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好的。」江家和顧家的關係擺在那兒,江澈不好和她鬧太僵。

顧嫣見江澈有反應,又繼續說道:「不像我,練了一天,感覺沒什麼進步。」語氣中還透露著幾分失望。

沈清不打算在忍了,「沒關係,重在參與嘛。」

「那沈清你練的怎麼樣了?我看你好像也不怎麼會。」顧嫣看見了沈清被江澈戲耍,故意說話嗆她。

不過與其說是戲耍,不如說是兩人之間的情趣。

「我覺得還行吧,初中有打過,也參加過比賽。至少是有些基本功在身上的。」沈清也暗示顧嫣今天她看到了,甚至還嘲諷她技不如人。

江澈和程芸默默的聽着兩人說話沒有發言,江澈卻是十分滿意沈清的反應。

四人來到校門口的時候,大傢伙都已經到了,班主任一聲令下,大家就跟着他出了校門。

鎮遠中學門口的公路還在修繕中,沒有公車經過,平時回家都是自己走出去或者家長進來接。今晚卻不知怎的,門口路過的計程車很多,班主任讓打車去留一手烤魚店,今晚吃烤魚。

自然而然的,沈清,江澈,程芸還有顧嫣坐了一輛車。程芸不想為難,打開副駕駛就坐了進去,其餘三人坐在後面。

沈清自然不會讓顧嫣挨着江澈坐,她坐在中間,左邊江澈右邊顧嫣。一路都沒有說話,程芸打開車窗,轉過頭怔怔的看着窗外快速閃過的景物,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江澈悄悄伸手握住沈清,沈清反握住他,面上洋溢着幸福,嘴角也微微上揚。只有顧嫣,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最後也是自討苦吃。

班主任提前就已經將菜點好了,在門口等人。屋內是兩張桌子拼成的一張,放上面著兩條烤魚,不過十來人,班主任還是寧多不願少。

江澈細心的給沈清夾菜,全是她愛吃的,年糕,土豆,黃瓜和洋蔥。沈清吃烤魚不愛吃魚而是喜歡吃菜,前世江澈每次和她每次吃烤魚都是加的雙份蔬菜。

沈清看着碗裏滿滿的蔬菜,心裏搞到滿足,程芸默不作聲的吃自己的。顧嫣看到江澈對沈清做的一切,滿眼嫉妒。

酒足飯飽,班主任讓大家回去,大家都不樂意。

「老魯,讓我們玩一會再回去,保證十點之前一定回去。」郭楠起了玩心。

一頓飯,班主任似乎就收買了一群人的心,大家對他的稱呼都由老師變成了老魯。

「沒大沒小的。」班主任年紀可能和學生的家長一樣,這樣叫他他還不習慣。「九點之前必須回去,九點我會挨個去查寢的。」特赦令一出,大家就呆不住了,歡呼著各自離去。

江澈俯身和沈清說起了悄悄話,「我帶你去個地方。」

沈清覺得即使江澈將她賣了她也會替他數錢,不知道他是帶有什麼魔力,笑着點了點頭,露出女兒家的嬌羞。

程芸很有自知之明的向沈清告別,她要回學校了,沈清也沒有挽留。

江澈悄悄拉着沈清的手退出了屋內,呼吸著外面的空氣,沈清覺得很滿足。

「我們去哪兒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江澈一臉神秘。

沈清由着他拉着她,一路跟着。江澈在一家奶茶店停了下來,給她點了一杯奶茶。

拿到奶茶的沈清,心裏暗自想到,江澈怎麼知道她此時此刻想吃甜食。

「吃過辣的再吃點甜的會更滿足,你試試是不是這樣的。」江澈將前世沈清說的話重複了一遍。

沈清拿着插好吸管的奶茶輕抿了一口,甜甜的味道瞬間在嘴裏散開來,真的很滿足,甜而不膩。

江澈輕輕颳了她的鼻尖,一臉笑意牽着她慢慢悠悠走去。

他似乎很喜歡刮她的鼻子,不知道這是個什麼定律。沈清卻很受用,每次江澈靠近刮她的鼻子,她都會忍不住的雀躍,甚至期待他的下一步動作。可惜他一直沒有下一步動作,想到這裏沈清還有些小失落。

