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母這東西是個極爲耗錢的存在,所以在不需要的時候,基本上只是作爲戰備物資使用,並不是天天沒事就開出去溜達溜達的。

一年能有一次正兒八經的軍事演習就是賦予國家了。

如果天天開着,天天當戰爭時期時用,耗費的金錢無法想象。

韓立的這四艘航母如果不是有集團補給給的那些汽油夠多,**、炮彈夠充足,早就是一推廢鐵了。

而日本這個資源匱乏的國家更是如此,基本上都沒在戰爭狀態下。

這一刻。

上面的防空炮連炮彈都沒準備好。

**“嗖!”的一下子插入水底,“咕!”“咕!”的冒着水泡,直接就在千歲號航母身下炸開了。

“轟!”的一聲,龍骨扭曲。

後面四架跟着韓立的殲-15戰鬥機又一輪轟炸,就完全把千歲號航母炸廢了,“咕!”“咕!”的冒着水泡,開始沉沒。

上面的水手不多,卻也不少,一個個的立刻四散逃命,一片狼藉,“啊!”“啊!”慘叫聲,可以說是慘絕人寰了。

此時整個佐世保海軍基地基本都是如此,都在上演着這一幕。

韓立盤旋而起,看着下面到處都是火焰,到處都是轟炸聲,到處都是水手們的慘叫聲,一片狼藉,哈哈大笑,“這回行了,哼哼,我看你們還怎麼騷擾我們。”

此時此刻。


這次偷襲可以說是完全成功了。

日軍在韓立面前就如紙糊的一樣,隨便捏,隨便幹了。

韓立樂呵呵的就繼續尋找目標。

而按照計劃。

不止於此。

河南號、山西號兩艘航母,已經殺到了佐世保外,所有驅逐艦,護衛艦的炮艇打開,瞄準了進來,“轟!”“轟!”的也開始進行瞄準。

一時間,整個佐世保海軍基地,陷入到了一片火海之中。


上百艘戰略艦、驅逐艦,護衛艦,根本沒有機會出海,如同甲午戰爭時的一樣,被人堵在了基地裏,一同炮火,消滅了。

只不過這次是中國軍艦把日本一方堵在了基地裏,摩擦了。

“一報還一報,甲午戰爭的仇,我來報了。”

韓立看到了一個高大的塔臺,上面正在拉航空警報,立刻俯衝過去,一顆**直接扔下,當做**用,“轟!”的一聲炸開了。

在看房屋,軍營。

韓立毫不含糊,“轟!”“轟!”的一顆又一顆的轟炸下去,將佐世保的其他地方也炸的一片狼藉。

甚至看到了一個空軍基地。

正在有飛行員準備起飛。

“大爺的,讓你們飛起來還麻煩了,給我炸。”

韓立飛行過去,跟着呼喊,“東南方向,來幾架戰鬥機,跟着我一起炸。”

“是!”

“是!”

“是!”

······

一下子飛過來七八架。

對着空軍基地就是一通狂轟亂炸,“轟!”“轟!”“轟!”聲不絕於耳,無數的零式戰鬥機和一些運輸機還沒起飛呢。

就變成了廢鐵。


炮彈、基地也都被毀了。

韓立這才滿意。

隨後盤旋着,繼續尋找目標,還想着呢,如果帶來一百架武裝直升機,那麼此地就是寸草不生,一片火海了。

此時樂呵呵的繼續對着下面狂轟亂炸,把**轟完位置,甚至想到了東京,想着,要不要去東京也炸一圈,那樣才爽。

反正他可以召喚炮彈,汽油。

樂呵呵的就也繼續轟炸去了。

這時,北斗導航系統還通報呢,“提醒宿主,日軍佐世保海軍基地的十一艘航母已經全部被擊沉,無一倖免。”

“那就掃描戰略艦,護衛艦,繼續轟炸。”

越戰越勇。

這一次,一定要給日本鬼子一個血的教訓才行。 素衣夫人眼神直視已被無數狐妖包裹的蘭姨淡淡地說道:“白蘭英,現在只剩下你了,你是直接跟本尊走還是要戰過後被抓走。”

