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階惡魔不愧是高階惡魔,戰鬥力根本不是之前的那些跳蚤炮灰能比的,這才是地獄入侵人類世界的真正主力。縫合怪遇上那些跳蚤炮灰能輕鬆屠殺對方。換成高階惡魔后被屠戮的就成了縫合怪。

發現縫合怪被屠戮的自然不只是馬龍一個,菲尼克斯和卡洛琳見狀下手更狠,她們想要在馬龍召喚出五百縫合怪被殺戮一空,惡魔大軍得意突破封鎖沖入地面世界之前斷掉地獄傳送門的能量,讓惡魔打通兩個世界的陰謀無法實現。

不止是菲尼克斯和卡洛琳,遠在千里之外的克瑞絲也抱著同樣的心思。天空中血浪翻滾得愈發激烈,灑下的血色雨點也愈發的密集,火焰之雨的聲勢提升了五成有餘。

地底有多少惡魔在場的除了馬龍清楚外其他人並不知道,但這並不妨礙大家對局勢的判斷。

李奧瑞克同惡魔勾結,通過他的掩護惡魔必定傳送過來了海量的軍隊,想要先殺光地底的惡魔再來破壞地獄傳送門,最後的結果肯定是兩頭都失敗——既滅不了早已傳送過來的惡魔大軍,又無法破壞傳送門。

與其兩頭都落不到好,還不如專攻一面,揪准了地獄傳送門死命猛轟,這樣還有破局的希望。只要能破壞地獄傳送門,崔斯特瑞姆地底的惡魔大軍就如無根之木,無源之水,將其滅掉並不是難事。反之,即便消滅了地底的惡魔,讓地獄傳送門把兩個位面的通道打開,真正的災難會很快降臨。

「你們繼續,那邊交給我。」


菲尼克斯她們不理會那些高階惡魔不代表馬龍也是如此,縫合怪再怎麼說也是他召喚出來的,就那麼讓他們被對方屠戮一空也太沒面子了。當然,更重要的是擊殺高階惡魔能讓影鋒的解封率得到提升,要是能用地底百萬惡魔來讓影鋒完成蛻變,讓影之哀傷出現,那是最好不過。

大斧舞得呼呼作響,馬龍如一輛坦克般撞入高階惡魔群中,憑藉著高位英雄的實力將進入自己攻擊範圍的惡魔們盡數斬殺。他一斧砍出去至少能殺死三個敵人,效率算是很不錯了。然而,這樣的效率在不斷湧出的惡魔大軍面前什麼也不是。

單靠一把斧子要砍盡每秒以數十個的速度衝出地底的高階惡魔完全不現實。

「沒完沒了是吧,別以為就你們人多,老子的人也不少。」馬龍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開始呼叫起了支援,「老克,把騎士團給我放出來,以這百萬惡魔的血來祭旗。」(未完待續。。) 惡魔越來越多,眼看局面隨時可能失控,馬龍不但沒有加快攻擊,反而從戰圈中抽身出來,將影鋒往地上一插,開始整理起個人儀錶來。

經過數場廝殺之後,馬龍的外衣已經變得不能看了,破了好些口子不說,更是沾滿了灰塵和血跡,在戰場上他這個形象再是尋常不過。戰場是搏命廝殺的地方,又不是參加宴會,儀錶什麼的都是虛的,保住性命才最重要。偏偏就出了馬龍這麼一個怪胎,於緊要關頭不去理會敵人,反倒關心起自己的儀錶來。

菲尼克斯和卡洛琳看著也是大覺古怪,以她們對馬龍的了解,這傢伙雖然行為乖張卻不是不知輕重的人,此時做出如此舉動來必定是有所打算。是以,兩女也不開口發問,悶頭繼續猛轟地獄傳送門的能量立柱。

打算當然是有的,要不然馬龍這麼做不成傻子了嗎?

