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具小型火元素的實力明顯比之前召喚出的土元素更加強大,雖然此時它的動作被蒙特控制住,但是從其體內卻猛然爆發出了一陣只有那些高強度能量正在被不斷凝聚壓縮時才會形成的特有波動。

蒙特對此似乎早已有所預料只見他將手指向了蜘蛛女皇,那具小型火元素居然還能掙扎地用憎恨的目光盯了蒙特數秒,最後才不甘地發出一聲低沉怒吼聲後轉過身,將即將施法完畢的「炎爆術」鎖定在了蜘蛛女皇身上。

扎克手中的鐮形刀此時已經變形成為一柄兩米左右的螺旋形長矛被他單手牢牢握持,身體則是擺出一副隨時準備投擲的姿勢。

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此時扎克全身那健碩的肌肉都在有規律地微微抖動,而他腳下的地面也似乎在發出輕微的響聲,很顯然咱們的這位法老王正在通過蓄力的方式來增加接下來這一記投矛的威力! 那是不可能的!

那個男人那麼厲害,他都是身經百戰的特戰高級指揮官了,又怎麼可能會鑽進別人的圈套?

霍司星抱住了自己的肚子,腦中驚惶到了極點,也就只剩下了一句:「滾!你給我滾出去啊!滾啊!!」

她依然還是聲竭力嘶的叫她滾。

陳綺晴冷笑一聲,正要繼續罵,這時,身後關著的病房門卻猛然被人踢開了。

「砰——」

一聲落下后。

一道黑影從背後踹過來,霎時,這女人連半點反抗都沒有,就像是沙包一樣,被狠狠地踹飛出去了。

然後「咚」地一下重重砸在了地上。

是喬時謙,他終於趕到了。

「先生……」

看到這個女人已經被踹到地上一動都不動了后,先前一步進來動手的保鏢在病房裡看向了他。

喬時謙烏雲密布。

特別是當他看到那個待在病床上的女人,此時已經抱著自己的肚子滿臉痛苦地躺了下去時。

「去叫醫生過來。」

「是,先生。」

「還有,把她給我處理了!永遠都不要再讓我看到她!」

這個男人坐在輪椅里,最後那幾個字,殺氣重的整間病房都能聞到那股嗜血的味道。

蜷縮在地面的陳綺晴立刻抬起頭來:「不,不要,你憑什麼要處理我?我是他的表妹,他都沒有殺我,你憑什麼殺我?」

「就憑當時在T國,你就該死在我的手上!」

喬時謙盯著這個被拖過來的女人。

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他的手指就伸了過去,隨後,在她被拖著經過自己身邊時,緊緊扣住了她的喉嚨。

陳綺晴:「……」

「咔嚓——」

連半點反應都沒有,一聲骨骼脆響,這女人的腦袋就在他白凈而又修長的指中軟軟的錘下去了。

殺人,講真,他手中沾的鮮血更多。

而這個女人,確實早就該死了,神家人對她的仁慈,那就是一個最大的錯誤!

喬時謙鬆了手,在這個保鏢將屍體拖出去之前,抽出一塊潔白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

幾分鐘后,醫生終於趕到,推著痛到神智都有些模糊了的霍司星出去了。

「等一下。」

就當她被推出去,喬時謙在後面也跟著時,忽然,這個女人在床上睜開了雙眼,一隻已經被汗水浸透的手,用力抓住了他。

「你……你告訴我,這件事,你……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

「沒有。」

喬時謙很快否認。

他淡淡的掃了一眼自己被抓住的胳膊,平靜說:「她是什麼人?你還不知道嗎?她的目的就是不想讓你跟神鈺好好過,你現在這樣,就是她想要看到的。」

「……是嗎?」

正在絕望和痛苦中苦苦掙扎的女人。

聽到這句,終於,她好似在一旁冰冷的海水裡,抓住了一塊浮木般。

喬時謙點點頭:「嗯,你放心,他好好的,他今天中午不是還給你回信息了嗎?如果真有事,他怎麼還會理你?」

霍司星:「……」

終於,她一絲希望升上來后,所有的恐懼還有害怕,在這一刻消失了。

對,他剛剛還在跟她聯繫呢,怎麼可能會出事呢?

