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名小吃貨,蔣欣軒已經被美食一條街兩邊的小吃店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蘇穆,快一點。」

蔣欣軒穿的是運動鞋,跑起來倒是一點也不費力。

拉着蘇穆牽着自己的手,蔣欣軒朝離自己最近的那家小吃店奔了過去。

「老闆,來十串大肉串,十串鐵板魷魚,兩個藕餅,兩碗小元宵。」

蔣欣軒不帶一絲猶豫地直接點了起來。

「一碗小元宵就行了。」

蘇穆對於元宵之類的不太感興趣,糾正了一下蔣欣軒點的數量。

「好的,兩位稍等。」

一番煎炸下來,蔣欣軒點的美食到手了。

美食街兩邊有專門提供休息的長椅。

蔣欣軒拿着滿滿一袋美食,拉着蘇穆坐到了長椅上。

蘇穆本來以為女朋友是非常能吃的,才會一下子點了那麼多。

最後的結果卻讓蘇穆大感意外。

十個大肉串,蔣欣軒吃了一串。

十串鐵板魷魚,蔣欣軒消滅了兩串。

兩個藕餅,蔣欣軒幹掉了一個。

一碗小元宵,蔣欣軒嘗了幾口。

除了那碗小元宵,其他的美食都進了蘇穆的肚子。

「就你這容量,還敢點這麼多?」

吃完女朋友遞上來的最後一根大肉串,蘇穆有點「鄙夷」的說道。

連一半的分量都沒有吃到,蘇穆覺得蔣欣軒有點配上不上小吃貨的本質了。

「這才是第一家,我得留着肚子慢慢享受嘛。」

有點不服氣地找了一個理由,蔣欣軒可不想被蘇穆看扁。

其實,蔣欣軒喜歡吃美食是一回事。

飯量大不大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蘇穆沒有反駁女朋友的話。

自己擁有王者體能,這些小東西對於蘇穆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而且,蘇穆根本就不需要擔心發胖的問題。

王者體能的體質擺在那,要想讓蘇穆變胖,還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再去看看其他的。」

看到自己手上的美食基本上都被蘇穆消滅掉了。

當然,對於蘇穆不願意碰的那碗小元宵,蔣欣軒只好扔掉了。

拉起蘇穆,蔣欣軒朝着下面的小吃店進軍了。

幾乎每家小吃店蔣欣軒都光顧了,手上的美食也一直沒有少。

只是買的時候一副雄心壯志的蔣欣軒,在吃的時候卻變了一個人。

基本上蔣欣軒只是每樣都小嘗了一些,大部分都是進蘇穆的肚子的。

「蘇穆,你看,那裏有沙冰。」

看到好吃的,蔣欣軒的眼睛又亮了起來。

拉着蘇穆的手就跑了過去。

「老闆,來一份沙冰。」

知道蘇穆不怎麼喜歡這種甜食,蔣欣軒倒是自覺地只點了一份。

「好的,稍等。」

沙冰的製作不算複雜,沒有幾分鐘,蔣欣軒的手上就拿到了美食。

拿起勺子嘗了一口,蔣欣軒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蘇穆,這個好好吃哦,你嘗嘗。」

女孩子是特別喜歡和別人一起分享美食的。

特別是自己喜歡的人,那當然是更要一起享用了。

看着那明顯是甜膩膩的東西,蘇穆本來是想拒絕的。

但是蔣欣軒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就這麼充滿期待地看着蘇穆。

還有蔣欣軒舉著的手一直沒有放下。

蘇穆有些不忍心了。

勉為其難地張口,吃了女朋友送到嘴邊的愛心美食。

沒有想像中的甜膩感,反而有一股清涼的爽感。

兩人逛了有一會了,現在吃上這麼一口冰冰的東西。

蘇穆覺得感覺還不錯。

「怎麼樣?好吃嗎?」

蔣欣軒小心翼翼地問著。

不知道蘇穆喜不喜歡這個味道?

「好吃。」

摸了摸蔣欣軒的頭,蘇穆給出了肯定的答案。

「我就說好吃吧。」

蔣欣軒好像是得到了表揚一樣,笑得眼睛都彎了起來。 馮燁的軍隊雖然人數不多,但是裝備卻好,骨質鎧甲遠比鐵甲防禦力強,偏偏要比鐵甲輕的多。馮燁又給每人都配備了高大的戰馬。

白盔白甲,配白馬,踏着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開始了對整個遼東郡的征服之旅。遼東苦寒,人口稀少,襄平作為郡治所在,要比其他的城池好一些。

為了能夠快速的破城,馮燁給自己製造了兩柄戰錘。以馮燁的力量,配合生化戰馬全速衝擊的速度,小小的縣城,馮燁一擊就可以砸破城門。

這些小縣城當中,大多只有兩三百的郡兵,雖然這些士兵都是大漢的精兵,甲胄也齊全。但是面對能夠一擊破城的馮燁,這些人的反抗,不過是徒勞送命而已。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馮燁就已經打下了整個遼東一十八縣。要說這些大漢的官員們,還真是挺有氣節的,面對馮燁的屠刀,居然沒有一個投降的軟骨頭。

或許也有他們看不起馮燁小民出身的關係,整個遼東郡的大戶們,也沒有一家願意在馮燁這邊出仕。

偏偏這些大戶豪強們,這幾年接着天災的原因,在遼東大肆低價購買土地,整個遼東郡將近一半的良田都掌握在這些地主豪強的手中。

好在馮燁手中還有高等生化人存在,對這個時代的讀書人,倒也沒有那麼急需。既然對方不願意當官,難道馮燁還能求上門去不成?

