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是南宮月。

「什麼?輪空的人又是南宮月?」

司徒沖瞪眼,心中頓時不爽:「這個女人上一場才被輪空了,這一場竟然輪空的人又是她,她有那樣的好運氣么?」

對此,不僅司徒沖很懷疑,場中不少人也十分懷疑,但並沒有多少人敢議論出聲,畢竟神侯府做事一樣公平公正。

很多人都是這樣的想法,但誰能想到在他們眼裡做事公正的神侯府,已經悄悄和南宮月勾結在一起了呢。

誰也不能猜到,南宮月能夠一手操控大會。

前一輪南宮月會輪空,這一輪又輪空,全部都是南宮月一手操控,她樂得這樣不用戰鬥就能勝利。

「輪空的人,又是南宮月。」

葉陽雖然心底有些懷疑,但他並沒有在意,反而還有些高興。

因為他怕,怕南宮月在戰鬥中輸給其他人,而對方這樣接二連三的輪空,就可以順利進入下一輪,直到最後和自己遇見。

輪空了的南宮月,功勛值再次暴漲,又取代葉陽,成為了第一名。

不過很多人都知道,南宮月的第一名只是暫時的,葉陽這一場的戰鬥是只有一次蛻凡修為的司徒傲雪,擊敗對方肯定不是什麼難事。

因此葉陽取得八連勝,搶回第一名幾乎是眾人預料中的事。

轟轟轟!

戰鬥進行了三場,精彩絕倫,終於輪到了葉陽上場。

「葉陽,沒有想到,我還是小看了你,你一個落魄宗門的少宗主,竟然厲害到這種程度。」

在萬眾矚目之下,擂台上的司徒傲雪一雙美眸直勾勾的盯著葉陽,裡面異彩連連綻放:「你強大如斯,我沒必要跟你戰鬥浪費時間了,聽說你和南宮月有仇,很想跟此女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戰鬥吧?既然如此,我就給你這個機會,讓你順利進入下一輪。」

說完這句話,嗖的一聲,司徒傲雪一個飛躍,在眾人那錯愕的目光中,就徑直飛下擂台認輸了。

葉陽愣住,司徒傲雪的舉動他幾乎來不及反應,對方就直接認輸了,成全了自己。

他暗暗點頭,將之記下,隨後就下了擂台。

緊接著,裁判也宣布了結果:「第四輪第四場對決,葉陽勝出。」

當眾人聽到宣布的結果時,頓時嘩然一片,葉陽的勝利早就在他們的意料之中,但誰也沒有想到司徒傲雪會直接認輸,讓葉陽輕輕鬆鬆不用出手就獲得了勝利,幾乎和輪空沒什麼區別,超出了很多人的預料。

「這個野小子……」看見葉陽如此輕鬆就晉級,看台上的南宮月不由氣得咬牙。

本來她比賽輪空,心中有一股凌駕於眾人之上的優越感,但見到葉陽贏得比賽和自己一樣輕輕鬆鬆,就不是她能忍受的事情了。

「葉陽,你想要跟我對決的心情,肯定很迫切吧?」南宮月喃喃自語:「可惜啊可惜,我是不可能輕易讓你如願的,你想對付我?我偏偏要進行阻攔,下一輪,我就安排雷劍派的雷靈子出手,此人一手大日雷霆劍橫掃一切對手,我就不信你還能如此輕鬆就獲得勝利。」

果不其然,葉陽第五輪的對手還真是雷靈子。

經過四輪淘汰賽,已經只剩下了七個人。

分別是,九庭宮的南宮月,李薇薇,雷劍派的雷靈子,毒神教的巫瓏,飛鷹堡的厲飛雨,以及炎陽宗的葉陽。

至於最後一個,是出自一個名為『開天派』的七線勢力,此人名叫羅天,二次蛻凡的修為,一路殺到此處,也是大會上的一匹黑馬。

很多人都在猜測,到底是葉陽這個黑馬厲害,還是羅天這個黑馬厲害?

