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建功剛醒來,就立馬跳了起來,驚呼道:「咱們……咱們這是在哪兒?」

「半夏?半夏你沒事吧?」

「你媽呢?」

「哦,你媽在這兒啊,沒事太好了!」

「快報警!快報警……」

許半夏和方慧也有些慌張,匆匆掏出手機準備報警。

這時,坐在旁邊的林漠開口了:「不用報警,沒事了。」

許建功瞪大了眼睛:「沒事了?」

「這……這真的假的?」

「剛才方家的人不都跑進來,要把咱們抓走嗎?」

林漠笑道:「老虎得到消息,把咱們又救回來了。」

許建功驚喜萬分:「真的?」

「哎呀,老虎這小夥子,做事真的是太講義氣了!」

「林漠,你交這個朋友,真的是交對了!」

許半夏撇了撇嘴:「以前是誰整天嚷嚷,說老虎他們就是一群遊手好閒的地痞流氓?」

許建功頓時一臉尷尬,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方慧則是突然驚呼:「那菲菲呢?」

「菲菲怎麼沒回來?」

「她沒事吧?」

許建功一聽,直接跳了起來,反手給了方慧一巴掌:「你還有臉提那個垃圾!」

「你知不知道,她差點把咱們都害死!」 喬安夏嘆了口氣,「蘇阿姨,我其實不想說的,可是這件事在我心裡就如同一根刺般,扎的我難受,不吐不快,說起來,我也實在是為蘇阿姨抱不平。」

蘇晴更想知道了,「到底是什麼?」

喬安夏說道,「徐總他,在外面有個私生女,這事你知道嗎?而且,女兒已經快二十九了。」

「你說什麼?」蘇晴整個人不好了,徐錦成有個私生女?她怎麼不知道?「這麼說,你也一定知道是誰,對嗎?」

喬安夏點頭,「是凌若冰。」

「凌若冰?」蘇晴夾著一塊肉掉回碗里,「她是徐錦成的女兒?」

喬安夏說道,「是的,凌若冰對我做的所有事都是徐總幫她做的,龍夜擎也知道了,他的脾氣你清楚,我擔心他會對付富華集團,所有先來跟你說一聲,她們狼狽為奸,把我賣到山裡,又製造謠言害我流產,那是一條人命!」

蘇晴神情僵住,「你是說,龍夜擎要對付富華?」

喬安夏點頭,「嗯,其實他想對付的是徐錦成,但徐錦成是富華集團的,唉,難說。」

蘇晴是聰明人,「夏夏,你說我該怎麼做?」

喬安夏說道,「我也不知道,我會勸龍夜擎的,但蘇阿姨也要有所打算。」

「這殺千刀的,居然在外面生了女兒!」從凌若冰的年齡來看,徐錦成和那個女人在一起時也同時在跟她交往!這是蘇晴沒法接受的,喬安夏約她出來,不過是要通過她的手去對付徐錦成和凌若冰,即便如此,她也不可能放過徐錦成尤其是凌若冰。

蘇晴沒心思吃飯了,匆匆離開餐廳。

喬安夏嘴角露出一抹略帶玩味的笑,有蘇晴出手,凌若冰估計會脫一層皮吧。

徐錦成去了外地,要晚上回來,蘇晴心中憋了一口氣沒處發泄,帶著兩個姐妹幾名保鏢直奔豐澤大廈的冰天工作室,進門便一番亂砸,見東西就砸。

凌若冰跑出來見是蘇晴,怒不可及,「你瘋了嗎,幹嘛砸我的工作室?」

蘇晴一巴掌扇過去,打的凌若冰眼冒金星,「你這不要臉的,敢勾引我家老徐,我不過是給你一點小小的懲罰。」

她是故意這麼說的,勾、引有婦之夫比私生女應該更難聽吧?外面有人在拍視頻,給喬安夏發了過去。

凌若冰打了報警電話,警察來了之後蘇晴才帶著一幫人離開,她好歹是富華集團的二當家,在警局多少是有些人脈的,凌若冰如今眾叛親離,沒有人會來為她撐腰,她也沒給任何人打電話,這件事警方調解一番后不了了之了。

凌若冰回到工作室,又恢復了一臉的傲慢,盯著一群被嚇壞的職員,「不就砸壞了點東西嗎?那幫無恥之徒肆意行兇,已經被警方帶走了,你們先休息兩天,等辦公室整理好再過來。」

