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在第三十天之後,張楠走了出來,因為這焰池裡面那種煉體的能量乃是周期性的,從弱到強,直到下個月,又會再次變成很弱的時候,而那對於張楠已經沒有任何用了。

「哈哈。。。大家看。。這便是我的徒兒,張楠!哈哈,厲害吧,哈哈,你們羨慕吧!」

張楠剛一跨出山洞,一個老頭便是笑著迎了上來,那開心勁兒就別提了。而張楠先是一愣,旋即便是明白了,想來是自己主人答應了讓自己做斷劍尊者的徒弟了。

「徒兒拜見師父。。。咳咳,那個是不是你該給我個什麼獎勵?見面之類的。」

張楠也覺得這老頭有趣的緊,既然有了師父,張楠豈會放過這等時刻,立即笑著索要好處。

這一聲師父,可是把斷劍老兒給樂壞了,連連點頭:「哈哈,好好好。。。這是一顆天靈丹,你現在也是控靈後期了,可助你以後突破到聚靈境所用。」

「呃。。。師父,這個徒兒已經有了,主人以前給過我。徒兒,現在需要的是靈武技和厲害的武器。」

沒想到的是,張楠並沒有伸手去接,而是躬身索要靈武技和武器。

「是啊。。。斷劍老頑童,你連自己的徒兒需要什麼都不清楚,你怎麼當師父的啊,反正他妹妹已經是我弟子了,你不如把他也讓給我算了,讓他們兩兄妹都在我望雪峰修鍊,這樣也有個伴兒啊!」

這時跟斷劍尊者不對勁兒的望雪尊者走了出來,想要奪取張楠這個奇才,她心裡也很是後悔,她很清楚,那天的斷劍老兒並沒有太過於看好張楠,只是自己也一樣,把視線都放在了那小丫頭身上了,看走了眼,這個小子同樣是個了不得的人物。

要說鬱悶,最鬱悶的不過連雲尊者了,他可是第一個見到張楠的,這等先機都被他給錯過了,悔恨啊。

「去去去。。。你太貪心了,老夫就這麼一個寶貝弟子,你也想要搶奪?你若是怕他們兄妹沒伴,你把那小丫頭也送給我當徒弟,那也可以啊!」

斷劍老兒對著望雪尊者揮了揮手,旋即又轉身對著張楠笑呵呵的道:「放心,好東西早就給你準備好了,只是還得你自己去取,當然,也看你有沒有那個緣分!至於靈武技,現在就可以給你兩個!」

斷劍尊者說著,手指光華一閃,按在了張楠的腦袋上,頓時兩個靈武技的修鍊之法便是給予了張楠。

「多謝師父!」

張楠微微一瀏覽,頓時大喜,這兩個靈武技,可都不簡單啊。 這次焰池煉體,對張楠的好處實在太大了,他現在的肌膚看起來如同白玉一般,泛著一絲絲的光澤,看上去略顯單薄的身體裡面,卻是有著無窮力量,令他的戰力比以前強大的很多,抗擊打能力更是有了顯著提升。

當然,他也明白自己現在的實力,跟眼前這些尊者們比起來,還是不值得一提,但這一切都在向著一個好的方向發展,而他需要的則是時間。以前那個創造傳奇的張楠,用了差不多三百年時間,便是成就了靈帝修為,他想要在時間上也要超越他,而他也有著這般的信心。

要到了好處,張楠立即笑嘻嘻的向著權穎草走了過去:「仙女主人,本仙童完成使命,那個獎勵。。。。」

張楠的若有所指,令權穎草臉上露出幾分尷尬,不過卻仍舊微微一笑道:「那個獎勵改天單獨給你吧。。。你沒看見這裡人多嗎?」

「哈哈。。。這個好說,好說!」

見到自己主人這番模樣,張楠心裡大爽,這次的苦沒有白受,好處實在太多了。

很快,張楠再次轉身,笑眯眯的望向了權月月:「呃,那個二小姐啊,你是不是也該表示表示啊?」


眾人沒有想到張楠這小子竟是如此貪心,拜在了尊者門下,成為了親傳弟子后,獲得了兩個靈武技,而且斷劍尊者還給他準備了厲害寶物,這就已經令很多人羨慕了,而且還不知道他主人什麼時候答應了什麼獎勵,還要單獨給的那種,這也就罷了,現在竟是把手伸向了權月月。