她相信了他,把手鬆了后,乖乖的被推著進了搶救室。

喬時謙目送著她被推走,直到看不見她的影子了,這才拿出自己的手機,發了一條信息出去。

【喬時謙:神家那邊到底出什麼事了?神鈺在哪?】

【助手:不知道,封鎖的很嚴,根本就查不到,不過,霍司爵昨天離開了A市。】

【喬時謙:……】

他盯著這個手機,終於也臉色微微一變。

霍司爵竟然離開了A市?

他為什麼會突然離開A市?他去哪了?

短短一秒鐘,他也終於失去了平靜,隨後,直接撥通了這個聯繫人的電話。

「他去哪了?」

「去了西北,乘坐私人直升機走的,但基本上線路都被屏幕,我們也查不到,而且,溫小姐對此事似乎毫不知情。」

這個助手在電話里,把A市那邊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了下。

連南希都不知道這件事?!!

這個男人終於覺察到越來越不對勁了。

幸好,搶救室那邊,可能是因為替他說的那幾句話,霍司星最終還是在堂本湘木的搶救下,有驚無險的沒事了。

「秋山君,你不能再讓她受這樣的刺激了,她本來這個胎兒就比較特殊,要在這樣的話,是很容易早產的。」

從搶救室里出來后,累得一身汗的堂本湘木,馬上埋怨道。

喬時謙皺了皺眉。

這關他事?

但最終,他還是什麼都沒說,沉著一張臉就回去了。

沒一會,一直待在醫院守著霍司星的那個黑衣人就離開了,去了Z國。 接下來兩天林東峻一直在家裡待著,也沒去學校,繼續完善《驢得水》的分鏡頭腳本,以及等待二哥林志明的消息。

在此期間,電影製作公司也註冊完成了,公司名稱為新世界影視廣告投資製作有限公司,註冊資金100萬。

今天收到林志明的電話之後,林東峻也準備了一番,出去見二哥給自己找的這個電影製片人。

一部電影中,製片人是非常關鍵的環節之一,製片人統籌管理電影生產的方方面面,從前期項目的立項環節,負責確定電影的創意、故事,保證版權安全,選擇編劇以及組建故事策劃團隊,籌集項目開發所需資金等等事項。

進入電影製作前期環節,製片人負責召集導演、編劇、攝影、演員等主創團隊以及幕後製作團隊,制定相關的製片計劃和預算。

電影製作中期環節,製片人負責安排製片團隊的日常工作,把控拍攝進度、控制製片經費等。當然很多實際工作是由執行製片人和副製片人來負責的,製片人負責總體把關。

製作後期,製片人要協調導演、剪輯、配音、特效等工作人員,為電影的最後成片做好協調以及監督工作。

當然後期的宣傳發行都離不開製片人的參與。不過國內電影行業在這方面並不成熟,大多數以導演為中心,製片人的重要性並不凸顯。很多製片人的工作導演也會參與並決策。

林東峻雖然也會參與制片工作,不過他並不會什麼事情都大包大攬,一方面他還有很多事情不太熟悉,比如幕後人員的選擇、拍攝器材的租賃等等;另一方面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很多工作分心的話容易出現缺漏,他只要做好導演工作就行了,其他讓專業的人把控比較好。

所以,他非常重視這次的製片人選。

這人叫陳新明,65年出生,父母都在北影廠工作,算起來還是北影子弟。高中畢業之後就在北影廠上班,一步步從基層升上來,電影方面各種業務還是比較熟悉的,參與過許多廠里的項目。