整個遼東郡入手后,馮燁才明白,什麼叫做地廣人稀,偌大的遼東郡,一十八縣加在一起還不足七萬戶,不到四十萬人口。

或許有些地主豪強還隱瞞了一部分人口,但是即便是算上這部分人口,人數也太少了。

「將軍,等到開春,朝廷必然會派人過來征討,咱們現在這些士兵,是在太少了,根本就無法抵擋朝廷的大軍。」公孫城對馮燁彙報道。

「朝廷在幽州這邊,有多少兵馬?」馮燁問道,這段時間征討遼東郡,看到各地的郡兵稀少,馮燁還真是不知道,大漢在幽州這邊,到底佈置了多少軍隊。

「將軍,朝廷的常備軍不多,但是一旦朝廷決定發動戰爭,就會徵調烏桓人,幾萬人還還是能夠徵調過來的,再加上朝廷的官兵,以及徵調民夫服役。起碼能夠拉起十幾萬大軍。」公孫城給馮燁解釋道。

「而且朝廷派出的將軍,手中必然會掌握戰陣之法,能夠將這些人的實力統合唯一,發揮出強大的力量。」公孫城說道。

「看來這個世界,也是有戰陣之法的,朝廷的軍隊不好對付啊!」馮燁心中暗自想着。

「孫忠。傳令下去,要求整個遼東郡適齡男子服兵役。正好藉著這個冬天,咱們好好練練兵。」馮燁命令道。

作為第一個追隨馮燁的人,又是馮燁同村的人,馮燁倒也沒有虧待他,將他放在身邊當做親衛,平日裏由生化人教導武技,兵法。

孫忠與公孫城不同,公孫城是大族出身,雖然在家族當中不受重視,但是基本的學識還是有的。馮燁拿過來就能用,已經被他派到部隊當中領兵去了。

馮燁讓他當了個千夫長,漢朝的那套武將官職太麻煩,馮燁自己都搞不明白,乾脆直接拿來主義,什長,百長,千夫長,萬夫長,簡單明了,不識字的粗漢一聽也能明白。

「是,將軍。」孫忠應聲,快速離開去傳令了。

一旦大漢朝廷反撲,就這麼點人口,是萬萬無法抵擋的。馮燁麾下只有三百高等生化人,雖然各個都能以一當百。

也根本無法抵擋大漢反撲。除非馮燁能夠恢復法力,召喚出三千死亡騎士。否則就是無解。

現階段,馮燁是真沒打算佔據太大的地盤,他想的只是不受欺負,再苟個幾年,等修成了一氣化三清神通,恢復了法力,橫掃天下,那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只是現在形式比人強,哪怕馮燁窮兵黷武,遼東郡也拉不出來兩萬士兵。萬一耽誤了明年的春耕,大家都得餓死。

馮燁現在為了自保,也只能走上擴張的路線了。以遼東一個郡的人口,自然是不夠的,那怎麼辦?只能往外擴張了,只有擁有更多的人口和地盤,馮燁才能夠有足夠的底氣來面對朝廷的征討。

馮燁看了看地圖,往西肯定是不行,朝廷在遼西佈置了重兵,馮燁手中的軍隊不過是一些剛剛成軍的農民。守成有餘,進攻不足,論戰鬥力還是只能靠馮燁的那三百高等生化人戰士。

現在去與朝廷硬拼實在是太不明智了,起碼也要在多訓練一段時間,才能憑藉裝備的優勢,去與朝廷的大軍鬥上一斗。

馮燁只能將目光投向玄菟郡,與樂浪郡。雖然這兩個郡也是地廣人稀,但是這兩個郡,同樣也不受到大漢朝廷的重視。

朝廷根本就沒有在這兩個郡駐守多少官兵,馮燁想要打下來並不難,順便還能起到練兵的作用。雖然這兩個郡的人口也不多,但是這個時候,能多一點戰力,總是好的。

馮燁一邊帶領大軍向東進攻玄菟郡,一邊在整個遼東郡徵兵練兵。除了派出去征討的三千騎兵以外,還再訓練當中的士兵也有一萬。 「沒錯,他們就是要找你代言,昨天他們已經正式跟林佳解約了。」趙璧滿臉榮光,一副自家女兒太有出息了的表情。

一個自以為是的二線女明星得罪了品牌方,品牌方找到新的機會當然毫不猶豫把她踢掉!

酸酸梅的老闆已經深深地意識到他們以前的選擇是犯了多麼大的錯誤,太後悔了!

不過這個小演員幾天就讓他們賺的比以往半年賺的都多,他們跟林佳解約一點都不虧,趁早把她踢了免得看著心煩!

進娛樂圈最初只是想拍戲的斕凝,對突如其來的品牌代言有點不知所措。

她真的只是想拍個戲而已!

「斕凝同學你對娛樂圈了解的也不少,娛樂公司給藝人資源還得看商業價值,紅了之後廣告代言、品牌活動、時尚雜誌、發布會、綜藝晚會等等一樣都不能少。」趙璧心裡算盤已經打了很久了。

斕凝就是那顆他想從寂寂無名捧到頂端的新星!

「當然我哥從來不參加綜藝節目,還有各種衛視的晚會他也從來不參加。不過廣告代言、品牌活動、時尚雜誌那些是有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