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你這小狐狸還挺受歡迎的那”萊恩一邊敲着小愛的頭一邊調侃道。

“那是!想當年我也是在狐族裏迷倒一片的存在”小愛眯着眼睛似乎很享受着萊恩的揉搓,而嘴上也是無比自戀的說道。

萊恩…………

“小愛額!還未請教今年芳齡”萊恩突然問道。

“討厭!怎麼突然問這種問題”小愛做出一臉羞澀狀,小狐狸頭則耷拉着說道。


“這個!……好奇、純屬好奇”萊恩尷尬的說道。

“嘻嘻!告訴你也沒關係,我在前幾年剛剛成年、今年按照你們人類的算法的話應該是321歲吧……”小愛擺弄着小爪子似乎在算數似的說道。

“我就知道…………你個狐狸精”萊恩耷拉着頭說道。

“討厭了”小愛揮舞着爪子道,

“我的脖子”萊恩**道、

“ 下次再撓我的脖子就把你賣掉……”萊恩恐嚇道。

“你忍心嗎?人家可是剛剛成年的少女那”小愛委屈的道。

“有三百歲剛剛成年的少女嗎?”萊恩咆哮道。

小愛…… 而就在萊恩與小愛踏上返回特洛伊路上的時候,尤里城外森林深處的元素神殿卻來了一名神祕男子…………

“來者何人”從神殿中走出不下於十人!對着來者道。

“教廷聖殿騎士哈德羅特前來拜會!”一名身穿銀白盔甲身材魁梧的白髮青年站在結界不遠處淡淡的說道。

“教廷的人?”一名職員質疑的說道。

“嗯!你看他胸前的徽章,確實沒錯!應該是教廷的人”另一個職員眯着眼睛盯着哈德羅特一邊朝周圍的其餘職員說道。

“閣下!請稍等,請容我去通報一聲”在確認身份後!一名女職員朝遠處的哈德羅特說道!隨後便進入結界之中。

數分鐘後!那名女職員再度出現!只不過此時這名女職員恭敬的跟在一位中年人身後。

萊恩在場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這個中年人竟然和之前與自己對拼禁咒的人的裝束一樣!就連胸前佩戴的徽章也是一樣。


“嗯?哈德羅特!竟然會派你前來看來教皇還真是重視這次的事件那”中年人看清來者身份後慢慢的走出結界漂浮到哈德羅特的身邊說道。

“艾德里安大人!不知尤里和神殿到底發生何事!前來路上,看見不少神殿職員到處盤查!“哈德羅特恭敬的問道。

“一提起這件事!哎……”艾德里安搖着頭嘆氣道,

“ 就在前段時間!據在場的職員所說,不知道哪裏來了一些黑暗勢力的人徘徊在神殿結界之外!火系神官馬庫斯親自前去禦敵……不過沒想到,來者竟然十分強大。根據當時現場的破壞程度和空氣中的元素比例,應該是禁咒對決。

“ 禁……禁咒對決?”哈德羅特臉上也是凝重之色。

“ 沒錯!哎……馬庫斯可能也沒想到,這次的敵人竟然會這麼強。當我們趕到的時候馬庫斯已經當場身亡!身體已變的支離破碎。如果沒猜錯!對方應該使用的是亡靈高階的禁咒,至於是什麼……”艾德里安搖了搖頭表明自己也不清楚。

“此次教皇派你前來!可有交代什麼?”艾德里安嘆着氣朝哈德羅特問道。

“嗯!這次前來除了查看神殿動盪之事,主要還有話傳達。”哈德羅特看了眼艾德里安身後的那名女職員欲言又止。

“無妨!說吧,”艾德里安微笑的說道。

“嗯!前段時間精靈族派人來報,精靈族神殿封印經過無數年時間的沖刷已經有些鬆動!希望教皇同優克里伍德兩位大人,能夠去一次普羅大陸聯手鞏固一下封印。”哈德羅特點着頭說道。

“ 這……件事” 艾德里安皺着眉思考着。

“大人可有難處?哈德羅特看見艾德里安臉色不好問道。

“本來這件事自然是義不容辭的!不過神殿剛剛死了一名神官,恐怕…………不過既然涉及到封印之事!我自會向 優克里伍德說起此事的。”艾德里安想起了死去的馬庫斯一臉沉痛的說道,(PS:元素神殿 總共有四大元素神官!都達到了禁咒法師的級別。水系神官康斯坦斯!風系神官西爾維亞!土系神官艾德里安! 私寵甜心 !在他們之上就是那接近半神精通四系元素被元素神眷顧的優克里伍德)

“既然這樣在下!就告辭了”哈德羅特朝艾德里安稍稍抱拳,從結界上空墜下!隨着一聲清脆的口哨動靜!一隻二十米長的紅色火龍出現從森林中飛來,接住了墜下的哈德羅特。朝遠處飛去慢慢的脫離了艾德里安的視野。

