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啊變態!

實力大漲後,他殺回了黑武士城堡,當初深不可測的黑武士城堡,現在如同土崩瓦狗一樣,四十多個實力達到六級巔峯,可以挑戰七級實力的烈焰亡靈騎士集體衝鋒,那些僅僅是四級實力的黑武士被輕易消滅。


當黑武士皇帝出現的時候,凱勝親自出手,死神鐮刀,斬殺天地間,戰氣滔天,幾個回合就把黑武士皇帝斬於馬下,八級中期的黑武士皇帝,就算在凱勝的亡靈大軍中也是絕無僅有的存在,若不是死神鐮刀剋制一切亡靈生物,連他自己也要掂量幾下纔敢動手。

所以,這個時候,凱勝對這次的出行是信心滿滿的,不因有他,就因爲自己的亡靈空間裏面有一個八級中期的黑武士皇帝做自己的小弟,就算來了一批敵人也無所謂,四十多個六級巔峯的烈焰亡靈騎士足夠他們吃一壺的了。

碧水婉兒步伐輕曼,靜靜的跟在凱勝的身後,家破人亡後,就是眼前的這個弟弟一樣的男孩把他從光明教會的手中救了出來,像是個哥哥一樣的照顧她,

現在兩人一起墜入了這荒無人煙的亡靈大峽谷,接下來不知道面對的是什麼。

路的兩旁是數不盡的白骨巨山,最高的甚至有幾千米高,山峯插入雲霄,懸崖絕壁,彷彿刀削。

地面上也是無盡的枯骨,走在上面咔咔作響,使人毛骨悚然。

這個時候,遠處的山峯裏面傳出了呼呼的嚎叫聲,像是手指劃過玻璃般的嘶啞難聽。

碧水婉兒連忙快走了兩步,緊緊抓住凱勝的手,臉色蒼白的問:“有什麼怪物!”

凱勝也是無比害怕,但是還是強忍鎮定,擠出一絲笑容道:“哪裏有啊,你聽錯了!”

剛說完,那怪異的聲音又想起了,碧水婉兒哇的一聲緊緊的抱着凱勝的手臂,身體湊了過來。

凱勝繡着入鼻的幽香氣味,感受着她身體的溫度,一時間竟然僵住。

碧水婉兒也感覺到有些不對,忽然發現自己前面的酥胸居然緊緊的貼着凱勝的手臂,大叫着跳到了一邊,面如桃花,心如撞鹿,不敢再看凱勝。

現在凱勝身子又長高了些有一米七四的身高了,紫發肆意的披散在身後,臉色雖然還不脫幼稚,但是這段時間的戰鬥二號磨礪,使得他的眼神深邃無比,蘊含智慧,鼻子高削,臉色堅毅,拿着巨大的死神鐮刀,也算是英俊瀟灑,玉樹臨風了。

“婉兒姐姐,我們去找出路吧。”凱勝試探着問道。


“嗯”碧水婉兒輕哼了聲,跟了上來,但是還是不停的向着四周打量,不過這次離着凱勝有些距離了。

“你有感覺有什麼東西在跟着我們嗎?”凱勝突然問道。

“你也感覺到了嗎?”碧水婉兒嬌呼,剛纔她一直有這種感覺,但是不敢確定,沒有說。

凱勝緩緩的點了下頭,“看來,我們要有麻煩了,死靈大峽谷,傳說中的衆神隕落之敵,就算是這個峽谷也是一個傳說中可以撼動天地的絕世強者一劍斬下的,絕對不會這麼安靜,如此簡單的。”

“絕世強者一劍斬下?”碧水婉兒以手掩嘴,雙眼睜大,不可思議的表情,她擡頭微微的看了看,驚歎道:“駭人聽聞!”