「嘖嘖,好好的一件衣服居然被弄得這麼破,可惜了好東西。」馬龍搖著頭,對自己的外衣的破損大感可惜,「人靠衣服,佛靠金裝,我堂堂暴風城的大領主怎麼能穿成這樣?」

說著,馬龍就將破碎的外衣脫了下來,隨手扔在了一旁,然後這傢伙又從空間腰帶里取出一套新的外衣穿了起來。

老話確實說得有道理,人就是要靠衣服來裝飾,換上一件黑色調為主,袖口和衣領上綉著金邊的新外衣后,馬龍的確顯得比之前精神。

只是,在戰場上搞這種事也太不著調了吧。

一個膚色與自己同族有明顯區別的惡魔從地洞中沖了出來,同樣的外形別的惡魔是青黑色而這個傢伙卻是暗金色,他如此的與眾不同說明他是個英雄生物。


高階惡魔中的英雄生物,這樣的存在不是一般惡魔能比。如果這位英雄生物誕生的時間夠長,他甚至可以擁有高位英雄的實力,成為馬龍他們的勁敵。

這位高階惡魔將馬龍的動作看在眼裡,後者的行為明顯激怒了他,一衝出地洞這個高階惡魔就朝馬龍吼道:「愚蠢的人類……」

馬龍很不客氣的打斷了惡魔:「出門沒刷牙是不是,嘴巴怎麼那麼臭?開口閉口的就是愚蠢的人類。我倒要聽聽我們人類怎麼愚蠢了?」

不就是習慣性的放個嘴炮嘲諷一下,怎麼還帶較真的?

惡魔英雄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出,被馬龍把他未說完的話噎了回去,遇上這麼一位不著調的敵人惡魔英雄沒能跟上馬龍的思維,一時間竟愣愣的說不出話來。

抖了抖衣服,又拉了拉衣領,馬龍很是囂張的對惡魔英雄說道:「我說那個誰,你啞巴了,我沒聽到我在問你話?還是說。其實你是個聾子?迪亞波羅居然這麼沒人性,連殘疾人都派來打仗。」

惡魔英雄傻愣愣的看著馬龍,這種情況惡魔英雄是怎麼也沒想到的,我們都踏馬入侵你們的世界了,你還關心這種無聊的問題?作為被入侵的對象,面對入侵者的時候不應該憤怒嗎?不應該通過大聲怒吼來宣示你們的怒火嗎?不應該說些要滅了我們堅決保衛家園之類的話來表示抵抗的決心嗎?

沒有,這些統統都沒有。

誰寫的劇本,怎麼不按常理出牌?

這是要鬧哪樣?

愣神了好半天。惡魔英雄終於反應了過來,馬龍根本是在戲耍他。

居然被一個人類給耍了。丟人都丟到另一個位面了。

惡魔英雄大怒:「狡猾的人類,我……」

不等他把話說完,馬龍再一次打斷了他:「等等,一會兒是愚蠢,一會兒又是狡猾,你給我說清楚。我們人類到底是愚蠢還是狡猾?」

尼瑪,你有完沒完!

惡魔英雄火大得不行,對面那個人類也太可惡了,戲弄了自己一次還想戲弄自己第二次,真拿自己當傻子了不成?

「我可是高階惡魔中的英雄生物。你那點小把戲休想得逞。別想再戲耍於我,狡猾的人類。」

惡魔英雄這麼對馬龍說。


事實上,他口中的陰謀早就被得逞了。

聽到惡魔英雄的話后馬龍聳了聳肩,以略帶遺憾的語氣說道:「我隱藏得這麼好都被你識破了,你真聰明。好吧,我承認,我確實有陰謀。」

惡魔英雄絲毫沒有因為揭穿馬龍的陰謀而得意,因為他意識到自己又被對方成功的拖延了好幾秒的時間。

拖延時間?

沒錯,這才是馬龍真正的目的,惡魔英雄也是剛剛才想明白的。馬龍和他東拉西扯,故意問些奇怪的問題,說些奇怪的話,就是為了拖延時間。可憐惡魔英雄自以為看穿了馬龍的目的,以為對方想要戲耍於他,沒曾想剛把話說出來他就被打臉了。其實要不是馬龍承認的那麼快,要不是馬龍連狡辯都沒有一句,惡魔英雄還意識不到馬龍真正的目的。也就是了解了這一點,惡魔英雄才惱怒不已。

被人家算計了不要緊,要緊的是明明被算計了還沒意識到怎麼回事,這才是最悲哀的。

「原本我以為惡魔都是很狡猾的,經過接觸之後我才發現惡魔裡面也有傻子,而且還是位英雄生物,哈哈哈……」

彷彿嫌惹怒對方還不徹底,馬龍又補了一刀。這下惡魔英雄再也忍耐不住,他大吼著撲了出去,一個縫合怪還想要攔他,結果被他雙爪抓住用力一撕,活活的撕成了兩截,腥臭的屍液灑了一地。

