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打開是梨花苑…一旁的朱熙也高興的說著,瑤妹妹我的也是…!!!

夢瑤舉著紅腫的雙手,一把抱住了朱熙太好了,真的是想要什麼就來什麼。

而一旁的張倩雨小聲的說著,真是沒見過啥世面的,就那梨花苑,都沒人敢去的地方,還那麼高興。

在一遍郭煙走到張倩雨身旁,叫著妹妹你住延華殿呢!

剛好我也是…聽說在這些裡面就只有延華殿,是最好的裡面那些陳設可是當年我姑母留下的。

走妹妹我們去看看,別和些沒見過世面的的人呆在一起。

就她要不是有一個將軍爹,要不就她那姿色,怎麼可能進來。

夢瑤看著她們背影,呵呵…!!!

算了爺就不和你們計較了。

隨後夢瑤們也被帶到了梨花苑….一個紅色的門先打開,迎來的是一個大荷花池,但是現在已是秋天,原本綠色的荷葉都變成黃色,顯色凄涼了不少。

再繞過荷花池一個小院出現在眼前,這就是梨花苑了。

這是的一個兩進的院子,裡面的程設雖然不是很華麗,但是簡約清雅…再往裡走是兩東西兩間廂房…!!

這地方雖然偏僻了些,但是很是輕靜。

這讓夢瑤和朱熙很是喜歡….!!!!

夢瑤和朱熙剛坐下,花嬤嬤便走了過來,手上還拿著藥膏,說著這小主子,這是上面賞小主的。

還請小主子一定要用,說這是對消除紅腫,傷疤很有用。

但沒有具體的說是誰送來的….!!!

這讓夢瑤自然是不敢用的,便只好往一旁一放….!!

誰知道一會有小螞蟻爬上了桌子,在那藥膏四周圍走了兩圈,便四角朝天不起。

夢瑤已經猜到了….看著這結果不是很驚訝!

到時朱熙嚇的面容失色!

這有毒….誰這麼大膽子,敢在宮裡面下毒….!!

夢瑤在一旁淡淡是說道:這除了她還要誰….?

嗚嗚朱熙姐姐你這和我一起給你帶來這些真的對不起。

一旁的珠兒趕緊將這給處理了,朱熙看著不是理解就這麼放過?

夢瑤解釋道:既然她能買通這花婆婆。

但沒有直接證據,我們只是猜想….!!!搞不好還要反咬一口。

熙兒姐姐只要我們多注意些!!這些小把戲…不必畏懼!

恩!

一旁的翠兒看著夢瑤的那還未消腫的雙手,可不敢貿然行動。

看看小姐的手….!!嗚嗚….!!

一旁的顏婆婆也說著,以後大家都小心一些,照顧好自己的主子,只要是外面拿進來的吃的用的都仔細檢查。

是!

珠兒和翠兒便退了下去…!!

此時屋裡面就只有夢瑤和朱熙兩個人了!

夢瑤取下了面紗,朱熙認真的看了看夢瑤,小心翼翼的說著,瑤妹妹上次在客棧,可真的是你?

夢瑤看了朱熙,笑著說道:上次那….這瞞不過去了只好承認。

是的!

上次你看見的那個小乞丐就是我…!!!

聽見這麼說朱熙趕緊起來,給夢瑤行了行禮,上次在街道上遇見郭漣,真的謝過你!!!

要是哪天沒有遇見你,我可能真….!!!!

還要上次也為了救我…!!!還差點被那郭漣玷污….!!

再看著夢瑤那雙手,拿著藥膏幫夢瑤小心仔細的塗著,要不是當初為了救我,如今也不會和那相國府結下樑子。

以後你還是離那郭煙遠些,有什麼事情,就交給姐姐我來幫你!!

你還是盡量不要和她接觸….你看看這次….還有剛才的藥膏….!!

我欠你的太多了。

看著這夢瑤一把抱著了朱熙,叫著姐姐不要想太多了,我和他們本來就不是一路人。

要是沒有你,我們遲早也會成為敵人的。

所以姐姐至於這件事情,你還不擔心也不用自責….!!

