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你現在和雅典娜去哪裏!?去送死嗎!?愚蠢!?這他媽的是仗義嗎!?!!”

烈蛇情緒突然激動了起來,髒字也都脫口而出了。

宙斯和雅典娜下意思的想說些什麼,卻發現竟然無言以對。

最後,宙斯咬了咬牙,纔不甘心的從嘴裏擠出兩個字:“好的。”

烈蛇整個人又平穩了下來,語調又變得柔和起來:

“哎,其實我也很想救小十二,可是……”

“算了,人各有命,隨他們去吧。”

趙永康這時候急忙站出來打圓場:“好了,好了,咱們先回去吧,在這裏人生地不熟的,回去我們在從長計議。”

“二哥說的對!”烈蛇點了點頭:“行了!給你們十分鐘,十分鐘以後在我這兒集合,咱們即刻出發!”

“好!”

衆人正準備擡腳回到各自的房間去收拾東西時,烈蛇和趙永康突然齊聲大喊:

“等一下!”

“恩?”

“噓!”

烈蛇和趙永康對看了一眼。

“有人往咱們這邊來了,來者不善!”

幾個人瞬間警覺起來,不會是姚飛那瘋子已經逼上來了吧?


“聽腳步聲,不像是高手,但絕對的是練家子。”

“沒錯,會是誰呢?”

“不可能是姚飛!”趙永康斬釘截鐵的說道!

“恩?”

“他明知你我雙方的實力,要是想取咱們的性命,不會派這幾個蝦兵蟹將來送死,所以……”

“恩,言之有理,那是……”

“應該是找我的!”

一直在旁邊默不出聲的查爾斯卻突然插話進來。

“是你們哪裏的?”

“恩,是的,每一個失敗者都是這樣的,雖說我們爲了家族榮譽都會自殺,沒有貪生怕死之徒,但是家族爲了榮譽和保險起見,都會派專人來確認一下。只是,我沒有想到會這麼快!”

“那現在……?”

“不能與之正面交鋒,畢竟無緣無故得罪了這麼個強勢的敵人是很不划算的!”

“那我們!……”

“讓他們去870找吧,查爾斯已經不再了。”

“是!”

“他們一走,我們就出發。雅典娜,你給查爾斯拾到一下,讓他變個模樣,別讓他們認出來。”

羅伊家族的三個人已經悄悄的摸到了870房間旁,領頭的一個男子給身後的男人比了個手勢,男人點了點頭,走到走廊裏的監控旁,懷裏一陣摸索,在監視器屏幕上放置了靜物走廊圖。

這樣會讓監控室的人誤以爲870房間裏這條走廊裏沒有變化呢。

男子從懷裏掏出了一個小玩意兒,熟練的在賓館鎖頭上擺弄了幾下。

“咔嚓!”

三人點了點頭,呈“品”子形的緩緩走入房間。

快速的掃視了屋裏一圈,三人沒有發現查爾斯本人。

“恩,目標不在!”

一念閃婚:找個老公談戀愛 ,掏出了通信工具:

“人不在,不知道去哪裏了?”

“是!”

“老大讓我們在這裏抓緊時間調查棄徒查爾斯的下落。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把他們叫上來吧,讓二組抽幾個人去監控室,抽調一下今天早上到現在的監控錄像,看有沒有人進出過這間房子裏,務必細緻到每個細節!” “是!”

姚飛站在窗前,眼睛一直盯着870房間,始終沒有離開視線。

“二哥,出去看一下。”

趙永康點了點頭,側身出了房間。

“宙斯,跟我來。”

姚飛看着烈蛇房間頓時沒有了人影,站在原地沉吟了半晌。

“呵,看來這個烈蛇還是有顧忌啊!”

“王龍!”

王龍正是巨鱷幫負責對外拓展事宜的主要人手之一,以前就是個普通幫衆。是王電鑽看他比較機靈,用了一段時間,才把他放到這個位置上的。

“在!”

“查一下那個金髮男子。”

“是!”

天龍走上前來:“咱們……”

“不急。”他擺了擺手,眼神卻是沒有移動:“讓我們坐山觀虎鬥。”

趙永康裝作普通遊客,往807的房間靠攏。

猛然看見有一個人出現,即將要下樓的幾個人嚇了一跳。不過畢竟幾人是專業的,很快他們也裝成來這裏遊玩的遊客,彼此有說有笑的下了樓。

趙永康偷偷的回頭瞄了一眼,看了看幾人的長相,暗暗的記在了心底。

宙斯跟着烈蛇出去,也不知道去哪裏。

長期以往,都是烈蛇說什麼他們做什麼,沒有異議。

“去監控那裏看一眼,不要讓人把東西拿走了。還有,如果碰到什麼阻力,那就……”

宙斯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但也僅僅是一瞬間,他就恢復了正常。

“我知道了。”

烈蛇接着往前走,正好那幾個人從8樓走了下來。

不嫁霸道冷總裁 ,快走幾步,跟那幾個人撞了個滿懷。

“FUCK!”


被撞的一人不禁從嘴裏爆了一句粗口,怒目而視。

“對不起!對不起!”

烈蛇連連擺手。

“媽的!對不起就算了!”

男子正要揚手想給烈蛇一個教訓的時候,身後的男子趕忙拉住了他:“算了吧。”

“哼!你……”男子剛剛鬆開緊抓烈蛇的手,還沒說完話呢,就覺得眼前一黑,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身後的幾人大驚,沒想到面前這個其貌不揚的男子會這麼猝然的發起攻擊。

雖說已經很快的反應過來,但是兩方根本不在同一個水平線上。

所以幾人很光榮的倒在了地上。

“哼!還敢拽我領子!呸!”

掏出了一個類似藍牙耳機的東西別在了耳朵上:“那邊怎麼樣了?”

鎧甲勇士之涅?的鳳凰 放心吧,不出你所料,他們果然在這裏。”

“別下死手。”

“只是暈過去了。”

“那就好。”

“老二,收拾一下,我剛纔已經叫了車,是一輛黃色的豐田。你帶着雅典娜和查爾斯先走,我和宙斯隨後就到。”

“知道了。”


掛下了電話,烈蛇看着倒在地上的幾個人,噗嗤一下笑出聲來:“菜鳥,除了你們家族裏的那個老傢伙,其他的人我還沒放在眼裏呢。”

姚飛看着閒庭信步從酒店走出來的趙永康,搖了搖頭:“看來他們失敗嘍。”

“沒錯,要走了?”

“是的,估計這回他們來的目的就是爲了那個金髮男子,現在目的達到了,恨不得溜之大吉。”

“那我們?”

“說實話,我真的很想把他們留在這裏。他們那邊有烈蛇、趙永康、那個男人,那個女人還有新蹦躂出來的那個金髮男子,一共五個人富有戰鬥力。而我們這邊呢?你我再加上我的那三個人,也是五個人,從實力上來說是絕對不虛的,但是……”

“你還是有顧忌嗎?”

姚飛看了一眼天龍老爺子,這個老爺子的確厲害:“沒錯!我是有顧慮,王龍,好了嗎?”

王龍急忙應聲趕來:“幫主,查了,但是隻能查到那個男子叫查爾斯,是從北非那邊來的,但具體的身份一時半會兒還……”

“行了,我知道了。”

“少主,咱們打不打!”

林風三人也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忍不住出聲提醒。

“讓我想想,想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