打電話找人過來收拾。

踩著一地的碎片,凌若冰躲辦公室哭了會兒,現在連徐錦成都幫不了她了,唯一能幫她的,恐怕只有墨司宸了,那個被她拒絕過幾十遍的男人,應該對她還沒死心吧 都說小孩子變化快,一天一個樣,安安和圓圓兩個小豆丁也是長的飛快。

轉眼一年過去了,兩個小傢伙已經可以自己獨立行走了,並且走的很好了。

兩個小傢伙每天最喜歡做的就是在陸靈身後跟着,姑姑姑姑的叫着。

現在大家雖然不住在一起了,但也離的很近,作為基地的最中心,小區里治安很好,兩個小傢伙每天都會自己走到姑姑家,然後一待一天。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了五年。

轉眼間,兩個小傢伙已經六歲了,眼看着就該上小學了。

而陸靈也已經成長為十八歲的大姑娘了。

這麼多年,基地的建設逐漸完善,陸靈也已經接受了大學前的所有教育。

現在已經開始跟着基地的教授們進行自己喜歡的學科研究。

「等久了吧。」

陸靈從實驗樓出來,就看到了站在路邊的陸果,趕忙跑了過去。

「我也剛到沒多久。」

陸果笑着搖了搖頭,順勢遞給陸靈一杯奶茶。

現在基地發展迅速,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就連各種飲料都又重新興起了。

而奶茶這種女孩子無法抗拒的東西,就深受陸靈喜歡,隔幾天就要喝一次。

「為什麼是溫的?我喜歡喝冰的。」

陸靈喝了一口,嘟起了嘴。

「你日子快到了,不能喝冰的。」

陸靈愣了下,一想還真是,隨即臉色一紅,自己的日子,他記的倒是很清楚。

……

「天天讓我生孩子,生孩子那是我一個人說生就能生的嗎?你這麼厲害,你自己怎麼不生?」

兩個人走到家門口,就聽到賀元大逆不道的話,緊隨而來的是大叔的藤蔓。

「噗嗤,大叔這是又開始了。」

看到這一幕,陸靈沒忍住笑出聲來。

「安安和圓圓這不是上小學了嗎,大叔白天無聊,可不就催著賀元哥哥給他生個孩孫子玩嘛。」

當然,大叔最主要的目的,還是催婚。

這麼多年,身邊適齡的人一個個都找到了另一半,而賀元還是單身,這可愁壞了大叔。

之前,有安安和圓圓兩個小傢伙吸引大叔視線,還好點。

現在兩個小傢伙上學了,大叔的更多精力都放到了催賀元找對象上了。

「靈兒,救命啊……」

這邊說這話,那邊賀元掙脫掉大叔纏繞而上的藤蔓,也看到了陸靈,那一刻彷彿看到了救星。

「靈兒!」

「小心!」

哪知賀元猛的一撲,陸靈沒有準備,整個人被推了一下,眼看着就要往地上摔去。

賀元心裏念著「完了完了」,人也立刻朝陸靈身下撲去,準備做人肉墊子。

還好陸果反應快攬住陸靈的腰將人拉住了。

「你個小兔崽子,整天毛毛躁躁的,要是敢傷了靈兒,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大叔出來正好看到這一幕,見陸靈沒事,當即將「炮火」對準了賀元。

賀元趕緊躲閃,兩個人都沒有注意到旁邊,那兩個抱在一起的少男少女此刻都已滿臉通紅。

「你快放我下來。」

陸靈掙扎著站定,想着剛剛的畫面,感覺自己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 在郁方接二連三的敲打下,蘇清文的心最終還是動搖了。

其實蘇家之前也得到過風聲,但是並沒有重視。

而現在看來,這事卻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事關蘇家的未來,蘇清文也不敢輕易冒險。

「兄長肯慷慨相告,愚弟甚是感激。

不過茲事體大,我一人尚做不了主。

此事我還需跟父親好好商量一番。」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畢竟關乎家族未來,確實馬虎不得。

不過我還是希望賢弟可以多多支持一下為兄。

不管怎麼說,咱們兩家的關係總是要比朱家來的親密些呀。」

郁方笑眯眯地說道。

聽到郁方的話,蘇清文也是心中明了。

這擺明了是告訴他以他們兩家的關係,如果朱家稱霸了,蘇家的下場也不會好到哪裏去。

郁方是在逼他站隊呢。

蘇清文眉頭緊皺,他不敢輕易答應,不然稍有不慎那就是萬劫不復啊。

郁方看着心中掙扎的蘇清文,也不着急。

只見他一翻手,一個小小的方形玉盒便出現在了手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