朱熙便把夢瑤抱的更緊了,心裏面暗自以後一定要保護好夢瑤,不能再讓她受到傷害。

這想著想想著沒有注意到夢瑤已經有些喘不過氣了,直到夢瑤聽見了夢瑤的咳嗽才鬆開了夢瑤。

隨後再認真的看看夢瑤的臉上那些紅色的胎記。

用手摸了摸,小時候見到你就這樣子的,還以為妹妹….真的沒想到妹妹其實可是個大美人兒。

這話一出,夢瑤趕緊看了看四周,然後小聲的說著,姐姐這事情以後就不要再提了。

父親可不讓我提起此事,反正從小就讓我扮成這樣。

要是被別人知道了怕是會引來殺身之禍….!!!!

可具體什麼事情這麼多年了,父親也沒有給我說具體,不過後來慢慢的自己也習慣這樣了。

嘻嘻…姐姐這件事情可不要個朱大人包括你母親也不能說,還有在街上遇見的小乞丐也不能提。

這要是讓我爹知道了,怕現在連骨頭渣兒都沒了。

是….是這個知道的。

只是可憐瑤兒這麼美的一張臉兒只能扮成這樣,讓那些人奚落!!!

隨著時間天色逐漸暗了下來,朱熙和夢瑤在此洗漱好,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廂房。

當月亮升起,白色的柔光灑在這梨花苑,照在那荷花池….勾落出微弱的倒影…!!

也是一個美麗的風景,不過今天這美麗的風景無人欣賞。

朱熙和夢瑤可能是白天太累了,睡得的特別的早….!!

直到第二天太陽再次升起….時…!!! 霍司星這天晚上也沒有睡好。

她一陷入睡夢中后,不停的出現自己在追趕一個男人的畫面,她抱著孩子,拚命的在後面追,後面喊。

可是,那男人卻理都沒有理她,依然在前面大步流星的走著,絲毫不回頭。

直到,他忽然背後中槍!

「神鈺——」

她大喊了一聲,終於,人大汗淋漓直挺挺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做噩夢了?」

亮著一盞橘色檯燈的房間里,光線便不是那麼明亮,但是,她醒了后,一個男人淡淡的聲音卻從左側的位置傳了過來。

沒表示出過多的關心。

但,在這個夜深人靜的晚上,卻如黑暗中看到的那絲光明一樣,忽然就將剛從噩夢中醒來的霍司星,安撫了下來。

霍司星咽了咽口水,半晌,她才轉過頭來。

「你怎麼在這?」

「我?」

正坐在左側那張小沙發里的景欽,在那片橘黃色的光線里掃了她一眼后,將手中正在翻著的雜誌合了上來。

「你弟弟打電話給我了,說讓你聯繫一下他們,他說讓你看看孩子。」

孩子?

還驚魂未定的女人,聽到這個,目光盯著這個男人,終於凝了凝。

是啊,她已經好幾天都沒有看到她的孩子了,她的小星星,她這幾天為了找爸爸回去看她,都忽略了她好幾天了。

霍司星終於顫抖著伸出了自己的手:「手機給我。」

景欽站了起來,將自己還帶著淡淡體溫的手機遞了過去。

於是,這個女人在逃離了京城整整三天後,終於,她用手機聯繫了遠在京城的人。

「喂?」

一打通,電話里傳來的,就是一個充滿了焦急和擔憂的熟悉女人聲音。

「是姐嗎?你現在那Y省怎麼樣啊?家裡孩子都挺好的,你不用擔心,如果好了,你就儘快回來好不好?」

明明是她霍司星不懂事,忽然失蹤,連孩子也不要了,將家裡鬧得雞飛狗跳。

可現在,電話里的女人,卻一開口還是在關心她,沒有半點責怪的意思。

霍司星抓著蓋在身上的被子,許久,才聽到她捏著這個手機說了句:「我去找他,找到了,我就回來了。」

溫栩栩:「……」

找他?

找神鈺嗎?

三更半夜的晚上,溫栩栩坐在床上,剛才睡夢中醒來的小臉,就這麼一點一點的白下去了。

「姐,神鈺他……」

「我會找他回來的!你現在給我看看孩子,我看看她怎麼樣了,快點。」

霍司星立刻打斷了她。

然後,她開始在這邊催促起來,讓溫栩栩馬上拍孩子給她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