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烈酒神君以爲蘇恩揚是威脅要對他使用烹天鍋,當即改口。

“大哥,您想炒幾個菜就炒幾個菜!你讓我吃啥我吃啥!”

這邊蘇恩揚炒着菜,暗行吞華獅不斷將周圍的雲霧吞噬,很多影魔剛出現就被其一口吞下。看得烈酒神君羨慕不已,我要有這麼頭獅子,早就找到那女修仙者了。

在將一行人的食材幾乎耗完後,蘇恩揚如願看到沙漏已經計時結束。

看着面前滿滿一桌的菜餚,烈酒神君趕緊摸出酒葫蘆,給蘇恩揚滿了一盞,恭維道。

“大哥,您這廚藝了得啊!”

“哪裏哪裏,承蒙各位不棄啊!”

蘇恩揚和衆人拱手致禮,慢飲一口小酒,好不快活。

看着眼前的飯菜,烈酒神君嚥了咽口水。酒菜酒菜嘛,烈酒神君除了好酒,就是好吃了。

“等會,你這人好生沒有禮貌。最後一個來的,卻要第一個吃嗎?”

流蘇洞主不滿道。她好不容易纔有機會吃到氣湘子親手做的飯菜,卻還要與這麼多人分享。心裏生着悶氣的流蘇洞主,指着烈酒神君鼻子罵道。

大姐,我沒惹你吧!烈酒神君心裏無語至極,但還是賠着笑。心想最後吃也成,這麼多菜,你們也吃不了啊。再說,人族不是提倡謙讓麼,嘿嘿,我等着就好。

“老弟啊,你來這裏不是搶女人,那是幹嘛來了?”

蘇恩揚端着酒過來找烈酒神君坐下。

“大哥啊,我真的不是來搶女人的!我本來是震天那小子舉辦神祭請來破祕境的。那啥咱們都是男人,你懂的。我就是見獵心喜,嘿嘿,見獵心喜。”

烈酒神君一邊回答着蘇恩揚的問話,一邊已經在琢磨要不要現在動手解決掉這個小子。此時烹天鍋還在一邊放着呢,這時候出手估計一擊得手啊!

“你別老叫我大哥,我大哥那是紫電神王。你想和我稱兄道弟攀高枝啊?!”

шшш _t t k a n _℃o

蘇恩揚喝了兩盞酒,已經上頭了。

嗯?烈酒神君悻悻地收回手,擡頭看了眼天。這咋還不劈雷呢?難不成這人說的是真的!我這是出門沒看神歷,和紫電神王犯衝了吧!先是兒子,這又是兄弟,讓不讓我們這些草根活了!

“大哥,我哪有那貪念。我就是大哥一見如故,想要和大哥交個朋友啊!”

烈酒神君趕緊繼續給蘇恩揚滿上酒。得虧這陰拐神君的酒得勁啊,不然今天惹出**煩了,烈酒神君內心讚歎。

畢竟蘇恩揚和紫電無極不一樣,紫電無極只是降臨過來的分身。蘇恩揚可是本體在這裏,這要是自己一巴掌真給呼死了,那可把紫電神王徹底得罪了。

烈酒神君那個慶幸,真是的,我還是好好吃頓飯就走吧。一個是兒子,一個是兄弟,咋這麼多關係戶在這裏?可能是紫電神王老人家看上那女修者了吧!

要是紫電神王已經看中下手,烈酒神君可沒膽子搶了。這前腳搶完,後腳說不定紫電神王就來找我了。

“交朋友好啊!出門在外,全靠朋友幫襯!”

蘇恩揚和烈酒神君對飲一杯,重重拍了拍烈酒神君肩膀,起身走了。

看衆人都吃完了,烈酒神君拿起筷子正要下手。就見暗行吞華獅一張口,剩下的飯菜大半都進了肚子。

尼瑪!烈酒神君趕忙換個位置,要搶最後剩下的幾盤菜。然後他就看到那幾個盤子飛了起來,被一隻小獅子一口吞下。

我去!說是做飯炒菜招待我,敢情是招待我看你們吃啊!老子是九天神庭的神君,信不信老子弄了你們!