“ 已經擁有自己的龍了嗎?真是一個傑出的孩子……如果有朝一日!你知道自己被利用……”艾德里安看着遠去的哈德羅特嘆着氣說道。

“我們回去吧!還要向優克里伍德大人交代剛纔之事……”艾德里安與那名還不太理解的女職員慢慢的飛回結界之中。

“亡靈系的禁咒?此事非同小可!難道與我即將前去特洛伊有什麼關係嗎”哈德羅特突然想起了這次出來的任務。

“在西南方向的一個小城鎮特洛伊突然出來有亡靈出沒殘害人類的事!這既是哈德羅特此次的任務,而元素神殿這裏卻又突然出現了一名能夠用亡靈禁咒的人這期間看來似乎有些聯繫那”哈德羅特雙腳站立在紅龍之上,皺着眉想着兩件事的關係,對了!還有科爾卡峽谷的那個亡靈。都是在同一時間段!難道黑暗勢力最近要有什麼大大動作嗎!不行我要加快前往特洛伊”紅龍一聲巨大的龍吟,隨即以極快的速度朝哈德羅特所指的方向飛去。

而此時的萊恩!則慢吞吞的與小愛也朝着特洛伊趕去。


“喂!萊恩快看上面,是龍啊”小愛興奮的朝萊恩喊道絲毫不顧忌自己現在只是一隻狐狸、

“ …………要我說幾次才行!作爲一隻狐狸就要有作狐狸的覺悟!你見過哪知狐狸會說話”萊恩敲着小愛的頭說道。

“胡說!我們族裏的狐狸都會說話”小愛不理萊恩敲着自己的頭依舊興奮的看着天上、

萊恩…………

萊恩也擡起頭朝填上看去!那是一條不算太大的龍,應該剛剛成年沒多久、這是萊恩的第一印象!成年的龍都是四五十米的巨龍!這種二三十米長的龍應該也就剛剛成年不久。

“不過會有龍出現在人類居住的城市中嗎?”萊恩小聲的說道。

“你不知道在人類中有龍騎士的存在嗎?就像跟魔獸簽訂契約是一樣的”小愛羨慕的看着天上飛過的紅龍說道。

“簽訂契約有什麼好的?沒有自由!自己的想做什麼都要別人同意才行”萊恩語氣有些低沉的說道。

小愛…………(忘記了旁邊還有一個簽訂永久契約的人)

紅龍的速度可以說是極快!短短一分鐘不到,就脫離了萊恩與小愛的視野。留下陸地上一堆驚訝羨慕的人……驚訝指的是普通的人!羨慕指的是狐狸。

………………

教廷神殿內部。

“哈德羅特現在應該已經在前往特洛伊的路上了”一名紅色衣袍蒙面的男人看着眼前一個神祕人說道。

“雖然按照民間的說法!他是你的養子,但我還是想問一下,到底什麼時候將它作爲祭品!我可是等不及了那”神祕人笑着看着眼前的紅色衣袍男人說道。

“教皇!你要知道,這件事容不得一絲馬虎!哈德羅特是這些年來我唯一找到一名擁有這種體制的人!失敗的話對誰都沒有好處……不是嗎?”紅衣主教閉着眼睛正在訴說一起關於哈德羅特的重大陰謀。而對面站立的那個人竟然是教廷的教皇。 “噤聲!有人來了”紅衣主教朝着教皇說道!

幾分鐘後!神殿外門輕輕的打開露出了一個小腦袋探了進來……

看見來者後、紅衣主教無奈的看了眼教皇變匆匆的告退了!

“莉亞迪絲!不是說過不要隨便進神殿內部嗎?”教皇故意皺着眉頭看着從門口進來的一名綠衣少女說道。

“父親!我……我只是聽說他回來了……所以想來看看他、”莉亞迪絲低着頭不敢看着眼前的這個男人小聲的說道。

“呵!吾皇,莉亞迪絲也只是太思念哈德羅特了、你也不要老擺出那副嚴厲表情!平時跟手下職員也就算了對自己女兒怎麼還……”紅衣主教在走出神殿大門的時候摸着莉亞迪絲的頭笑着對教皇說道。

“就是!還是主教叔叔疼莉亞迪絲!父親一點不都喜歡我” 莉亞迪絲朝教皇做了一個鬼臉嘟着嘴說道。

“呵呵!那麼屬下告退了”紅衣主教慈愛的又摸了摸莉亞迪絲的頭朝教皇說道。

隨着紅衣主教的離去!教皇無奈的道。“說吧!這次來幹什麼”

