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日耳曼的球員朝主裁判鼓了鼓掌,稱讚著主裁判的判罰。

至於進球的卡爾達,看到進球被取消了,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最近這段時間亞特蘭大有點激進,給巴黎聖日耳曼不小的壓力。」

「這一次也就是越位了,否則他們就真的落後了。」

比賽繼續進行着,很快上半場比賽即將過半了。

巴黎聖日耳曼一直沒有扳回來,亞特蘭大竟然一直壓着他們踢。

巴黎聖日耳曼這段時間甚至沒有射門,可見亞特蘭大進攻火力有多強。

局勢慢慢往亞特蘭大一方傾斜,彷彿進球就是遲早的事情。

巴黎聖日耳曼控制着球權,但是亞特蘭大逼搶非常緊。

竟然真的搶斷了足球,搶斷了足球之後,直接找向了夏忠。

夏忠可是他們的進攻核心,幾次有威脅的射門都有夏忠的參與。

而此時夏忠在禁區外,夏忠面對着傳過來的足球。

他沒有選擇停球再處理,而是朝着足球一磕。

足球被他磕向了薩帕塔,薩帕塔此時在禁區線附近。

而夏忠傳球之後,突然轉身往禁區里跑位。

亞特蘭大最近兩個賽季表現這麼好,默契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薩帕塔當然也心領神會,他將足球回傳給了夏忠。

兩個人來了一個二過一的配合,只是意圖有點太明顯了。

被金彭貝判斷到了,於是他趕緊朝着夏忠迎了上去。

巴黎聖日耳曼也意識到了夏忠的重要性,不可能讓夏忠這麼輕易的接球。

夏忠正準備接球,金彭貝的逼搶讓他卡了一下。

也就是因為這一下,他雖然碰到了足球,但是沒能停好足球。

足球繼續往禁區右側滾了過去,但是陰差陽錯之下足球竟然滾向了帕薩利奇。

巴黎聖日耳曼的球員非常重視夏忠這個點,但是帕薩利奇就不一樣了。

此時帕薩利奇周圍竟然沒有防守球員,他們忽視了帕薩利奇這個點。

帕薩利奇看到足球滾向了他,他也是嚇了一跳。

但是他很快反應了過來,果斷起腳踢向了足球。

而且還來了一個搓射,足球花劃過一個弧線,飛向了球門的左上角。

門將納瓦斯的注意力也更加偏向於夏忠,可是看到帕薩利奇射門了。

他還是做出了撲救動作,但是帕薩利奇這腳可是個搓射。

納瓦斯的指尖距離足球,有着不小的差距。

他根本沒有碰到足球,在空中的納瓦斯瞬間慌了神。

他知道足球是在球門範圍內的,果然足球越過納瓦斯后飛進了球門裏。

這一刻彷彿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進球竟然來得這麼早。

這個球有運氣的成分,但是最後帕薩利奇的射門還是非常精彩的。

帕薩利奇肯定也沒有想到,足球竟然會滾向了他。

再加上周圍並沒有防守球員,所以他才來了這麼一腳。

這粒進球來得太突然了,彷彿在眨眼間就完成了射門。

(求收藏!!!求推薦票!!!) 西歐女子和大明女子從生存狀況上其實存在的差異並不算太大,這些西歐女子幾乎九成都被輸送去了新疆,成為新疆住民,在這片新的土地上種植勞作,也不禁婚育,差不多屬於促進了民族融合。

三名監生說嘉靖帝對待儒家的辦法和對待西歐人差不多,這並不能算錯,說白了,就是掘根。

人的傳承靠的是生育,儒家的傳承需要一代代的儒家學子來薪火相傳,沒有了底層基礎,只有高層建築,註定難以長久。

「我兒覺得土改新政和稅案之間的牽扯是什麼?」朱厚煒面帶笑意看着朱載坖,眼中充滿鼓勵。

「孩兒覺得一石二鳥,相輔相成。」

「怎麼說?」

「因為百姓!」朱載坖慎重說道:「地方官員插手稅務,蒙蔽百姓,稅司官員出身新學卻和儒家官員沆瀣一氣,這本身就違背了人皇治理天下,以民為本的初衷。

大明有那麼多的隱戶隱民,有那麼多的百姓選擇把自己名下的土地投獻到士族名下,這時因為沉重的賦稅讓尋常的百姓難以承受,他們投獻掉自己的土地,這土地名義上屬於士族,可實際上呢?

