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吃!我爸爸是廣州水管大王!他很有錢,只要你們放了我,我爸爸會給你們很多錢!」一名青年人質高聲吶喊,韓敏俊聞言冷笑,直接沖著那青年隔空甩了一巴掌,掌勁將青年的頭拍飛,噴濺的血柱傾灑在周遭的人質身上,一些心理承受能力較差的當場嚇暈了過去,意志力稍微強大一些的,即便心裡不願意,也不敢在拒絕服用膠囊。

韓敏俊見狀,才滿意地坐下來,而後開始對著眾人質說道:「各位都是中國富豪的親屬,我相信你們的家人很願意出大價錢將你們贖回,說實話,我們只是為了發財,不想殺人,但前提是你們要配合。」

「剛剛給你們吃的膠囊並沒有毒性,而且絕對不會致死,只是,如果每個月不能吃至少一粒的話,你們會感覺到有點難受……該怎麼形容呢……對了,就像剛剛那個人的頭被拍飛時的那種疼,差不多就是那樣了。」

眾人質聞言臉色大驚,鄭權畢竟是老江湖了,他臉色沉穩,問道:「你們應該也不是要錢吧,否則沒必要大費周章地讓我們服用這種藥品……」

啪啪啪!

韓敏俊鼓了鼓掌,笑道:「你很聰明,我也不拐彎抹角了,其實我們此次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你們的橋樑系統!」

「橋樑系統,可是跨時代的好東西啊!它的出世,顛覆了太多的行業,包括晶元、網路以及其他百分之九十的電子產品,乃至是貨幣,以及人們的生活習慣。」

「其實西方各國也嘗試過暗中取締橋樑系統,只可惜,這個系統本身的存在是我們人類現階段的編程水平所無法破譯的存在,請諸位想象一下:形成一句話的,是一個個字,我們常理中的字都是在平面上的,任何人都可以書寫出來,而橋樑系統的字,根本不在同一個維度上,除了橋樑系統本身,其他任何手段都無法複製、改寫以及控制它!可偏偏橋樑系統寫出來的句子,是那麼優美、高效且無懈可擊!以至於其他所有的文字在它面前都黯然失色,只要橋樑系統存在著,終究會取代其他一切文字,成為通往真理的唯一橋樑!」

「這樣的技術,毫無疑問是偉大的!但它不應該被任何一個國家所壟斷!它的運行原理、底層代碼、理論基礎都應該公布出來,給全世界的國家更新最底層的理論基礎!唯有這樣,世界才能提前進入下一個時代!」

「然而,橋樑系統雖然存在著,卻又沒有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建立終端,沒有公司,沒有負責人,它隱藏得太深了,如果不是這樣,我們也不用這麼費心力地將諸位請到這裡。」

鄭權此時算是聽明白了:如果橋樑系統有明面上的負責人,這些人毫無疑問會用手段將那人控制起來,然後脅迫對方交出橋樑系統,但既然找不到負責人,那就針對國家動手,直接將足以影響國家經濟的相關人員的子嗣抓起來,再通過威脅富豪來要求國家交出橋樑系統,同樣可達到目的。

「給你們吃下的膠囊,只是希望諸位被解救回國后,可以為時代的進步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只要橋樑系統公布出來,你們自然也會脫離苦海,但為了不讓你們的國家起疑,我還得向諸位家中的長輩索要一點小小的利益,相信他們會很樂意接受……」韓敏俊說罷,起身沖著雨屠夫擺擺手,示意她的人可以撤退了。

909房內的趙風臉色凝重,他沒有想到橋樑系統竟然會引起這麼大的事端,本以為橋樑系統已經開始被各國接受,而他也並沒有仗著橋樑系統去搶佔其他各行各業的份額,最多就是讓一些商業的灰色地帶徹底暴露在陽光下並被淘汰取締,已經算是足夠低調了。

既然知道事情與自己多少有點關係,趙風自然更不會坐視不管……

當晚八點半,雨屠夫等三十七名殺手獨自撤離頂峰酒店,他們前往附近機場,與忍界的人員見面,孰料,在和忍界的人互相確認關係后,忍界竟然突然下殺手,轉瞬之間,抹殺二十多名金牌殺手!