江澈帶着她來到了三角公園,沈清覺得這名字很奇怪,江澈說她就是想太多,一個地名也要花費功夫去猜想。

兩人來到摩天輪前,沈清抬頭看去,「這就是你要帶我來的地方?」

「嗯。」

「你在這裏等我一下,我去買票。」說罷江澈鬆開沈清的手走向售票處。

再回來手裏多了兩張票。

「年輕人,在晚來十分鐘我們就下班了,這是最後一輪,快進去吧。」檢票口的負責人熱心的和兩人交談。

「謝謝。」沈清禮貌的道謝,就和江澈走了進去。

進去后才發現只有兩人,沈清看着眼前的車廂,臉上藏不住笑意,「我們這是包場了嗎?」

江澈並不意外,點點頭,本就是他算好時間過來的,「快進去。」

兩人進入車箱關好門,摩天輪就緩緩轉了起來。

一開始因為慣性沈清還搖晃了一下才坐穩。安靜的車廂內,只有兩人,沈清感到氣氛有些微妙,捧着手裏的奶茶喝了幾口,不自覺看向窗外。

江澈從進入車廂開始,就一直沉默不語,只是靜靜的看着她。

「我臉上有東西嗎?」沈清被盯得受不了。

江澈還是目不轉睛的看着她,「嗯。」

沈清騰出一隻手摸了摸臉,放在眼前看了一下,認真的說:「沒有啊。」

江澈小聲笑出聲,「有一點可愛。」

沈清看着江澈,極力的忍住笑意,可是上揚的嘴角早已出賣了她。她不再忍耐,抿著唇低下頭去,雙肩微微聳動。

江澈雙眸溫柔,寵溺的看着眼前的人,內心被填的滿滿的。他伸出手去拉沈清的右手放到嘴邊,輕輕的吻上她受傷的手指。

沈清也抬起頭,感受到受傷手指傳來的溫度和柔軟,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他。

「對不起,是因為我才害你受着無妄之災。」江澈一臉愧疚。

沈清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事,「一點小傷,我沒那麼嬌氣。」

江澈當然知道她不嬌氣,相反她很堅強,堅強到讓他心疼,「在我面前,你可以嬌氣,不用忌諱。」

沈清縮回了手,喝了口奶茶,江澈卻突然吻上了她的雙唇。。

摩天輪正好升到最高點,若認真看,從上面可以看見萬家燈火通明的景觀,何其美哉。不過兩人可沒這功夫。

面對江澈的偷襲,沈清面上瞪大雙眼一動不動,心頭小鹿卻亂撞了起來,撲通撲通的,感覺已經跳到了嗓子眼。

江澈卻閉着雙眸在享受着這安靜美好的時光,他溫柔的攫取她的唇瓣,輕輕的含在嘴裏,過來一會才慢慢睜開眼睛離開她的紅唇。

「笨蛋,都教過你了,怎麼還不會呼吸。」他低沉的聲音帶着絲絲慾望,沈清聽了覺得骨頭都酥了。

沈清自然不服氣,「那是你偷襲,我沒有準備好。」

江澈痴笑,「那下次先給你說一聲?」

說罷又想湊上去,沈清伸出手捂着他的嘴拒絕了。

江澈輕輕拉開她的手,在掌心落下一吻,「我聽說在摩天輪升到最高點的時候接吻,可以在一起一輩子。」

面對江澈的深情,沈清內心柔軟的一塌糊塗。趁他不注意快速親吻了他沾滿情慾變得桃紅的雙唇,隨後嬌羞的說道:「現在應該還算的吧。」

「當然算。」

就這樣,兩人什麼話都不說,只是靜靜的看着彼此。

沈清突然拿出奶茶遞到江澈嘴邊,打破了這份寧靜,「你試試,很好喝的。」

江澈吸了一小口,用手撐住她的後腦勺,霸道的吻了上去,甜蜜的味道就這樣遍佈兩人的味蕾。

「嗯,很好喝。」江澈心滿意足的撒手。

沈清小聲的說了聲流氓,就拿着奶茶大口的吸了起來。

