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林幫只是林絕的一部分力量。

如果林絕動用全部關係。

蘇家還真招架不住。

前往高仙宗的日子到了。

向天陰沉着臉。

被幫派追殺吃的虧,他都看成是林絕導致的。

如果不是林絕慫恿他去建什麼幫派,他就不可能淪爲喪家之犬。

“一個小小幫主,收拾不到你,我向天就和你姓。”

向天懷恨在心,同時還非常嫉妒。

因爲他後知後覺,林絕的林幫,居然比追殺他的青龍幫還強大。

再看洪知然整天都黏在林絕身上,向天嫉妒得發狂。

“林幫主,雖然我沒建立成幫派,但京城地下的幫派我都造訪了一遍,不過如此嘛。”

向天朝林絕嘲諷道。

林絕心頭冷笑,臉上驚訝道:“京城地下幫派還是很厲害的,你都一一造訪了?”

向天裝逼道:“嚴格說起來,不是造訪,而是挑戰。像什麼青龍幫,新月社這些,我都上門打了一遍,壓根沒什麼高手。所以我後來就尋思着,幫派也沒必要建了,沒什麼挑戰性。”

林絕笑道:“向天你是宗二代,果然很牛。”

向天正自得意,就要擠壓林絕兩句。

沒想到林絕突然道:“可是我怎麼聽說,你被青龍幫和新月社全城追殺,差一點就送命。”

向天大怒:“誰說的?我向天的實力,縱橫小小的京城地下世界,壓根沒問題。”

林絕呵呵道:“也沒人說,我純粹是聽來的。”

向天這才恢復裝逼的範:“林幫主,所以我就說嘛,你那個什麼林幫,還真不咋滴。”

“是的,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咯。”

林絕笑眯眯道:“早知道向天你這個宗二代很強,所以我就幫了你一把,好讓你的名聲震懾整個地下世界。”

向天莫名其妙:“你幫我什麼了?”

林絕哈哈笑道:“也沒什麼,就是把你的行蹤透露給新月社和青龍幫,給向大俠你施展威風的機會。”

“我就說怎麼會處處都被人針對,原來是你特麼在背後坑我。”

向天立刻炸毛了,怒視着林絕。

林絕不明所以道:“你可是宗二代,難道我這樣做,就能難住你嗎?”

向天啞口無言。

洪知然就在身邊,這個逼,含淚他也得裝完。

“哼,我向天當然不懼。”

心頭已經大罵林絕不停。

想起那些逃亡的日子,向天就恨不能撕碎林絕。

原來,他一直都在被人暗中針對着。

實在是可恨啊。

林絕竊笑。

“一個一點人之常情不懂,宗門出來的二世祖,收拾起來和碾死螞蟻沒什麼差別。”

洪知然嘟囔道:“路上隨時都能看到一些無聊的富二代,這些人來這種窮鄉僻壤幹嘛?”

向天傲然道:“聖女你還不知道吧,我們高仙宗的山門打開,就會有神奇的景象,說不定還會有異獸出現呢,這些人,都是去高仙宗碰運氣的,說不定機緣到了,就會被收入宗門,一步登天。”

洪知然驚奇道:“這麼神奇?那高仙宗一定很厲害咯。”

“這個是當然的,我就是高仙宗出來的,聖女你看我就知道多厲害了。”

向天無比自得說道。

洪知然撇嘴:“你就別吹牛了,讓你建一個幫派都做不到。”

向天被提及傷心事,感覺非常不光彩。

整整出發了一天。

天色暗下來。

林絕吩咐在一處鄉村賓館住下。

向天朝林絕怒道:“怎麼停下來了?繼續前進。”

“慌什麼,趕了一天的路,讓知然他們休息一下。”

林絕道:“再說,夜裏趕路也不**全。”

向天不屑:“有我在,你怕什麼?”

他已經與宗女約定,要在夜裏劫持洪知然。

沒想到林絕卻讓車隊停下,這不是破壞他計劃嗎?


林絕臉色轉冷:“我纔是此行的負責人,你覺得自己牛逼,你大可以自己先走。”

“你……你這是在冒犯一個宗門出來的強者。”

向天憤怒道,拳頭噼啪作響。 林絕冷哼:“現在不是收拾你的時候,你想動手,等把知然他們平安送到高仙宗,我隨時奉陪。”

“好,這是你親口說的,到時候我要你跪地求饒。”

向天陰沉道。

他沒想到,一直溫溫吞吞的林絕,居然變得這麼囂張。

向天一開始覺得,林絕是可以隨意拿捏的。

他多次挑釁林絕,林絕也是不溫不火的。

還以爲就是個怕事的主。

“夫人,今晚就住在這裏,隨便吃點東西,明天再出發吧。”

林絕來到帳篷前。

高夫人一家三口住在一起。

“聽林幫主你的安排。”

高夫人笑道。

同時推了一把高茂春:“你還杵着幹什麼,快去把東西給林幫主。”

高茂春乾笑着從帳篷走出來,“林幫主,我知道錢你是不缺的,爲了表達你對我們一家三口的照顧,我想把高家這件祖傳的古冊送給你。”

說着,硬是塞給林絕。

林絕一看,就驚訝道:“居然是一本武學祕籍。”

古冊上寫着四個古字:六脈劍經。

高茂春訝異道:“林幫主你認得這些字嗎?我找了許多專家鑑定,都說認不得。”

林絕心跳瞬間有些加速。

要知道,如今古武沒落,武學祕籍大都失傳。

他是密修會出身,對古武瞭解頗深,才認得這四個古字。

而帶‘經’字的武學,都是出自大宗門的武學寶庫。

且屬於排位比較高的那一級別。

林絕簡單翻閱幾頁,就將古冊還給高茂春。

“你拿走吧,這本經書太珍貴了,上面記載的,是一門絕學。如果你帶去高仙宗,肯定能得到大大的獎賞。”

高茂春把古冊又還給林絕:“林幫主,你就拿着吧。如今我的指望就是知然和老婆了,這什麼武學祕籍,我自己也用不着。至於你說的交給高仙宗,老實說,我不願意。我高茂春一輩子都是個糊塗蛋,但知恩圖報還是懂的。”

見林絕還在猶豫。


高茂春嘿嘿笑道:“而且我老婆說,這本古冊,應該很適合你修習,你如果真覺得太貴重,就當成是知然的嫁妝吧。”

也不管林絕呆滯的模樣,高茂春奸計得逞的鑽回帳篷。

嫁妝?


林絕無語。

高夫人真就這麼希望把女兒嫁給自己?


帳篷中,隱約傳來高夫人的質問:“死鬼,林幫主收下沒有?”

高茂春笑道:“收下了,我按你說的,就當女兒的嫁妝,他都驚呆了。”

洪知然害羞叫道:“爸,媽,你們都給人家下嫁妝了?怎麼也不事先告訴我一聲,我還存着一筆錢,早知道就一起送給他了。”

林絕溜之大吉。

這一家三口,還真是吃定他了。

賓館的食堂中。

擠滿了前來獵奇探險的城市富二代。


其中不乏一些來頭不小的,剛到這裏就自報家門,頓時引起一片討好聲。

“你們說,這次的天降異象,到底說明了什麼?”

“還能說明什麼?肯定是寶貝降世。”

“不是寶貝降世,你怕是小說看多了。我早就打聽好了,是仙境開啓。”

“仙境?你別欺負我讀書少,這都什麼時代了,還會有仙境?”

林絕聽得想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