「冥界!」

雨屠夫看著身邊殺手逐一死去,很快就明白了一切。

其實韓敏俊才是冥界真正的底牌,在雨屠夫帶著殺手走出酒店的那一刻,冥界就向忍界通告了雨屠夫等一群殺手為了個人利益,背叛冥界,帶著人質逃離酒店。

雨屠夫等殺手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成為棄子,還去和忍界的人接頭,結果自然可想而知,而這恰恰是韓敏俊想要達到的效果:讓忍界與雨屠夫糾纏,然後他在趁此機會,藉助自己在韓國的人脈勢力,將人質轉移,等到忍界察覺到不對勁時,已經來不及了,甚至還順道幫冥界滅了口。

就在雨屠夫與忍界苦戰的時候,韓敏俊帶著人質離開了首爾,在郊區的一處偏僻倉庫內安置了下來,接下來只需要製造輿論,一方面給橋樑系統的幕後者製造壓力,另一方面聯繫人質家人,安排交付贖金即可。

庫房內,韓敏俊再一次確定了人質數量,隨後走出倉庫,一抬頭――

嘲風面具,如煞神索命而來。

「你是誰?為什麼戴著奇怪的面具?快摘了!喂!我跟你說話呢!沒聽到嗎?!」韓敏俊被這莫名出現的神秘人擾亂了心態,不由得心煩意亂起來,一抬手便是一陣掌風甩出。

啪!

面具人沒有動作,掌風卻在其面前被另一股神秘的力量直接衝散,發出類似雙掌交擊的聲響。

「可惡!是忍界的人嗎?那就死在這裡吧!!」韓敏俊做出了判斷,隨後雙手抬起,一股惡靈氣息自其體內瀰漫而出,在夜空之上形成彌天黑霧。

「嗯?奇怪的力量……」

趙風眉頭微皺,就在他疑惑之際,地底下突然升起一道神秘的黑門,那黑門開啟,從中跳出一黑一白兩道吐著長舌頭的身影,兩道身影頭戴長帽子,分別寫著「一見生財」、「天下太平」,儼然是黑白無常的形象。