「我只對你一個人流氓。」江澈不管說什麼,都有情話的味道。情竇初開的沈清哪能經得起他這般撩撥,早已泥足深陷了。

摩天輪停了下來,兩人一前一後的走了車廂。

「歡迎下次光臨。」臨走工作人員還不忘對兩人喊道。

走到街上,沈清主動握住了江澈的手,慢慢的在這煙火人間暢遊,她腦海里已經在幻想兩人晚年的模樣了,不由得有些感嘆,「江澈,你說我們要是一直能這樣該多好?」

江澈聽她有點惆悵,「我們一定會一直在一起的,一定。」他特意強調。這不僅僅是承諾,也是江澈對他自己的告誡,重來一世,不能再重蹈覆轍。

「可是,我們可能不會考到同一所大學。」沈清看到排名后一直擔憂著這個問題。

江澈手掌微微用勁捏了一下她的手以示懲罰,「這才剛開始就沒信心了,該罰。」隨後有安慰她,「你一定可以的,我會幫助你,我們一起努力。」

「萬一最後……」沈清的話沒來得及說完。

「不會的,一定可以的。答應我不要妄下定論也不要半途而廢好嗎?」前世沈清可以,江澈相信這一次她也可以。

沈清得到江澈肯定的答案,鬥志昂揚,「好,我們一起努力。」她想這樣一直牽着他的手到白頭,這人世間的爛漫她想和他一起目睹。

兩人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沈清因為剛才喝了一杯奶茶,現在尿意滾滾而來,本想回宿舍再解決,可她憋不住了。

教學樓走到宿舍,以他倆現在的速度,最少也得十分鐘,沈清是在忍不住了。於是伸手扯了扯江澈的衣服。

江澈低頭看向她,耐心的問她怎麼了。

沈清有些不好意思,可是現在學校里安靜的可怕,教學樓更是空無一人,她不敢一個人去廁所。硬著頭皮快速的說道:「我想上廁所。」 劉鞏聽著柳浩然的喃喃自語,皺眉說道:「你在說什麼呢?」

「沒什麼,我先回去。」柳浩然輕輕的說了一句。

現在秦漢已經死了,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

劉鞏點頭,「我會把這個消息放出去,浩然,接下來的日子你可要當心了,一旦消息放出去了,陰冥殿那邊也許還是會派人過來。」

柳浩然沉重點頭。如果是這樣那就最好,雖然知道陰冥殿的位置,可是現在的情況也不能說走就走。自己現在有什麼實力,他自己清楚的很。

此時去找陰冥殿,無疑就是在送死。

倒不如讓他們派人過來。

「也許,秦漢已經把消息給放出去了也說不一定。」劉鞏苦笑一聲,覺得這件事情越來越棘手。

柳浩然輕嘆,也許吧。

可是兩個人誰也想不到秦漢根本就沒有向組織求救。而是抱著求死的決心。

秦漢死了以後。柳浩然的日子依舊是正常進行著,本以為會出現什麼特殊的事情,結果卻是風平浪靜。

藥廠的事情忙碌著,康健他們都是認真的做事,深怕在會發生之前那樣的事情。

秦墨他們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可以正常工作。

美容藥丸越賣越好,已經風靡整個美容市場。

甚至有的商場想要柳浩然能夠入股,讓美容藥丸在他們那銷售。

柳浩然聽言自然會答應,畢竟有錢可以賺。

許晴看著柳浩然的藥廠越來越好了,對他也是客氣了許多。

蘇紫曦每天都是整理賬目,雖然是很累,但卻很開心,一天進賬多少,一筆一筆她都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