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這段時間,劉毅每天吃得飽睡的香,已經很久都沒有做過噩夢了……

凌晨三點多花虎睡醒了。

從客房出來,見劉毅靠在組合沙發的小床上睡的正香,便放輕腳步,示意高梅進屋睡會兒。

高梅剛要起身,劉毅呼的一下就坐了起來。

眼睛迷茫了一瞬,轉頭看向右側廚房的方向。

「怎麼了?」高梅奇怪的問。

「有聲音!」劉毅說話間已經起身,幾步走到廚房門口。

側身站在廚房門側的牆垛處,皺着眉頭聽了兩秒,等高梅和花虎左右分開持槍警戒后,擰動廚房門把手,慢慢的推開房門。

房門剛打開一道縫,涼氣就和著濃重的煤氣味兒湧入客廳。

劉毅連忙關緊房門,短暫的遲疑了一瞬,回頭看向他剛剛躺着的沙發小窗。

高梅和花虎在劉毅開門后,也已經聞到了煤氣味兒。

劉毅眼睛看向組合沙發,兩人馬上就明白了他的用意。

高梅掀起小床,快速抵住廚房門后,花虎推著沉重的實木茶几,抵在了小床。

樓上三人瞬間被茶几腿,摩擦地面的聲音驚動。

獵犬幾步衝到樓梯口觀察情況的同時,鐵匠的詢問聲在耳機中響起:「什麼情況!」

「廚房煤氣泄漏!」高梅迅速回話。

話音剛落,二樓被吵醒的狸貓開窗就跳到了外面。

快步衝到廚房窗外,用衣袖裹住手,跳起來一拳就雜碎了窗戶玻璃。

廚房是密閉空間,煤氣泄漏后一旦發生爆炸,急速膨脹的氣浪必須有一個傾瀉口。

相比之下,廚房門上的磨砂玻璃和廚房窗戶玻璃,是最為脆弱也是最容易被突破的。

因此,一樓三人第一時間用沙發床和茶几抵住了廚房門。

狸貓從耳機中聽說煤氣泄漏,在聯想到剛剛聽到的桌腿摩擦地面的聲音,瞬間就猜到了一樓三人在做什麼。

所以,根本不用招呼,立馬跳到屋外打碎了廚房窗戶。

這樣一來,既能讓泄漏的煤氣散出。又能在一旦發生爆炸時,給膨脹的起浪以傾瀉的通道。

窗戶泄出去的威能越多,廚房門那面受到的壓力就越小。

樓里的人,也就越安全。

這就是336那些繁複科目的訓練效果,也是小組默契度的體現。

沒錯,安保行動中,煤氣泄漏情況,完全在既定應對預案之內。

而且,按照煤氣泄漏等級和所處房屋情況,有着各種不同的應對預案。

像眼下這種房屋結構,泄漏只局限於廚房,並沒有彌散整棟建築。

第一應對就是,控制可能的爆炸傷害波及,而不是轉移被保護人。

因為單純的煤氣泄漏,只要發現及時並處理得當,很難造成真正有威脅的傷害。

而一旦被保護的目標離開建築物,就等於給了潛在敵人出手的機會。

玻璃破碎的聲音,瞬間驚動了外圍的國安外勤。

幾道身影迅速衝到狸貓附近,外勤隊長用手電筒照了下人,確定不是外人闖入后。

因為小樓地基高,窗口的位置也高,他沒有馬上聞到散出的煤氣味兒。

緊張的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

「燃氣泄漏!」狸貓簡練的說出現場情況。

一句話說完,狸貓背對着廚房窗戶,雙臂向前比劃出一個超過八十度的鈍角。

肅聲說:「馬上搜索方向內所有空地及建築物!」

見幾名外勤發愣,解釋說:「如果對方想引燃泄漏的燃氣,這是最佳動手角度。」

外勤隊長恍然大悟,馬上通過對講機分配任務。

等手下的機動人手分成幾組開始搜索后,外勤隊長讓兩名手下架起自己,離著些距離用手電筒照了下廚房裏面。

確定沒有肉眼可見的異常后,打算扒窗口進屋查堵燃氣漏洞。

然而狸貓卻攔住了他,解釋說:「現在是西北風,泄漏的燃氣往外走。

過一會兒等濃度降下去,讓他們從裏面進去查。」

雖然外勤隊長認為,現在就應該處理泄漏問題,卻沒有堅持自己的意見。

因為,他從狸貓的眼神中,看到了警惕。

沒錯,狸貓對眼前的國安外勤們起了疑心。

這是正常的,因為狸貓對同伴是絕對信任的。

小樓里除了組裏的六人和被保護的秦院士外,唯一的外人就是宋焱。

對與宋焱雖然談不上完全信任,但她晚上是在二樓休息的,就在狸貓剛剛睡覺房間的隔壁。

狸貓不覺得她有能力瞞過屋裏的人,悄悄進入廚房擰開煤氣。

所以,煤氣泄漏不是意外的話,就只能是外面出了問題。

而「外面」是誰?

