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門被打開,特戰隊員朝著葉飛走來。

「時間到!」

兩個特戰隊員對著葉飛說著。

「你不要正面見到他,他很殘忍,會殺了你的,切記!」

葉飛說完,便是掛掉電話,跟著特戰隊員離開。

「我現在就去做!」

江月走出了a區監獄,她眼中帶著精光,一定要把靈魂葉飛引出來,這個傢伙一定還在青木市! 獸潮無邊無際,戰鬥極為激烈,如此戰鬥強度,大千城的城牆直接崩碎。

林鳴沒有使用任何武技和功法,只是單純的用元氣在對轟。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他現在的修行已經接近瓶頸,修為增長太快了,不好好穩固一下,武道根基不穩。

戰鬥,就是最好的夯實。

四大家族的族長,也在獸潮中打的天昏地暗。

輪靈境五重以下的,沒有能進他們身的,而六七重的妖獸,則是在他們輸死的搏殺下,節節敗退。

嗷嗚!

轟轟轟!

突兀的,十幾個龐大的身影,邁著雄健的步伐,從遠處走來。

它們身上的氣勢,令所有人眼神一凝。

「輪靈。。輪靈境九重妖獸?」

所有人都感到顫粟。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在這十幾個身影出現之後,又是幾十道身影爆發出輪靈境九重的氣勢,嚇得眾人節節後退。

為了攔截輪靈境七重八重的妖獸,四大家族的族長可以說拼盡手段,現在突兀的冒出幾十個輪靈境九重妖獸,這還怎麼打?

沈天臉色極為難看,他知道,這幾十個妖獸,目標是自己。

身為太化境一重的強者,他是這個城池最強大的男人。

太化境比輪靈境強大太多,哪怕只有一階的差距,真實的戰力也完全不一樣。

所以對於單一的輪靈境九重強者,沈天不放在心上。

但是數量就是一種質量。

幾十個輪靈境九重的妖獸一起攻向自己,那肯定招架不住。

雙拳難敵四手,而且妖獸戰力本就比人類同等級武者戰力高,一下子幾十道妖獸把自己鎖定,沈天心理極為慌張。

吼!

幾十道身影同時發出巨大的咆哮聲,震懾山河,恐怖的聲音,讓在大千城內的百姓如墜寒冬,一種巨大的恐慌感席捲在大街小巷內。

無數的妖獸,都在這霸主般的吼聲中低下了高傲的頭顱,那是一種朝拜,一種對王者的頂禮膜拜,輪靈境九重妖獸,在幽蘭山脈里,都屬於相當強橫的存在,現在一次性出動這麼多九重,可謂是百年來頭一次。

所有的妖獸,用一種極端仇恨人類的眼光,目光不善的盯著大千城眾武者。

沈昭臉色蒼白,這股壓力實在太大了,雙腿都忍不住打哆嗦,幸虧現在已經成為了輪靈境一重,不然可能連站都站不穩。

「為什麼妖獸視我們如仇寇?」

她能感覺到,哪怕是一些非常弱小的妖獸,都帶著極端仇恨的情緒,雖然它們靈智很低,但是所有的妖獸不分種族,幾乎一致敵視人族強者,這就很奇怪了。

「這有什麼奇怪的,我本來很討厭人。。。呸呸呸,人類貪婪自私,經常無故獵殺妖獸,為了財富地位野心,甚至為了自己變態的慾望,殘忍虐待妖獸,抽筋扒皮,倒賣獸核,骨頭做成武器,鎧甲做成靈寶,連幼獸都不放過,不可恨嗎?」

林鳴撇了撇嘴,前世的他,是龍族強者,身為妖族的大佬,他很清楚妖獸們的想法,對於人類,他很是看不慣,更看不起。

雖說人族威脅不到龍族,但是人族的惡名在獸族裡流傳很廣,所以妖獸對人族有一種特別的痛恨,哪怕兩種妖獸彼此間是不同獸族,在面對人類的時候,也會聯合起來,先幹掉人族強者再說。

「沒有妖獸會背叛自己的種族,自己的同伴,但是人類卻會。」林鳴目光深邃。

前世滅世大戰,無數人類強者成為了黑暗的幫凶,幫著殘殺其他種族,甚至是人族自己的同胞。

這不只是背叛人族了,而是對這片生他養他的世界的背叛,而這些人僅僅只是為了飛黃騰達。

前世龍族界域的位置,就是被曾經為龍族上賓的人族出賣的,否則龍族不一定會有那麼慘的結局。

想起這些事,他就滿腔恨意,恨不得親手滅絕了這些吃裡扒外的人族強者,但是上天似乎跟他開了個玩笑。

「我居然會轉世成為一個人。」

命運,總是讓人意想不到。

此時在一旁的沈昭,被林鳴一語點透。

她感慨道:「原來如此,在我的印象里,妖獸凶神惡煞,體型龐大,是十足的壞蛋,但從你說的角度出發,它們也沒做錯什麼,僅僅因為人族的私利,就慘遭屠戮,生離死別,家破人亡,痛恨由此而來,理所應該。」

萬事有因有果,一因多果,多因一果,一因一果,多因多果。

這世間什麼難以參悟,無非因果二字。

獸族對人族的仇恨,源遠流長,不是一句兩句能說清的,仇恨的鎖鏈,一代往複一代,永無禁止。

轟轟轟!

