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始之一,一而化陰陽,周天復始,紫陽無極爐出!”隨着張三風一聲斥令,這紫陽無極八卦爐從他的丹田之中,飄飛而出,立於半空之中。

“吸!”

“祝火快快運轉神火功法,進行收功,雖然我現在可以暫時將你的神火收走,避免你現在走火入魔,雖然現在痛苦,你也要意志堅強!”張三風聲音低沉,好似沒有絲毫感情。

祝火只能夠微弱的聽得到張三風的話語,他知道現在的危機,只能依靠自己,他全力運轉神火功法。

祝火全身都沉浸在神火之中,那神火炙燒着祝火身上每一處肌膚,他此時每一寸肌膚都疼痛無比,此時的他想死的心都有,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放棄,他的身後還有不少關心他的族人,若是自己停止不前,會讓族人失望。

祝火一次又一次的運轉體內的血氣,和神火抗衡。

終於,經過半日時光,祝火將那神火完全壓制。

否極泰來!

“看來他終於從走火入魔的邊緣走了出來。”張三風也是舒了口氣,事關生死那能懈怠。

祝火站起身子,感受到體內洶涌澎湃的神火力量,身體一震,頓時濺射而出,而且身上通布着肌肉,就好似健美專家一般。一抖水,火氣十足,如巨蟒擡頭一般,神氣外揚,激盪出了灼熱氣浪。

巫族講究肉身和神通雙修,他們的始祖盤古大神便是如此,肉身是一切的基礎,不修元神。

那一拳之威吹得旁邊黃沙全部都滿空旋轉,這純粹是肉體的力量,沒有半點靈氣或者神火的運用。

與此同時,祝火感覺到那祝融神火和自己的血肉融合成一體,身體更加的強大了。

體內的血氣不斷的循環,那巫族的肉身的強大才顯露出來,整個身體好像澎湃的江河,一股淡淡的神火脫體而出。

此時,祝火的身後一祝融虛影立於半空之中,隱隱帶着淡淡的藍青之色,似煙似火,若隱若現,神火達到高深境界便是無色無形,此時祝火的神火雖強,卻相差很遠,現在的他纔剛剛入門而己,就是純火凝結成形體一般。

“去!”

猛的把神火一凝,化爲一個火星,向地面射去!

頓時地面多出了一塊半徑數尺的深空,祝火感覺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強大,神火之力最少增加了一倍!

“多謝老大,我又欠你一條命。”祝火有些感激的說道。

“沒什麼,也許有那麼一天,你也會救我一命呢?”張三風半開完笑說道,絲毫沒有料到,他所說的很快就會變成真的。

……

重新回到那條通道,衆人也是唏噓不己。

“前輩我們己經取回了城主印,不知應該怎麼辦。”張三風恭敬道。

“讓我看看!”大能沙無心的聲音在衆人的身旁突然響起。

張三風趕忙將那存放城主印的木盒取了出來。

只見那木盒自然飄浮而起,給人一種凌空虛託的感覺。

那木盒的盒蓋慢慢地自動打開,似乎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突然擒拿一般,那城主印也是飄飛而出。

一團淡黃色光暈,將那城主印包裹其中。良久,大能沙無心的聲音再次響起:“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連城主印的印靈都己經消散。”

“這……”張三風開始還以爲這城主印只是印靈被封印而己,卻不想這城主印比起自己認爲的還要嚴重的多,“那該怎麼辦?”

又過了良久,沙無心的聲音再次響起:“五千年了,我也該到外面走走了,這樣我便化爲新的印靈吧,當你們又誰走到那一步之時,還可以幫我重鑄肉身。”

“多謝前輩。”張三風不明白是什麼原因,讓大能沙無心放棄自由,選擇成爲印靈,不過他並不在意這些,能夠放出熬坤就好,況且多一個經驗豐富的高手在李幽函身邊,也有不少的幫助。

只見一道黃色人影在半空中凝形,最終化作一道黃光,向城主印投身而去。

一時之間,整個通道之中都暴發出金黃之色。

通道之中因爲沒有真正的星空存在,衆人也不知化靈究竟發生了多久。

“好了,小兄弟,我己經化靈成功,我現在就解除封印,你便可以還以聖龍老祖自由,只是老祖的龍身早己化爲沙河,想要重新迴歸原身是不可能的。”沙無心道。

“能迴歸自由,守在將軍身邊就好,我也不想太多。”龍靈熬坤激動說道。

“將軍?”沙無心一愣,雖然不是第一次聽龍魂老祖說起將軍這個詞,不過他還是有種自己轉不彎來的感覺,要知道龍魂老祖可是人皇年代的人物,能被他稱爲將軍的可是沒有幾個。

“那是當然,當年我便守護將軍身邊。”龍靈熬坤傲然道,“陪同將軍爭戰天下!”

