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為他有錢,有勢力。

結果,還是鬥不過宋三喜!

氣大極了!

輪到她了。

擰著,不,是掐著徐正龍的嘴角。

她含著熱淚,拼盡全力打了兩耳光下去。

徐正龍眼冒金星,腦袋瓜子嗡嗡的,差點沒暈過去。

宋三喜點點頭,「甜甜,滿意了嗎?」

甜甜抱著他的脖子,「耙耙真好!壞人被懲罰了,甜甜滿意啦!」

宋三喜又道:「大姐夫,滿意了嗎?」

杜海平正是心爽的時候,沒有及時回答。

宋三喜馬上道:「好,我大姐夫不滿意啊!你被四條狗咬了,馬上去,咬回來!」

「好!」

杜海平這就回過神來,興奮了。

感覺,身上也不痛了。

衝過去,四個狗腿子,一人一腳踹翻在地。

然後,一陣腳頭猛踢。

可憐的四個傢伙,被踢到鬼哭狼嚎,還不敢還手。

杜海平一高興,連著徐正龍也是一腳踢翻。

「去你么的!你還是白金VIP嗎?有幾個臭錢,了不起?你以為你還是上帝?你就是個屁!」

罵一通,踢幾腳,爽!

徐正龍,只有挨打的份和,傲不起來了。

轉過頭,杜海平啪一耳光,把高小玲扇翻在地。

口水噴出去,「賤人!甜甜是我們家的寶貝小公主,也是你能罵的?」

高小玲,臉腫的不行,血手印,根根手指清晰。

就像,要流血似的。

冷啊,痛啊!

眼淚滾滾,內心憤怒,委屈,無助

杜海平打完,嘿嘿笑,回到了宋三喜的身邊。

「三喜,謝謝啦!小姑,謝謝啦!」

宋三喜一臉淡笑。

李正玫說了句不客氣,然後瞪向徐正龍等人,就一個字:「滾!」

徐正龍他們,從地上爬起來,趕緊逃離大花園。

甜甜還叫道:「壞人們,以後不要做壞事了啦,會有懲罰的喔」

徐正龍氣了個半死啊,暗自咬牙:宋三喜,你他么給老子等著,老子非得黑辦了你不可!

這邊,甜甜都對李正玫豎了個大拇指。

「哇哦!漂亮小姑奶奶,您好棒棒噠!太厲害了呀,壞人都怕你呢!你就是最美的正義天使么,來到了人間的么?」

可愛的孩子,嘴甜的孩子,逗得李正玫開心不已。

李正玫又把她抱到懷裡,「我說小丫頭呀,你這小嘴兒啊,甜死你小姑奶奶啦!」

「三喜,你這傢伙,生這麼個漂亮可愛的小寶貝,真是有福氣啊!」

宋三喜微微一笑,「李小姑,謝謝誇獎了。你呢,要是結了婚,嗯,生的寶貝也肯定漂亮又可愛!」

一提到結婚,李正玫臉上一紅,「好啦三喜,別開你小姑的玩笑啦!來,大家都別在這站著了,到裡邊去。說好了,今天中午開始,三喜享受免單VIP待遇。好酒好菜,隨便啊,你們不浪費的話,我跟你們急啊!」

杜海平和蘇有晴,不知道說什麼了。

宋三喜也不禁搖搖頭,笑了,「唉,小姑,您這客氣了。」

「耙耙,小姑奶奶的意思是,我們都是白痴嗎?」

宋三喜鬱悶一笑,「甜甜,我們不是白痴,是白吃!」

「那還是白痴呀嘻嘻」

幾個大人,笑開了。

另一邊,徐正龍的陰謀,也馬上展開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別過來……NO……Getout!」

巴倫一步一步往後退著,因為着急,好看的混血小臉蛋都紅了……

「你不是覺得它很可愛嗎?」林可頌笑不及眼底,步步緊逼。

「不,嗚嗚嗚,姥姥,救我,嗚嗚嗚……」小傢伙被急哭了。

魏宣賢聞聲趕了過來,可待看清林可頌掌心的毛毛蟲后,整個臉也跟着白了,命令道:「林可頌,將那個東西扔了,立馬,馬上!」

「奶奶,這可是巴倫給我的,我只不過想要還給他而已!」林可頌眨眼,依舊是故作無辜。

剛剛巴倫蹲在草叢搗鼓那麼久,不就是為了撥弄這條蟲子整蠱她嗎?

「咦,好可怕……」艾維斯也怕蟲,兄弟倆都躲在了姥姥魏宣賢身後,伸出腦袋瞅著林可頌,就跟瞅著一個魔鬼似的。

魏宣賢怒極,對林可頌下逐客令:「林可頌,滾回你的房間去,別再讓我見到你!」

林可頌是巴不得她老人家別整天只想着使喚她呢,樂意地將蟲子扔了,拍手,在三人或驚或怒的目光下悠悠回了房。

當晚,林可頌仰躺在床上跟劉文心分享傍晚的經過,那頭劉文心笑得肚子都疼了。

「可頌,照這麼說以後只要你能制服那兩個小魔王就不用怕你那個重男輕女的奶奶了啊!」劉文心突然道。

「嗯哼!」林可頌懶懶點頭。

其實吧,她一直都沒在怕魏宣賢的,一來是老人家年邁了,她不想氣她,怕氣出病來,二來則是她懶得招惹,懶得費勁周旋。

那頭,劉文心突然想到了什麼,壓低聲音偷偷道:「可頌,今晚吃烤魚的時候幸好你沒在,你在的話肯定也是吃不下去的!」

仰躺在床上的林可頌翻了個身,腦海中自然而然閃過今晚在校區後門看到的畫面。

那個叫宋清顏的女孩,徐牧南應該時認識的吧?