“好啦,我們還是快點走吧,我總是感覺心神不寧,這裏肯定有暗藏的危險,走了這麼久,居然一個能動的生物都沒有,甚至連一個腐蟲都沒發現,太不正常了。”凱勝催促道。

就在這時,前面突然颳起一陣紅色的旋風,妖異無比,凱勝一下擋在碧水婉兒的身前,死神鐮刀橫舉,眼神警惕,這裏風平浪靜,突然起風,還是紅色的,事出突然,必是有妖。

“吼吼!”巨大的嘶吼聲從旋風中出現,裂人心神。

“什麼東西,別裝神弄鬼,快給我出來!”凱勝大喝,眼神中死亡射線激射,但是如同泥牛入海,連漣漪都沒有掀起。

正當凱勝決定召喚出幾個黑武士去探探路的時候,那紅光突然消失了,彷彿從來都沒出現,太詭異了。

碧水婉兒這次沒有叫喊,手臂擡起,露出了個精美的魚型紋身,她是一個幻士!

嬌聲喝道:“碧水青天獸!出戰!”隨着她的聲音,身上的魚型紋身一下子活過來了般,青紋閃爍,蹦了出來,一條巨大的青魚圍繞着碧水婉兒不停的遊動,張嘴間吐出一個巨大的泡泡,把碧水婉兒包裹起來。

“你是一個幻士?”凱勝驚奇,從未見過碧水婉兒出手過,以爲她是個普通人。

碧水婉兒不好意思道,“人家本來只是個四級的初級幻師啦,上次光明教會派人去劫持我的時候,我的幻獸爲了保護我受到了重傷,最近才恢復過來。”

隨後一臉開心道:“但是現在我變厲害了,可以自己保護自己了,剛纔我突然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就到了六級幻師的實力了,有紅色的能量在身體裏面流轉,使我的幻力連續突破兩個級別。現在我就不用要你一直照顧了。”

凱勝若有所思,那紅色的能量他也遇到了,在血海里面侵泡後都會得到這種能量嗎?

隨後他想起了遠古的傳說,當初這裏是衆神隕落之地,神血灑長空,無數的神王神皇在這裏隕落,崩碎了天空大地,打的日月無光,山河破碎。莫非那血海都是神血匯成?不然怎麼會萬年不散,千年不朽。

他得到血海的侵泡,精神力爆炸一倍,達到同級召喚師的五倍強度,這也就意味着他可以掌控的死靈生物比同等級的死靈召喚師多了五倍,這是一個天和地的差距。

還有那骷髏骨獸,告訴他,他們就是從血海中出生,在骨山那一代,各種奇異的骷髏獸縱橫,征伐戰鬥,骨海化腐朽爲神奇,沒有生氣的枯骨都能再在蘊育生命,奇妙無比。

壓下這些雜念,凱勝觀察起碧水婉兒的碧水青天獸,說到底就是一隻大魚,這魚和碧水婉兒一樣充滿着秀氣靈氣,青尾搖擺,說不出的灑脫瀟灑。

身上的鱗片呈青色,華美高貴。

就在凱勝的目光被碧水晴天獸的美麗所吸引的時候,前面的紅光又現了,隨着紅光的出現,那消失了一會的嘶啞難聽的聲音也再度在耳邊響起。

越來越近,最後一隻身上流着黑水的巨大怪物在凱勝的眼前出現,難聽的聲音就是從他的嘴中發出。 這怪物奇異無比,好像一個放大了的蛤蟆,皺巴巴的皮覆蓋在那巨大的身軀上,居然沒有一絲肉感,身上黑水滴滴答答的落下,是從破碎的皮中滲透出來的,巨大的後腿白骨森然,嘴巴一張一合間,發出難聽的聲音。

大蛤蟆橫立骨道,眼神死灰,看到凱勝,嘴中吐射出紅色的舌頭,十幾米的距離瞬息即至,措不及防下的凱勝身軀一下子被捲起,甩到了半空,向着蛤蟆的的嘴中倒射過去,這蛤蟆居然把凱勝當成一隻小蟲一樣的要吃掉。

碧水婉兒嬌喝一聲,碧水青天獸瞬間鎧化完成,碧水婉兒長袖飄飄,這鎧化不是尋常的戰甲,而是衣甲,增加的防禦力和進攻力並不比戰甲弱,相反,由於是幻獸的特殊技能,反而更強了些。