遠處,激烈的交戰帶起無數的煙塵,幾十個輪靈境九重的妖獸,與太化境一重的沈天,打的是昏天地暗。

沈家族長沈天也是打急了眼,越戰越凶,再也不顧及周圍是否有人族強者了,怎麼下手狠怎麼來,爆炸的餘波,直接震死周圍修為較弱的妖獸和人類武者了。

「蛟龍蹈海!」

沈天一聲低喝,一道蛟龍虛影出現在他的周身,一股強悍的元氣衝天而起,蛟龍尾巴一甩,抽在幾個輪靈境九重妖獸的身上,直接是把它們抽的粉身碎骨。

太化境強者一怒,粉碎山河!

而其他三位族長,則是跟一群輪靈境七八重妖獸戰的難解難分。

妖獸沒有靈智,不會留手,因為痛恨,甚至會加倍爆發戰鬥力,人類武者則是不敢留手,如此獸潮下,除了林鳴,誰敢留手?

他們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把看家本事全部拿了出來,現在在留手,可能就沒機會再用了。

一時之間,戰場到處殘垣斷壁,四肢滿天飛。

血水在雨水的沖刷下,直接染紅了大地。

一些妖獸已經衝過了武者的防線,向著大千城更深的地方走去,但是周圍的獵殺公會和帝國軍隊,沒有坐視不理,紛紛施展手段,全力鎮壓。

一些武者被圍攻,自知生還無望,便爆開了身體,巨大的自爆波動,直接把周圍的一群比他強悍的妖獸炸的粉碎,現場一片狼藉,慘烈至極。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湯恆祖臉都白了,一副捶胸頓足的吐血樣。

「馬丁靈,你聽聽,你聽聽,他這說的是人話嗎?這樣的男人,根本就是吃軟飯的貨色,你怎麼可以跟這樣的男人在一起?你要找,就應該找我這樣事業有成的才對,你看看,我跟他相比,是不是更適合你?」

馬丁靈聽了都想吐。

「行了,湯恆祖,你什麼樣的人我很清楚,你還是回去跟你的女秘書玩吧,我們還要去買衣服,再見……不是,最好再也不見。」馬丁靈直接說道,一點同學的面子都不給。

湯恆祖道:「喂,他一個窮癟三,到底有什麼好?」

陳陸本來被馬丁靈拉着要走了,聞言又停了下來,笑了笑說道:「你的眼神是真的不好,咱們之間這麼明顯的差距你都沒看到,第一,我比你高;第二,我比你帥;第三,我比你長,所以她選我不選你,懂了嗎?」

湯恆祖傻獃獃的僵在原地,無言以對。

眼睜睜看着陳陸摟着馬丁靈的腰離開。

好一會才小聲的咒罵:「好你個馬丁靈,原來你私底下也這麼賤,還以為多清高呢,還不是天天被男人……」

當然,他是個猥瑣男,沒勇氣再追上去。

但馬上用手機拍照攝像,並上傳同學群,並說明文字:商場偶遇馬丁靈,帶着工資兩千五的保姆男朋友逛街,一身地攤貨不足兩百塊,昔日校花墮落至此。

一石激起千層浪。

那個同學群頓時炸鍋了。

「真的假的?」

「真是我們靈氣校花?看背影……有點像。」

「那男的真是保姆?湯恆祖,你少打了一個零吧,去哪裏找工資兩千五的保姆?你給我找一打來,中海的住家保姆,如果家裏帶小孩,底薪起碼兩萬五。」

「是啊,我家的保姆要三萬呢,壓力好大。」

「別偏題好不好?咱們說的是靈氣校花馬丁靈,扯什麼保姆?」

湯恆祖又爆了一個料:「那傢伙還當面跟我說,馬丁靈喜歡他的長,至於隱晦的意思,你們自己想。」

「啊?」

「我要冷靜一下!」

「……」

馬丁靈被稱為靈氣校花,名頭很響,在班上的人氣很高,是所有男同學心目中的夢中女神,彎的除外;這個消息頓時炸出了一半同學,群里一時熱鬧的沸騰。

就連月半夏都看到了一堆堆的信息。

因為月半夏跟馬丁靈就是大學同學,以前一個班的。

特別是看到陳陸一隻手摟着馬丁靈的腰走路,兩人貼的很近,並且非常自然;甚至這個視頻中,馬丁靈還側過身,在陳陸的腰上擰了一下,然後陳陸撒腿就跑,她在後面追。

這種小動作,不正是情侶之間的標配嗎?

月半夏皺着眉頭,心裏有點不舒服,她覺得之前馬丁靈撒謊騙了她,這不是談戀愛是什麼?而罪魁禍首,就是陳陸!!

陳陸沒有出現的時候,她們兩個閨蜜之間無話不談,沒有秘密,更加不會有欺騙。

而現在,一切變得不一樣了。

對這一切,馬丁靈暫時還不知道。

因為她正和陳陸一起在瘋狂買衣服,為了明天早上能順利修鍊古武,最重要的是讓陳陸能夠毫無保留的教導她,她是真的打算大出血,女財迷一擲千金,給陳陸買了十二套衣服,四雙鞋子,甚至還有短褲,襪子,領帶,從裏到外,統統包圓了。

當然,除了陳陸的,還買了月牙兒的衣服,還有玩具什麼的。

為了犒勞二姨,甚至還給二姨買了禮物。

最後差點寶馬車都要塞不下了。

回家路上,陳陸接到李文娟的電話。

她已經順利入職,待遇比她想像的要好,明天就能正式上班,為了表示感謝,她想請陳陸和馬丁靈一起吃飯,不過,被陳陸婉言拒絕了……

因為馬丁靈不想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