在第四輪的比賽中,司徒沖對決李薇薇,最後以一招的差距遺憾的敗在了李薇薇手中,這也是司徒沖修為剛突破的結果,能有如此成績,已經很不錯了。

第五輪,並不是南宮月輪空,而是厲飛雨輪空了,眾人對南宮月的懷疑也因此煙消雲散,對方果然是憑藉運氣,可惜再也沒有好運輪空了。

「兄弟,加油,殺到最後,一定要讓南宮月那個狠毒的女人好看。」

司徒沖給葉陽加油打氣。

「放心,任何對手都無法阻止我對決南宮月的決心。」

葉陽滿臉自信,一個縱身飛躍,就抵達了擂台。

幾乎在他降落擂台的同時,唰的一聲,天空當頭一道雷霆似的劍氣劈下,是雷靈子降落在了擂台上。

此人舉手投足,行動之間整個人就是一道雷霆劍氣,葉陽一看,就知道此人將大日雷霆劍修鍊到了那種出神入化的地步,達到了人劍合一的境界。

「葉陽,你是一個不錯的對手,我看了你的比賽,劍術也很不錯,不過遇到我雷靈子,你的奇迹也到此為止了。」

雷靈子看著葉陽,沒有多說一句廢話,臉上並沒有半點小覷,而是翩翩風度的跟葉陽抱了抱拳。

「我的奇迹,會一直持續下去。」

葉陽同樣抱拳,就看見對面的雷靈子冷喝一聲,手臂一抬,爆發出了強大劍術。


咻咻咻。


劍光揮舞,好似張牙舞爪的雷霆巨怪,當空一劈,對葉陽進行衝殺。


「狂風劍嘯。」

葉陽淡然應對,抬手間蠱風劍爆發出來,唰唰唰八輪青光閃爍的高速旋轉劍氣出現,咔咔咔之間,就將雷靈子的劍光當空狙碎。 擂台上的戰鬥進行的如火如荼,到達了一種白熱化的程度。

眾人目不轉睛,盯著擂台上的精彩戰鬥。

葉陽和雷靈子的對決,完完全全就是劍術的對決。

本來葉陽綜合其他手段,輕輕鬆鬆就能將雷靈子擊敗,但他並沒有這樣做,而是施展劍術,要和雷靈子來個劍術的對拼。

他想試試看,到底是自己的大雷音劍術厲害,而是雷靈子的大日雷霆劍厲害。

咻咻!

兩道雷霆似的劍氣當空一撞,爆炸齣劇烈的聲響,又一次正面的碰撞。

「你的劍術,不是尋常的劍術,到底是什麼劍術?竟然能跟我的大日雷霆劍分庭抗禮。」

戰鬥到現在,雷靈子心中的震驚幾乎無法掩飾,本來他憑藉自己一手出神入化的大日雷霆劍,擁有強大自信,可遇見葉陽,再大的自信完全不起作用,所有手段全被壓制了,有一種憋屈的感覺。

「我的劍術,叫做大雷音劍術。」

葉陽一面戰鬥,一面回應。

「大雷音劍術?」雷靈子喃喃自語,心中有了猜測,十有**,對方的劍術級別比自己大日雷霆劍的級別更高,達到了地級。

很多人都知道,葉陽會一門地級武技,卻並不知道葉陽還會一門地級劍術。

但雷靈子現在知道了,滿臉的凝重,手上一輪雄渾元力凝聚而成的大日雷霆劍再次爆發,嗚嗚嗚天空烏雲密布,擂台狂風呼嘯,鬼哭狼嚎,所有人都能看見,雷靈子的劍招下有強烈的雷霆之力正在醞釀。


葉陽一看,就知道對方要施展出強大招數,和自己來個最後的一拼。

「葉陽,我這一招融合了天上烈日的灼熱,雷霆之力的毀滅,灼熱與毀滅並存,出手間屠滅一切生靈。」雷靈子手持大日雷霆劍,劍招完全爆發:「本來這一招,我不會輕易使用,只會在生死存亡中才會使用,但你強大到這種程度,我也只有使用出這壓箱底的手段,才能和你一拼了。把你最強手段施展出來吧,和我最強的大日雷霆劍比個高下。」