雙手一推,一隻逼真的大青魚搖頭擺尾的向着那舌頭射過去,大青魚似乎是在跳躍龍門般,一出去就開始變化,尾巴不停的伸長,最後一聲長嘯,龍吟之聲浩蕩而發,竄向那紅色的舌頭。

料想,那大蛤蟆似乎早有所感知,灰色的眼睛轉動,身上的一道漆黑的污水噴了過來,化爲一隻漆黑的吞天蛤蟆,和龍影撞在一起,青色的幻氣被黑水一污染,那青龍哀鳴一聲,又變成了大青魚,掙扎着吐出幾口幻氣,化爲青煙。

凱勝尚在半空中,身體中就發出呼呼的響聲,像是大海在距離的澎湃,又像是山峯在崩塌。他的眼睛如墨,紫發張揚,死神鐮刀高舉,瞬間,他的身後就出現了一個漆黑色的巨大虛影,是上次斬殺火神子時候出現的神祕虛影。

從那次後他就再也沒有出現,此刻在凱勝全力之下,又無緣無故的出現,那虛影頭低着,身上的斗篷輕輕飄動,如同死神現世。

凱勝並未察覺,亡靈空間裏面的無盡死氣像是不要錢似的向死神鐮刀裏面灌入,直到飽和,這可是神器級別的存在,縱然因爲一些傳承自遠古的傷勢,不能爆發全部的威力,此刻也是驚天動地了。

“斬!”凱勝手中的死神鐮刀猛然向前揮舞,那紅色的長舌頭如同被刀切入的豆腐一樣,斷了開來,噴出無數的黑水,大蛤蟆疼的叫喊起來。

“亂戰神訣!”凱勝用神訣催動死神鐮刀,一把巨大的死神鐮刀從虛空中出現,他身後的巨大虛影一把握住,猛地向着大蛤蟆的頭上斬去,刺啦一聲,毫無懸念,恐怖的大蛤蟆被斬成了兩半,黑水如同噴泉一樣的飛了起來。

大蛤蟆生命力強悍,縱然如此也沒有徹底死去,那黑影的死神鐮刀虛影又橫斬一下,這下斬入地上三寸聲,大蛤蟆的身體又被橫向切開,這下它如同蛋糕一樣被切割成了四份,死的不能再死了,身體急劇的腐朽着,身上的黑水開始侵蝕自己的身軀,不到片刻,就只剩下四具奇異的森森白骨了。

凱勝也是無比的吃驚,那黑影斬殺了大蛤蟆後就漸漸淡化,和死神鐮刀的虛影一樣,歸於虛無。但是黑影給他的印象還是無比的深刻,那是什麼?他喃喃自語,看向死神鐮刀的眼神瞬間不一樣了。

“莫非是那個神祕封印的絕世兇魔?”他推測,在遠古時代,許多人爲了增強自己武器的攻擊力,會往裏面封印強大的獸魂,更有傳說中的人,會往裏面封印絕世兇魔,是封印的人魂!

但是這些功法後來都失傳了,再也不在五大陸中傳承,只有一些自遠古傳承下來的家族還保留着一些方法,但是也被當成是不世寶典珍藏起來。

神祕老人究竟是什麼來頭,愛麗絲好像認識他,猜測他是死亡君主,但是她又說死亡君主被神王打下了十八層深淵,不可能出現。但是這個老人和神界下來的愛麗絲鬥個旗鼓相當,似乎還留有後手,按照他的說法,這個遠古神器是他當時當成玩具一樣煉製而成的,那麼自己本人的實力更加的深不可測了!

搖了搖頭,壓下這些雜念,現在還是想一想怎麼在這個危機四伏的亡靈大峽谷生存下去吧,如果自己和碧水婉兒不能逃離出去,那麼也只會和那蛤蟆一樣,成爲衆多白骨中的一堆了。

碧水婉兒跑了過來,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剛纔那個黑影是什麼東西!”

