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他是不怎麼好奇的,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內心裏還真有些好奇陳凡的身份了!

病房這邊,黃英有些詫異的問道;「小凡,徐院長為什麼會聽你的?」

對於徐華明這個人,黃英也是略有耳聞,這是一個不會輕易向人屈服的傢伙,也不會講什麼善良仁慈,一切都是靠着規章制度。

可陳凡僅僅說了幾句話,他就立刻跟着安排了,實在是讓人有些不可思議。

「媽,我剛才出去交費的時候,就和我那個朋友打了個電話,這些都是她安排的。」陳凡簡單的解釋了下,便走到了床邊去仔細的觀察著躺在病床上的養父,腦海里迴響着主治醫師的診斷。

急性心臟病,要是下次再受到刺激,恐怕人直接就救不過來了。

陳凡咬着牙,目光冷峻的直接跪在了地上,挪動着來到了床邊,熱淚盈眶道:「爸,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害的您身體變成這樣,對不起!」

陳凡握著陳建南有些乾巴的手失聲哭了起來。

本來還是眯着眼的陳建南,聽到這麼一句,似乎是頓時就有了精神,猛然的一下睜開眼,吃力轉過頭看着床邊已經紅着眼睛的陳凡,嘴裏輕聲的嘀咕道:「小……小,小凡你快起來!」

一旁早已看的熱淚盈眶的黃英連忙的上前扶著陳建南。

「爸,我向你發誓,我們家肯定會站在東城的巔峰之上!」陳凡咬字很重的承諾道。

聽到這麼一句話,陳建南的眼神里迸發出了不一樣的光芒。

他不由自主的瞥了一眼旁邊早已控制不住情緒淚流滿面的黃英,後者立刻明白眼神中的含義,抹了抹自己的臉,急忙的上前扶著陳凡起來。

「好了好了,你快起來吧!」黃英眼裏滿是心疼,眼淚更是像是不受控制一樣嘩啦啦的留下來。

陳凡眼裏透著堅決,說:「爸媽你們放心,我造成的過錯我會彌補,如今我回來了,今後我向你們發誓,不會再有人敢欺負我們陳家了。」

剛剛說完,就立刻遭到了陳欣怡的激烈反駁。

「陳凡,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自以為是啊?」

「你以為你是誰啊,你馬上都要去韓家做贅婿了,有什麼底氣說重振陳家?」

「現在咱們家什麼情況你看不見啊!」

陳欣怡也不知道怎麼了,一下子就沒控住的就把心裏的怨氣全部朝着陳凡發泄了出來,可說出去的話猶如潑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來了。

「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是無濟於事!」陳凡面色平靜,淡淡的說道,「總之我會用實際行動來證明我說的,今後你們就等著看吧!」

現在還不是和盤托出的時機,陳凡打算將來有一定成績了再說。

……

車子剛開回到清華園,陳凡眉頭微微一皺,因為房子的燈光是昏暗的,而且還隱隱的聽到了音響的振動,難道有人在自己家開派對?

停好車,兩人走進門就見到裏面十幾個光點晃來晃去,耳朵里迅速的傳來DJ舞曲的音樂,十幾個身影就隨着這個節奏不停的搖頭晃腦,見這個樣子已經持續了好幾個小時了。

陳欣怡面色淡然,這樣的場面見過已經不止一次,見怪不怪了。

陳凡卻有些無法接受,身體里的怒火似乎一下子就燒了起來,他把客廳的燈給打開,走到了音響這邊把音樂給關了,整個人的眼神無比的冰冷。

音樂停了,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着陳凡,有個女生就有些不爽道;「大叔,你誰啊?」

陳凡並沒有理會,目光搜索了會,每個人頭髮黃黃綠綠的,儼然一副街頭混混的樣子,最後就見到了帶着綠色頭套的陳澤熙,心裏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問話的女生見陳凡沒有理她不禁有些惱火,就立刻上前推了陳凡一下,卻彷彿推到了鋼板一樣,讓她被震的連連後退,身體差點都要摔在地上了。

「老公,你快幫我教訓他!」女生扯著一個男生的衣服要求道。

男生一聽彷彿就是打了雞血一般,趾高氣昂的站在陳凡的面前,「混蛋,趕緊給我女朋友道歉,否則我就讓你好看!」

這麼一說,其他人也紛紛站在到了男生的身旁壯聲勢。

可這樣的場面在陳凡的面前如同小孩子過家家一樣,根本沒放在眼裏。

「我只說一遍,現在立刻你們給我離開這裏,不然後果自負。」

陳凡面色淡漠的看着這些人說道。

剛說完,這些人都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老子是蘇家少爺蘇烈,我今天就要看看你口中的後果自負是什麼?」蘇烈一邊說着一邊還拍著陳凡的臉,樣子囂張無比。

剎那間,陳凡也不再克制,抬手直接就對蘇烈抽了一耳光,力道用了三成,直接打的蘇烈倒在了地上。

蘇烈更是沒想到陳凡能動手,他感覺自己的嘴巴迅速的腫了起來,一陣劇痛之後,他感覺嘴裏有東西,就吐了一下,發現竟然是自己帶血的牙齒。

這個王八蛋居然把他的牙給打掉了?

