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無論是坦白,還是抗拒……都只有一條路,死路啊!

「秦蒼穹……你想要什麼,你說……我都答應你……你要錢,我把我名下,500億規模的集團股票,全給你,如何?!今日,我們握手言和!」

趙劍南驚恐之下,此時,也豁出去了,試圖先拖住這個瘋子。

但,面對趙劍南拋出的要求,秦蒼穹卻眸光平靜,緩緩搖頭。

「抱歉,區區五百億,我秦某人,還看不上。」秦蒼穹語氣冷漠,淡淡道。

趙劍南:「……」

這一刻,這位堂堂趙家公子,徹底崩潰了。

「那你……究竟想要什麼?!」趙劍南聲音顫慄,崩潰到。

此時的他,整個人被封了全身穴位,僵硬站在原地,簡直比死海難受。

秦蒼穹盯着他,語氣平靜,一字一句,緩緩道,「我……要當年的秘密。還有,你的命。」

轟~!

這一刻,趙劍南身軀一顫!

這,是根本不打算,放過自己啊!

「秦……秦兄……大家都是商界之人……有什麼矛盾……不能坐下來解決啊……殺人,解決不了問題啊……指揮兩敗俱傷……」趙劍南是真的慌了,驚恐之下,聲音都有些顫抖了,連連求饒。

可,秦蒼穹卻根本,沒給他這個機會。

他,一把按住趙劍南的肩膀。

輕輕一用力。

「咔嚓、咔嚓……!」內勁涌動。

直接震碎了趙劍南的整個肩胛骨。

「你說是不說,當年……究竟想從宋憐星身上,獲得什麼?」秦蒼穹聲音冷漠,一字一句,質問道。

趙劍南整個身在僵化在原地,驚恐劇痛,慘嚎一聲!

「呃啊……!!」這位堂堂,趙王集團公子哥,此時,劇痛慘嚎!

渾身肩胛骨被捏碎!

這等劇痛,撕心裂肺啊……!!

「說,是不說?」秦蒼穹聲音冰冷如寒。

繼續,一根一根,捏碎趙劍南的骨頭!

「卡、咔嚓……咔嚓……」骨頭粉碎,斷裂聲,蔓延席捲虛空。

骨頭斷裂,痛徹心扉啊!

趙劍南整個人站在原地,劇痛猙獰,只剩下無盡慘嚎……!!

終於,他徹底崩潰了。

「說&……我說……我說……啊……」趙劍南驚恐崩潰,終於,凄慘哀嚎……!

斷骨粉碎之痛,讓他幾欲絕望崩潰啊!

此時是趙劍南,身軀僵在原地,劇痛顫抖,褲襠間,都有一股溫熱的液體溢出。

那,是尿。

這位堂堂趙家公子哥,被秦蒼穹如此……狠辣手段,給逼得劇痛嚇尿了!

秦蒼穹,本就是西境大營出身。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修車攤前,那攤主老頭微微一愣……「行。」

老頭說著,將維修電瓶車的小扳手,遞給了秦蒼穹。

雖然他不明白,這個年輕人,借用自己的扳手要幹什麼。

但老頭也沒拒絕,很客氣的遞給了秦蒼穹。

「多謝。」秦蒼穹接過鐵扳手,眸光平靜,一步一步,轉身朝著校門口方向走去。

見到這一幕,那胖男人嘴角閃過一抹冷笑,「嘿……怎麼……你還想幫我修車不成?」

「修車?」秦蒼穹握著扳手,一步一步,緩緩走到了那輛黑色寶馬轎車前。

「大概,是你想多了吧。」秦蒼穹語氣平靜,緩緩說道。

話語剛落,他突然揚起扳手,對著寶馬7系轎車的擋風玻璃,就是狠狠一擊砸了下去!

「轟拉……!」寶馬7系轎車的整個擋風玻璃,直接被這一擊,狠狠砸的粉碎!

唰!!

見到這一幕,那胖子男子的瞳孔,瞪的老大!

滿臉震驚,不敢置信?!

「你……你……你你……」胖子男人震驚駭然,聲音都結結巴巴了。

可他還未來得及阻止……秦蒼穹拿起扳手,再次對著寶馬7系轎車,狠狠砸下去!

「呯~!轟!轟……!」貼扳手狠狠轟砸在寶馬轎車上,發出一陣劇烈的轟砸聲!

玻璃、車窗……油漆……凹陷粉碎!

整輛寶馬車,瞬間被砸得凄慘無比!

秦蒼穹面色平靜冷漠,握著鐵扳手,繼續動手,沒有絲毫遲疑。

他是君子。

所以,他只動手。

不動口。

罵人?算什麼本事。

有本事,動手才是硬道理。

『呯、呯……呯……!』劇烈的砸車聲,回蕩全場。

整個校園門口,所有圍觀的家長們、孩子們,老師們……齊齊瞪大了眼睛,呆住懵逼了。

秦小鯉獃獃站在一旁,俏臉有點懵。

班主任沈楚楚,站在不遠處,整個人也有點傻眼……

這……

一言不合,當眾砸車??

這特么,也太飈了吧??

彪悍至此,前所未有啊!

「你……你他媽給我住手……!!我的車……!!我的車啊!!」胖男子猙獰憤怒,終於反應過來,疾步衝上前,就要拉住秦蒼穹!!

秦蒼穹右手一抬。

「呯…!」胖男子還未靠近他,整個人便直接被一股罡氣震飛出去!

秦蒼穹根本沒有絲毫停手的意思,揚起扳手,再次狠狠轟砸!

整輛價值一百多萬的寶馬7系轎車,當場被轟砸的慘不忍睹!!

車門、車窗、車頂……車頭引擎蓋……後備箱……

全都被轟得的凹陷一片,滿目瘡痍!

十分鐘的時間。

名貴的寶馬7系轎車,當成被轟砸成了一堆破銅爛鐵!

「你……你……你敢砸我的車?!!你……!!」不遠處,那名胖男人嘴唇都在哆嗦,驚恐……憤怒……顫抖…!!

他顫顫巍巍從地上爬起身子,看著自己那輛……已經被砸得面目全非的愛車,他整個人……崩潰了!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

第88章

蘇有容回去后,感覺有日子沒下廚了,都是宋三喜在做飯。

既然他在晨跑,那好,給他做頓早餐吧!

反正,現在她上班輕鬆,時間也不趕。

早飯做好,收到了信息。

「人命關天疼你」

蘇有容對著手機,苦澀一笑。

習慣性的,不相信這人渣的話。

才好了幾天啊,又開始撒謊了?

本來,對於宋三喜,她就沒什麼感情。

於是,打個電話問的心思,也沒有。

愛咋咋吧!

女人,還是要靠自己。

蘇有晴那邊,早上6點40分,收到信息。

正好,杜海平收拾完畢,準備出門。

在床頭柜上,拿起妻子的手機一看,冷笑了。

「人渣!這樣的鬼話,誰信?」

蘇有晴醒來,「怎麼了?」

「你自己看!」

蘇有晴一看信息,愣住了。

杜海平不屑道:「才轉變了幾天?就不打算來做飯了?還自稱甜甜爸爸,還好意思說愛她,我呸!厚顏無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