“嘻嘻!我聽艾伯特(PS:四大聖殿騎士之一與哈德洛特關係要好。)說他回來了……所以來看看他。”莉亞迪絲興奮的說道。

“不是跟你說過!要保持與他的關係嗎?怎麼還這麼關心他!”教皇生氣的朝莉亞迪絲說道。

本來教皇是故意扮嚴肅逗莉亞迪絲的!不過聽到莉亞迪絲的來意後是真的有些生氣了。

“爲什麼父親總是對哈德羅特有這麼大的偏見那?我們從小一塊長大!感情比親兄妹還要好,你是知道的” 莉亞迪絲想到了什麼臉色通紅的朝教皇說道。

“你……”教皇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莉亞迪絲!你不懂,你們在一起是沒有好結果的,你是我的女兒!我不想你的未來充滿了危險和未知”教皇平定了一下心情,接着朝莉亞迪絲說道。

“就是因爲那個傳說嗎?就是因爲那個不存在的傳說,纔不準我和哈德羅特在一起的嗎?可是父親……你自己也是白髮大家不也是對你恭恭敬敬的嗎,爲什麼只有他!處處受大家的排擠。”莉亞迪絲爲哈德羅特抱不平的說道。

“放肆!有你這麼跟父親說話的嗎?”教皇嚴厲的說道。

“算了,我不想跟你吵!你來不就是爲了想見他的嗎?他走了”教皇轉身看着殿內的太陽神的雕像朝門口的莉亞迪絲說道。

“走了?不是纔剛剛回來的嗎!”莉亞迪絲有些沮喪的問道。

“特洛伊發生亡靈事件!主教派他前去查看,”教皇小聲的說道。

“特洛伊嗎?”莉亞迪絲心中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莉亞迪絲!你要明白我是爲了你好,你和哈德羅特真的………………”

一陣大門打開的聲音!隨後莉亞迪絲跑了出去。

教皇………………

“莉莉婭!莉亞迪絲這孩子跟你實在是太像了。”教皇看着急匆匆的跑出去的莉亞迪絲以及消失的背影小聲的說道。

幾個時辰後神殿門外。

“教皇大人!大事不好了”一個白銀騎士緊張的站在神殿門外大聲的喊道。

“吱”

“何事慌張”教皇打開大門看見門前半身跪在地上的那名騎士皺着眉說道。

“ 小……小姐不見了!屬下只找到了這個”那名騎士神色慌張的遞上了一封信結巴的說道。

“你說什麼?莉亞迪絲不見了”教皇神色緊張的拿過那封信拆開、

(父親!對不起,我還是決定要去特洛伊尋找他!、我實在是太想看到他了!我有一絲預感如果這次我看不他或許以後都沒有機會了,請原諒我的不辭而別——莉亞迪絲)。

那名騎士緊張的看着教皇生氣的把信撕毀然後狠狠的將紙片扔在了地上……

“她以爲那是什麼!特羅伊現在正好有亡靈出沒、去幹什麼!遊玩嗎 ?她可是一點武技魔法都不會,可惡!”教皇此時絲毫沒有一個教皇該有的穩重,有的只有對莉亞迪絲的擔心。

“吾皇勿要擔心!艾伯特已經緊隨其後,從這裏前去特洛依只有一條路!相信應該很快就能趕上”紅衣主教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那名騎士身後對着教皇說道。

聽到紅衣主教的話!教皇的凝重之色纔有些好轉,“都多大的人了,還是不能讓人省心”教皇揮手讓那名騎士下去一邊說道。

“呵呵!這孩子還真是與莉莉婭很像、也是想一出是一出”紅衣主教笑着說道。

教皇…………

“放心吧!有艾伯特前去!應該沒有問題,”紅衣主教看見周圍無人,走上前去拍着教皇的肩膀淡淡的說道。絲毫沒有一絲屬下與上級的感覺倒像是一對很要好的朋友……

距離斯坦洛(教廷所在的城鎮)不知道多少裏的一條道上……。


“莉亞迪絲!跟我回去吧”一名與哈德洛特同樣身穿白色盔甲的一名騎士!朝着面前的一個綠衣少女說道。金黃色的短髮!一張英俊的臉龐也就二十出頭的年齡!與哈德洛特相比略顯了一絲稚嫩。

“嘻嘻!艾伯特,果然還是你的速度最快、不過都已經走了這麼久!要是回去豈不是要被他罵死……”

艾伯特…………

“莉亞迪絲你要稱呼他爲教皇大人!雖然是他是你的父親但你至少也要加個尊稱什麼的吧……”艾伯特自然知道莉亞迪絲所說的那個他指的是誰。

“纔不要!每次看到人家只會教訓我……最討厭他了” 莉亞迪絲踢着腳下的石頭說道、

艾伯特想要說些什麼不過卻被接下來莉亞迪絲的話立刻給堵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