幹掉一隻縫合怪不但沒有減弱惡魔英雄的怒火,反而激發了他的凶性,但見他雙翼一扇,飛速衝過了縫合怪的防線,直直的殺奔馬龍而去。看那咬牙切齒的模樣,不殺了馬龍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說你蠢你還不服氣?」馬龍懶洋洋的抬起手,啪的一聲打了個響指,「出來吧,讓我看看老克弄出來的玩意兒到底好不好使。」

嘚嘚的馬蹄聲中,一個騎著骷髏馬的騎士斜刺里殺了出來,正好攔在了惡魔英雄前進的路上。這個騎士全身都裹在厚重的鎧甲下,就連頭盔也拉下了面甲,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睛的部位也是一片漆黑,讓人完全摸不清這個騎士的真面目。(未完待續。。) 人類?

不對,是亡靈!

惡魔英雄吃了一驚,這個突然出現的亡靈騎士實力雖然比不上他,卻也是個高手。即便是他這樣的惡魔強者若是掉以輕心的話說不定也會敗在對方手上。

是個勁敵啊,不過如果想靠這麼一個亡靈就打敗我的話,你也未免太小看惡魔的強大了。

惡魔英雄雖然重視亡靈騎士,但在他心中對方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他認為只要自己不犯錯,勝利必定屬於他。

怪不得馬龍說這傢伙很蠢,被亡靈騎士一吸引他就忘記了自己衝出來的目的,把馬龍這位正主兒給放到了一邊,真是不明白他這樣的智商怎麼能成為英雄生物的。或許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他所屬的那個種族的惡魔智力都偏低,也只能矮個子里拔高個了。

不得不說,馬龍確實夠無聊的,居然在這個時候還有空想惡魔英雄的智商問題,實在讓人佩服他的神經粗大。

惡魔英雄受阻,其他的高階惡魔卻沒有,當前者被那個亡靈騎士糾纏住的時候,後者已經將五百縫合怪殺戮殆盡。沒有了縫合怪的阻攔,惡魔們就將不受約束,一旦他們擴散開來整個崔斯特瑞姆都將毀滅。

讓惡魔大軍從地洞跑出來後果是災難性的,馬龍當然不會讓這種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發生。雖說崔斯特瑞姆的居民們在貴族聯軍攻城的時候站在了李奧瑞克一邊,更是同暴風城的軍隊打了好幾個小時,雙方都死傷了不少人。可那是在戰場上,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上了戰場不是你殺我就是我殺你,馬龍並沒有因此就拿崔斯特瑞姆的居民不當人看。在這些人有危難的時候他能伸手幫一把的話自然會伸手。

隆隆的馬蹄聲如滾動的悶雷。由遠及近,一直騎著骷髏馬的騎兵殺入了王宮。馬上的騎士揮動著手裡的符文魔劍,濃郁的死亡之力自他們身上散發出來,這股力量也宣告了他們的身份——亡靈騎士。

「不,不是亡靈騎士。」馬龍搖了搖頭,否認了這個說法。「他們確實是亡靈,但他們不是亡靈騎士,而是死亡騎士。」

當然,僅僅是一群死亡騎士新兵而已。

這話是馬龍在心裡補充的。

兩千死亡騎士,這就是馬龍仗以攔截惡魔大軍的底牌之一。在拉夫戴南率領的皇家騎士團突襲暴風城失敗的那一場戰鬥中,克爾蘇加德總共弄到了兩千具皇家騎士的屍體。這些戰職者的屍體落到大巫妖手裡,他們的命運可想而知。

曾經是天災軍團最大的生物改造狂的克爾蘇加德不會放任如此多的好素材從自己手裡溜掉,在徵得馬龍的同意后,克爾蘇加德對這些死去的皇家騎士們進行亡靈轉化的儀式。將他們改造成了死亡騎士。

要不是沒能召喚出死亡騎士的武技教官拉蘇維奧斯以及負責訓練他們黑暗魔法的靈魂收割者戈提克,這些死亡騎士早就可以擺脫新兵的帽子,成為正式的死亡騎士。饒是如此,這兩千死亡騎士也擁有不俗的實力,因為他們生前全部都是戰職者且又接受過最正統的騎士訓練。

