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峰頂的地方,再次聚集了大量群雄。

但他們全都在觀望,沒有一人靠近。

柳葉就混在人群里,仔細觀察著九色佛蓮的狀態。

而在他們身下,則有大量龍吟城弟子聚攏,並對峰頂呈包圍之勢。

西門落雲再次易容,就站在柳葉身邊,臉色蒼白,像個癆病鬼。

所有人都在等九色佛蓮綻放第九色。

而在崖底,突然出現了十幾人。

他們服飾各異,武器各異,並非來自同一個門派。

一行順著深淵而來,兜兜轉轉,總算確定九色佛蓮就在這面崖壁上面。

只要爬上去,就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拿走九色佛蓮。

哪怕將一片蓮瓣分成幾塊,他們也要合力將九色佛蓮搶到手。

魏小寶躲在巨石后,朝楊思夢使個眼色。

在那些人靠近時,兩人遽然出擊,但見劍芒如日,映在那些人的眸中。

所有人還沒來得及發出慘叫,就已身首異處,倒地流出的鮮血染紅了潺潺的小溪。

兩人回到巨石后,面色平靜。

接下來的時間裡,可能還會不斷有人從那邊出現。

進入龍吟山的群雄人數,實在太多。

有的人想從正面登上峰頂,也有的人則在四周尋找新的出路,更有人跑到其餘的山峰,盡情搜刮他們想要的奇珍異寶。

得不到九色佛蓮,再若不拿點龍吟山的珍寶,那此行豈不是賠大了?

南宮羽裳就呆在懸崖邊上,密切關注著九色佛蓮的變化。

龍九齡等得很不耐煩,索性靠在旁邊的石頭,閉目養神。

只有龍一鳴始終保持著高度警覺,讓那些蠢蠢欲動的群雄不敢亂來。

時間流逝,很快就接近了正午。

陽光更毒。

九色佛蓮在微風中輕輕搖曳。

第九片蓮瓣正在慢慢舒展。

南宮羽裳瞪大眼睛,都不敢眨動。

第九片蓮瓣就要綻開了。

快要睡著的龍九齡,也是霍然睜開眼,揉搓著雙手,眼裡儘是渴求。

就連龍一鳴,也是起身靠近九色佛蓮,滿眼期待。

唯有龍中天依舊坐如鐘,紋絲不動,好似一個早已入定的老僧。

在不遠處觀望的群雄,更是蠢蠢欲動,向前逼近。

就算蓮瓣完全綻開需要點時間,但想來不會太久。

「兄弟們,就是現在,沖啊。」群雄當中有一人突然大吼著向前衝去。

但在他身後,沒有一人跟隨。

砰。

龍九齡一拳便打爆了那人的腦袋。

卻在此刻,本在緩慢綻開的第九片蓮瓣,卻是猛地翻開。

頓時有白芒衝天而起,在高空炸開,讓太陽都黯然失色。

本定眼看著九色佛蓮的群雄,被那白芒一刺,竟有不少人慘嚎著捂住雙眼,從此永墮黑暗。

一直盯著九色佛蓮的龍一鳴,更是首當其衝,雙眸噴血,嘶聲慘嚎,腦袋幾乎快要爆開。

「一鳴……」龍中天霍然睜眼,急忙扶住陷入恐慌的龍一鳴,看到龍一鳴的雙眼,頗為心疼。

龍九齡緩緩退回來,問道:「爹,能吃了嗎?」

從這白芒來看,九色佛蓮的第九色已經完全綻開,這朵佛蓮變成了名副其實的九色佛蓮。

「不行,白芒太強大了。」龍中天也沒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相比此前的八種光芒,這白芒的強大,簡直匪夷所思。

此刻在龍中天心中,卻在想或許該讓龍一鳴吃下九色佛蓮。

九色佛蓮非常強大,或許能夠治癒龍一鳴的眼睛,讓他重見光明。

龍吟城的大小事務,正因有龍一鳴的打理,才能有條不紊。

群雄緩過一口氣,紛紛衝上峰頂,想要搶奪九色佛蓮。

龍中天迅疾出劍,靠近的眾人全都丟掉了自己的腦袋。

「中天,你殺氣太重,實在不宜玷污這佛門聖蓮。」西門落雲邁步走來。

九色佛蓮綻放出的白芒,就算再強大,再耀眼,終有暗淡下來的時候。

在那之前,必須得打倒龍中天,才能順利拿到九色佛蓮。

「白水秋,你打錯了如意算盤。」龍中天想提醒西門落雲,現在出手,只會便宜陸峰和李作樂。

西門落雲當然清楚這點,但九色佛蓮已成,繼續觀望只會增大失去九色佛蓮的概率。

無論結果如何,此刻不拼,更待何時?