「呃。。。我突然想起我還有點事兒,我先走了。。」

權月月裝作沒有聽見,轉身便是向著山下飛走了,速度難得的快。

「呃。。。那個天狼前輩,你是不是也該表示一下啊?我可是三十天啊,震古爍今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我要求也不是很高,什麼靈藥,武技,寶物我都可以接受的。」

「哎呀。。。我好像忘了,這等大事,必須記錄在宗門的榮譽牆上,我現在就得回去記錄去。」

天狼尊者竟是也跟著裝懵,化為一道流光,向著天狼峰而去。

「呃。。。那個什麼連雲前輩。。。誒,別走啊,我還有話沒說呢。。」

張楠無語,剛一轉身,發現一個個的尊者都化為一道道流光,消失了,跑的賊快。

「呃。。。這位前輩是?」

而令張楠感到慶幸的是,還有一個矮個子的尊者沒走,留了下來,這讓他心裡一喜,看來這個尊者很講義氣,肯定是打算給他什麼禮物了。

「老夫乃是十五長老。。。吳青天。恭喜你破了紀錄!」

這矮個子十五長老,對著張楠拱了拱手,他的確很矮,只到張楠的腰間位置,大概也就一米左右的高度。但此刻,他在張楠的眼裡,無疑有著幾分高大上的氣質,至少別人留下來了,而且看著樣子還準備給自己一點獎勵。

於是,張楠笑眯眯的望著對方:「呃,那吳前輩,你是打算意思意思了?」

心中也暗道這十五長老果然霸氣,連七座主峰的一些峰主都逃了,他卻是留了下來,這等風範,值得大家學習啊!

果然,十五長老笑著道:「好啊,你跟我來便是。」


說著,他已經向著焰洞走去。

張楠眉頭一皺,和斷劍尊者以及權穎草都跟了上去,心裡奇怪這會是什麼獎勵?難道還要在特定的地方不成?

很快,他便是帶著張楠三人以及兩位守護洞口的護法,來到了焰洞裡面的那個雕像旁。

他把手放在了雕像上,頓時那個石像開始如同軟泥一般的變化起來,樣子在一點點的變化,變成了一個新的石像,樣子跟張楠一樣。

隨後,他又把手放在了旁邊一個石碑上面,只見上面本已經快要掉落的碑文上面的字,也開始變化起來。

『張楠,16歲,斷劍張楠親傳弟子,在十一號分焰池呆了三十天,破了紀錄,故特此留念!望其他弟子以此為榜樣!』

短短的一行字,把整個事件給說了一下,和以前的情況差不多,只是以前的那個張楠是19歲,呆了15天。

而很快那下面卻是有多出一排小字:「備註:此人長得風度翩翩,器宇不凡,尊老愛幼,鋤強扶弱。。。。。乃是真正的奇才!堪稱傳奇人物!」

「呃。。。你這誇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張楠見到一連串的褒義詞,心裡美滋滋的,以前怎麼就沒有備註說明這一項呢?

果然,那十五長老對著張楠笑了笑:「以前是沒有備註這麼一說的,而今天我特意為你加了這一項備註,算是對你的獎勵了。」

張楠愕然,原來這就是十五長老給的獎勵啊,這也太那啥了吧?

灰頭土臉的出了山洞,張楠抬頭望著權穎草道:「仙女主人,你說的獎勵,該不會反悔吧?」

「本仙女說的話,豈有反悔之理?」

權穎草咬了咬牙說道,這總算給張楠一點安慰了。

「師父。那我先和主人出去一下,等會兒再回斷劍峰找你!」

雖然權穎草說的很肯定,但張楠還是怕夜長夢多,這個擁抱,還是越早得到,比較靠譜。

「呵呵,好。我叫人準備點酒菜,等你回來,咱們好好的喝酒慶祝一番!」

斷劍老兒呵呵一笑,化為一道流光,向著斷劍峰而去。

在一個小小的樹林,很快便是出現了兩道身影,男子帥氣俊俏,而那女子則是冰冷容貌下藏著一張絕世的容顏。

「哈哈,仙女主人,本仙童來也!」


張楠哈哈一笑,迫不及待的走了上去,伸出手便是準備抱向那道倩影。

然而,那倩影卻是玉手輕輕一揮,冰霜咔嚓一聲蔓延,將張楠瞬間冰封,化為一道冰雕。

隨後,這道倩影快速的靠了上去,給了這冰雕一個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擁抱,又迅速離開。