有這兩千死亡騎士的加入,場中的行事立馬得到了控制。死亡騎士騎著骷髏馬衝過的地方猶如刮過了一陣颱風,講所有能摧毀的統統都給摧毀掉。死亡騎士大隊每從地獄傳送門旁掠過一次,就有至少兩百個惡魔殞命。以骷髏馬的速度。死亡騎士們衝過再到轉向殺回來,時間還不到十秒。如此高效的殺戮效率下,惡魔們死傷慘重,局勢又重新被控制住了。

菲尼克斯和卡洛琳見狀長長的出了口氣,她們之前雖然沒說什麼,實則心裡還是很緊張的。生怕馬龍一個沒處理好,使得局勢走向大家都不希望看到那個方向。幸虧這樣的事並沒有發生。

「我是什麼人,要是沒把握怎麼可能去做?」

迎著菲尼克斯和卡洛琳的目光,馬龍如是說。其實即使沒有這支死亡騎士大隊馬龍也會站出來,就如他再對陣李奧瑞克時所說:是男人就得要剛正面,躲在別人身後算怎麼回事。

沒有死亡騎士大隊難道我不會繼續召喚亡者大軍?

成為天災領主后。擁有高位英雄實力的馬龍不能再用以前的目光來衡量了。在決心改寫歷史,讓庇護所世界的悲劇不再發生的那一刻,打破了心靈枷鎖的他就得了質的飛躍,這種飛躍不只是心靈上的,也是實力上的。

親眼看到手下人就像韭菜似的,長出來一茬被人割一茬,長出來一茬又被人割一茬,與亡靈騎士戰作一團的惡魔英雄大是震怒。那些被死亡騎士們殺死的可都是他的族人,這些族人論到單體實力甩出馬龍的死亡騎士大隊好幾條街,只可惜他們並不擅長行軍作戰,遇到敵人往往是一窩蜂的往上沖,以亂拳打死老師傅的方式把敵人給了滅了。不幸的是,軍容嚴整,紀律分明的死亡騎士大隊恰好克制住了他們。

個人的力量再強能又如何,能強的過集體嗎?

藉助著軍陣,兩千死亡騎士儼然如同一人,以一千人的力量去對付一個人,那還不碾壓到死。儘管這樣說是有些誇張的成分在裡面,不過理就是這麼個理。惡魔們鬱悶的發現每次自己需要面對的敵人都不只一個,明明死亡騎士的數量不比他們多多少,為什麼雙方交手時卻感覺四面八方都是敵人的蹤影,各個角度都會有符文魔劍劈刺而來。

惡魔們不知道,這其實就是軍陣的作用。配合嚴密的軍陣里每一個人都不是單獨純在的,他既再幫助自己的同伴,也再接受同伴的幫助,而且這種幫助不是一對一,而是一對多。如此一來,死亡騎士們藉助軍陣在各個局部形成了以多打少的局面,攪的惡魔焦頭爛額的同時也在快速的收割著惡魔們的生命。(未完待續。。) 可以說自死亡騎士出現之後,惡魔們已經完全被壓制了。他們空有數量上的絕對優勢卻完全無法發揮出來,地底通道能允許通過的惡魔在一定時間內很是有限,湧出地底的惡魔甚至還沒馬龍的死亡騎士大隊殺得快。試問,在這樣的情況下惡魔們如何能打開局面?

除非惡魔大軍有本事把崔斯特瑞姆的整個地底給掀開,否則他們就只能這麼用添油戰術被對方以少打多的壓制到死。

要掀翻崔斯特瑞姆的地底,單憑這些惡魔還沒有那個本事。這也是迪亞波羅沒有考慮到的地方,恐懼魔神在召喚他的手下過來時為了隱秘藏得太深,本來迪亞波羅認為有自己在場絕對不會出問題,結果他卻遇到了馬龍,於是最不可能發生的事偏偏就發生了——迪亞波羅在計劃發動前就出局。

其實崔斯特瑞姆地底的百萬惡魔並沒有那麼不堪,無奈迪亞波羅的缺席帶來的影響太過深遠。惡魔們本來是想讓自家魔神領著自己在庇護所世界橫行的,誰曾想人類居然有辦法把魔神大人的分身給幹掉了,這就由不得他們不心懷惴惴。

那可是魔神啊,惡魔一族的神,即便是個分身也擁有非凡的神力。人類連這樣魔神的分身都能除掉,對付他們這些距離成神還有無數個位面之遠的惡魔還是問題?