在西門落雲撲向龍中天時,又有一道身影徑直撲向了龍九齡。

龍九齡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那人一掌掀翻在地,嘴裡鮮血狂噴。

那人重創龍九齡后,直接出現在九色佛蓮前,滿臉都是獰笑,赫然是陸峰。

同一時間,西門落雲和龍中天舍掉對方,雙雙撲向陸峰。

陸峰並不戀戰,只出數掌,就想逃離。

誰知正前方遽然出現一人,長劍抖動,劍芒交織,嗡鳴如雷。

「李作樂……」陸峰聲冷如冰。

此刻三面受敵,處境極度危險。

西門落雲和龍中天同樣凝聚殺招,欺身而至。

陸峰心念電閃,頗為絕望,就算他雙手接下兩人的攻擊,第三人也能輕鬆取走他的性命。

即便再來一隻腳抵禦第三人,也無力承受這三個怪物的聯合一擊。

要完蛋了。

陸峰滿心絕望。

就在這時,九色佛蓮釋放的衝天白芒,陡然消失。

同時攻向陸峰的三人,立即停手,紛紛撲向九色佛蓮。

然而在那邊的石縫裡,卻是什麼都沒有。

九色佛蓮竟離奇消失了。

「誰?是誰?」龍中天歇斯底里地吼道。

想不到在他年老時,竟會再次失去九色佛蓮。

龍一鳴瞎眼,龍九齡重傷昏迷,根本沒人看到是誰拿走了九色佛蓮。

「一片葉子都沒剩下。」西門落雲使勁抓著頭髮,內心極度抓狂。

陸峰冷笑道:「是我們太天真了,看來在暗中,一直有高手在看戲。」

李作樂臉色陰沉,一言不發。

他來到懸崖邊上,探頭向下看去。

這座峰頭並不高,以他的目力,能夠清楚地看到崖底的情況。

倒在溪水裡的那些屍體,已經被泡得發白,流出的鮮血也被溪水沖刷得非常乾淨。

「這邊有人。」李作樂寒聲說道。

龍中天瞬間便想到了魏小寶,想不到最後拿走九色佛蓮的竟會是這傢伙。

「去守住山門,不可放任何一人離開。」龍中天怒聲下令。

回頭看去,李作樂、西門落雲和陸峰三人,已是跳下懸崖,前去搜尋。

龍中天心痛如絞,也是縱身跳下。

群雄衝到懸崖邊,俱是面面相覷。

這算什麼?

但他們很快就看開了,既然他們還活著,那就去龍吟山搜刮一些珍寶。

……

九色佛蓮陡然爆射出白芒,直接刺瞎了不少人的眼睛。

南宮羽裳趴在懸崖邊上,也在睜大眼睛看著,或許是因為她處在無形無相狀態,故而才沒有被白芒所傷。

猶豫再三,她還是悄然潛進了白芒,看到九色佛蓮完全綻開,九片蓮瓣散射不同的光芒,耳邊甚至隱隱傳來佛唱,莊嚴肅穆。

做好準備后,她將九色佛蓮連根拔起,迅疾滑落懸崖。

將九色佛蓮交給魏小寶后,楊思夢便立即帶著她向前飛奔離去。

魏小寶背著令狐嬋,一邊囑咐令狐嬋趕緊吞掉九色佛蓮,一邊也是展開輕功,迅疾遠離崖底。

待到李作樂探頭查看時,他們已經逃到了對面的一座峰頭上。

令狐嬋趴在魏小寶的背上,輕輕咬掉一口蓮瓣,本以為會很難聽,想不到入口甘甜,奇香留在齒間,沁人心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