說話之間,雷靈子手上的大日雷霆劍爆發出了萬丈光芒,好似一輪烈日拎在手中,其上又有噼里啪啦的雷霆閃爍,變成了一輪烈日雷霆。

是真正的大日雷霆劍。

咻。

雷靈子手一揮,綻放出太陽般光芒的大日雷霆劍就飛射而出,攜帶著欲要毀天滅地的氣息,對葉陽進行刺殺。

這一劍完完全全就是雷霆一擊,彷彿天上的太陽掉下來了,場外的人甚至只能虛咪著眼睛,連正視都不能做到。

此刻的擂台完完全全被雷靈子的劍光籠罩,萬丈光芒綻放,肉眼幾乎不能看清擂台上的戰況,只能以耳朵去聽。

「好一手大日雷霆劍,氣勢太凌厲了。」

葉陽直面雷靈子的劍光,有一種千軍萬馬都不能阻擋的感覺,要被一劍劈出一條血路。

立即他就知道,這一招甚至連三次蛻凡的高手都能威脅,而尋常的二次蛻凡人物面對,則完完全全不能抵擋,要落得個重傷的下場。

但葉陽何許人也,不是普通的蛻凡境人物,達到了一種妖孽的程度。

眼下見到雷靈子這一手好劍,他不但沒有半點懼怕,反而還生出了一種正合我意的心情。

「正好,正好可以用你的大日雷霆劍,來試試我的大雷音劍術。」

葉陽兩指一併,大雷音劍術當空爆發。

咻!

沉悶的奔雷之音在場中響起,絲線般的蔚藍色劍氣閃現而出,並不是普通的大雷音劍術,而是融合了陰陽劍術的切割,蠱風劍的絞殺,大雷音劍術的剛猛,誕生而出全新的一種大雷音劍術。

三種劍術融合一起,威力達到了真正的巔峰,蔚藍色劍氣一出現,同樣帶著噼里啪啦的雷霆,進行猛烈一劈。

常人要將兩門武技進行融合就是難如登天的事情,但葉陽一下就融合了三門武技,三門劍術,除了他天賦不錯,更多的原因來自修鍊的九轉龍神訣。

憑藉九轉龍神訣鎮壓一切的龍神氣息,所有武技根本不會產生半點反噬,輕輕鬆鬆就融合了。

啪啪啪。

葉陽的劍氣當空刺殺,傳遞出了連連的音爆聲響,達到了令人髮指的速度,其上攜帶的強大氣息,輻射出來的氣勁,竟然生生將堅不可摧的擂台地板掃射出了一道淺淺的溝壑。

這一幕若是被眾人見到,心臟可能都要被嚇爆,要知道擂台地面是由堅不可摧的烈日金剛石融合而成,經過了上百場戰鬥,沒有任何一個弟子能將擂台破壞,但葉陽的劍氣餘波,就將擂台的地面掃射出了一條溝壑,這溝壑雖然很淺,但震撼人心。

「什麼?劍氣輻射而出的餘波氣勁竟然將烈日金剛石凝練成的地面掃出了一條溝壑?」

見到這一幕的雷靈子,一雙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著實被嚇得不輕。

在這一刻,他終於意識到了葉陽的厲害,那厲害的程度,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轟隆隆!

在一陣驚天動地的碰撞聲中,兩道簡直要撕天裂地的絕命劍術,終於來了個正面相撞。

在這強大的碰撞聲響中,爆發出了劍雨般的劍氣餘波,咻咻咻不要命的朝四周席捲而去,將場外的眾人嚇得差點跳起來。

還好距離較遠,不然對撞產生的餘波,就能要了一群圍觀者的性命。

僅僅是餘波就如此厲害,可想而知擂台上的正面相撞到底慘烈到了什麼樣的程度。

此時的擂台,被萬丈光芒籠罩,看不清裡面的狀況,在那對撞聲中,一切都安靜了下來,擂台安靜的有些可怕,有些壓抑。所有人都在猜測,到底,到底擂台上發生了什麼?

光芒漸漸消失,眾人定眼一看,看清了擂台上有兩個身影如山一般矗立,是交戰的葉陽和雷靈子。

當光芒完全消失的那一刻,擂台上的戰況徹底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下。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此時擂台上的葉陽,一身乾乾淨淨,表情也是頗為平靜,沒有半點經歷了激烈戰鬥的模樣。

相比葉陽,雷靈子則是有些狼狽了。

此時的雷靈子臉色蒼白,眉心出現了一條血痕,傷口如蜈蚣般猙獰,甚至可以見到其內的森森白骨。

吸。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擂台上的戰況一目了然,在剛才的對決中,顯然是葉陽佔得了上風。

「我敗了…」

雷靈子臉色蒼白,氣息萎靡,回想起剛才擂台上的一劍,他就心有餘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