國安的外勤人員!

而且,狸貓現在基本可以肯定,燃氣泄漏不是意外。

因為,他剛剛跳起來砸玻璃的瞬間,發現玻璃中間有一個巴掌大的圓洞。

一組人進入小樓時和晚上秦院士休息前,兩次對整棟建築進行了安全排查,確定所有玻璃都是完好的。

所以,玻璃上的洞,絕對是十一點半以後才出現的。

而且,是悄無聲息的出現。

狸貓剛才必須優先保證,廚房內泄漏的燃氣排出。所以就算看到了玻璃上的圓洞,還是毫不猶豫的打破了玻璃。

他現在不放國安的外勤隊長進屋,是防着他進出間,對窗框處和落入屋內的碎玻璃動手腳。

畢竟,只要玻璃碎片都還在,就能大致拼湊還原。

一旦上面有什麼重要的痕迹,多半能想辦法提取出來。

外勤隊長沒有走遠,站在不遠處看着狸貓小心的撿起幾塊落在外面的碎玻璃。

然後,看着他把碎玻璃,從外面放倒了廚房窗台上。

外勤隊長不知道廚房的窗戶玻璃被打碎前,多出了一個圓洞。

同時,他信任自己手下的隊員。

而且,就算一兩個手下真的有問題,小樓外多個夜視監控攝像無死角的盯着,還有隱蔽哨和遊動哨的雙重防護。

根本就不具備動手條件嘛!

在他的判斷中,燃氣泄漏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是意外,第二種是房子裏的人有問題。

不過,小樓中除去秦院士外有七個人。

不論哪個有問題,都有大把的機會。

想暗殺,能近身能下藥。

想綁架,能掌握行蹤,能為同夥提供協助。

如此有利的情況下,為什麼選擇讓燃氣泄漏呢?

這不合乎邏輯!

而燃氣意外泄漏的可能,可以說幾乎為零。

目標小樓和周圍的其它幾棟樓,是干休所剛剛翻新過的,所有管路線路都是新換的。

而且因為是給老幹部居住的,用料和施工的標準都非常的高。

另外秦院士入住前,國安方面對小樓進行過徹底的檢查。

像燃氣這種具有潛在威脅的環節,肯定檢查的非常細緻。

秦院士入住后,隨行的安保小組也一定會進行安全檢查。

很顯然,也沒有發現問題。

這種高標準施工,又經過了重重檢查。秦院士入住后也沒有動火燒水或是做飯,怎麼可能意外泄漏呢!

就在外勤隊長絞盡腦汁,怎麼想也想不出問題出在哪裏的時候,狸貓回到了樓內。

過了一會兒,高梅和宋焱扶著秦院士進入主卧。

鐵匠把北面洗手間的氣窗,打開一條縫隙。

於此同時,花虎快速將廚房門外的遮擋物撤去。

隨後,劉毅慢慢打開了廚房門。

洗手間的窗戶開了條縫,廚房門一開外面進來的氣流瞬間湧進廚房。

將泄漏出來的燃氣,從窗戶迅速送到室外。

等了幾秒,劉毅進入廚房。

藉著外面路燈透進來的燈管,很容易就發現了燃起管末端,兩個本應該呈「內八字」排列的蝴蝶閥,此刻已經變成了「外八字」。

而且,燃氣灶的火控旋鈕,也從「I」狀態,變成了「一」狀態。

劉毅沒去碰燃氣灶的火控閥,伸手縱向捏著蝴蝶閥。

把兩個閥門都撥到了閉合狀態后等了幾秒在廚房裏完全沒有煤氣味兒后,低聲沖客廳說:「關窗。」

鐵匠聞言馬上合上了洗手間的氣窗,回到客廳關上了洗手間拉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