實際上這些土地還是百姓自己的,而士族也幾乎不會強佔,比如舉人、秀才,這些有功名的讀書人都是鄉里人,他們就算想吞併土地也不願意背負罵名。

而投獻了土地的百姓躲避了賦稅,他們只需要給士族繳納比起賦稅要少的多的錢糧,就能在士族的庇護下心安理得的避稅,如此一來,士族得利,百姓也得利,受損的只是大明罷了。

可實際上大明讓百姓繳納的賦稅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沉重,因為孩兒遍觀史書,發現只有大明的太祖皇帝才是真正將百姓放在心裏面的聖君。

洪武皇帝出身民間,在暴元的統治下,食不果腹,衣不蔽體,便是連父母、兄弟都相繼餓死,而太祖皇帝自己也出家當和尚,當乞丐,最後才參加的義軍。

所以太祖皇帝深知民間疾苦,也最恨貪官污吏,更知道王朝建立之初,需要與民生息,所以採取輕徭薄賦的政策,制定的稅率並不高,至少有幾畝田,便能養活家口。

然而貪官污吏橫行,百姓被各種各樣的苛捐雜稅所裹挾,他們反抗不了官府便只能挖空心思,於是投獻越來越多,為了逃避人頭稅,更多的百姓之家成為隱戶,這是大明之弊,歷朝歷代雖也有此弊,但沒有如大明這般嚴重。

這次整飭吏治,重查稅案,涉及的本身就是賦稅,而土改也是稅,是大明想要消除土地兼并這塊頑疾,順帶着清理掉隱戶和隱田之弊。

如此一來,那些投獻了土地的百姓會知道地在自己的手裏給士族交糧和給大明交稅比起來,似乎交稅更輕,那他們自己就會把土地要回來。

而重稅,則是讓名下有大量土地的士族覺得保留太多的土地得不償失,甚至還有可能會留下隱患,土地越多損失就越大,那麼士族迫於朝廷的壓力,在無法反抗的前提下,就會主動將大量土地給發賣出去。

於是百姓就能擁有更多的土地,自然也就能安居樂業了……」

朱厚煒很是讚許的點了點頭道:「不錯,我兒能分析到這等地步,可見對於國事的見解已然夠深,為父於心甚慰。」

「小哥此言,在下不敢苟同!」

朱載坖話音清亮,說的又頭頭是道,早就引起酒樓內食客們的注意,此時話音方落,馮非便走了過來,抱拳道:「這位小哥請了,方才聽聞小哥針砭時事,說的不乏道理,但是有些理,在下覺得不以為然。」

「哪些?」朱載坖起身拱手回禮。

「敢問小哥,國朝為何會讓士族擁有土地免稅?」

「是太祖皇帝恩典,是大明需要湧現出大量的讀書人來治理天下,故而有此鼓勵之政。」

「既然是恩典,那為何隨意廢之,在下知道,這天下士族確實有多佔土地免稅之事,可既是多佔,清查便是,何須一棍子打死,鬧的天下士族怨聲載道。」

朱載坖笑道:「恩出於上的道理,讀書人沒誰不懂吧,既然恩出於上,那麼上位收回恩典有何不可?至於怨聲載道,那就是個笑話,士族被剝奪了免稅權,讓他們原先那種高高在上的特權優越感沒了,自家的利益受損了,所以才會不滿,才會抱怨,可他們接受那麼多百姓投獻,當自己名下免稅的土地遠遠超過限額之時,他們難道就不該想想侵佔國家稅收,是何等可恥,是對自己所讀聖賢書的背叛?」

馮非臉色有些不太好看,道:「誠然,小哥說的不無道理,可人皇借稅案殺戮天下,本質就是為了土改,此豈是聖君所為……」

朱載坖有些詫異的看着馮非,要知道馮非說的這句話已經能算得上是大逆不道,若是真要追究,怕是得上斷頭台!