這一幕讓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頓時蘇烈就怒火中燒,口吃有些不清的大吼道:「你特么的居然敢打我!」

正當陳凡還要繼續動手教訓這個二世祖的時候,陳澤熙迅速的跑了出來,面色有些難堪的說道:「小凡,別打了,是我請蘇烈過來的。」

眾人再次的震驚,目光再次的看着陳凡。

「這就是陳家當初那個優秀的小兒子陳凡?」

「他怎麼突然回來了,難道不知道韓家已經視作陳家為仇家嗎?」

「是啊,敢打蘇烈,陳家這下是雪上加霜,徹底完蛋。」 溫栩栩這個時候也在給軍部里的男人發信息。

而且最過分的是,她看到那個微信班級群里,那些家長又開始在說這件事了。

【溫栩栩:老公,你看看你看看,這都是什麼學校?這些人,說得都是些什麼樣?這像話嗎?】

她發了這條微信出去,馬上,又把班級群里那些聊天記錄也截圖了,一起給了他。

一(4)班班群

「丁佳浩媽媽:世豪爸爸,你家娃沒事了吧?有沒有去看醫生啊?」

「梁倩怡媽媽:對,都傷成這樣了,那雙胞胎家長怎麼沒半點表示啊?才剛來就把人打成這樣,那以後我們的孩子會不會有危險啊?」

「林傑爸爸:瑟瑟發抖……」

「林傑爸爸:這到底是何方神聖?怎麼突然轉到我們學校來了?」

「梁倩怡媽媽:據說是從清暉園轉來的。」

清暉園?

這個地方一說出來,立刻,這群里又炸了,好多潛水的人都冒了出來。

因為,清暉園的人,雖然說是京城最好的學校,但是,憑着它只收學習成績好的學生,那就說明裏面的學生,不一定都是有錢人。

溫栩栩親眼將這些家長的不屑和鄙夷看着眼裏,截圖過去后,她更加義憤填膺了。

【溫栩栩:你看到沒有?這都是什麼奇葩家長?】

【親親老公: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他們本來就都是這裏有頭有臉的人物。】

【溫栩栩:你說什麼?】

她錯愕的看着這條回信,人都呆了。

有頭有臉的人物?

那這個學校……

【親親老公:清暉園是平民學府,但招生嚴格,這些權勢滔天的人,生出來的孩子都是廢物,無除了這裏,還能去哪?】

【溫栩栩:那這學校不是更差嗎?整個一官權二代集中地。】

【親親老公:差什麼差?你兒子不是官權二代?】

【溫栩栩:……】

一時間,她盯着這幾個字,竟是一個字都回答不出來。

不,不是二代,是四代!

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承認了自己的後代是官權了?

還有,他這話是什麼意思?明知道那裏是官權後代集中地,為什麼還把幾個孩子送過去?他就不怕以那兩個小王八蛋的性子和智商,把那裏弄得生靈塗炭雞犬不寧嗎?

比如今天,就已經開始了。

溫栩栩越發的不安了。

【溫栩栩:老公,你是不是又在計劃什麼?】

【親親老公:沒有。】

【溫栩栩:……】

又是一陣無言。

許久,就當她要掛掉手機時,這邊的男人,忽然發了一條語音過來。

【親親老公:這種事情,以後讓沈副官去就可以,你留在家裏整理一下房間,過幾天我就回來了。】

忽然,他就說到了這個。

過幾天就回來了?

溫栩栩聽到這個磁性而又低沉的聲音,霎時,她什麼都忘了,整個人樂得都找不到北了。

【溫栩栩:好的,老公,我這就去。】

然後她扔下手機,就開開心心的跑三樓收拾去了。

而這邊的霍司爵,在看到手機里最後發來的這條信息后,也是鬆了一口氣后,轉身就去繼續訓練了。

他確實正在下一盤棋,而且,還是一盤很大的棋。

只是,他沒想讓她卷進來。

就連那老頭,估計也沒有看明白。

好好的京城第一學府不上,卻要跑到那麼烏煙瘴氣的學校去受那個罪,神宗御真的是看不懂。

直到一個星期後,突然有人告訴他,這所小學很多人都在開始轉學,特別是一些身居要職的父母,更是在短短几天呢,就給他們的孩子辦理了轉學手續。

怎麼會這樣?

他看向了面前每天負責接送的副官:「怎麼回事?」

沈副官滿頭冷汗:「孫小少爺他們這幾天在那裏念書,幾乎每天都在打架,把人家……揍走了。」

「揍走了?」神宗御簡直難以相信,「他們為什麼要揍他?他們不是一直很乖嗎?」

「對,一開始很乖的,可是後來,隨着兩個小傢伙在清暉園的事被挖出來,很多人便都笑他們,還搶他們的東西,後來孫小少爺就跟他們打起來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