“不忙,蘭英正有疑問望尊駕如實相告。不知閣下使出的“弧月戰陣”是從何處而來;而青天印又是從何處所得。”蘭姨雙眸死死盯着素衣夫人。

“ 這個乃是本門機密,恕本尊不能如實相告,當然如果蘭英姑娘能夠隨本尊前往門內,相信門內領導之人定會解答你的疑問。” 素衣夫人送出一個歉意的眼神。

而蘭姨的雙目則是如鷹隼般的犀利直逼素衣夫人的眼神,想從對方的眼神之內找出些什麼。然而素衣夫人一直淡淡地面帶微笑的看着蘭姨。

“既然尊駕不肯張開尊口,那麼蘭英只好親自動手了。”蘭姨瞬間化成真身,六尾天狐直逼素衣夫人而來。而就在蘭姨化成真身的一刻。雙峯村彷彿成爲狐妖的世界。

“嗷嗷”之聲隨着雙峯不停的迴盪在雙峯村,雪白的世界,雪白的妖身彷彿與此刻的雪地融爲一體,直逼還在村內的所有黑衣人。

素衣夫人冷哼一聲:“不知好歹。既然你不見棺材不掉淚,今天本座就讓你心服口服,輸了就怪怪的隨本座走。”

“等你贏了我再說!”蘭姨一邊說道一邊暗暗運勁,想要一舉致勝,雖然她知道面前的素衣夫人的修爲肯定不止那麼簡單,但是其還是相信她天狐真身的實力。

只見素衣夫人雙腿一蹬,憑空升起,雙手舞動雲緞變成八條雲緞直奔蘭姨的六條天狐之尾而去。

而就在兩人大戰至始,鷹老直奔手上憑空出現一把藍光閃閃的彎刀,暴喝一聲朝矮個的黑衣人而去。而鷹老身後有六隻已化成人身的白狐化作六道流光直奔最後一個高瘦的黑衣人而去。

而無數的狐妖化成狐影成千重,已將所有的黑衣人圍得水泄不通。顯然衆狐妖想要啃掉所有的黑衣人做爲點心。

至於李梓安自從破掉“弧月戰陣”後就傳音給高俅,讓其帶着捕快房的兄弟退出戰圈,而就在南宮烈逃跑之際,直接讓高俅帶人先走,因爲這個層次的高手已經不是他們捕快房的人能夠解決的了得。

高俅心灰意冷的帶走捕快房的兄弟悄悄的退走,而黑衣人明明知道高俅退走,竟然也沒有追擊的意思,而李梓安則使用法術一直隱匿在不遠處默默的關注這場尊級對決。

蘭姨雖無尊級修爲,但是化身天狐真身,憑藉六尾天狐的妖獸天賦,實力絕不下於尊級強者。

黑衣人在衆多的狐妖圍攻之下,終於支持不住,大多數已經被撕咬的不成人形,缺胳膊斷腿的看着慘死在狐妖獸口之下的同伴,已經開始全身發抖,面色發紫,眼神之中露出強烈的恐懼。

能夠讓久經訓練的黑衣人害怕到如此地步,想來狐妖獸口之下慘死的黑衣人還真的可能死無全屍了。距離李梓安隱身之處不遠之地,正有一位黑衣人全身抖動的厲害。

而其旁邊的同伴因爲被狐妖撕咬斷了一腿之後,立刻又四五隻狐妖一哄而上,直接將其不能逃跑的同伴血腥分屍,甚至與連骨頭都沒有剩下。

望其被分屍的地方,只留下一灘血跡與一些毛髮。整個一個活生生的人剛纔還在與他並肩作戰,此時已成爲狐狸的餐點。

而他慶幸的是剛纔他只被狐妖撕掉一隻手臂,迅速的逃開之後,卻讓其斷了腿的同伴成爲了一頓點心。見到朝他逼來的四五隻狐狸,鋒利的牙齒在雪白的世界裏面顯得寒光閃閃,而其獸口之上正有仍有血跡與毛髮殘留。

素衣夫人雖有尊級初期巔峯的實力,但是苦於蘭姨六尾天狐的天賦,一時之間想要在短短的時間內戰勝蘭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眼見隨他而來的黑衣人竟然在短時間內喪生狐妖獸口之下已經佔去大半,這可是她一屬勢力的精英,如此全部喪生於此於她在門內的地位沒有好處。

自然得想辦法制止下面一面倒的殺戮。此時蘭姨正全力應付素衣夫人的雲緞與青天印,對於青天印的強悍,已是蘭姨二次面對,幸好素衣夫人對於青天印的掌控不是很純熟,不然此時蘭姨早已落敗。