“不敗戰神一一應龍!!這不可能,那位早己經不在,況且我看這小兄弟也不過二十三十歲的骨齡。”沙無心不可置否道。

“你又如何能瞭解,將軍的強大!”熬坤對應龍可以說盲目的信任。

“熬坤,我己不是什麼將軍,我也在輪迴之中輪迴不知多少世,這一世我只做我自己,張三風。”張三風平靜道。

衆人雖然具體不是很清楚張三風他們講得是什麼,不過從猜測張三風不簡單。

“小珠,現在就看你的了。”張三風將自己的念頭傳達給龍珠道。

“主人,小珠可以將這條沙河一起收走了,雖然熬坤那小子不能直接使用沙河之力,不過對於主人也是有很大的幫助的。”龍珠小珠道。

“可以的話,那就這麼辦吧,反正沙無心前輩也要離開這裏,再留在此處也沒有半分作用。”張三風心底直接開口道。

“前輩,你這棵亡靈古樹你是從何來來?”張三風好似想到了什麼,對沙無心問道。

“亡靈古樹?”沙無心一臉迷惘。

“怎麼前輩,不知道這棵樹的來歷不成?”張三風覺得這件事情有些非比尋常,指着不遠處的古樹道。

“我還真不清楚這古樹的來歷,這古樹是當年封印我之人種下的,說真得我也不知道它有什麼做用。”沙無心道。

當年設置封印之人,究竟意欲如何,張三風此時心中迷惘不看,一切的一切,彷彿又被一團迷霧所遮掩。

“不管這麼多了,先收取了這亡靈古樹再說。”張三風心神一動,念頭通達,瞬間將自己的意思傳入閻王令中。

閻王令,在接到命令之後,瞬間從張三風的“天庭”飛出,幽藍之光盪漾其上,將那亡靈古樹拔起,直接收入其中。

管它什麼陰謀詭計,反正是好處到了自己手上,自己說什麼也不會放棄。

那沙之河最終被張三風收入龍珠之中。

“老大,這次多虧有你,否則我們很可能就死在沙之城了。”劍心看向張三風的眼神充滿了感激,“這次回去我便準備閉關一陣子,若是有時間我希望你可以去天妖谷看,好讓我盡一下地主之儀。”

“我想,老大應該和我天妖谷存在祕不可分的聯繫吧。”劍心心思一動,想起張三風使用的招式似乎是天妖谷的不傳之祕,對於這些事情,劍心不想去考慮,即便是張三風是偷學的,他也會盡力去保證張三風的安全,邀請張三風去也不無這個意思。

“天妖谷麼?我一定會去的,不過現在似乎還不是時候。”張三風神情有些迷離,他擁有妖神的部分記憶,對於天妖谷有種特別的感覺。

他要去完成對於前世妖神的約定,復活白羽!

“那好我在天妖谷等你。”劍心向張三風道別後,便帶着另外兩名妖族青年離開了。

“老大,我現在神火突破第三境,必須回巫域巫族報備一下,我一定會回來追隨你的。”祝火也是正色告別。

張老和風雪兒也有事和張三風簡單告別離開,最終只剩下李幽函,張三風,妍妍,白素貞三人一妖。 這次有驚無險的探險,讓李幽函認清了世界的殘酷,她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修煉,保護好妍妍。

“小珠,你收了這沙之河之後,應該有不少其他的用途吧。”張三風覺得這小珠作爲應龍的龍珠,不應該只是相當於寵物飼養空間這麼簡單。

“主人,你還真細心,這都被你發現了,其實小珠一直沒跟主人講,小珠體內原本便是主人開闢的小世界,不過後來主人在與蚩尤決戰之時被魔神蚩尤打破了本源,沙之河被收入小珠體內,主人小世界的土之本源得到補充,那破損的小世界也恢復到了小世界雛形的境地。”小珠解釋道。

“小世界雛形,這麼說我擁有了一個小世界?”張三風興奮不己,他可是聽說過的,小世界之主存在,在小世界之中,自己便是神,主宰一切。

“可以這麼說,不過這個小世界雛形還很弱小是無法和其它的小世界比的,不過主人以後卻是可以在小世界雛形之中養一些藥材,甚至說如果有主人對付不了的敵人也完全可以將之收入小世界中,不過這個小世界雛形卻是不能支持太過強大的人,照我看來現在也就能困住地仙修爲的高手,所以主人要努力收集更多的本源,才樣才能成爲真正一界之主。”小珠解釋道。

“可惜。”張三風也是灑脫,反正來日方長,再說地仙以上的高手也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估計一招便可以秒了自己,自己肯本就沒可能將之收入小世界雛形,“這些以後努力就行,反正對我來講這一切還太早。”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小世界被毀之後,我無法自主產生靈氣和龍氣,就沒能發揮本來的實力,因爲龍氣靈氣用一點便少了一點,現在不一樣了,有了小世界雛形我就可以源源不斷的爲主人提供龍氣靈氣了,雖然不多,但對於現在主人來起來,修煉起來,速度要加快了一倍有餘,要是普通人想達到這個效果,也不知道要服用多少靈藥,鍛鍊多少次肉體,而到了地仙境,就可以打破天地封印的束縛,力量可以無限增加,這纔是擁有小世界的好處。”小珠解釋道。