烈酒神君雙手冒出火光,就要出手解決掉這幫敢無視他的狂妄之人。然後就聽見次啦次啦刺耳的刮擦聲,他顫顫巍巍的轉頭,看到蘇恩揚正在那刷鍋呢。

“大哥!你放過我吧!”

烈酒神君當場就奔潰了。 看着突然哭喊求饒的烈酒神君,蘇恩揚一臉懵。我就是刷個鍋啊,簡直是莫名其妙!

“又怎麼啦?老弟!”

烈酒神君再也不加掩飾,直接開口哀求道。

“大哥,別玩這鍋了,行不?!弟弟給您跪下了。”

芸綺夢滿眼厭惡,她不想再看這個男人。一點尊嚴都沒有,老孃纔不要和他過神生。

“這鍋咋啦?這是出門旅行必備神器,大鐵鍋!你懂個啥!別咋咋呼呼的,收拾一下,我們去找紫電無極他們去!”

蘇恩揚將刷好的鍋收回隨身空間,此時要是還沒察覺到這鍋不簡單,蘇恩揚也是白瞎了系統對他的期盼。

對了,系統,我的任務獎勵呢?蘇恩揚突然反應過來,這應該順利完成任務了啊!

“任務獎勵發佈,使用天眼神術機會一次,時間一炷香!”

聽着熟悉的聲音,蘇恩揚纔算是放下心來。接着就是等體檢報告和與紫電無極會合了,再多堅持一些時間,等外界氣煞子開啓祕境出口。

只要將四派弟子帶出去,到時候自己這些人從外部瘋狂加固祕境,並且也能及時阻攔神祭召喚來的打擊。自然就挽救了蕩氣祕境,而且加固之後,裏面的神明們想要打破祕境更加不可能。

現在就是兩個問題,一個是其他三派的弟子哪去了?蘇恩揚在祕境這麼久,連自己一氣派的弟子都沒見到。另一個問題就是氣煞子如今在哪?外面局勢如何?能不能裏外配合,將蕩氣祕境危機解除?

眼下也沒有功夫可以耽擱了,蘇恩揚當即飛入雲霧中,開啓天眼神術。雙目金光璀璨,蘇恩揚俯視下方,快速尋找着紫電無極等人的蹤跡。


而下方的隊友們見狀,也紛紛飛起,幫蘇恩揚解決出現的影魔。烈酒神君見狀,當即要溜走,卻被暗行吞華獅一爪子踩在地上。

烈酒神君正要反擊,芸綺夢上來就給他封禁了,然後暗行吞華獅拍了兩下烈酒神君,給他又加了一道封禁。

“綺夢,你……”

烈酒神君雙眼緊緊瞪着芸綺夢,不敢想象她會對自己下手。

“你什麼你,老實待着!你要能幫老孃問那傢伙要下,要下那個特別的法術,我就答應和你在一起!”

芸綺夢越說聲音越低。

“真的嗎?綺夢!”

烈酒神君激動無比。

芸綺夢是他當年魂牽夢繞的女神,爲了追求芸綺夢,烈酒神君可沒少做傻事。要不是五千年前芸綺夢失去音訊,烈酒神君也不會萬念俱灰,一心修煉。然而機緣巧合之下走到今天,成爲神庭的一位神君。

“自然是真的,老孃什麼時候騙過你!”

芸綺夢大大咧咧地雙手叉腰。

“騙過,你說過幾年就會回來。結果一走,就是五千年!”

烈酒神君雙目含淚,這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經歷。他一直以爲芸綺夢已經客死他鄉,從那以後,他日日刻苦修行,發誓要將芸綺夢的屍骨帶回來。


“那時候,你還是個啥也不懂的小屁孩呢!”

芸綺夢柔聲說道。五千年滄桑變化,當初那個小屁孩如今修爲境界遠超自己,地位也已經是神君。而自己卻還是在原地踏步,五千年來沒有精進。

其實這倒不怪芸綺夢,封印在這祕境中,神力無法得到補充。要不是最近幾年,封印鬆動,神明們的狀態會更差。

蘇恩揚藉助天眼神術,終於發現了紫電無極的所在。也看到了,在迷霧中摸索着前行的神明們,其中有一位熟悉的身影——震天。

蘇恩揚當即帶頭向紫電無極那邊飛去,有幾位神族都摸到他們附近了。蘇恩揚通過傳訊符提醒紫電無極一聲,讓他做好防範。

暗行吞華獅和芸綺夢也帶着小獅子和烈酒神君跟了上來,在暗行吞華獅開路,一行人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蘇恩揚一行人。

“綺夢,我就不用去了吧!你讓我回去吧!”