“沒事”,凱勝搖了搖頭,“那黑影可能是我死神鐮刀裏面的封魂,具體是什麼我也不清楚,只有等我實力觸摸到神級的時候才能知曉真相吧。”

“呵呵,神級嗎?那可是萬古無一的絕代存在!”碧水婉兒瞪着雙大眼睛以爲凱勝在吹牛皮。

凱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這個時候鎧化後的碧水婉兒更加傾國傾城,彷彿是墜落凡塵的絕代仙子,身上的衣甲輕輕飄揚,秀髮如墨,自然垂下。凱勝忍不住伸出手在她的鼻子上輕輕颳了下,連忙躲開道:“我就是那個萬古無一的存在,哈哈!婉兒姐姐,你真美!”

碧水婉兒擡手就要打他,卻是撲了個空,聽到凱勝誇她,雙頰通紅道:“嘴貧的小子!”內心卻是十分受用。

兩人解除了神祕的怪叫聲,都是心情舒爽,一塊壓在胸口的大石頭終於算是落地了。

突然凱勝直感覺太陽穴距離跳動,一直安靜不動的亡靈空間,突然爆發出一種強烈的吸引感,似乎前面有什麼東西在吸引着他,都要突破凱勝的腦海飛出去。


這可是把凱勝嚇壞了,捂着腦袋,萬一亡靈空間飛出去不要緊,自己豈不是連**都要流出來,這麼一想凱勝更加的恐懼,向着吸引感的地方急步走去。

“等等我啊!”碧水婉兒在後面喊道。

“快點,那邊有東西,我們過去看看!”凱勝停下步子,等碧水婉兒跟上後,就不由分說的拉着他的手向前急速走去。

碧水婉兒看見凱勝臉色緊張,不像是開玩笑,不再掙扎,任由凱勝拉着她的手往前飛奔。

心裏卻是想,究竟是這麼東西啊,使得冷靜如他都如此緊張。

到也忘記了小手被他牽着的尷尬和敏感了。 兩人走了半響,穿過一條散發着血腥氣味的血河,打跑了幾個不開眼的怪異生物,終於在一座普通的骨山前停住。

“就是這裏!”凱勝感應了一會,肯定的說道。

碧水婉兒上下打量了下骨山,這骨山只有一百米的高度,這種骨山在亡靈大峽谷隨處可見,骨山上白骨堆積,倒是長了幾株奇異的藥草,就是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是看那樣子,神光流轉,也肯定不凡。

凱勝和碧水婉兒繞着骨山轉了一圈,在一處不起眼的起點發現了一個洞口,這洞口奇特無比,就算是凱勝這些日子來見多識廣,也被徹底的震驚了。

從正面看去,這骨洞就是一隻巨獸的嘴巴張大着,上面下面還有利齒,逼真形象,洞口寬約三米,高卻是有五米,還是很寬敞的。

“進去看看!”凱勝一咬牙,拉着碧水婉兒踏了進去。爲了防止萬一,他召喚了三個骷髏兵在前面探路,萬一有突發情況可以提前準備。

上次他攻破黑武士皇帝的城堡,收攏了數千的黑武士,和幾百個骷髏兵,這也是他精神力可以控制的極限了。這個時候骷髏兵就派上了用場,之所以選擇實力比較弱的骷髏兵他是考慮到骷髏兵雖然實力弱小,但是身體敏捷,又體型小巧,正好適合做探雷的工兵使用。

於是,凱勝就在三個眼睛閃着綠光的骷髏兵的帶領下,拉着絕色大美人碧水婉兒開始了這次莫名其妙的探險之旅。

起初並沒有什麼波折,順利的前進了幾百米,但是隨即眼前出現的三個一模一樣的洞口就讓凱勝頭疼了,還好,不久一直安靜的亡靈空間又發出了信號,凱勝感應了下,第二號洞口裏面的感覺最強烈,就徑直進入了第二洞口。

走了會,從地上爬出五六個滿身流膿的噁心殭屍,兩下把三個骷髏兵拍到了牆上,向着凱勝撲了過來。

對這種噁心生物,碧水婉兒是第一次看見,縱然她現在已經達到了天才都向往的六級幻師實力,還是啊的一聲大叫,躲在凱勝的身後,跺着腳吧停喊道:“噁心,快點除掉,快點啊!”