在燕京影視圈自里各塊都比較熟,為人也很和氣,而且這人也和林家也有幾分關係,林志明挑選了許多人才推薦了這位給林東峻,作為林東峻在影視圈子裡的領路人。

以上信息都是二哥林志明告訴林東峻的,今天就是兩人第一次見面,如果沒有什麼問題,林東峻這個時空中的第一步電影製片人就是他了。

來到約好的飯店包廂,陳新明已經在裡面了,林東峻抬起手腕看了下表,自己離約好的時間提前了十分鐘到來,這人看樣子來的更早,林東峻心裡稍微有了底。

「陳先生,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林東峻進門打招呼道。

「嗯?林東峻?來來來,趕緊坐,一點都不晚,我也是剛到不久,哈哈……」陳新明笑著從椅子上起來招呼林東峻入座。

林東峻隨手擱下自己的包,順便打量起這人,一米七幾的中等身材,一身休閑裝,一頭精幹的短髮,面容儒雅,笑起來很平易近人。

「你也別叫我陳先生了,叫老陳或者陳哥都行,別見外,我和你兩位哥哥都挺熟的,我叫你東峻吧?」陳新明微笑著道。

「好啊,那我就叫你老陳吧,咱們也別客氣了,先點點東西,邊吃邊聊,我二哥可是對你讚譽有加呢,接下來還要辛苦你呢……」

林東峻也笑著回應著,今天見面的內容兩人一清二楚,也不見外,叫了服務員,點了菜,兩人開始寒暄。

趁著上菜的這個空檔,林東峻也從包里拿齣劇本和分鏡頭腳本遞給陳新明,讓他先看看這個本子。

陳新明之前也只是以為自己朋友的弟弟在北電讀書,想拍一部電影玩玩,讓自己來幫忙做製片人,幫忙把控局面。他也只當是幫個小忙,學生作品嘛,能有什麼,也不在意,接過劇本看了起來。

越看越驚喜,這個劇本還真不錯,這個故事就講的挺好的,講好一個故事,這就是一個劇本基本的前提了,這點這個本子就做的很好。當然裡面各種深層次的東西他也沒仔細看,只是粗略的看完了這個故事。

順手拿起分鏡頭腳本,真是越看越驚喜,這個年輕人真不簡單啊……

「不錯,不錯啊,看來我是小瞧你了,哈哈,不好意思。我原本以為就是一學生作品,也沒太重視,不過看了你這個本子和分鏡頭腳本,真叫人刮目相看,比我接觸過的很多導演都強了幾分,這個功底真不錯……」

陳新明看了一會,越看越是讚歎,不時認真打量起林東峻,他真是小瞧別人了。

林東峻現在對別人的稱讚基本免疫了,每一個見到他的人看完自己的劇本、分鏡,都少不了一番讚歎,實在是他太年輕了,十八歲啊,很多人這個年紀還啥都不懂呢!

「老陳,要不咱們邊吃邊聊?」這會菜已經上來了,林東峻笑著招呼陳新明先吃飯。

「好啊,邊吃邊聊,正好我還有很多問題想和你聊聊呢。」陳新明也把劇本等擱在一邊,給兩人續上茶。

接下來就是兩人談論這個劇本的創作故事背景以及林東峻對導演工作的一些想法……

聊的越多,陳新明越是發現這個年輕人不一般,成熟穩重,語氣不卑不亢,導演工作也是非常熟悉,專業能力沒得說,讓人很容易對他信心十足,而且談論時,很容易讓別人忽略了他的年齡。

「我看你剛給我的東西裡面還有你做的一份拍攝預算,雖然大致情況差不多,不過還是有很多問題呢,這個到時我來弄,這方面你還不熟悉……最多兩天時間我就能搞定……」

林東峻做的那份拍攝預算雖然也問了不少人,對目前的租賃拍攝器材各項費用、人工費用、演員片酬等等都做了粗略的預估,總體上還是有很多漏洞,人家專業的一眼就能看出問題,這當然也是林東峻找專業製片的原因之一。

「咱們這部片子到時拍攝地點你有什麼要求?還有演員人選呢?」陳新明繼續問道。

「這點劇本中寫的很明顯了,這地方要乾旱少雨、有窯洞,我也不準備將就,到時咱們還需要派人去北方蒙、冀、晉等省份找符合的拍攝地點,這點不能含糊,到時候照片拍回來之後,選定之後我到時要過去確定地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