「下地獄吧!!!」

: 恭易氣得臉都綠了,在靈域都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

看著走遠的身影,嚴少坤面露擔憂:「妙姐姐,你這可把他徹底得罪了,他們不會善罷甘休的。」

妙錦鯉收回目光,笑道:「放心,我也不是好惹的!」

嚴少坤發現自己的擔憂真是多慮,不禁疑惑問道:「妙姐姐,剛剛精神力比試是怎麼回事,什麼都沒發生,恭易就認輸了。」

「可能腦子壞掉了吧!」妙錦鯉隨口搪塞,總不能說自己也是靈醫吧。

隨即轉移話題,問道,「嚴少怎麼過來了?是有什麼事嗎?」

嚴少坤差點把正事忘了,放下剛剛的疑惑,說道:「我父親回來了,看到這邊的動靜,想說過來遞拜帖,結識一下房主,沒想到妙姐姐是這座府邸的房主。」

妙錦鯉隨意點點頭:「恩,時間倉促,只能隨便弄弄就入住了。」

「昨天我和萬太子也去了西郊,沒碰上姐姐,沒想到烈家竟然真的對兩個孩子下手。父親說了,若是皇室追究的話,此事一定會站在妙姐姐這邊。」

「替我謝過你父親,我已經和靈武皇見過了,皇室不打算追究此事。」

嚴少坤有些意外,隨即說道:「那就好!」

見妙錦鯉沒有請他進屋的意思,借故有事要忙,他便離開了。

妙錦鯉看著走遠的身影,收回目光,嘴角微微上揚:「都是老狐狸!」

「你明白就好!」掌宮杉忽然搭腔,「除了至親,哪有絕對的朋友。」

妙錦鯉一臉狐疑:「那三爺是哪種?」

掌宮杉沒有搭話,找妙仙轉移話題:「大寶小寶,進屋,履行約定,給你們講講你們爹爹的英雄事迹。」

「好呀好呀!」兩個孩子異口同聲喊道。

三人回到屋裡,妙錦鯉腦門一黑,這個男人什麼時候和兩個孩子混的這麼好了。

妙錦鯉一直忙到晚上才收拾出幾間房,累得滿頭大汗。

掌宮杉卻在院子和兩個孩子吹水,小風吹著,茶點吃著。

不時傳來兩個孩子歡喜的驚呼和笑聲。

妙錦鯉披頭散髮,拿著兩根木棍走過來,陰沉道:「什麼事迹這麼驚心動魄,讓我也聽一下。」

「娘親娘親,你知道爹爹是怎麼成為靈域帝國的神尊的嗎?」妙仙睜大眼睛問道。

妙錦鯉黑著臉:「和他不熟,我怎麼知道!」

「爹爹足踏蒼穹劍,手持乾坤印,站在神尊位,低問,還有誰不服!」

妙仙小臉興奮,學著剛剛掌宮杉的語氣說道。

妙瞳也有些嚮往,黃金瞳忽閃忽閃:「霎時,整個神尊殿鴉雀無聲,爹爹袖袍一揮,從此掌管整個靈域大陸,成為最年輕最神秘的掌印神尊。」

妙錦鯉瞪了眼掌宮杉,陰沉著臉說道:「從下午說到晚上,不用幹活嗎!」

掌宮杉看了眼天色,已經晚上了:「咳,確實過分了!」

「這種薄情的爹爹還是少惦記,你們是娘親養大的,多個爹少個爹有什麼區別!你們被欺負,受傷的時候他在哪!以後不準再提他了。」妙錦鯉的語氣嚴肅起來。

妙仙小臉頹喪,喃喃應了聲「好」。

妙瞳也覺得娘親說的有道理,安慰妙仙:「妹妹,娘親說的對,他要是那麼厲害,怎麼不來找我們,分明是不想要我們。我們也不要他了!」

妙仙看向掌宮杉,他本想說點什麼,被妙錦鯉哼了一聲,只能沉默。

「娘親,我知道了!」妙仙苦著小臉。

妙錦鯉讓兩個孩子進屋,她留下掌宮杉。

兩人在院子,掌宮杉罕見先開口說道:「這又是何必,容易傷害兩個孩子的情感。」

妙錦鯉面色嚴肅:「你明明知道這是假的,還讓他們有那麼高的期許。與其以後更加傷心,現在就要漸漸淡化此事,甚至要把那個虛擬的爹刻畫成十惡不赦之人。」

「你……。」

妙錦鯉見他有意見,轉口問道:「即便你能假扮,你能扮多久?你剛剛對兩個孩子描述的話能做得到嗎?沒話說了吧,所以以後也別再提什麼神尊了!」

掌宮杉愣住,還沒反應過來,妙錦鯉已經回屋了。

只留下一把苕帚,讓他打掃院子。

回過神,低聲喃喃道:「本尊本來就是他們爹,不用扮!」

說著,老實打掃院子。

次日清晨,靈武皇一早派身邊的那個貼身公公來找妙錦鯉。

妙錦鯉看到門前的老人,一臉無語,她昨天才搬進來的,好像誰都知道她住這了。

「秦公公,怎麼親自過來,武皇有什麼事嗎?」

秦公公低聲說道:「夜秦國使臣來訪,今天已經到了,這個時間點太巧合了。前晚神武宮才覆滅。所以武皇希望你今天能去靈聖殿壓場子。」

妙錦鯉對此並不意外,昨天攔門的那個恭易有提到,隨口問道:「有沒有出場費?」

秦公公愣住,喃喃道:「出場費?」

妙錦鯉見他不醒悟:「算了,這次贈送的,你先回吧,告訴武皇我晚點過去。」

秦公公微微拱手,尖尖的嗓音道:「辛苦姑娘了。」

他走後,妙錦鯉才回屋收拾。

靈聖殿

靈武皇和萬佩恩正在接待夜秦國一行人。

一名身穿綠色絨衣,身材魁梧的男子淡淡笑道:「一直聽聞靈武皇突破失敗,身體欠佳,本侯此次前來沒帶什麼貴重禮物,這位是葯聖的弟子,神品靈醫,特地帶他前來為武皇解憂。」

男子說時看向恭易。

恭易態度囂張,站都沒站,說道:「夜侯爺放心,既然來了,此事便交給我吧。區區神武境突破失敗,對我而言小菜一碟。」

蒙君、萬佩恩也在場,看到對方如此態度,臉上透著一抹不悅。

靈武皇臉上依舊帶著笑容:「夜默你有心了,只是不用勞煩恭靈醫了,本皇的身體已經恢復了。」

夜默眉頭一皺,萬靈國怎麼可能有靈醫,試探問道:「是靈醫為您治療的?」

靈武皇不置可否地點點頭,非常滿意他們驚愕的神情。

恭易被扶了面子,這兩天到哪都吃癟,他可是帶著愉快的心情才來的。

嘲諷道:「萬靈國什麼時候出了靈醫,為何在靈域帝國靈醫聯盟沒有見過的。別不是武皇被某些騙子騙了,若是方便,不如邀請過來,大家認識認識。」

靈武皇笑容一頓,他又不能說出妙錦鯉的事,一時間氣氛尷尬。

忽然殿外響起一道熟悉的笑聲:「這不是恭少嗎?這麼巧,你不會又來這買房子吧!」

恭易聞聲,愣了一下,看向殿外,看清來人,臉色頓時一沉。

「妙錦鯉!」湯蘭,自從有了雷志森許給她追加銷售鋪墊資金的許諾,果然實現了飼料銷量增長百分三十以上的目標。

她,理所當然成為整個公司的銷售冠軍,而且,她這個頭名,比起第二、第三,拉開的距離,還是相當大的。

因此,她在公司的聲音漸漸變的硬朗起來,在公司財務的應收款賬面上,她欠公司的貨款也是

《千金聚散》第一百三十二章如此單幹 司法天神府。

蘇平踏浪而歸,落到府門前,眼看着自己的司法天神府成了一片廢墟,他二話不說,直接祭出了托塔天王的玲瓏寶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