凱勝嘴角無意間泛出一絲笑容,感受着碧水婉兒對他的依賴,心中惡意的想到,這樣的殭屍多來幾次也不錯嘛。

手上卻是不懈怠,召喚出骨象騎士,巨錘一左一右,就把三個殭屍飛了出去,剛剛落地就全身着起火來,噼啪作響,一會,地上除了一團黑色的印記什麼都不留了。

凱勝拍了拍說道:“好啦,婉兒姐姐,成功完成任務,你可以出來了!”

碧水婉兒意猶未盡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剛纔嚇死我了!

“有什麼可怕的,當初我們考覈的時候可是專門獵殺這種殭屍,還要用他的獠牙作爲任務物品,那纔是可怕呢?”凱勝不由自主的吹噓起他的英勇事蹟起來了。

“哼哼!你是死靈召喚師,我是幻士,我們能一樣嗎!”碧水婉兒皺着瓊鼻辯解道。

“不一樣,不一樣!”凱勝連聲道,這樣要說來說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完事呢,而且現在他越來越感覺亡靈空間的那種吸引力更加強烈了。

兩人又走了段路程,這骨洞裏面不知道是怎麼形成,蜿蜒連綿,越來越深。

漸漸的,凱勝感覺自己是在往下面走,看來,這個骨洞通往地下,碧水婉兒緊緊的靠着凱勝,四周漆黑無比,她又開始害怕起來。

凱勝這次變得聰明瞭,除去召喚出幾個骷髏兵當探雷的工兵外,還召喚了兩個烈焰亡靈騎士,他們身上的烈焰正好當做照明燈使用,遇到一些小的麻煩,也省去了自己再召喚的麻煩。

也幸好他這個看似多此一舉的舉動,躲開了好幾個巨大的骨坑,凱勝試着往那個巨坑裏面丟了快石頭,過了好久才聽到一聲石頭墜水的聲音。“還好沒掉進去,不然一起去地下河洗澡了!”凱勝嘀咕着。

碧水婉兒雙臉通紅,不知道想哪裏去了。

“呃……凱勝似乎才感覺自己說錯話來,支吾道:“當然……當然不是鴛鴦浴了!”

這樣越描越黑,碧水婉兒在他的肩膀上輕輕打了下,低聲道:“討厭,大色狼!”

…………

隨着步伐的深入,洞口開始變得寬敞起來,讓凱勝意外的是,這些洞口的上空都鑲嵌着閃閃發光的石頭,照的洞口裏面明亮起來,“夜明珠?”碧水婉兒顯然是比土包子凱勝見識的東西多,一口叫出了那閃閃發光石頭的名字。

這是什麼?幹嘛?凱勝說着發出一道刀氣,挖出個夜明珠,在放在眼前說道。

碧水婉兒無語的看着凱勝一眼道:“這個是給尊貴人物下葬的時候用的,建立墓室的高級飾品。”

“什麼!”凱勝手一抖,那拳頭大的夜明珠啪嗒一聲掉在地上,裂了條縫。

“你這個敗家子!”碧水婉兒嘟囔着,撿起那個夜明珠,遞給凱勝道:“本來這個夜明珠可以賣兩千魔石的,現在就能賣一百魔石了!”

啊!凱勝大叫,一下子把那夜明珠奪過來,用袖子擦着,“一百魔石啊,當初我兩個月的伙食費也不過才三百魔石!”

隨即一臉肉痛,我擦,一千魔石啊!一下子就沒了!

碧水婉兒突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無聲的指了指頭上,凱勝的眼珠順着手指往上看去,突然把手中的夜明珠甩到一邊,大跳起來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