電話那頭劉文心等了一會沒見林可頌有反應,便自顧自開始接着往下說了:「可頌,我不是跟你說徐牧南去找你了嗎?後來他回來了,還帶着一個女孩回來,長得吧,嗯,就那種楚楚可憐還挺漂亮的,不過先說好肯定沒你漂亮哈,叫宋清顏的,你說巧不巧,那天在步行街騎電瓶車的肇事者正是她……」

接下來的,林可頌似乎沒有聽進去了,原來是真認識啊,都帶着一起吃飯了。

最後,林可頌也不知道自己跟劉文心聊了什麼,最後掛了電話才茫然想起似乎忘記問她問題了。

今天林可頌才驚訝地發現她一直夾在書本里的書籤不見了,那是廖有儀送給她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劉文心拿了。

想着林可頌便點開手機給劉文心發了微信,微信剛發出去劉文心便回復了,沒見過!

林可頌蹙眉,想想也能理解,劉文心是知道那個書籤對林可頌來說很重要的,沒必要拿才對,可是,如果不是劉文心,那書籤會在哪?

關閉了跟劉文心的聊天框,正想換了微信,卻不想叮一聲,是徐牧南給她發了微信。

徐牧南:[在?]

後面搭配一個疑惑的表情包。

林可頌抿唇,也不知是不是賭氣,指尖點擊屏幕給他回復。

[不在!]

徐牧南「……」。 哈利在九月一日當天,被初希等人送上火車,當天達力和雷伊也開學了,自然是亞希伯爾尼和管家吉利安兩人送入學,至於學校自然是私立學校,畢竟與黑幫息息相關才能保護好自身安危。

「寄宿學校真麻煩--」哈利拖着行李箱,裏面東西很多,所以他直接用了空間擴展咒,不過一旁看着的初希則是頗為不認同這樣的制度。

畢竟她過往都是走讀,除去上了高中,必須搬到遙遠的地方讀書,她的搬比較特殊,是直接跨到了意大利。

不過讓其他人感到無語的是,國王十字車站人潮來來往往,但一些穿着奇怪,並且帶着龐大行李和奇怪寵物的小孩大人經過,竟然沒有引起注目。

「哈哈……」原來不只有他覺得奇怪呀……哈利默然,他忽然想起了上輩子的魁地奇世界盃,那才是真得眼花撩亂的亂搭衣服呢--

艾斯笑咪咪的試了試9號站台和10號站台之間的分隔磚牆,他們果然也能進去,艾斯替哈利提着行李,而哈利自己則抱着鳥籠,兩人一前一後快速的往分隔牆沖了進去,隨後則是宇智波鼬和初希。

日向寧次早回美國去了,而威茲曼正在研究魔法界的東西,在回日本前特地買了雙面鏡,為了和遠在德國的格林德沃商討與研究。

格林德沃與初希意外成了忘年之交,兩人私底下聊了聊,格林德沃一改之前的狼狽狀態,聯絡了聖徒,並且與威茲曼再度連繫上。

至於格林德沃想做什麼,也只有初希自己知道,不過她也暗示過哈利,格林德沃的力量哈利是可以用的。

哈利對於可能給鄧不利多造成麻煩他也些心慌,不過最主要的是那個活了死死了活的第二代黑魔王,他活了比鄧不利多還要長的時間,大風大浪都看過太多了,哈利對於自己要做的事情也有了強大的信心。

他能驕傲地想,這輩子他也是有強大隊友的存在呢--

他們來的算早,才十點二十,不過來的巫師也很多,艾斯替哈利把行李搬上火車,哈利跟在後面將鳥籠放到一個車廂,兩人一同往火車外面走去。

早在前一天晚上,亞希伯爾尼就替哈利打點好在魔法界的一切,並且告訴哈利歐內斯特家族在魔法界確實有關連,他不希望哈利束手束腳的,即使知道哈利不像一般的小孩子,不過亞希伯爾尼從來都沒有束縛自家孩子的打算。

而其他人更不用說了,只要哈利在魔法界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他們真要出手就只要哈利開口而已。

哈利心裏清楚,雖然有些不舍要離開家這麼久,但忍耐幾個月,寒假就會回來了。

「對了,你去學校的時候,多和那位聯絡吧--」初希眉眼彎彎的笑道,「報紙的消息總是不怎麼準確,你常和他聯絡,對你頭上的疤也很有好處的。」

初希可是知道那位金髮老人很挂念霍格沃茲里學校的那一位哦--

真是很好的建議--哈利不禁汗顏,最後在時間快到時,對所有人告別。

「哈利,不要太勉強自己--小心安全。」初希最後這般說道,哈利聞言露出了燦爛笑顏,「我會小心的,再見--艾希,鼬大哥,艾斯大哥!」

揮別眾人,哈利踏上了上學之旅。

目送紅色的火車離去,初希等人也打算離開。

他們得去趕搭飛機,要去日本。

前往學校的旅途中,哈利再度認識了曾經的友人羅恩和赫敏,還有奈威等等,或許這一次因為傷疤沒被韋斯利雙生子發現,所以沒有人發現他就是哈利.波特,這讓哈利不禁鬆了一口氣。

Leave a comment