還好有其六條天狐之尾的抵擋與防禦,即便如此落敗也是時間的問題,畢竟對方的修爲要高她不止一籌,正在蘭姨暗暗苦思對策之時。

突然感覺壓力一送,正在疑惑之際,只見素衣夫人彷彿一隻飛鶴一般,瞬間已經撲向正在全力對戰矮個黑衣人的鷹老。

蘭姨頓時朝鷹老大叫:“不好,快逃~~~!”其實蘭姨根本沒有想到素衣夫人竟然在這種事時候使詐,一招不慎,竟然着了素衣夫人的道。

本來狡猾是狐狸的本性,已經化成人形多年的蘭姨,早已將自己當做人來看,今天竟然被人類使詐,然而此時後悔已經爲時已晚。

只有聖級頂峯修爲的鷹老如何使素衣夫人的對手,雲緞乘鷹老對敵之時,瞬間纏身將鷹老裹的嚴嚴實實,任何鷹老如何掙扎,雲緞像是不斷金絲一般,越掙扎箍得越緊。

鷹老臉色已經充血。


素衣夫人面露歉意的看着蘭姨道:“實在是不好意思了。只要蘭英姑娘隨本尊去門內一趟,我保這老頭相安無事,當然如果蘭英姑娘執意如此的話,本尊就只能讓這老頭兒吃吃苦頭了。到時這老頭兒能不能保得住性命,那就不好說了”

“卑鄙!無恥!虧你還是尊級高手,竟然挾持他人來要挾,你好意思嘛?”蘭姨憤恨的怒道。

“當然好意思了,你們妖多欺負人少,我如果不使點小計謀,難道要眼看我的下屬被你那些狐媚子屠殺殆盡嗎?臨陣對敵,兵不厭詐,既然我有這老頭在手,只能委屈蘭英姑娘隨我走上一趟。”素衣夫人冷聲說道。

顯然如果蘭姨不答應她的要求,恐怕鷹老要有苦頭吃了。

蘭姨略顯掙扎之色,顯然她對於素衣夫人所說的宗門很是忌憚,而正在蘭姨猶豫之際。

素衣夫人伸出一掌拍出,只聽見鷹老的左手手臂骨頭“咔咔”一掌直接被素衣夫人拍斷。

“啊”的一聲慘叫響起,只見被雲緞緊緊捆住鷹老,身體向上一挺,腦袋青筋鼓起,像是一條條的蚯蚓在蠕動,顯然斷骨之痛已經痛徹心扉。

一直隱藏在暗中的李梓安正準備現身,然而卻聽見蘭姨一聲怒喝:“住手!我答應你。立刻放了他。”

誰也沒有想到素衣夫人如此心狠手辣,動手毫無徵兆。

見到蘭姨答應對方,李梓安只好再次收起現身的心思。 韓立並不打算太快的進攻日本本土,要讓日本鬼子多蹦躂蹦躂,展示展示,而不是一巴掌就給拍死了。

他也好壯大壯大,鍛鍊鍛鍊隊伍。

如果沒了日本鬼子,他的軍隊在中國內陸將會沒有立足之地,等待的唯有改編甚至和老蔣發生戰爭。

此時仔細一想,還是覺得不該如此着急,再加上距離太遠,就放棄了。

**又已經仍光。


他便折返而歸。

第一個飛回了河南號航母。

降落對於航母飛行員來說是最重要的技術活,此時瞄準方向,“呼!”的一聲,滑落而下,標準無誤的降落在了指定位置上。

韓立長出了一口氣,哈哈一笑的摘下頭盔,擦了擦汗,這纔打開機場,跳了下來,哈哈笑着說,“過癮,過癮。”

韓立終歸還是特種兵出身,喜歡親自作戰,喜歡親臨現場的感覺,而不是淡定的指揮作戰,雖然指揮作戰,那種決勝於千里之外的感覺很爽。

但這種親臨戰場的感覺也很不錯,樂呵呵的把頭盔和手套扔給了工作人員道:“趕緊拖走,其他戰鬥機,也快飛回來了。”

“是!”

立刻拖走了。

其他戰鬥機在也開始返航。

基本上每架直升機都是扔光了**回來的,所以降落的就也還算順利,而且沒什麼損失的一一返航了。

韓立這邊就沒去管這些,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又穿上了原來的衣服,這纔回到了主戰場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