烈酒神君不好意思地說。畢竟自己還搶過人家未婚妻,這見面不是有點尷尬。而且那麼大的誘惑擺在那裏,還是不去看見保險點,不然一衝動做出什麼追悔莫及的事情,就不好了。

“回什麼去!好不容易我們能見一面,下次說不定還是什麼時候呢?”

芸綺夢翻了個白眼,這個傻子。

“你等着,我回去立馬就隔空出手,打爆這封印你的什麼破祕境!”

烈酒神君拍拍胸脯保證道。

結果被正在前面騰雲駕霧的蘇恩揚聽到,回過頭來瞪了烈陽神君一眼。

“那啥,你也可以讓鍋哥帶你出來嘛!”

烈酒神君當時就軟了。

“鍋哥?你是說氣湘子麼?他可是這個祕境所有者一氣派的小師叔,到時候不放我出去咋辦?”

芸綺夢有些害怕,畢竟人神不兩立。儘管最近兩族關係有所改觀,但是這麼將封印在祕境中的神放出去,那很可能引發一系列連鎖反應。

“放心,等會我去求他!”

烈酒神君說得斬釘截鐵,不帶一點猶豫。

芸綺夢有些感動,早年見過很多爲她爭強鬥勝的英年才俊。而現在她發現只有他,肯爲自己委曲求全。

一道雷霆驟然閃過,雲霧被短暫的劈開兩半。衆人驚訝地看着不遠處,朦朧可見的那道身影。只見他腳踏雷雲,手握當頭棒,揮舞間將一衆神族打得不能近前。


“出手!”

衆人紛紛加速飛去,一個個法術不要命地轟着。流蘇洞主也發動一次彩雲間,將正在趕來的神族一股腦傳送到迷霧深處。

“支援到了!”

“是小師叔!”

“太好了,我們這次得救了!”

圍繞着姬小煙的弟子們七嘴八舌的說着,而姬小煙卻看着那手持木棒的小孩,目光燦燦。

震天看着蘇恩揚、流蘇洞主,眼皮跳了跳。兩位無漏金仙?那老頭哪去了?難不成這次一共進來三位無漏金仙麼?這到底是我們神族想毀掉蕩氣祕境,還是你們人族想毀掉啊?


“烈酒神君!你他喵的,神族叛徒,不齒老狗!小心老子上報烈陽神王!”

震天氣憤地喊道。

這王八犢子!老子舉行神祭召喚你過來,結果你倒好,和人族打成一片!什麼鬼啊!往死了坑我呢?看見烈酒神君和人族其樂融融的樣子,震天差點氣到自爆。

“滾你丫的!敢和老子這麼說話!”


烈酒神君早就一肚子火了,自己降臨難道是來受氣的麼?

“快給我解封!我他喵打爆那個傢伙!”

此時,無法施展一身本領的烈酒神君懇求道。

看到蘇恩揚微微點頭後,暗行吞華獅當即將封禁解除。芸綺夢自無不可,她也早看不慣震天的嘴臉了,一副老子天下無敵的樣子,見了陽啓就低頭哈腰的。

一看烈酒神君要對自己出手,震天反而陰沉一笑。

“看來你是忘了我神君之下第一神的外號了!”

“你還是留着說給自己聽吧!”

烈酒神君一記萬火朝龍向震天拍出,他可不會留手,震天和他又不是一個派系。

人家震天是神庭的忠實走狗,和烈陽神王這一派系天然對抗。要是此事讓震天報給神庭,那神庭很可能要來找烈酒神君麻煩。神庭一派巴不得有這樣的良機,來削弱九天神王的勢力呢! 面對烈酒神君來勢洶洶的攻擊,震天卻不慌不亂。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蘇恩揚內心驚呼,這不是紫電無極的天雷地火起手式麼?!

紫電無極也是心中大震,怎麼可能?震天怎麼會他們紫電家族的天雷地火?這可是紫電家族的不傳之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