“你是說,這天地封印對我沒有做用,我可以在世俗界突破地仙境界。”張三風不可思議道。

“不錯,主人你還是沒有明白,小世界的不同尋常,擁有小世界,就可以說是創世神了,再小的世界,都擁有小世界天道存在,雖然和大世界的天道不是一個等級,不過對其限制卻是低了不少。”

張三風細細的感受着小世界雛形內的道。

“主人,因爲原來小世界的天道己經被破滅,你現在的小世界的天道也只不過是個雛形,離小成都相差很遠,所以你感覺他並不強,不過只要主人可以擁有更多的本源,就可以讓其完善,不過這天道力量雖然弱小,卻也可以加持你的靈氣和龍力,不過我勸主人少用爲妙,這種跨世界使用本源天道之力,會損壞小世界的本源,讓其再次毀滅。”小珠輕聲的說着。

“放心吧,萬不得己,我是不會使用的,這種殺雞取卵的事情我可做不出來。”張三風正色道,話鋒一轉,“這次沙城之行總起來講還算不錯,還得到了祝融神火,雖然不像巫火一樣修行提升,不過光現在的模樣都不一般。”

“那是當然,前世,我聽主人講過,盤古大神修行十三種大道,將每一種都修行至天道境,十三大道合而爲一破開天道,直指大道。而這祝融神火便是殘缺版本的盤古神火,即便如此,修煉頂峯成就聖人之尊還是有希望的。”小珠道。

“小珠,你知道的東西可真不少,可以我其它幾世的記憶都只能讀取一部分,百分之九十九都被封印着。”張三風嘆息道。

“那也沒辦法主人,因爲主人的實力還很弱小,無法承受太多的東西,否則主人輕者失去自我,重者就要爆體而亡了。”小珠無奈道,“不過好在小珠得到本源恢復了五分之一的記憶,小珠在全盛時期可是擁有十六種大成大神通,現在只記起二種大神通三種小神通,雖然只是達到小成,也可以幫助主人了。”

“小成,大成?”張三風一臉迷惑,有印象又似乎己經被遺忘。

“從我知道的,神通分爲五境,皮毛之境,初入門境,小成,大成,入道境!後面應該還有,不過我沒有接觸過。主人的聖盾就是小神通皮毛之境。當初入門境便可入地仙。”

“小神通,大神通?”一連竄問題被張三風問出。

“鴻蒙之始,有三千鴻蒙紫氣,演化三千大神通,每一種大神通便能直止大道,而九萬小神通則是三千大神通的衍化,修煉極至也可成仙做祖,不過比起大神通要差上不少。”小珠解釋道。

“這神通這麼厲害。”張三風自言道。

小珠沒好氣的說:“主人,你以爲?踏入神通,一層比一層困難不止百倍,一步之遙差之千里,這麼說吧一個初入門境的神通者能夠對抗二十位皮毛者,一位小成者都能對抗一百多位初入門境之人,對於一般的高手要修成神通,二三十年都不一定能入門,像那種大神通所要的時間更多。”

“那,你都會些什麼神通?”張三風好奇問道。

“大周天雲雨術,天木困仙術,這兩種大神通,小神通都是一些培植神通,現在對主人的幫助並不大。”小珠道。


“這二種神通似乎一種是水系一種木系神通。”張三風道。

“這世間神通無外乎十二本源。和十二祖巫所對應。空間速度之祖巫:帝江,東方木之祖巫:句芒,西方金之祖巫:蓐收,北方水之祖巫:共工,南方火之祖巫:祝融,時間之祖巫: 燭九陰,雷之祖巫:強良,天氣之祖巫: 奢比屍,風之祖巫:天吳,電之祖巫:蓐收,雨之祖巫:玄冥 ,土之祖巫:后土。”小珠繼續說道。

……

“爸爸,我們這是去海天市嗎?爸爸你說你朋友會不會,不喜歡妍妍。”妍妍坐在張三風的懷中扭頭問道。

“怎麼可能不喜歡妍妍呀,我的妍妍這麼漂亮可愛。”

妍妍的話語,將張三風從和小珠的對話中走了出來。

李幽函開着車,車上載着張三風,妍妍和白素貞一路北行。

張三風從兜裏摸出手機,想了一下,才撥出了號碼。


“喂,誰啊!”猥瑣的聲音從電話另一端傳來,那聲音似乎有些不爽。

“是我。”張三風無奈的說道。

“老大,你可想死我了。”張雲飛這話風突轉,有些讓張三風有些是應不過來。

“滾,犢子!”對於張雲飛性格如此瞭解的他,直接笑罵道。

“不過老大,您怎麼會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來了,有事麼?”在張雲飛看來,老大要打電話也應該和鍾鈴嫂子或者欣欣嫂子打電話,在他心中早將兩個人當成嫂子去了。

“恩,也沒什麼事,我馬上就要回到海天市了,你幫我問問敏姨咱們公寓還有空房間嗎?”張三風道。

“空房間,我艹,不會老大又給我帶了新嫂子回來吧。”張雲飛目光有些呆滯,喃喃道。

“你說什麼呢?”張三風無奈這可真是活寶,自己的形象就這麼差麼。


“老大,你不會是要把全世界的美女,都收爲己有吧。”張雲飛狼叫道,“那個,新嫂子好看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