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明顯就是不想和江枝說。

江枝半眯起了眼睛,也不再問下去。

之後幾次的試探都被余泉泉不卑不亢地打回來,讓江枝很是受挫,她想知道余泉泉到底有什麼心事。

問不出來江枝也沒辦法。

「泉泉,這份文件我今天就要。」江枝拿了一份文件給余泉泉,余泉泉卻沒有接住。

江枝不耐煩地看向余泉泉,發現她正直勾勾地看著玻璃牆那邊的莫丞州,眼神怎麼也移不開。

這是對莫丞州的感情一點都不掩飾了。

江枝心裡很不是滋味,把文件撿起來,放到余泉泉的桌上,心裡突然有了不詳的預感。

日子平靜地過了幾天,江枝在處理文件的時候一下覺得小腹墜痛。

熟悉的感覺她立刻就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

「我去趟洗手間。」江枝隨便說了一句,也不管有沒有人聽見就走了,在洗手間發現自己是真的來了姨媽。

只要來姨媽她就會痛經,接下來有罪受了。

回到辦公室,江枝趴在桌上一動不動,引起了莫丞州的注意。

「怎麼了?」

江枝懶洋洋地看了他一眼又繼續趴下,「我來姨媽了,身體不舒服。」

莫丞州知道她這個毛病,皺了皺眉,「很難受嗎?我送你回家吧,或者我在這裡陪你。」

說著就拉過椅子坐下。

「你陪著我幹嘛啊!你又不能代替我痛!回去工作!」江枝不想要莫丞州留下來陪著,大聲喊了幾句把他趕走。

莫丞州覺得相當莫名其妙,他也沒有做什麼對不起江枝的事情,怎麼江枝這麼生氣?

江枝自己也不知道,就是不想要莫丞州在身邊待著。

「那我先走了,你等下有什麼情況打電話給我,我立刻就過來。」莫丞州不甘心地說出了這句話,不依不饒地走了。

看到他真的離開,江枝心裡又開始不舒服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心裡怎麼想,每次來姨媽就容易心情煩躁。

莫丞州當然不放心她一個人呆著,把余泉泉叫進了辦公室,「江枝來親戚了,身體不舒服,又不想要我陪著,你幫我看看,照顧一下江枝。」

「我是真的不太放心江枝。」

莫丞州嘆了口氣。 水月兒愣了愣,難以置信的看著葉楓,臉上的表情一陣變化…

這讓葉楓一度很自責,並且在心中狠狠的譴責了自己。

「對不起…是我太……」

「太贊了這個決定!」

然而出乎葉楓意料的是,水月兒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是一臉的開心,臉上充滿了笑意。

「我早就知道姐姐喜歡你了,但我也喜歡你呀,我還想著要怎麼和姐姐爭呢!現在好了,竟然你這麼貪心,那我們就一起好了!」

水月兒一臉笑意的說著令葉楓和水冰兒震驚不已的話,難道現在的人都這麼開放了?

系統,難道你又強行降智了?這個降智光環放的也太好了…

系統:我不是,我沒有,不是我……

葉楓又驚又喜的看著水月兒,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才讓她會有這種想法,不過這不是正合我意嘛…

姐妹雙收,想想就開心。

一旁的水冰兒瞪大著眼睛看著水月兒,難以置信這種話竟然從她的嘴裡說出來…

「你真的是月兒?」

水冰兒不信眼前的人就是她的妹妹,直接上手捉著水月兒的臉,一陣亂捏。

「痛痛痛…」

「姐姐你不要呀…」

水月兒不滿的亂叫,她可愛的小臉都被水冰兒捏紅了。

捏了一會兒她的臉,隨後她就發現,眼前的人好像真的是她的妹妹,她不由奇怪的看著眼前的水月兒,說道:「月兒,你怎麼能說這種話呢?姐妹怎麼能共待一夫呢?」

水月兒嘟了嘟嘴,開口說道:「為什麼不能,哪個法律法規規定姐妹不能一起?」

水冰兒愣了愣,好像確實是沒有…

「可是…這也沒有先例呀…」

一說到這個,水月兒立即激動的說道:「誰說沒有?我們帝國的那幾個王,有好幾個不都是姐妹雙收的?就連雪夜大帝,也有傳說是有一對姐妹老婆的!」

水月兒的嘴開開合合說個不停,對於哪個親王收了哪對姐妹那是如數家珍,看的葉楓和水冰兒是一陣目瞪口呆。

葉楓不由的心中給水月兒點了個贊,這種自己賣自己的行為我喜歡…

水冰兒張了張嘴,剛想說什麼,水月兒就立即說道:「怎麼,姐姐這麼不願意和我分享葉楓嗎?姐姐要知道,葉楓明顯是喜歡你更多一點,要是你不願意和我分享,那我可能就出局了…」