「稅案牽連的官員難道不該殺嗎?」

馮非一窒,稅案被殺官員罪證確鑿,都登報公示天下了,哪裏還能有無辜的,只不過現在士林一致認定人皇是在殺雞儆猴,懲治稅案是假,劍指土改才是真,所以朱載坖的這句話反駁的他啞口無言。

「聖君繼位之後,改革了多少弊政,改革之初又受到過多少質疑,可結果呢……」朱載坖肅聲道:「可以看見,如今的大明蒸蒸日上,國力遠超歷朝歷代,百姓富足有餘,對外開疆拓土,對內國泰民安,人皇在質疑聲中締造了一個空前的盛世大明,這樣的君王在你眼裏難道是昏君嗎!」

「在下不是這個意思……」

「你就是這個意思!」朱載坖怒哼道:「你們看到的永遠都是自己的利益,國富不富和你們沒關係,民窮不窮和你們也沒有關係,你們在意的只是自己,知道人皇為什麼不喜歡儒家嗎?就是因為儒家私心雜念太重,因為儒家會心安理得的去享有一切,卻很少會有誰去想過回報這個國家,國貧如何?他們富就行了,國弱又如何?他們生存下去的本錢比尋常百姓雄厚多了……」

朱載坖滔滔不絕的話出口,引起酒樓內百姓一片贊喝,被說的無地自容的馮非三人只得落荒而逃……

7017k 特種戰戰鬥小組的編製和配置,是非常靈活和多樣化的。比較多的時候,為五人七人和九人戰鬥小組。

特戰大隊的小組基礎配置為五人,必要時也會根據任務情況做人員增減,最多時三個小組混編行動都有過。

這次因為預設伏戰場範圍和敵人特點,特戰大隊精英隊出動的五人分別是:

組長,穆山虎,代號「老虎」。

通訊員,汪遠飛,代號「大飛」。

這小子除了負責小組聯絡,還兼這火力支援。背著的魔改版79沖,絕對是叢林戰中,短距離壓制的大殺器。

突擊手(尖兵),尚斌,代號「山狗」。

西南人,家離特戰大隊駐地,直線距離只有不到六百公里。但他每次回家,少說得走上兩天,足見其偏遠程度。

這也給尚斌加持了,近乎天生的山地越野能力,外號「撒手沒」。

機槍手,張遠,代號「勞模」。

生在內蒙的漢族人,一個吃牛羊肉長大,體格健碩的傢伙。出任務時除了裝備,再背上十個基數的彈藥(32公斤),跟玩似得。

號稱移動彈藥庫。

最後一人,就是狙擊手劉毅。

被張遠懟沒話的尚斌,注意到劉毅沒代號,便說了句:「劉毅,你代號取了沒?」

特戰隊員每個人,都會有一個專屬的呼叫代號,而且這個「代號」和「外號」是有本質區別的。

屬於正式呼叫代碼,要記檔存留的。

劉毅搖了下頭:「還沒取呢,等回去我好好琢磨琢磨。」

「我幫你想,取代號我最擅長了。」汪遠飛湊了一句。

「你快拉倒吧!」尚斌直接揭短,對劉毅說:「千萬別信他,還擅長呢,恬不知恥!回頭我幫你想個好的,絕對響亮。」

「算了。」劉毅滿眼的警惕,絲毫不給面子的搖頭:「你倆都不靠譜,還是我自己想吧。」

「哈哈哈……」

小組頻道里一片笑聲響起。

笑聲還沒落下,導航員的聲音再次響起:「一分鐘機降準備!」

五個人瞬間收起笑臉,坐在機艙口處的穆山虎和機組人員一起動手解除機降索卡扣。

很快直升機完成懸停,導航員同步開始導報:「高度十五,風力三,能見度二,可以機降。」

隨即,機艙門開啟,兩根機降索被拋下。

尚斌首先落下,側移的同時,利用夜視瞄具掃過四周,隨後打出安全的手勢。

隨即,穆山虎汪遠飛雙雙降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