正是有著這樣的擔心,惡魔們焦躁不安,總想著快些把地獄傳送門聯通兩個位面的任務完成。背靠地獄才能得到大批援軍和更多的強者支援,只有這樣,也唯有這樣他們才有底氣。

其實惡魔的紀律本來就散亂——好吧,其實是根本沒什麼紀律。在沒有迪亞波羅這樣的強勢人物鎮廠子的情況下,往往是分成一個個不同的種族各自為戰。有力不往一處使,縱使再厲害也發揮不出幾分實力來。光是這一點,就註定了惡魔這次計劃的失敗。


啪!

惡魔英雄為了儘快解決亡靈騎士,從與對方的戰鬥中抽出身來,他無視了對方刺來的長劍,打算拼著受傷也要解決掉對手。只是當他以爪子拍在亡靈騎士的頭上時。讓他怎麼也沒想到的一幕出現了。

頭盔被惡魔英雄拍飛了出去,落在地上叮叮噹噹的滾出去了好遠,完成了這一擊的惡魔英雄本以為自己把對手連頭盔帶腦袋的給扇飛了,未曾想飛出去的只是一個頭盔,裡面並沒有頭。

沒有頭顱的亡靈!

惡魔英雄悚然一驚,此時他耳邊傳來了馬龍的聲音:「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你明明知道我這個手下是無頭騎士,你偏要把人家的頭盔拍飛。這行為也太惡劣了。譴責,強烈的譴責。抗議,嚴正的抗議。」

無頭騎士,這名字淺顯易懂,就是沒有腦袋的騎士。

惡魔英雄是聽懂了,也弄明白了為什麼對方會沒有腦袋,可他依然暴跳如雷。

什麼叫我行為惡劣,我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傢伙是無頭騎士好不好。要是我早知道的話,我至於傻到拼著受傷去扇飛他的頭盔?

說到受傷。惡魔英雄突然發現自己到現在都沒感覺到疼,那個無頭騎士出劍不至於這麼慢才對。

惡魔英雄正想著,突然發現自己的視線無端端的撥高了不少,就在他為此驚訝時他看到了一個失去了頭顱的暗金色惡魔的身軀正轟然倒下。

那個身影跟我真像,簡直是一模一樣,族內什麼時候又出現了一個英雄生物。怎麼我之前一點風聲也沒聽到?

惡魔英雄大惑不解,很快他的思維就陷入了停頓,永遠的停頓。

又一個英雄生物隕落,又一枚英雄魂晶到手。

馬龍拍了拍手,對他來說解決那麼一個腦子不好使的惡魔英雄還真算不的什麼。如果崔斯特瑞姆的地底沒有比這個傢伙更厲害的存在,那這一次迪亞波羅的計劃就可以宣告破產了。

暗金色蝠翼惡魔的被殺讓他的同族進入了暴怒狀態,自己族內的英雄就在自己眼前被敵人割掉了腦袋,這事換了沉倫魔來也不能忍,何況是這些高階惡魔。他們咆哮著以更快的速度衝出地底,無奈地底出口的寬度有限,同一時間能通過的惡魔數量就那麼多,無論他們把速度提得再快,所能起到作用也極其有限。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縱使惡魔們暴跳如雷,對於局勢也完全無法改變——他們在地面世界冒頭的速度依舊跟不上死亡騎士們收割人命的速度,衝出去的惡魔沒能為暗金色蝠翼惡魔報仇不說,反而連自己的性命也給搭上了。

馬龍此時已經樂得合不攏嘴,惡魔們沖的快,死得也就快,這些高階惡魔的靈魂品質可不是沉倫魔那種垃圾能比的,他們是有一個算一個,統統被影鋒吸納入其體內,為影鋒的解除封印貢獻出他們的一切。至於說貢獻了一切之後惡魔的結局會如何,馬龍才懶得去管。

今天要不是他在場,要不是他打破了心靈上的枷鎖,有了改變歷史的決心,此時的崔斯特瑞姆已經在惡魔手上化為人間地獄,數以百萬計的人類將在這場浩劫中喪生。惡魔們隊人類能下得了那麼狠的手,為什麼人類就不能對惡魔斬盡殺絕?

就因為他們是惡魔?

就因為他們身後有神的存在?

就因為惡魔們有迪亞波羅,墨菲斯托,巴爾這三位地獄魔神撐腰?

我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