說著說著,水月兒的臉不由的苦了起來,她壓低聲音,委屈的說道:「姐姐真貪心,只想著自己……」

「我沒有…」水冰兒立即說道,她可從來沒想過要獨佔葉楓,不對,她就沒承認過喜歡葉楓…

「月兒,這件事情你讓我想想,不要亂說這些…」

水月兒嘟了嘟嘴,還想說什麼,但是水冰兒瞪了她一眼,她就只好閉嘴不說…

一旁的葉楓靜靜的看著,大氣都不敢出。

水冰兒轉過身來,看著葉楓說道:「你先好好休息吧…」

說完,她就想起,但又好像想到了什麼,直接一伸手,對葉楓說道:「拿來。」

葉楓愣了0.0001秒,然後就后應了過來,欣喜的拿出了八角玄冰草,放到了水冰兒手上。

水冰兒接過仙草,一言不發的往外起。

來到門口,剛一開門,就有五個女生應聲摔下,顯然,這幾個女生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這裡偷聽。

被發現了之後,五個女生都是有點尷尬,左右看了一下,都很默契的說道:「是雪舞讓我們這麼做的。」

她們的手都是指著雪舞,直接出賣了她。

「你…你們…隊長,你聽我解釋…」被出賣后,雪舞也是很尷尬,剛想解釋,結果水冰兒壓根不理她,直接躍過幾人,往外面走去。

如果仔細看的話能看到她臉上的一抹紅暈…

雪舞不由的鬆了一口氣,她還是相當怕水冰兒的…

「不過…你們幾個小妮子竟然敢出賣的?看招」

瞬間,幾個女生扭打了起來…

房間內葉楓看著遠去的水冰兒,不由的心中一喜,水冰兒願意要他的仙草,那就是說明她願意嘗試姐妹一起。

看來革命又進了一步呀!

他感激的看向一旁的水月兒,認真的說道:「月兒,謝謝你,謝謝你願意接受我…」

水月兒白了他一眼,無語的說道:「你以為我願意讓姐姐一起呀?還不是你這個渣男的女人太多了,我怕我一個人要吃虧!」

聞言,葉楓不由的有點尷尬,仔細想想,他的女人好像真的有點多…

武魂殿三個,史萊克四個,月軒一個,還有不清不楚的絳珠,柳二龍等等…

仔細一想,原來他的女人這麼多?可是我怎麼總覺得不夠呢?

「咳咳…這非我本意

…」

葉楓強行解釋了一下,然後就得到了水月兒的白眼,水月兒看了看扭打在一起的幾個女生,突然心中一動,對葉楓說道:「葉楓,你要老婆不要?」

葉楓愣了愣,本能的想說要,但是仔細一想,他還是說道:「我有你們就夠了!」

水月兒搖了搖頭,又說道:「沒事,你想要就說,我覺得雪舞姐姐就很不錯,當然,你要是貪心一點,也可以把我們戰隊的女生都收了,沒事,我不怪你!」

「啊這…」葉楓直接驚呆了,水月兒這是個什麼思路?現在還有送女送到這種地步的?

他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我只喜歡你們!」

聞言,水月兒不由的有點失落,看來想打造自己的後宮勢力,是沒希望了…

……

在天水戰隊呆了幾個小時,快傍晚的時候,葉楓才回到了月軒,幾連受傷,現在葉楓的魂力幾乎等於沒有,現在的他就是一個普通人…

回到月軒,唐月華急忙關心的上前,說道:「小楓,你怎麼現在才回來?」

葉楓勉強笑笑,說道:「沒什麼,就是在外面玩了一會。」

他壓根不敢告訴唐月華他受傷了這件事情,因為怕她擔心。

唐月華點了點頭,說道:「快進來,有客人來了…」

「客人?」葉楓愣了愣,這會有誰來了?

進到裡面,葉楓看到柳二龍正和小阿銀坐在那裡聊天,他才想起來,好像今天比賽前確實有和柳二龍賭了一把。

如果她輸了,今晚就來月軒陪他喝酒!!! 儘管沒啥底氣,但是氣勢不能輸,所以這一戰在所難免。

「既然你下來了,那就動手吧,我不介意多殺一仙。」陸凡笑道。

兩人凌空對峙,從氣息上看,火祖更勝一籌,霸道無比。

火祖名為火燚,以火證道,是世上火道造詣最強的幾人之一。

火燚嘴裏噙著笑意,很久沒回到這片熱土了,不禁有些念舊。

「口氣倒是不小!」

「真沒想到,後世竟還會有仙人證道,你很不簡單啊。」

火燚微微嘆道,他不知道陸凡的仙人修為是怎麼來的。

但無論如何,此子都是後世最出色的人,沒有之一。

面對此等強敵,陸凡不敢大意,手裏捏著雷帝寶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