勸道,“混沌末君,你不能這麼做!”

“哦!看來,你是要阻止我了!聖魂帝君!”

“沒錯!我一定會阻止你的”。

“唉!我原以爲你會和我想的一起,看來是我多心了!”混沌末君感嘆道,“聖魂帝君,如果你真要阻止我的話,那麼我們將是敵人。”

說完,混沌末君便帶着自己所屬的神離開了。

從那以後,混沌末君和聖魂帝君產生了分歧。

隨着時間的推移,二人的分歧越來越大。最後爆發了戰爭。

二人一共大戰了三次。

第一次是在神魔深潭。二人及其所屬的神在神魔深潭大戰了三天三夜。

最後結果爲平手。只不過因爲這場大戰,神魔深潭出現異變。

神靈統軍福克斯和聖域螳螂、狂戰螳螂用自己的生命封住了神魔深潭。

第二次大戰是在聖魔遺址。雙方在聖魔遺址大戰了整整一個月。

聖魔遺址天天都是血流成河、死傷無數、戰火四起。


最後,混沌末君以微弱的優勢打敗了聖魂帝君。而他卻因爲傷勢嚴重不得不離開聖魔遺址。

後來,聖魂帝君將聖魔遺址送回了夢界。

第三次大戰是在極致銀河。雙方大戰了一年。

最後,聖魂帝君憑藉着極致銀河的力量將混沌末君徹底擊退。

後來,聖魂帝君在極致銀河上建立了神界。而神界又被分成了神域和聖域。聖域是聖魂帝君及其守護者居住的地方。而神域便是其他神居住的地方了。 另一邊,隨着億萬年時間的流逝,天宇神後無意間來到了天武世界。

當她來到天武世界時,她突然感應到星魂天女的氣息。

此時她心想:“星魂天女!沒想到她居然在這裏,也罷,自從太虛禍亂以後,我便是獨自一個人活着這個世上。也不知道小卜和希兒怎麼樣了?”

正好,我也去拜訪拜訪她吧!畢竟太虛禍亂以後,星魂天女再也沒有見到聖武星神君了。也是時候讓她知道當初的真相了!”

說完,天宇神後便追尋星魂天女的氣息去尋找她了。而氣息的發出地正是星魂族的皇宮。

等到天宇神後找到氣息的發出地時,接下來的一幕令她大吃一驚。只見出現在她面前的不是星魂天女本人,而是星魂天女的雕像。

天宇神後看到後驚訝不已。此時她心想:“怎麼可能!星魂天女可是神!她怎麼會死了吶!對了,這尊雕像裏面好像有星魂天女的神識。我現在感應一下。”

等到天宇神後通過感應星魂天女的神識瞭解了發生的所有事情後,天宇神後的面色看起來非常的內疚。

只見她用非常道歉的語氣說道:“對不起,星魂天女,這都是我的錯。都怪我,我知道因爲我和小卜的緣故你們無法相見,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原諒我。”

“星魂天女,現在唯一能彌補我的過錯的就是讓你也轉世。”

此時,天宇神後將自己全部的神力注入到了星魂天女的雕像中,等到天宇神後將自己的神力將自己全部的神力注入到雕像後,天宇神後神情看起來非常的虛弱。

此時,天宇神後不停地擦着額頭的汗說道:“接下來,希望你們可以在這一世相愛吧!”

說完。天宇神後便離開了。

在天宇神後離開的同時,此時,在皇宮裏傳來了一個女嬰的哇哇大哭的聲音。星魂族的女王看到後大喜。

這時,一位侍衛來到星魂族女王的面前說道:“報告女王陛下,剛纔女神像突然出現了閃光。”

“什麼!”星魂族的女王大喜,“沒想到我的女兒剛出生,我們星魂族的女神像居然出現了閃光。看來我的女兒以後會有大的機遇啊!我們星魂族的未來恐怕就要靠我的女兒了。”

從那以後,星魂族的女王便給自己的女兒取名爲楓眠。

離開了星魂族的皇宮以後,天宇神後繼續往前走。

這時,當天宇神後來到聖辰界的一座大山以後,這時,她突然聽到草叢中有孩子的哭聲。

她過去一看,只見草叢裏有一個男嬰。天宇神後趕緊把他抱起來

她發現這個男嬰身上居然有星辰伴隨左右。此時她用剩餘的神力感應後說道:“他,他居然是聖武星神君的轉世。看來我要好好撫養他,將他撫養成人了。”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再幫他重回神位。”

想到這裏,天宇神後便定居在了聖辰界,並在成立了天行會。 在星魂族的皇宮裏,譚曉天和楓眠正在休息時,此時楓眠的表情非常的甜美而譚曉天的表情卻看起來非常的痛苦。

在譚曉天的夢中。譚曉天好像來到了一個未知的宇宙。

在那個宇宙的每一個角落都出現了戰爭。人們在戰爭中無助的哀嚎。

有一個天真的孩童出現在譚曉天的面前。譚曉天看到後剛要說話時,只見一個身影劃過,那個孩童當場斃命。譚曉天看到此景頓覺毛骨悚然。

這時,他看到了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那個身影看到他後,一邊朝他走過來一邊說道:“譚曉天,好久不見!”

“你,你是誰!”


等到譚曉天看清那個人影后,他大吃一驚:“怎,怎麼會是你!荒神大帝!”

話音剛落,譚曉天便被夢中的荒神大帝驚醒了起來。

隨着譚曉天的尖叫聲,譚曉天從噩夢中驚醒了。


隨後,楓眠也被譚曉天的叫聲叫醒了。只見她揉着自己迷糊的雙眼對譚曉天抱怨道:“曉天,你怎麼回事啊!大晚上的,鬼叫什麼!”

“沒什麼!”譚曉天撫摸着楓眠的頭說道,“我剛纔做了一個噩夢!”

“噩夢!什麼噩夢能把你嚇成這樣!你現在可是聖武星神君,是神。居然會被一個噩夢嚇到。快說給我聽聽!”

於是,譚曉天將夢的內容告訴了楓眠。

楓眠聽完後哈哈大笑:“哈哈哈!曉天,你這個實在是太荒誕了!你居然能夢到荒神大帝,你難道忘了嗎?荒神大帝可是你親手解決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