「砰!」

張楠身體微微一震,那些冰化為了碎片,徐徐散落,卻是抱了個空。

「你。。。」

張楠徹底無語了,這算是怎麼一回事兒啊,說好的擁抱呢?你這個樣子,咱們還能不能友好的交談了啊? 張楠徹底無語了,哭笑不得,自己忍受了那麼大的痛苦,沒有想到這權穎草竟是會這般耍賴,他很想發火,可是卻有隻能憋住這麼一口氣。

「擁抱已經給你了。。。現在你可以去找你師父去了,三個月以後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權穎草背對著張楠,表情冷淡的說道。

「這算是什麼擁抱,隔了一層冰,我能感覺到嗎?沒有溫度的擁抱,也算是擁抱嗎?」

張楠終究沒有忍住心裡的鬱悶,言語間帶著一絲怒氣,都說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今天他算是徹底見識到了。

「你只說要擁抱,沒有說不許隔著一層冰啊!」

然而,權穎草狡辯,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笑,看來她此刻心情很不錯,她的笑容很美,晨曦的陽光透過她的髮絲,伴隨那嘴角甜蜜的小酒窩,如同一道聖潔的風景,有著淡淡的光彩圍繞著她,這一幕迷人至極。

見到自己主人再次露出這般小女兒家的一面,張楠心裡的那股怒氣也隨之消散,他算是徹底服了,在權穎草面前根本沒有多少抵抗力。

「三個月之後,你打算帶我去什麼地方?」

張楠略微有些好奇,想來三個月的時間,他努力修鍊的話,應該能夠達到聚靈境前期了。

「自然是仙界之人該去的地方。。。爭奪一件寶物,需要聚靈境的人才能進入那個地方,所以到時候還得靠你。」

權穎草神神秘密的說道,令張楠也覺得那裡似乎也很有意思。

「我還是控靈境啊!」

張楠攤了攤手。

「三個月的時間你還不能突破到聚靈前期的話,你可以去死了!作為本仙女的仙童,擁有逆天級功法,難道三個月還不能突破嗎?我看你現在也離突破不遠了吧?」

「這麼說你已經把我升級為仙童了?那仙女主人。。。那個奴隸印是不是該幫我取消了。。。你看仙童體內還有奴隸印,這出去之後,不是只能被人取笑嗎?」

張楠眼睛一亮,只要體內有著奴隸印,他就會渾身覺得不舒服,雖然這個仙女主人似乎對自己還不錯,但她性情多變,誰知道哪天一個不高興就讓自己玩完了呢?所以這個定時炸彈一樣的奴隸印,能夠越早除掉越好。

「你說的倒是也很有道理!那等你幫我取的那件寶物之後,我就可以給你除掉奴隸印。」

權穎草想了想,提出了條件。

「此話當真!?」

「當然了。。。」

「不行。。。這次得發誓。。。」

「你該讓你主人發誓?不想活了嗎?」

「。。。。。」

張楠已經上過一次當了,哪裡還敢輕易相信她,可是。。。自己根本沒得選擇。

「對了。。。你的仙寵拿去吧,這個吃貨太能吃了,每天都要吃了不少的靈藥。」

權穎草從她的肩膀上,把在呼呼睡覺的小白拿下來,遞給了張楠。

張楠接了過來,突然嘴角一笑,在小白的身上聞了聞:「不錯,這上面還殘留了仙女的香味。」

「你。。。。你可以滾了,指不定我一怒之下就會殺了你。」

權穎草氣急,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仙童。

「我只是借點仙女的仙氣罷了,這樣我才能突破到那聚仙境啊!哈哈。。」

張楠逃也似的離開了,也把聚靈境改成了聚仙境,顯然現在的他是準備徹底陪這個主人一起瘋狂了。

「聚仙境?」

權穎草嘴角微微一笑,隨後眼睛一亮:「我都在尊仙境呆了那麼久了,那是不是也該突破到仙皇之境了?」

顯然,她也把靈尊境和靈皇境給修改為了尊仙境和仙皇境,頓時覺得仙界之門已經向她打開了,她握了握拳頭,眼裡堅定的說道:「我也要閉關三個月反正閑著沒事兒,我得早日突破到仙皇境才是。」

權穎草說完,便是向著天狼峰飛去,回到自己住的宮殿,準備閉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